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6章 杀手小茹
        我的身子猛然间往后一仰,这个感觉就像是水逆,像是我的人生,突然间,就变了一个轨迹。

         以前我做什么都是畏首畏尾,不敢往前走,不敢往后退,走的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得罪了谁,生怕辜负了自己,可是事实上呢,只有深知宇宙之广褒,方能看到人类之渺小,以后的我,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只要,这次我没死!

         “小夭,你没事吧?”我轻轻的把小夭搂在怀里,给她温暖,给她力量。

         湿漉漉的衣服,让她轻轻打着寒颤,牙齿之间碰撞的声音都清晰可见,我就抱她更紧了。

         “没事。”她摇摇头,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秦雪那边看。

         秦雪默不作声,她是个聪明的丫头,这种误会只会越描越黑,所以她选择什么都不说。

         不过作为男主角的我,态度必须要明确起来。

         “小夭,你不要误会,我跟秦雪只是……”

         “只是什么?”小夭问我。

         她或许不是在乎,只是想要我一个态度。

         而这个时候,前面开车的女人猛然间一脚刹车,我们到了目的地了。

         我没机会过多的解释,这女人就催促我们下车了,雨停了,地上坑坑洼洼的水渍却数不清,路面很是崎岖不平。

         “走吧,别婆婆妈妈的。”女人瞪了我一眼,没说话,不过我知道她用下巴指了指前面,就是这么个意思。

         我们是在一个不算豪华的私人宅子见面的,我们,指的是我跟王汉东。

         这个家伙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原本以为退伍军人嘛,应该是个壮汉,一身肌肉,面色冷酷而又英俊。

         可是事实上,这王汉东身材并不高大,相貌并不出众。肌肉也很是平平,放在人群里,可能就是完全挑不出来的存在,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普通两个字。

         但是我知道,就是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正在做渐渐撼动周家的大事。

         “跟我来。”王汉东没说话,继续带着我们往里面走。

         阿刀叹一句:“这就是王汉东么?这就是豪宅啊,也太普通了吧?”

         老王摇头:“别小看这家伙。”

         老王毕竟是有人生经验,看人看的比我们准,阿刀也很快闭嘴了。

         秦雪和小夭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总觉得有些阴森诡谲,倒是也没说出来,小夭抓着我的胳膊。

         秦雪这丫头,很想找个人依靠一下,毕竟是个女孩儿,但是碍于小夭在这儿,她首先就不能往我这儿靠,又不愿意往老王跟阿刀身上贴,整个过程弄的跟个小怨妇一样跟在我后面,一路上都特别尴尬。

         事实证明这里面还真是不普通,宅子占地面积很大,最重要的是九曲十八弯之后我们竟然来到了一个地下室,像是关犯人一样的地方,到处都黑糊糊的,只有一个老家最普通的那种灯泡在中央,这么大面积,这么小一个灯泡发散着微弱的光,更是一种渗人的感觉在里面。

         “江尘。”

         王汉东停下来看着我:“有人让我帮你,可是,我不得不委屈你先在这儿一段时间了,周家的势力,你们懂的,就算是那个人下了死命令让我保住你,我也知道自己的份量,目前来说,想要公然和周家抗衡,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对不住,躲一段时间吧。”

         “有人让你帮我?”我心里忽然一震:“谁,陈姐?”

         王汉东摇摇头:“是谁你就别管了,反正你呆在这儿,只要不觉得委屈,起码是安全的。”

         “江哥什么时候能出去?”阿刀问了一句。

         “什么时候能出去,要看周家什么时候不死盯着,不过我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成的事儿了,但是你们放心,我让你们都过来看看,就是想让你们放心,未来的一段时间,江尘会人间蒸发,可是绝对不是秘密的被弄死了之类,他会好好的,等到时机成熟了,他能重新见到太阳的……”

         我张了张嘴,王汉东笑着给我递了一根烟:“江尘兄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好了,阿刀兄弟,老王兄弟,我会安排他们到我的场子里做事,周家不会找上他们的,至于你的女朋友,和……”

         说着,王汉东又看了看秦雪,尴尬的摆摆手:“两位女朋友吧,你放心,我也保证她俩的安全,这也是我上面人的指令。”

         “我总得知道谁让你帮我的吧?”我懵逼不已的点上烟。

         “这个,我暂时真没办法说,江尘兄弟,理解一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合适的时候我肯定会跟你说的。”

         “我留下来照顾他!”小夭第一个站了出来。

         “不不不……”王汉东笑呵呵的摇头,看起来还挺和蔼的,只是不知道是装的笑里藏刀,还是真的受人之托,或者是另有所图。

         “弟妹,你在这儿照顾,多有不便,我王某人在此保证,听我的,你们谁都不会有事,否则,大家都完蛋,周家在sz的能量,你们心里有数吧?”

