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6章 我的太太
        看到陈姐表情的时候,我心里特别的内疚,觉得自己特别对不起她,她对我那么好,可是我还在误会她,把她当成一个贱女人看待。

         我着急于跟她解释,可是她却根本就不听我解释,气的胸口一起一伏,看我的眼神也充满了失望,沮丧,和伤心。

         “陈姐,你别误会,我没有……”

         “滚开!”

         陈圆姝推开我,直接冲出了卫生间,她是光着脚跑出去的,地上有水,冲动之下一个趔趄差点儿没摔倒,但是她不让我扶,可怜极了。

         到客厅之后,陈姐冲到酒柜里拿了两瓶红酒,打开之后拼了命的喝,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我拦都拦不住。

         “陈姐,你别喝了,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行吗?”我努力的道歉,可是无济于事。

         一瓶红酒咕咚咕咚的下肚,那辛辣的感觉,夹杂着泪水挂在脸上,我觉得我江尘真他妈不是人!

         “好,陈姐,你喝,我也陪你喝!”

         我也去拿了两瓶红酒,她喝多少,我就喝多少!

         红酒不如白酒辛辣,但是更多的是苦涩,流入喉咙不那么刺痛,酒水冲到肚子里之后却伤人至深!

         四瓶酒,一人两瓶,喝下去之后,脑袋很快有了感觉,迷迷糊糊的,恍惚之间,我就看到陈姐开始哭,哭成了泪人儿。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停的说对不起,把她喝了一半儿的酒夺过来灌进自己嘴里,只为了能减少一些对她的伤害。

         过了许久,陈姐忽然坚强的看着我,指了指门口:“江尘,你给我滚。”

         “我……”

         我张张嘴想解释点儿什么为自己开脱,可是陈姐却忽然像是疯了一样的打我骂我!

         粉拳锤在我胸口,不疼,却比巴掌还要疼!

         我像是刚才那样,把她摁在沙发上狠狠的抱住她,告诉她冷静,可我自己都知道,这事儿放在我自己身上,我自己也冷静不了。

         陈姐的指甲扣进了我的后背,胳膊,滋啦啦的疼,但是我没有动也没有反抗!

         直到她彻底发泄,我胳膊上,后背上已经被抓的满是血痕。

         “陈姐,你撒气了就行,对不起……”

         “江尘,你如果现在滚,我或许还不恨你,如果你不走,那我走!”陈姐是真生气了,说完就要站起来。

         这时候我才明白,一个女人生气时候,你急于解释可能真没什么用。

         索性,我抱着陈姐,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唔~~”

         陈圆姝吓了一跳,没想到我会突然这么做,拼了命的拍到我的后背,可是我就是没有松开!

         这是化解一个女人悲愤的润滑剂!

         我使劲儿的汲取,陈姐终于软了下来,三分钟之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松开她,陈姐像是没了骨头一样滑落在了沙发上。

         夹杂着汗水,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胸前,因为生气,精致的锁骨配上一起一伏的胸口相得益彰。

         我站起来:“陈姐,如果你要恨我,那就恨我更深一点。”

         说完,我轻轻的关上门走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可能我想不到其他的表达我歉意的做法了,强吻,就是润滑剂。

         离开陈圆姝家之后,是晚上十一点了。

         这座不夜城,刚刚到高潮时段。

         我在护城河边儿坐着,看月光洒在湖面上褶褶生辉,硬生生回味着嘴里那薰衣草的香味,一个人抽了两包烟。

         最后还是一个电话叫醒了我,是阿刀打来的,今天晚上场子里没啥事儿,老王他俩叫着去喝酒。

         我现在脑袋还晕乎乎的,红酒慢上劲儿,见到阿刀时候,脑袋还没反应过来,满身酒气!

         “我去!”

         阿刀吓了一跳:“江哥,这是背着我俩先喝一壶了啊?这事儿你不厚道啊!”

         “别废话,喝酒喝酒!”

