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7章 人渣
        这句话真是听的我菊花一紧,一口啤酒差点儿喷出来,也太吓人了点儿,无非是做生意而已,还带砍人的?

         倒是,从老王的淡定眼神中我得到了肯定答案,肥仔和向奎也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心里扑通扑通的久久难以平静,若是这么论,当真不知道给周家做事是福还是祸了。

         最后阿刀又给我开了一瓶,一脸无所谓的说,咱们是来干活儿的,又不是来给人砍的。

         这话说的倒是在理,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很快,酒吧也到了一天中最为高潮的时段。

         人潮渐渐多了起来,各种喝酒的,跳舞的,来解闷的,还有不少寻欢作乐的,似乎都找到了各自的温床,在这里可以放下一切,彻底的释放一下,在躁动的音乐声中,大家都挺忘我的。

         我一个人站在二层小楼的栏杆处,端了杯啤酒,又下意识点了根烟,心里还是挺高兴,只要生意一直这么红火下去,我们仨这饭碗算是端稳了,假以时日,混套房子混辆车还算有谱。

         中间,肥仔叫过来一个姑娘,再三交代要把我陪好了,肥仔这么做事有他的道理,毕竟我是大哥,而且这身份是周骏钦点,他不能怠慢。

         我拒绝不了,只能点头应下,肥仔一脸怪笑的关好了门,这意思太明显了,今晚这姑娘是我的了,不过我心里装了小夭,便再容不下别人。

         所以无非是喝酒聊天,这中间,我了解到,场子还是挺干净的,黄、赌、毒、全不不沾边,姑娘不少,但都是卖艺不卖身,如此一来,我心情也还不错,就多喝了几杯。

         恍惚中,见到门口一辆拉风的跑车出现了,心里一喜,不是陈姐又是谁。

         她穿了一身休闲的铅笔裤,夹着一个小红包,俨然是非富即贵的打扮,饶是混迹酒吧这种场合的人见惯了倾城绝色,也还是没忍住在陈圆姝的身上多留恋了几眼。

         陈姐第一眼就看到我了,不过并没有叫我,自顾自的点了杯酒,要了个果盘,她端庄的坐在角落里,看着这场子的里里外外,似乎只要一眼,她就能看的通透。

         我忙乎了两个小时,场子几乎熟悉的差不多了,陈姐恰结账要站起来,我赶紧下去。

         只不过,陈圆姝永远个性十足,我还没跟收银说这杯酒我来请,陈姐就已经毫不客气的跟收银员说今晚这杯酒从江尘的工资里扣。

         这话说的我哭笑不得,收银员正好看到我来了,眼神询问我是不是答应。

         我摆手让他去忙,之后跟着陈姐出了酒吧。

         夜风清冷,出来之后陡然的安静,竟然变得气氛有些诡异。

         冷风吹过来,陈姐的头发扬起,不经意漂在了我脸上,依旧是单单的玫瑰花香,让人难以拒绝。

         “陈姐来了。”我尴尬的摸摸口袋,点了根红塔山,竟然紧张的有些点不着火机。

         “都紧张成这样了,就别抽了。”陈圆姝跟我开了个玩笑,一颦一笑都这么有韵味。

         我点燃之后长抽一口,笑着说:“紧张还不是因为陈姐太美,你到反过来怪我了。”

         这话让陈圆姝眼前一亮,“不错啊,都能跟我开玩笑了,看来这儿的班没白上,才第一晚,进步就挺大。”

         可能这是陈姐安排我人生路的第一步吧,会不会这么走下去还是未知数,但是她这么照顾我,我还是由衷的感激她,并保证我一定会尽自己所能把事儿做好。

         “你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明天周六,一大早我来接你去学校,记住准备好课程和教材。”

         “好咧!”

         后来跟陈姐聊天,陈姐问我说,这场子里,最难混的是谁你知道不?

