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20章 危险关系
        这家伙最后一口咬定是周骏。

         不过陈姐早就给我打过预防针,说这个肥仔做人最圆滑,更何况周骏考验我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他为什么让我来这儿干活我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想通过我拉近他跟陈圆姝的关系,又不是真打算培养我,玩儿什么考验,再说周家势力庞大,这小家子气的事儿也做不出来。

         肥仔以为我不敢给周骏打电话,继续被他当傻子玩儿,可是他的算盘打错了!

         我也不说破,佯装愤怒拿出手机直接要给周骏打电话,这肥仔猛地一惊,“噗通”一声就给我跪下了:“江哥,江哥,别打电话,对不起,对不起,我说实话……”

         阿刀和老王更是吃了一惊,没想到我能把肥仔摸的这么透彻,今晚上还有意外收获……

         肥仔最后说白了,他们是跟着一个叫王汉东的人混的。

         也就是在这LG区,大树底下好乘凉,心眼儿活的人,早就赚了个盆满钵满了,比如这个王汉东。

         一开始我还不相信,直到彻底了解了王汉东这个人,这家伙当过兵,而且战斗力极强,退役之后跟人当过保镖,能打敢拼,再后来出来自己单干,靠着灯下黑周家管不过来的空隙,做各种夜场里的药品生意红极一时,现在不说能跟周家人对抗,最起码就算是周尚公知道了这件事儿,想要突然拔掉王汉东,也绝非易事!

         而且,据说王汉东背后的靠山,大到没人拔的起来。

         肥仔和向奎早已被王汉东弄成了自己人,王汉东手里的生意,也恰恰想要慢慢向周家的场子蔓延。

         这时候,肥仔实话实说并且向我们三个人抛出了橄榄枝,最后还捎带着说了一句七杀酒吧前任看场子老大的死因,就是因为挡着王汉东,这叫不识时务。

         这孙子等于是给我们唱了歌双簧。

         我若是瞒着周骏跟王汉东合作,吃香的喝辣的,不过要靠肥仔和向奎引荐,这七杀酒吧依旧是他们说了算。

         我若是直接告诉周骏扼杀他们的狼子野心,我就等于是得罪了暗处一个叫王汉东的野心家,下场很有可能跟前任看场子老大的结果一样,那就是知道的太多,永远闭嘴。

         随后,这事儿我跟阿刀和老王商量了。

         阿刀只既然来了,我就只听你的。

         而老王,则是偏向于不做这个生意,不过仔细想来,当年他起步时候也是这么做决定,不跟那些一心求财的家伙同流合污,结果最后输了个一败涂地,好人没好报,坏人潇洒几十年了也没见到报应在哪儿!

         那些家伙们靠着犯罪生意起家,最后赚了大钱慢慢洗白,现在成了上位者过的一个比一个滋润,,西装革履,玩玩文玩,做做慈善,现在看来好像比谁都一身正气,实际上就是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衣冠禽兽!

         如此一来,我倒是有些犹豫了,原本想好了不主动跟陈姐来往,这次也是不商量不行了。

         我到陈姐那,把这事儿给说了,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

         陈姐带我去了LG区最高层的建筑上,俯瞰这座城市。

         她说:“这大街上的人,来来往往的都是鬼,各怀鬼胎才能在挣扎中生存,我建议你做,大不了以后起步了再洗白而已,现在你要是讲什么公平正义的话,那些上位者从源头压制,你根本就起不来,想要起来,就要有野心。”

         后来我还是挺后悔把这事儿跟陈姐说的,就明知道会有分歧。

         当然了,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而正好第二天,周骏给我打来了电话,说小夭的哥哥找到了,问题给我解决了,今天晚上亲自给我送到酒吧来。

         周骏算是帮我忙了,我不想欠他的人情。

         原本他就是为了我想要接近陈姐,我就已经很被动了,而现在给周骏做事,说实话起来的机会很渺茫。

         我想,把王汉东渐渐腐蚀场子的事儿告诉周骏让他来解决,我跟俩算是谁也不欠谁的了。

         可是,周骏实在是没有把我当人看,我哪里有还他人情的机会,在他眼里,我无非就是一条被利用的狗。

         这天晚上,他提前给我打电话让我安排一个好的包厢,说跟人有事儿要谈。

         十点钟过来时候,带着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美貌女子,这女人眼神深邃而又神秘,显然不是普通女子,最起码是上位者的枕边人,最后事实证明我猜的果然没错,周骏管这个人叫孙姨。

         我也是后来才了解到,周尚公在这个年代竟然还有四个老婆,甚至这个最小的孙姨跟他儿子周骏的年龄差不多了,跟周尚公甚至是差了三十岁!

         可是陈姐告诉我,千万不能小看了这个女人,就连早些年马首是瞻跟着周尚公打江山的明媒正娶大老婆现在地位都不及这个没有名分的情妇,在周尚公面前能玩儿的转攻心计的女人,谁敢小看呢?

         倒是她跟周骏进了一个包厢,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就算是不看伦理方面的雷区,周骏也不能见到一个漂亮女人就下手吧?

