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5章 横着走
        我总觉得周骏不是好人,一忍再忍之下总有一天会不能忍,然后对陈姐不轨,如此一来,我待在周骏身边倒是能保护陈姐了……我这个穷屌丝,帮不了陈姐太多,所以力所能及的事儿我一定会好好去做!

         所以,周骏说给我安排到一个酒吧看场子,我一口答应了,虽然也是贱活儿。

         陈姐觉得这职位太低,周骏却说,给周家做事,只要真的有能力,一步步横着走完全不是事儿,半年时间升到堂主,分舵主的人多了去了,其实我也没想那么多,就算是只看场子,也比在汽修厂有前途的多,就答应了下来,并保证我会好好干!

         酒过三巡,我们几个人都喝的差不多了,周骏旁边的两个小弟,竟然特别懂事的要拉我走人,美其名曰,要先去熟悉熟悉场子……

         这样一来目的就太明显了,必然是周骏指使,这家伙想跟陈姐单独待在一块儿,这大晚上的,都快十二点了,陈姐又大醉,我实在不放心不能去……

         可是,周骏目的那么明显,我要是不去,就等于是故意的,这还没去上班呢就不懂事儿,以后哪儿还有我混的地方?

         一时间,我左右为难……周骏的心机和卑鄙,更是让我胆战心惊,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这时候,恰好我手机响了起来,是阿刀打来的,他说发了工资老王非叫着一块去喝酒,不知道老王今天是咋了,一个劲儿的喝闷酒,这会儿不省人事了,他一个人弄不走老王,让我过去帮忙。

         我一看机会来了,距离也不太远,让阿刀先把老王放下,赶紧过来,一个大男人也没人占他便宜,一会儿再开车去接老王,阿刀一口答应,就往这儿赶。

         挂了电话,我就跟周骏说代驾已经来了,催促陈姐赶紧走。

         陈姐到底是心中有数,喝的再多也不至于脑袋糊涂,这个时候脱身最好不过,周骏为了保持点正人君子的模样,也不好多说什么,等到阿刀赶过来,让阿刀开车,我们仨直接走人了。

         如此一来,这件事儿算是完美解决。

         可是这样一来,我在阿刀面前就更神秘了,事实上我跟他差别真不大,现在我不说,反而像是我瞒着别人,不把人当朋友看。

         后来,我把如何结实陈姐,如何认识周骏这些事儿,都跟阿刀说了,顺便跟阿刀说了我去周家场子做事的打算,人生而有一死,我不甘平庸!

         这一切,阿刀都觉得不可思议,事实上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让阿刀开车直接去了陈姐的公寓,他在楼下等着,我背着陈姐上楼,把她稳稳的放在床上时候,陈姐已经快要睡着了。

         梦中,还一个劲儿的呢喃,说江尘你一定要好好混,千万不能让姐失望,姐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你身上了之类的话。

         我不知道她的赌注是什么,坐在床边轻轻拨开了她脸上散落的长发,白嫩嫩的脸蛋看的我一阵火热,我自言自语:“你放心吧陈姐,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临走时候,我又给她泡了一杯醒酒茶,抱着陈圆姝靠在我肩膀上,一口一口的喂她喝下去,之后才放心地走人。

         下楼之后,我身上夹杂着陈姐的体香和酒味,显然又让阿刀误会了。

         阿刀长出口气,给我递了根烟,看着远处说,摆在你面前的,有粗布麻衣和蟒袍,前者可能不那么舒服,但是穿起来贴身随和,后者能让你黄袍加身,却是现阶段不能承受之重,很可能一败涂地,我娘常说,鞋合不合适脚知道,所以我那个女朋友跑了我一点都不伤心,但你不同,江尘,对小夭好点,她才是你能触碰的到的人。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点了点头,谁都知道我跟陈姐犹如天壤之别,甚至连小夭我现在也没资格要。

