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2章 成谜的女人
        她怎么也会在这种地方?

         方晴是公司主管,更像是一坨冰山,对待我们这些小员工非打即骂,但是人家业绩突出,再加上事业线够深,领导看重,公司里作风霸道也没人管着。

         我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赶紧戴上口罩给她开了车门,开门是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觉得这个世界是丑陋的,戴口罩是因为不想让她知道我江尘也可以是今晚这样的。

         事实上我的希望很快破灭了,而且她昧嗳的主动帮我摘了口罩,好在没认出来我。

         我们公司也不小,上上下下百十号人呢,更何况我还是个实习生,情有可原了。

         我努力的让自己不去误解,可是老天爷就是不给我这个机会。

         方晴上车之后尽显魅惑和s性,真是亮瞎了我这双狗眼。

         “帅哥,车子不错啊,拉我去兜风吧。”说完,她主动拿出了一张房卡晃了晃,这意思就太明显了,在这里玩的人谁都懂,玩累了只需要一张房卡,接下来的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

         她今天穿着一身红色的短裙,带着三分性感又不失三分成熟,坐在副驾驶上,竟然主动甩了高跟鞋,大红色的指甲油,和白皙的脚踝尽显精致,眉角化着淡妆,看得我一阵发热。

         我“咕咚”吞了一口唾沫,陷入了挣扎。

         她在公司没少骂过实习生,我也在数,骂人时候要多难听有多难听,高高在上,丝毫不把普通员工放在眼里,一位伟人曾经说过,惩罚女神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她自己说出啊啊啊我快死了这句话。

         但是……万一被她发现了我就惨了啊!

         “在车里也是可以的。”方晴看我没说话,以为是我不同意。

         为了装的更像一点,最后我决定放长线钓大鱼,摇摇头,刻意压低了声音:“我今天还有事儿要忙,你下车吧。”

         果然美女对豪车和高富帅有极高的容忍度,她失望却还是赔笑,跟当领导时候判若两人:“啊,那太可惜了,这样吧,咱们留个联系方式,以后你可以随时联系我哦~”

         这样一来最好不过,我赶紧让她扫码,之后一个劲儿的开车,到陈圆姝家的时候,心情还没平复下来呢。

         “干什么呢,这么慌慌张张的。”

         陈姐还没睡,可能是刚刚洗了澡,穿了一件宽松的浴袍给我开门,我都看呆了,一件浴巾,上包到锁骨,下包到小腿,长发湿漉漉的披在后肩上,一点儿也没对我设防,白皙的皮肤就这么出现在我面前,我更加难以呼吸了。

         我咽了两下口水坐下来,把银行卡和车钥匙放在茶几上:“没什么,我就是有点激动……”

         陈圆姝无奈的摇摇头,心理学的高材生自然看穿了我想的什么,她让我等着,回房间换了件衣服才又出来。

         这个行为让我对她的看法有些改变,可能今天的事,我真的误会她了吧,她还是很自律的。

         可是今天晚上的方晴……唉,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女人都要这样。

         想到这儿,我严肃的问陈圆姝不甘平庸究竟要怎么做才正确?

         陈圆姝想了想:“想尽一切办法把别人踩在脚底下,你就赢了,不论这个做法是卑鄙,是无耻,还是见风使舵,或者是暗度砒霜都可以,这就是称雄的王道,这个世界胜者为王!”

         原来这就是陈圆姝的想法。

         我说我跟你的想法不同,我觉得,男人,混的好不好,最起码要顶天立地,比如以前,有人诬陷我偷班费,我没有偷,没人信我!

         我就宁可请假不上课,也要把这事儿弄清楚,最后还真弄清楚了,是我们班霸偷的,诬陷到了我头上!最后就算是换来一阵毒打我也觉得值,挨打时候老子也能把脊梁伸直了!

         后来陈圆姝给我倒了杯红酒,看出了我的想法,碰了个杯:“你的做法是对的,不过只适合校园那一方净土,不适合社会这一汪洪流。”

         “好吧。”我实话实说:“那可能我跟陈姐不是一路人。”

         陈姐疑惑:“这怎么说?”

         我想了想,说我们三观不在一条水平线上

         陈圆姝看着我,换了个姿势饶有兴致的晃晃酒杯:“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真是可爱的傻小子,那你说,我的三观怎么不正了?”

         我想了想,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根蜡烛,告诉她,比如说我拿出一根蜡烛,有人觉得缺一顿晚餐,有人会觉得少一根皮鞭!

         这是最直接,也是最贴切的解释,这就是三观不在一条线的表现!

         陈圆姝听了之后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最后一下子笑喷,“噗”的一下喷了我一脸红酒!

         酒香,带着一点百合花的香味,流在了我眼睛里,鼻子上,嘴里……

         我晃了下嘴角尝了尝,味道真好。

         “呀!不好意思……”陈姐惊呼一声,慌忙去卫生间给我找毛巾,我说我自己擦,她愣是不让,让我别动,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给我擦。

         一边擦陈姐一边自言自语,说我真是个傻小子。

         不经意间,我瞥见了那一抹白晕,沟壑之间两点红,带着一点扑鼻的香味,那点缀简直是人间绝美!

         陈圆姝太漂亮了,不仅仅是身材,脸蛋,更重要的是气场,和那始终猜不透的神秘。

         她小心翼翼的动作,侧着脑袋擦着,头发在我的脸上一晃一晃的,我呼吸越来越重。

         “好了。”

         两分钟之后,她把毛巾放下,忽然又大口的喝了两口红酒,扔给我一套浴巾:“先去洗澡吧,一会儿去我房间。”

         话音未落,她转身就回房间了,那意思就像是在召唤我过去。

         什么意思?我先去洗澡,然后去她房间?

         说实话,这画风转变的太快,我完全接受不住,陈姐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洗澡的时候,我任由冷水浇我的脑袋,我想让自己更清醒一点,更世俗一点去面对这个城市。如果我跟方晴,跟陈姐一样的话,或许我也能混得好,开跑车,住豪宅,解任何女人的任何姿势锁,但是……

         这时候,卫生间门口忽然传来了脚步声,我下意识挡住下面,门就已经被陈圆姝大胆的推开了。

         她显然有些等不及:“你怎么这么慢?”

         “啊,我,这就好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反正就快刀斩乱麻,觉得反正自己也不吃亏吧,这头一次给了陈姐这种女人绝对不亏,天知道她看上了我哪里!

         最后,我包着浴巾战战兢兢的推开了她的房门。

         干干净净的布置和陈设,显然是单身女人独居的最好环境,置身于此,让我没有来的一阵紧张,手足无措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这一刻脑袋几乎全是空白的。

         房间里,空气中都飘着淡淡的薰衣草清香,那宽大柔软的床上,陈圆姝静静躺着,有一套衣服被扔在了一边,是刚刚喝酒时候她穿的那件……也就是说,此刻的被子里面的她,或许身上无衣物,我激动的一个趔趄就倒了过去!

         黑暗中,我触碰到了陈圆姝的额头,眉角,秀发,锁骨……她的皮肤特别好,光滑的像是一块上好的美玉,如绫罗绸缎,如羊脂玉膏,指尖碰到的地方,都像是划过了丝丝暖流!

         如果有灯光,那掠过的地方必然很快泛起红晕,惹人怜爱。

         再看陈姐,就这么静静的躺着面对着我,谈不上拒绝,也没有配合,让我心里越发没底,根本不知道她今晚这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