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8章 柳嫣然
        可能,暗无天日的生活,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所以,最终我没忍住,跟小茹足足弄了两个小时,直到这丫头成了一滩泥,我才停下来,整理好了情绪,坐在水泥地上,抽了根烟。

         我不知道今天出去之后我是什么样,可我知道,不求活得像个男人,最起码得像个人。

         小茹的确没有骗我,这两关我过了,王汉东好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很快就亲自带我出去了。

         重新沐浴阳光的感觉,说不上来的难受,怅然若失。

         我回头看了看这个关了我三个月的地下监牢,小茹还在里面。

         “江尘兄弟,受苦了你,走吧,我为你接风洗尘。”

         “小茹呢?”我回过头去。

         “她是你的人了,我随后会安排她做你的贴身保镖,千万不要小瞧她的实力,你只是武力上战胜了她,可是,不管是用毒,还是脑袋,她都是一个合格的美女杀手,刚刚把第一次交给你,总要给这丫头一点休息时间。”

         我长出口气,看了看王汉东:“你的目的达到了?”

         “不不不……”王汉东坚决摇头“小木兄弟,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要你这么做的根本不是我,我也是受人之托,就必须忠人之事,你觉得呢?”

         “受谁之托?”我正面的问王汉东。

         “这个我真不能说。”王汉东摆摆手:“不过,等到你的确成长了,可能她会亲自见你的。”

         “唉……”我咬了咬牙,却拿这个王汉东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在地下监狱里的这差不多一百天以来,我想到过所有可能的人,陈圆姝,孙怡,甚至我连学校那个纪蓉蓉都怀疑了,她们都有这个实力!

         然而,不是自己亲眼看到,她们每一个人,都有帮我的理由和不帮我的理由。

         随后,阿刀和老王也被王汉东叫了过来,这哥俩忘年交的,三个月在王汉东的场子里,养的壮实,不过他们见到我第一面,却反而觉得我壮实了!

         我自己也供认不讳,这三个月,几乎每天都有三场架打,这种高压环境,搁谁谁都能锻炼成肌肉男。

         不过,见到他们,我就想起了小夭。

         虽说我决定要跟小夭分开了,可是她的安全问题我还是不能忽视。

         “东哥,小夭那边呢?”

         王汉东看了我一眼,“这个你大可放心,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我把她和秦雪两个姑娘,都安排到一个干净的公司去上班了,一切都很好。”

         说到这儿,王汉东别有深意的看我一眼:“江尘兄弟,反过来说,现在,对小夭还有牵挂吗?”

         “实话说,牵挂当然有。”

         我想,除了小夭,以后我不会再爱上谁吧,就算是有一天要像小茹一样跟我发生关系,那也只是一种玩的心态了。

         “不过东哥就放心吧,那个帮我的人,想让我变成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

         “那就好!”王汉东哈哈笑笑,命令人准备了一桌酒菜,晚上,我们一块儿吃喝。

         关于小茹,我很疑惑。

         我把她摁在地上,终究是做了那事,而且,衣服上还有落红,证明那是她的第一次,可是我绝对不相信这么一个女人能爱上我,心甘情愿的跟我做。

         可是,既然不是心甘情愿,她为什么毫不反抗?

         又或者说,她在被谁约束着行为?

         吃饭喝酒的时候,我还是问了王汉东。

         不过他的说法很笼统,说就是给我找的一个保镖,关键时刻能帮助我,不论什么情况,她都会奉献自己,保我周全。

         如此一来,我这个小人物好像也混成了大佬的范儿了,阿刀一直咧嘴笑,可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但是,当我听说王汉东出钱,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院,只等通知,很快就能帮阿刀的妹妹做眼疾手术的时候,我认命了。

         王汉东可能是受人之托,也可能是有什么目的吧,但是,他对我,对阿刀,对老王,的确是仁至义尽。

         所以吃饭间,他说的那件事,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这份情义,我都没理由再拒绝了。

         王汉东说,在这灯火辉煌的城市,喝酒买醉的人很多,但是,用别的方式麻醉,寻求快乐,也是大有人在,我们只要找到了这个点,那么,赚钱钱,就跟捡钱没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钱是什么?钱是能量的衡量标准,什么有权有势,什么周家,无非是把财富积累到一定程度,放在一个池子里了,吸引着无数人爬进这个池子为周家卖命,这就把周家装饰成了一个庞然大物,起码看起来是庞然大物。

         可是,王汉东说:“可是如果我们抛开现象看本质,那些趋于周家的人,都是为了周家卖命吗?其实绝对不是,他们是为了自己卖命,为了钱卖命!”