         可是中间我去送酒时候,还真亲眼看到周骏跟这个女人沙发上坐的很近,手不怎么规矩,两个人暗送秋波媚眼如丝,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我不知道她们究竟谈了什么,只是最后这个漂亮的孙姨负气而走,显然是谈崩了。

         周骏没吃到狐狸还惹了一身骚,等我过去时候这家伙气喘吁吁,怒发冲冠。

         原本我是想把肥仔跟王汉东里应外合慢慢蚕食他场子的事儿跟他说了的,可是,这家伙根本没把我当个人看,我不知道他跟自己妈妈辈儿的漂亮女人谈了什么没谈成,反正是裤子都脱了最后什么都没捞到,气愤之余彻底忍不了对陈姐敬而远之了,甩在我脸上两万块钱,跟我说:“江尘,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把陈圆姝给我弄到手,我不管你是给她灌醉了,还是打晕了,还是喂药了,总之,我希望看到她不省人事的出现在我房间里!”

         我知道周骏必然有一天会等不及,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我不干!”我把钱从地上捡起来放在他面前:“陈姐是我朋友,我不会害她。”

         “草!”

         周骏一听这个,原本就在气头上,这下更是大发雷霆,冲过来一拳轰在了我脑门儿上!

         瞬间的耳鸣让我几乎失去了意识,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妈的,江尘,这七杀酒吧,是我的场子,你能在这儿混,全凭老子一句话,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能在这儿干事捞油水?老子为了什么你应该清楚,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但是我还就告诉你了,这钱,你爱要不要,一周之内,我想看到的一幕,要是看不到,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周骏说完,往我脸上吐了一口烟圈:“在LG,我想让一个人人间蒸发,很容易。”

         老王说,终究不是自己实打实拼出来的家业,受人威胁是意料中的事儿。

         但是这个周骏,算是不偏不倚给了我一刀。

         这天,我亲自把小夭的哥哥送回去,他哥哥知道我是七杀酒吧的负责人之后,那叫一个亲热,用他巴结奉承的话来说,在大城市混得开的人,未来都不可限量。

         我对这个好吃懒做,恨不得在网吧,酒吧,东莞三点一线混过下半生的家伙实在不怎么感冒,第二天就给他定了车票让他回家了。

         小夭特别高兴,说,长兄为父,我哥都这么说了,不管他是不是人品卑劣,回家之后我爸妈肯定知道了咱俩的事儿,可是只有我知道,所谓在大城市混得开,离我还有很远一段距离……

         我没把烦恼告诉小夭,这天晚上,我搂着小夭的肩膀,在护城河走了好长时间,她做梦都想跟我在一起,我答应她绝对不会辜负她,在那边安顿好了之后,我就接她到LG去,她高兴地不得了,我也欣慰。

         只是,周骏会怎么整我,还真说不定。

         “江尘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小夭特别敏感,好想看出了我的难堪,主动拉着我问我,大眼睛水汪汪的,还带着小酒窝,好看极了。

         我捏捏她的脸蛋,“哪有,你别想那么多。”

         她特别委屈,“如果是我哥的事儿,给你带来麻烦了,我跟你道歉,对不起……”

         “没有。”我抱住小夭,一阵淡淡的清香味涌入了鼻孔:“咱俩都是一家人了,你说什么两家话呢,帮你哥也是应该的,问题解决了就行。”

         “一家人吗,可是,我现在,都还没有……把那个交给你……”小夭特别主动,羞答答的脸色红到了耳根:“我听隔壁宿舍的萌姐说,要想拴住一个男人的心,第一要征服他的那里,第二要征服他的胃,第三还是要征服他的那里……”

         “噗……”我一阵无语,刮了刮小夭的鼻子:“你这丫头,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你放心吧,我已经被你征服了!”

         这天晚上我跟小夭住在一起,不过还是强忍着自己没碰她,做了就要负责,没有负责的本事之前,要克制自己。

         事情终究是有转机的,可是我没想到这个转机,是连我的第二次,都没能给小夭……

         我的第一次,三年前给了异胞姐姐,第二次,给了尚公的女人,其实是被孙怡夺走的,就是周骏妈妈辈儿的女人!

         事情是这样的,第二天,陈姐给我指了条明路,现在,我想要活命,必须跟周骏斗了!

         而且,也不是没有办法,有一个人,只要我能扶着她的肩膀走,我非但不会被玩儿死,还能在周家站稳!

         我忙问是谁,陈姐说,是个女人。

         这个女人,就是周骏名义上的妈妈,尚公的小姨太,孙怡,恰恰是那天晚上跟周骏见面的那个。

         孙怡今年二十六岁,跟尚公在一起,想来实在是荒唐。

         不过她也就是借此机会博一个上位者的名号,这事儿谁都心知肚明,某种层面上说,这女人只是心机重了点儿,算不上脏脏,毕竟尚公的年龄,晚上有没有力气耕种都不一定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陈姐给我安排好的,三天之后一个晚上,十一点钟,酒店,我以一个男服务员的身份,去了孙怡的套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