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19章 闹事
        我带着老王和阿刀给周家做事,其实就是为了钱,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论如何,拿了这份工资,场子里出了事儿我就得第一时间赶去处理。

         跟陈姐打了个招呼,我拦了个出租车直接走人了。

         临走时候陈姐也没说什么,我更是知道她什么意思,男人嘛,她都说了她不允许她的男人太平庸,在她看来肯定多经历一些是好的。

         但是我坚信最后肯定不能跟陈姐走到一块儿去,不是她不漂亮,而是我只拿她当姐姐,三年前我做过这种对不起姐姐的事儿,现在在心里还是个迈不过去的坎儿。

         出租车上,我打定主意,既然没有机会解释清楚,索性就少见面了,以后除了周六周日,平时少跟陈姐接触就行,要不然总觉得对不起小夭。

         只不过命运使然,有一天,类似三年前的故事,再次发生在了我身上,当然,后话暂且不提。

         说实话路上时候,我也没想到所谓的出事能有多严重,到现场之后才发现有人已经见血了。

         场子里的保安平时也就是管一下外面车库之类的,真遇到这种闹事儿的,一个个吓的跟小鸡崽儿一样缩在角落里不敢出来。

         阿刀战斗力比较强,一直硬扛着,不过老王他俩脸上也都挂了彩了。

         肥仔和向奎根本不在这儿,我更是一阵气愤,对面打人者还没走,坐在沙发上一口一个她妈的,场子里的音乐也停了,围观者不少,那些陪喝酒唱歌的姑娘们更是吓的不得了,甚至还有一个场子里的姑娘被拉着站在旁边不能走,脸上五个鲜红的指头印儿清清楚楚。

         我这个看场子的见到这场面再不解决,明天就没脸在这儿干了,老王和阿刀必然也是想到这一点,才拼了命死撑的。

         我点了根烟抽一口,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向了我,阿刀和老王被我安抚之后,擦了擦嘴角的血跟在我后面。

         沙发上的家伙,穿的衣冠楚楚的,看起来也是个有钱人,皮带是爱马仕的,这就是身份的象征。

         “朋友,什么情况,到七杀酒吧来闹事儿了?”

         有句老话叫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也不烧什么三把火了,自己刚来,各方面都不熟悉,处理事情还是要遵循事实,所以一开始我是打算先问清楚的。

         没想到这家伙站起来拍了拍我脸蛋儿,霸道的不得了,确定我是场子里管事儿的人之后,满嘴喷粪的把所有人骂了个遍!

         最终我也挺明白了,这家伙就是在没事儿找事儿,拉着一个只陪酒不卖身的姑娘非要晚上去陪他,这姑娘不肯,这家伙就大打出手,闹到了现在的地步。

         我把烟屁股扔在地上踩一脚,强忍着跟这家伙好好说话。

         “哥,你看看这墙上写的什么,拒绝这三样,看到了?”

         他一脸蔑视的看了一眼黄赌毒三个字,一脸无所谓:“别他妈跟我一口一个哥,谁是你哥?!不卖?穿的这么少出来干嘛?我就告诉你了,今天晚上,我吃定了她了!”

         “真不行。”我咬牙说了三个字。

         “滚你妈的!”这家伙突如其来直接“彭”的一脚踹在了我肚子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这一片,还没人敢惹老子,我还就告诉你了,今天晚上,老子不吃到这丫头,明天我让你混不下去,滚!”

         最后这两句话,他是指着我鼻尖说的,唾沫喷了我一脸,真他娘恶心。

         所有人都看着呢,我要是不把这规矩给立起来,明天就真得自觉卷铺盖滚蛋了!

         我晃晃脖子,从身后啤酒架上直接拿了一个满瓶,冲过去直接砸了上去!

         酒瓶“彭!”的一声暴开,这家伙更是一个趔趄倒在了沙发上。

         围观的人惊呼一声全部后退,一个个吓的作鸟兽散!

         “草!”

         这家伙怎么也想不到我一个从没见过的小角色,也敢直接冲上来,大骂一声,招呼了一下后面的小弟直接上手。

         老王和阿刀看情况不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抄起能用的家伙一个个抡圆了招呼上去。

         后来我才知道陈姐对我的栽培真心有理有据,我要是能早点认识唐老师教我跆拳道和拳法,这天晚上也不至于受伤。

         最后这群人是被打走了,我们三个人都挂了彩,不过那个姑娘没被带走这就值,中间时候向奎和肥仔出现了,还捎带着劝架呢,我特么就感觉不对劲儿,没想到最后问题还真出在了这家伙身上。

         生意今晚是做不成了,那些个保安,还有服务员,连带着那个姑娘,开始收拾场子里砸坏了的桌椅板凳,我跟阿刀老王三个人皱着眉头,跌跌撞撞的出去,坐在外面台阶上抽烟。

         我全身生疼,不过没有外伤,老王还可以,想不到老王也是会功夫的,倒是阿刀,因为战斗力强,被四个人围着打,眼角肿的不成样子。

         他是为了多赚钱给他妹妹治疗眼睛才跟着我的,这个情我不能忘。

         仨人都点了根烟,默默的抽着,寂静中,阿刀把手机拿出来,鼓捣一番之后递给了我。

         “江哥,看看眼熟不?”阿刀说。

         我一脸疑惑,不知道是啥意思,但是拿过手机看了之后,跟我猜的结果差不多了。

         手机上的照片是两个人在商量着什么,关系似乎不错,其中一个人我太熟悉了,就是今晚的闹事者,而另外一个,恰恰是肥仔。

         “这是没出事之前,我去外面撒尿时候公厕里面拍的。”阿刀说完,无奈的摇头苦笑:“摆明了肥仔跟向奎是想及时出来劝和,让咱们知道他的人脉和威望,想给咱们下马威的,好让我们知道这场子究竟谁是大哥,呵呵,江哥,看来这场子不好混啊。”

         “不好混也要混!”我吐了一口:“既然来了,就不能再回修理厂了,要不然罗耀那群人渣得怎么看我们,还有,罗耀在那一片也是混社会的,咱们不好好混,以后日子更难过。”

         阿刀和老王都同意我的说法,这时候,娇滴滴的那个姑娘端了三杯茶水出来:“江哥,刀哥,王哥,对不起……”

         这丫头是觉得她害得我们受了伤,事实上她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这事儿哪里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把茶水递给他们俩,让她帮忙进去把肥仔和向奎叫过来。

         这姑娘应了一声赶紧去办。

         这时候,王哥叫我一声,担忧道:“这事儿可能没那么简单,你别办的太出格,指不定什么情况呢。”

         “呵呵。”我笑着摇头:“周骏咱们其实指不上,既然来了,就不能放过机会。”

         老王见我决绝,也就没再说什么。

         很快肥仔就出来了,这家伙恢复了唯唯诺诺的模样,在台阶上笑呵呵的凑过来,那家伙真是到骨子里的奴才像。

         “江哥,啥事儿?”说着,他拿出烟和火就要给我点上。

         “我去你妈的!”

         我再也忍不住怒火,猛然间一脚直接踹了上去,肥仔一个趔趄从十几层楼梯上滚了下去。

         旁边的向奎眼睛一瞪,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做事。

         倒是他也不敢动手,而且阿刀的战斗力他今晚也见识了,真是想要暗渡陈仓给我一个下马威,他们俩还不够资格。

         我这一脚上去,肥仔已经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上来之后直接跟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江哥,我错了……”

         “谁让你这么做的?”

         这家伙眼神恍惚,显然是想着怎么说谎话,我心里知道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