         我问王汉东:“东哥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就是。”

         后来王汉东告诉我了,买醉场所都有一种东西,混合在烟里,酒里,只要是能消化下去,那快乐程度不是烟酒可以匹敌的,他这么一说,其实我,老王,阿刀也早就心中有数了,以前肥仔就说过这具体是个什么生意。

         这玩意儿很赚钱,如果真的想搞,可以弄来一些,慢慢消化到周家的场子,天然的优势,暂时也不做太大的,主要进价低,转手就是钱。

         我有些犹豫,毕竟,这算是黑钱。

         可是,说到这里,王哥却没我这个感觉,“你以为穷人消费得起这玩意儿?赚钱也是赚那些富二代啊,什么二代之类作死的钱,权当劫富济贫了!”

         王哥口中说的“贫”,是我们自己,没错,我们都穷成狗了,失业了之后,吃饭都困难。

         阿刀他听完了之后也很是兴奋,直接嚷嚷着就要干,最主要是感恩。

         不过,总的来说,这也是掉脑袋的生意,我门三个人刚刚开始干,也不能得到王汉东的具体信任,所以,他只给了我一个联系方式,和一个几乎废了的场子,生意做不做得起来,看我自己的本事了。

         王汉东那里的联系方式,是一个女人,资料显示,今年二十八岁,单身,独自一人开了一个休闲洗浴中心,其实背地里也是做那种生意的,人称柳嫣然,叫然姐。

         说是柳嫣然那里渠道非常广,想做这个生意,从她那里能找到很多消息,为人讲究,生意也地道。

         既然要赚钱,就要找好的货源,低价入手,所以,当天晚上,阿刀老王我仨人就决定,去会一会这个柳嫣然。

         再亦步亦趋不敢往前走,这辈子就真的要废了!

         更何况,那个在背后帮助我的人,还一直看着我呢。

         如果不想让三个月前被逼着走投无路那种情况再发生,现在只能以命相搏。

         本来我和阿刀三个人都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晚上去柳嫣然的洗浴中心去见一面,看看能不能搞到货的。

         可是,晚饭的时候,阿刀的女朋友就来了。

         之前晚饭时候,阿刀倒是提过一嘴,说这段时间他找到了个女朋友,我也没在意,以为阿刀开玩笑的,没想到还是真的。

         阿刀女朋友叫刘玉兰,超短裤配黑丝袜,高挑的身材,皮肤也很白,不过我倒是看这女人浪浪的样子,阿刀是怎么认识的我也不知道,感觉不怎么靠谱啊。

         可是做为兄弟这话我当然不能说,还是要把祝福放在第一位的,再说阿刀这些年照顾妹妹和老娘没少受苦,有个女人照顾着还是不错的。

         这个刘玉兰看到阿刀的时候,兴奋的直接就抱住了阿刀,俩人好一阵亲吻,完全不顾及我们这些人在场,浪,可能我真没看走眼,这女人够浪。

         而且,这意思太明显了,只要给个台阶下,这俩人马上就能上床去,我跟老王更是看的好一阵尴尬。

         “阿刀,我们去厕所好不?”刘玉兰问。

         阿刀摇摇头,摸了一把女朋友的屁股,“宝贝儿,现在不行,等一下还有事儿要出去呢,晚上吧,我也憋得不能行,晚上好好战斗,行不?”

         “哎……”

         听到他这么说,我赶紧出言拦住了,“阿刀,这样吧,你们俩既然小别胜新婚,今天晚上去见柳嫣然的事儿,我和老王一块儿去。”

         我知道,阿刀见到小女朋友了,肯定也需要,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这,这样好吗?”

         老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有什么不好的,今天晚上只是去探探风声,你赶紧去忙乎你的事儿吧。”

         没想到,我们这么一说,阿刀也不客气,拉着刘玉兰就去了他的小破卧室,不一会儿,门板就被撞的咚咚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