         我说肯定不是我。

         陈姐问为啥,我说,我今天第一天来,场子就能照常运营,显然我的影响几乎为零。

         后来她说,“你这么想,也算对,也算错,你看起来自己对场子没有影响,是因为还没到你发挥的节点,这一天不会远,到时候你就难做了,而对的一点,其实最难做的的确不是你,是肥仔和向奎。”

         “这又怎么说?”江湖事我了解的不多,事实证明如果不是陈姐的及时指导纠正,不知道我得有多少次万劫不复。

         “他们前任老大被砍,没那么简单,要不是有人吃里扒外,你以为周家的场子是谁都能动的?你别看他们对你马首是瞻,表现的唯唯诺诺,实际上心里鬼点子多着呢,可能在他眼里,你就是周骏找来的一个草包而已,你要自己有大局观,对人对事,做到心中有数,随时应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变故,才能稳操胜券。”

         我实在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路数,也没想到肥仔和向奎能那么有心机,不过后来证明陈姐的猜测一点儿没错,当然,后话暂且不提。

         这天晚上,陈圆姝又跟我说了很多,有些我理解,有些只能慢慢消化。

         第二天一大早,陈姐的车子就再次开到了七杀酒吧。

         老王,阿刀我们仨人床铺也都搬过来了,条件上的变化就是住上了单人间,因为昨晚忙的晚,早上闹钟都罢工了,陈姐直接来我房间给我揪起来,我这才慌里慌张的穿上了内裤和外套起身出门。

         上车之后,我一脸埋怨问陈姐怎么能直接到我房间呢,下面的保安真是不作为,也不知道拦一下。

         陈圆姝笑言:“昨晚你都给我顶了酒钱,我就是你的朋友,现在这场子里,谁敢拦你江哥的朋友呢。”

         这话说的我无言以对,突然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实习生,变成了手下指挥将近三十个员工的看场头头,还挺不适应的。

         我在车上吃了陈姐准备好的早餐,到学校时候刚好卡准时间点。

         “做什么事都要身体力行,虽然大学管制不严,但是全靠自觉,我在隔壁楼上课,你在这栋,班级科目都在资料里,自己去吧。”

         说完,陈姐真就像是个大学生妹子一样,穿着平底的运动鞋,牛仔裤,带着一包书去了自己的教学楼。

         重回校园的感觉让我很不自在,大学里面莺莺燕燕的更是让人脸红。

         不过,既然有这个充实自己的机会,且不说不能辜负陈姐,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要不然像个愣头青什么都不懂,以后社会上也难有水平。

         只是到班级之后,我才发现陈姐给我报的班里,人少的可怜。

         两个科目,第一专业是碑帖,说白了就是毛笔字,练书法的。

         第二专业是散打,班级里还有不少女学员,我更是一阵唏嘘。

         不过后来才了解到,这班里面除了我之外,其他的男男女女,非富即贵,要么就是富二代,要么就是什么二代的。

         我才知道,学碑帖书法和拳击散打的,都不是普通人,最起码不跟穷苦家庭出来的学生一样只求专业有用,日后能找一个安稳的营生稳妥混饭,选这两个专业的要么是磨练心性,要么是一时兴起想玩儿个文艺范儿,要么就是真修身养性了,尤其是女孩子,能把书法写到唯美娟秀,这个社会上真是难能可贵了。

         倒是走遍大江南北人性都是不变的,有钱人家的公子少爷见到生的美貌的姑娘也一样能把眼珠子看直了,端庄大方的富家大小姐见到满嘴哈喇子的男学生也一样频频皱眉难以忍受。

         这些男学生,真正来修身养性的实在是屈指可数,倒是玩儿惯了花花世界的烟火佳人,报书法班无非是想在学校这一方净土里,找点儿真正跟其他女孩儿不一样的世间奇女子,这世上,还有多少琴棋书画,温文儒雅的大家闺秀?这种女人的确是一票难求!

         第一节课就是书法,座位随便挑,我心里有了小夭,任何女人都难以再让我心起波澜了,这也是一个顶天立地大男人的本分,所以我主动跟那些男女同学划开了界限,挑选个角落只求认真学习。

         可是命运捉弄,课堂中间来了个落落大方的女孩儿,拒绝了所有人面兽心男同胞的希求眼神,大步流星的坐到了我这个对她完全不感冒的刁民身边……

         可能她看我跟其他人都不一样吧吗,但这岂不是在给我树敌?刚来第一天就跟全班男同胞争女神,日后哪还有好过的日子,想及此处,我赶紧抠了抠脚趾头,冲着这女孩擦了擦嘴角哈喇子装的两眼放光。

         没想到立马有了效果,但见这美人娇嗔一声,紧咬银牙暗道:“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