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1章 尚公
    罗耀一脸疑惑,不过在最后关头,我让他亲眼看着,我主动删除了那段录像,并没有让他看方晴!

     恶人喜欢赶尽杀绝,我不喜欢。

     而且这样对方晴不公平,把自己的开心强加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那跟罗耀又有什么区别。

     罗耀放心了,心满意足的点点头,一脸痛苦之色躺在地上。

     “罗耀,我告诉你,公司,不是你说了算,我工作这一个月,勤勤恳恳,业绩是前三名,如果不是你和你的人刁难我,我江尘业绩是第一名!所以我想,从今天开始,咱俩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路,我干我的活,行吗?我真的只想好好工作。”

     罗耀没说话!

     “行不行!!我她妈就想好好上班,就这么难吗!?”

     我恨的一拳砸在了他小腹上,这家伙闷哼一声,表情都疼的有些扭曲,很快服软了:“好,好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你最好这样,否则下一次,我弄死你!视频我已经删了,以后互不相干!”

     说完,我松开了他。

     起身,把散落在地上的钱,还有给陈圆姝陈姐买的补品全部捡了起来,擦了一把脸,跌跌撞撞的朝陈家家里走去,不过,在陈圆姝家里,我再次看到了一个男人……

     约莫有五十岁以上,双鬓染霜却依旧看起来清爽健朗。

     对这个男人,陈圆姝毕恭毕敬,这个男人对陈圆姝也很规矩,穿着一身古朴的唐装,手上拨动着一串金刚菩提,看起来特别的硬朗,气度不凡,这种气势已经不仅仅是有钱就能表现出来的了,让我没由来的多看了这个男人两眼。

     陈姐看到我这副模样就来了,吓了一跳,赶紧拉我坐下来,问我究竟怎么回事儿。

     至于这个男人,她也跟我介绍了,陈姐让我叫他尚公。

     这个尚公特别和蔼,只是见陈姐对我关照有加,眼睛里流露着讶异,也饶有兴致的坐下来问我是不是打架了。

     我这身打扮不用问就知道经历了什么,自己低头看看,身上淌了不少血,看起来狼狈极了!甚至我都后悔来陈姐这儿给她丢脸了。

     陈姐显然很气愤,她说,谁敢欺负我弟弟,我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原本这事儿就算是解决了,以后我也不想再提,普通人就过个普通人的生活,我挺知足的了只要以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可是陈姐逼着我,让我必须说出来!

     最后也是无可奈何,我把整件事儿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尚公也在旁边安静的听,当他听到罗耀那一句:“在这一片我就是爷”,他手上的菩提串瞬间停了下来!

     “爷?不知死活的毛头小子也敢称爷,天大的笑话!”尚公说话永远带着那么三分气度三分霸道,让人不寒而栗,他的眼神特别可怕,像极了以前村后荒山里的野猫,幽静,却暗生寒气。

     倒是,当我说到我警告了罗耀以后井水不犯河水时候,陈姐也觉得我的想法太天真了。

     “罗耀以后必然还会对你出手的。”陈姐无奈的摇摇头:“以后小心点。”

     这时候,尚公站起来,“不如让我这个老头子管管闲事,今天遇到了,他是你陈圆姝的朋友,自然就是周骏的朋友,小伙子,以后有事儿,到这个号码打电话找周骏,他会帮你解决了,另外,工作上的事儿不顺心那就不要做了人生在世,开心最重要,如果你想,去这个酒吧,周骏也会给你安排工作。”

     说完,没等我答应或者拒绝,尚公晃着手串摆手跟陈姐告别,陈姐拉着我毕恭毕敬的出门相送,走的时候,老头开的车更扎眼,端庄大气的房车,林肯。

     送走之后我问陈姐,这个老头儿是谁。

     陈姐却说,你要想知道他的故事,江湖上随便拉个人问周尚公,都能跟你说上三天三夜。

     尚公,大名周尚公,势力很大,这是我对尚公的第一印象。

     只是后来才知道这个家伙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一次次把我逼上绝路!然而,却也不能不提,我受了他不小的恩惠,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尚公第一次见面就想帮我,是为了他儿子周骏和陈姐的婚事,任何一个接触到陈圆姝的男人,要么拜在了他的手下,要么就拜在了他的脚下。