         我也心里郁闷,随便拉着他们俩,在路边找了个烧烤摊,要了三打啤酒,一百串羊肉串,化悲愤为食欲!

         老王人生经验丰富,一猜一个准儿,拉着我问是不是为情所困了。

         可是我觉得,老王这么多年孑然一身,阿刀为了凑手术费给妹妹治病咬牙生活,谁不比我难过啊,我再说出来,可能显得自己矫情了。

         说到底,人还是要好好混。

         这话一说出来,阿刀一拍胸口:“江尘,说到这儿,我倒正好有事儿要跟你商量,天儿马上就热了,我跟老王商量着,别小看这摊位,这年头烧烤不少赚钱呢!”

         阿刀这注意说的我眼前一亮。

         周骏和七杀酒吧的经验告诉我,想要混好还是不能当奴才,跟在别人后面捡东西吃永远不如自己干。

         “位置选好了吗?”

         “选好了!”阿刀见我支持,更是兴奋的不得了,“就在这一条街上,晚上热闹,过几天天热了,晚上就更热闹!我听几个老乡说,这一片做烧烤的,一天晚上,最少这个数!”阿刀伸出两根手指头。

         “成,支持!”我点头说道:“来,干了!”

         因为,跟着周骏不知道能干几天呢,我只要不帮他把陈圆姝送到他床上,别说给我饭吃了,不玩儿死我都不正常了,我一个人光脚不怕穿鞋,可是老王跟阿刀不行,所以,力所能及的开始做个小生意,这主意靠谱!

         “哎,哥几个,你们别把这烧烤的水想的浅咯!”这时候,烧烤摊的老板走过来给我们加了烤好的羊肉串:“这烧烤利润是挺大,可是大头还是要上供的……”

         阿刀眼睛一瞪:“上供?什么意思,收保护费吗!?还真有这事儿?”

         “你以为咧。”老板看起来也是个实在人,给我们散了一盘烟:“工商有人卡,卫生有人卡,治安上也有人卡,这钱不烧到财神爷那,生意就难做!你们啊,还是别着急投资……”

         我搓了把脸,老板说完之后也无奈的摇头叹息去忙乎了。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试!”阿刀是个暴脾气,骂骂咧咧的说,这要是自己请的大师傅不行,烧烤味儿不正,生意做不下去自己无话可说,但是,要是她妈的有黑涩会过来收保护费,老子一个子儿都不给!

         “嗯。”

         喝完了酒,我们回去睡觉。

         我躺在床上,给小夭打了个电话。

         “咋样,这几天工作顺利不?”我问。

         小夭说道:“顺利啊,你不来找我,我也没事儿干,就多加班了,这个月算下来,应该能拿五千块了,江尘哥,这个月发了工资,我给你买件西服穿!”

         “到时候我去找你吧。”我想,在周骏这儿干了也快一个月了,工资应该快发了,小夭这丫头私定终身跟着我,我连个礼物都还没给她买过。

         “怎么,你怕我去找你,撞见小三儿吗?”小夭咯咯笑着跟我开玩笑。

         “开什么玩笑。”我摇头:“有你这么好的老婆,哪个小三还能入我的法眼,我现在的目标啊,就是赶紧好好干,成一方霸主这事儿没想过,但是在SZ,混一套房子一辆车,这点儿野心还是有的!”

         小夭开心得不得了:“我也相信你、”

         “对了,我家里这两天一直问咱俩的事儿呢,我跟他们保证你以后肯定能成事儿,然后我妈就说,功成名就之后的男人都会变坏,到时候就会忘了人老珠黄的贤内助了,我妈问我,等那江尘以后成大事了你沐小夭是谁啊?你知道我怎么回答的吗江尘?”

         “怎么回答的?”我问小夭。

         “我说,等他江尘以后成了大人物了,我就是大人物的太太!”

         隔着手机,我能感觉到这个丫头的固执,坚韧,听到她兴奋的抱着手机侃侃而谈,我心里像是划过一丝暖流,鼻子却带着点儿酸涩,几乎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