         “对了,我跟你说的事儿,你考虑的怎么样?在汽修厂,真的看不到以后。”我提醒阿刀。

         我认识的人不多,可是交朋友也有原则,不靠谱的人不交,而阿刀和老王这两个人,靠得住。

         既然我要好好混,只身一人直接去看场子必然有麻烦,而且周骏心狠手辣,他拉拢我有他的目的,我却恰恰不能让他得逞,所以说在周家旗下做事没那么简单,把阿刀和老王拉上,就成了第一步。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原本我以为阿刀会犹豫,毕竟他家庭情况很特殊,甚至为了省一份房租钱,让他妈妈照顾失明的妹妹,他自己来住工厂吃馒头呢,现在一时间要辞职走人,需要很大的勇气,可是,他竟然一口答应了。

         “我妹妹的病情越来越重了,如果错过了做手术的最佳时机,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重见光明了。”阿刀狠狠的抽了口烟:“其实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有将心却无帅才,我信,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在等,我更知道在汽修厂混日子,半辈子也攒不到三十万手术费,开不上这种百八十万的豪车,现在我等到你了,今天,我把我全家的赌注都压在你身上!”

         阿刀长出口气:“江哥,我跟你!”

         我特别兴奋!有了阿刀的辅佐,我一步步往上走,胜率最少增加了三成!如此一来,我打算乘胜追击,赶紧把老王也拿下,老王必定要比阿刀难搞定的多。

         “千万别叫我江哥!”我严肃拒绝这个称呼:“你放心,三十万手术费,我跟你一块承担!”

         我们找到老王时候,他已经醉的啥都不知道了,我开了个房间,让阿刀陪着他,我又去买了各种醒酒茶之类的给老王喝下去,这家伙才算是清醒过来……只是,我说出目的,老王却沉默,不说行,也不说不行。

         他靠在床上,蓦然点了根烟:“江尘,阿刀,社会如狼似虎,如同一汪洪流,没那么好混的,你看到了现在的周家如日中天,却忘记了每一个太阳升起,就总有一轮月亮要落山……”

         恍惚之间,我想到了老王经常偷看的那张照片,那是一个清新脱俗的女人,十年前,二十年前,绝对也是一个如陈圆姝,如小夭一般的绝美女子!

         可是现在的老王孑然一身,显然,命运给老王唱了一首漂亮的曲终人散!

         “王哥,我相信,一个男人,没有他配不上的女人,时间是磨平一切的良药,能让平凡者崛起,能让得意者失聪!只要你肯努力,曾经赢了你的人还能一败涂地,你就算是输过,一样能东山再起!”

         老王看向了阿刀,似乎是在询问阿刀是不是已经同意了。

         阿刀点头表示确定。

         老王猛然间瞳孔一缩,像是激活了他内心深处的雄狮,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一口把烟抽完,死死的摁进烟灰缸:“好!我答应你!”

         随后,他又说了一阵莫名其妙的话:“其父如饿狼,孤狼啸月,其兄如猛虎,搏击北方,老朽如老龟,东临碣石,其子为妖孽,当浮一大白,妙啊,妙啊……”

         我特别兴奋,难以自持,老王这是答应了!

         可能我这辈子的转折点,都在这几个贵人身上,后来事实证明真是这样的!

         当天晚上,我兴奋的睡不着觉。

         开着陈姐的保时捷911豪车,在龙岗区绿茵大道上转了好几圈来表达我的激动!

         可是,兴许是命运捉弄,我又见到了方晴!

         我看到她时候,她正在被几个人拉着上车,施暴者一看就是小流氓小混混,开着八十年代的破旧桑塔纳,见方晴喝醉了,想要趁机带走,明天什么都不记得,今晚随便解锁!

         这时候,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就算是我有了小夭,对任何人都不再抱有想法,也觉得不能让这种垃圾,沾染方晴的高贵!她毕竟是我的领导,又是一个十足的美女……不救她,反而便宜了别人。

         所以,我开车出现了,救下了方晴,去了她家。

         贵人多忘事,她依旧不记得我曾是被她骂过的实习生,而今晚,恰恰带着点崇拜和冲动,她在我面前一撕不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