     正如陈姐所说,这就是王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最后的最后,胜者为王。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之后陈姐让我把脏衣服脱掉扔进了洗衣机,她找了一件她自己没穿过的睡衣扔给我。

     闲谈时候,语重心长的说:“尚公很少主动给年轻人抛橄榄枝了,你要自己把握,玩儿的溜,你能以此为跳板扶摇直上,玩儿不好,这也是一种祸端……”

     这其实让我特别疑惑陈姐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至于尚公的橄榄枝,我没打算接。

     “罗耀可能会放过我的吧,以后谁也不碍着谁!”说完,我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是要来还钱的,我把除去生活费以后剩下所有钱都放桌子上。

     “我工资不多,这个月除了生活费所有的都在这儿了,先还给你一部分,你放心,以后每个月发了工资,我一定第一时间交给你。”

     陈姐听了哑然失笑,说我又不是你老婆,弄的好像要每个月交公粮一样,她收起了两千,又给我留了两千,“刚出来,各方面都用的到钱,我收一半,剩下的你拿着。”

     我要推辞,陈姐又说反正你一时间也还不完,多还点少还点也没什么区别。

     刚好我又想到老爹也没个工作,收着就收着吧,只能谢谢陈姐的宽容了。

     陈姐家的洗衣机特别屌,洗好了之后自带烘干,半个小时之后就能穿了,不过不经意间,陈姐看到了那串菩提。

     这串菩提特别惊艳,成色品相都特别悠良,陈姐也是看的一愣,说这玩意儿老值钱了,没想到你还有这个!

     我赶紧把菩提收起来,这是最珍贵的东西,意义却不同。

     陈姐哑然失笑,“干什么?我又不抢你的,倒是幸亏刚才尚公没看见,要不然可要好好把玩一番了,尚公最喜欢文玩。”

     随后,陈姐给我做了点晚饭,吃过之后我要提出要走,临走时候,陈姐一脸严肃的问我,“还打算在那个车间上班?还打算那么得过且过吗?”

     “会在那上班,不会得过且过。”说话时候,气由心生,这是我挨打时候的决定,以后面对卑鄙者,我发誓自己再也不会懦弱!

     陈姐的表情中带了点失望,不过我知道她什么意思,我也没表现出来:“你还是要小心一些,看那个罗耀的德行,在汽修厂那一片混的应该还不错,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让他下不了台面,人混一张脸,他不找你麻烦倒是意外了,记住了,胜者为王!你现在看到的天,只有一个钢镚那么大,多见识。多学习,如果觉得哪一天撑不下去了,来找我,有另外一条路给你走。”

     陈姐说完,仿佛又自嘲的笑了笑:“事实上,我觉得这一天不远了。”

     “我知道了。”我点头,最后陈姐说,“我每个周末在城区一所大学都有课,周末你要是有时间,就跟我一起去。”

     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陈姐见多识广,还是公司的女强人,要风得风,还要去上课?

     其实如果不是家庭条件限制,我当时也是要继续求学的,想到这儿,我就满口答应了。

     “嗯。”最后陈姐心满意足的送我走人。

     第二天,我正常上班。

     可是哪成想,罗耀欺负小夭的事怎么就在全公司传开了,我发誓我绝对没说出去过,可是就像是凭空起了一阵旋风,刮到了所有人耳朵里!一时间,小夭的名声算是坏掉了,而我和罗耀,也被旋即吹到了风口浪尖上。

     罗耀见我像是见了仇人,这次不找我麻烦也是不可能了,但是这事儿我真没说出去过,

     而且最重要的是,一直追求小夭的那个富二代,第二天晚上下班时候就开着豪车,带着一群纨绔子弟到公司门口堵着了,点名要找罗耀和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