         最后,我咬了咬牙:“小夭,听话,出去吧。”

         “可是……”

         阿刀和老王也表示不放心。

         “没什么,放心吧。”我摆手:“东哥既然是受人之托,肯定会竭尽全力保我周全,你们别担心,另外,东哥,帮我照顾好他们,”

         “放心!”王汉东说完,由开车带我们来的那个女人,送阿刀,老王,小夭和秦雪离开了这地下仓库。

         临走时候,小夭伤心不已,哭得像是个泪人儿:“都是我不好,江尘哥,我连累你了……”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才对,我没照顾好你。”说完,我把烟屁股扔在地上:“走吧,躲过这段时间,啥事儿都没有了!”

         阿刀还有诸多不放心,却是被老王给堵了回去。

         最后,老王看着我:“受苦了。”

         我咧嘴笑笑,没说话。

         送走了他们,我心里倒是忽然一阵轻松。

         只要不连累其他人,别说是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就算是死,这也值了。

         王汉东还没走。

         在交代着最后的事宜。

         “江尘兄弟,我来介绍一下,未来的一段时间呢,全部由她来贴身照顾你的饮食起居,包括一切的需要,你都可以向她提。”

         “擦!?”

         我真是懵逼不已,看着那个霸道的像是红辣椒一样的女人,霎时间如鲠在喉。

         这个女人的确是很漂亮,高挑的大长腿,俨然一个御姐范儿,冷冰冰的,又有一种冰山女上司的感觉,可以远观之而不可亵玩焉啊,王汉东说什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由她照顾我的一切需要?

         难道,生理上的也行嘛?

         这话,我真没说出来。

         可是,王汉东这江湖上的老油条,像是猜中了我的心思一样,“哈哈哈,江尘兄弟,你想得没错,任何需要,都可以向她提,包括你那方面的需求,另外,我还可以打包票的跟你说,小茹,绝对是我手把手调教出来的冷美人,没有被任何人碰过!”

         啊?

         王汉东说完,我下意识看了看这个女人,她眼神有些躲闪,可是并没有否定王汉东的意思。

         “好了,不说废话了,这里是食物,比较简单,你要将就一下,里面还有白酒,啤酒,香烟,罐头……”

         “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问出这话之后我就后悔了,我特么什么时候能出去,他王汉东也说不了啊。

         “这个我还真说不了,周家,我倒是不怕得罪,可是,江尘兄弟,恕我直言,你现在这种处事方式,出去了也成不了大事,你别怪我说话难听,事实就是如此,这是个吃人的社会啊,哦对了,说起来,碑帖我也给你安排了,另外,小茹也是个散打高手,你平时没事儿,也可以跟她切磋切磋。”

         我认命了。

         最后,索性什么也不问,就在这个昏暗的地方休息吧。未来,也可以轻松一段时间。

         王汉东临走时候,带走了我身上所有的通讯设备,现在,可以说除了阿刀,老王,小夭和秦雪,全世界不会有任何人再知道我江尘的下落。

         哪怕是周家,也未必能找得到我了。

         我江尘,就仿佛真的是人间蒸发。

         我倒头就睡,这地方也没个时间,醒了就睡,永远都是昏天暗地的世界,只有那个二十五瓦的钨丝灯泡,在黑暗中努力的撕开一个口子,散发着微弱的光。

         饿了就吃,倒是这零食真不错,唯一不爽的是吃喝拉撒全在这儿,而且不远处还有一个冷冰冰的女人,她的吃喝拉撒也全在这儿。

         一开始应该有足足四五天吧,我们俩谁都没说过一句话。

         后来我也是觉得实在太闷了,就主动找她搭讪。

         没想到这女人根本不愿意理我,这让我特别生气,王汉东临走时候明明说过,我可以向她提出任何要求的,这才多长时间啊,这女人就不认账了?

         “喂!”

         我站起来吼了她一声,空旷的地下势力,回声传的老远。

         “王汉东走时候可说了,我可以向你提出任何要求,你叫小茹是吧?别这么玩儿,否则我投诉你服务态度不行!”

         她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你就这么吃了睡睡了吃,永远都是废物一个,有什么能耐向我提要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