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虎爷的力量
         见到这些人气势汹汹过来,曾亮他们忽然心中有些发怵,这些人都是滚刀肉,浑身杀气凛然,手上都是沾着人命的,浑身气势哪里是他们这些富二代们能够比拟的?

         幸好曾亮看到了熟人,这才神情一松,连忙站了起来。

         “云姐,你怎么过来了?有兴趣喝一杯吗?”曾亮举着酒杯,脸上笑眯眯的。

         他很清楚,云姐就是这个场子扛把子的,一个女人能将凤凰山下的生意做到这种地步,自然少不了背后撑着的男人,而云姐的男人就是虎爷,那个说出名字就让人心中胆寒的人物。

         不过好在他经常来这里吃饭,跟云姐还算比较熟,看到云姐过来,自然是以为给他面子,顿时觉得脸上倍儿有光。

         “看到没?这就是我的男人,不管是黑的白的都能吃得开,有曾亮在,就算是在这个奉安区闹上了天也能轻松摆平。”汤莹仰着头,傲然说道。

         曾亮家里人脉通天,虽然算不上真正的黑白通吃,但是很多事情都能轻松摆平,用他的一句话说就是,能用钱摆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

         “嘿嘿,亮哥牛逼啊,这个云姐我听说架子极大,普通富豪都不能入她眼的!”红毛也是颇为敬佩的说道,觉得跟着曾亮混是个极为正确的决定,那个宏少也不忘上来拍个马屁,手还搂在那个丝袜公主身上,不老实的乱摸。

         楚明觉得有些好笑,大难临头尚不知,还在洋洋得意,真是一群天真的富二代。

         云姐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淡淡的看了眼曾亮,“小少爷今天又来咱们这里玩了?”

         “不过很遗憾,今天可不是来陪你喝酒的。”

         那叫云姐的旗袍女子目光一转,落在了满头红毛的那名青年身上,“你刚刚是不是打了个人?”

         红姐问话,霎时间所有目光都落在了红毛青年身上,刚刚红毛回来还在咒骂,现在在众人面前自然不会不承认,而且他觉得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不就是打了个人吗?怎么了?

         “是啊,打了个江州佬,怎么了?”

         “那就对了。”云姐招了招手,“把他们都给我带走。”

         十几名黑衣壮汉直接将曾亮吴芊芊她们围在了中间。

         “哎云姐?这是怎么了?我兄弟犯了什么事?不就打了个江州佬吗?莫非还大有来头不成?”曾亮有些纳闷,心中猛然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连忙问道。

         他曾亮家在奉安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至于打个人就要被带走,更何况还是云姐亲自出马,他立马就意识到是不是招惹了不得了的人物,毕竟云姐是知道他的来头的,不会随便抓了他们。

         “呵呵,给你们提个醒,不该乱插手的就别乱插手,虎爷最多给你们个教训,要是敢搞什么别的道道,小心着凤凰山明天多了几具尸体。”云姐眼睛一眯,警告般说道。

         听到这话众人瞳孔一缩,这女人脸色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再联想到云姐的身份,在这一片可以说是说一不二的,从来不会跟人开玩笑。

         这红毛到底打了谁?云姐亲自出马,居然还一点不给曾亮面子?

         “云姐,可否跟我们说一下?对方到底是谁?”曾亮脸色有些哀求的说道。

         奉安区五星级酒店的小少爷,横行霸道的富二代,在这些真正的社会人面前,还是得点头哈腰,摇尾乞怜,因为他知道对方根本没有把他老爸那点资产看在眼里,或者说根本不会买他那点账。

         “有什么问题去问虎爷吧。”云姐可没这么多耐心陪他在这慢慢消磨,虎爷吩咐的任务得赶快完成。

         正待曾亮他们思考云姐口中的虎爷是哪个虎爷的时候,几个黑衣大汉一人驾一个在后面推推搡搡已经将他们带走了。

         “别动!我们自己走!”吴芊芊她们挣扎道。

         “让她们自己走。”云姐点了点头。

         见到这一幕,楚明叹了口气,放下酒杯,起身跟在后面,有些麻烦想不参与也不行,这里全都是对方的人,一路打出去估计得累出一身汗,倒不如把事主解决掉,一了百了。

         大广场最南边,当红毛、曾亮、吴芊芊她们被带过来的时候,那胖子一下从沙发跳了起来,指着红毛咧嘴说道:“就是他,就是这小子,妈的拳头真他娘的狠,老子门牙都被打裂了!”

         旋即他放声大笑,“哈哈哈,没想到吧?你真以为老子吃素的?今天不玩死你我他妈就不叫猪头豪!”

         红毛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十几个黑衣大汉,中间那男子满身纹身,青龙白虎,旁边还站着个彪形大汉,脸上布满了刀疤,浑身杀气滚滚,顿时吓得腿就软了,差点尿出了裤子。

         “虎爷,人都带来了,是曾家那小子的朋友。”云姐笑着说道,又坐到了虎爷身上。

         “你你你……你是邢虎?”看到云姐跟这男子的关系,曾亮吓的脱口叫道,一股凉气直冲天灵盖,刚刚他们还在讨论邢虎多么多么厉害,这转眼间就碰到真主了。

         “哦?你认识我?”邢虎猫细老鼠似的,一边吃着葡萄,一边戏谑的盯着这些人看。

         “凤凰山虎爷,谁不认识?”曾亮满头大汗但还是要强装镇定,“虎……虎爷,我朋友有眼不识泰山招惹了虎爷的朋友,还希望虎爷看在家父面子上……高……高抬贵手……”

         曾亮说完这句话浑身宛如被抽干了所有力气,汗水浸湿后背,心中把红毛骂了一万遍,连虎爷都敢招惹?真以为他家那点资产就能在临水市横行无忌啊?

         虎爷在凤凰山就是神,云姐帮他打理着这下面的场子,试问这奉安区往南一带有谁敢惹?凤凰山每天那些不知身份的尸体都是假的?虎爷一怒他们全都得玩完,即便是他们家族出面最多闹上一阵子,最后对方还是平安无事,安心在这凤凰山称王称霸。

         “曾家的小子?曾海的儿子?”忽然眼皮微抬,问道。

         “是的,家父盛天大酒店老板。”曾亮连忙说道,对方既然认识自己老爸那就好办了,至少不会搞得太僵,或多或少卖他老爸一个面子。

         “你问问你爸敢不敢要我的面子?”虎爷平和的脸色忽然一变,手上葡萄一掷,砸在曾亮头上,那葡萄力道极大,就像从枪口射出来的一样,曾亮往后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幸好宏少在后面扶住了他才没有出丑,不过在刚刚那一击之下,他额头却是鲜血横流。

         一个葡萄的威力,恐怖如斯!

         曾亮忍着疼,心中恐惧到了极点,从出生到现在他还没有受过这样的伤,即便是打篮球最多也就是小小擦伤,出生就含着金汤匙,更是在种满鲜花的温室中活到了现在,面对这种突发状况,一时之间已经脑中一片空白。

         见到这一幕,坐在虎爷身上的云姐摇了摇头。

         曾亮家虽然有钱,但也就是过亿的资产而已,虎爷跟这个猪头豪谈的这一笔房地产开发生意就顶得上对方全部家产,平时的话虎爷可能还会卖对方一个面子,买个人情,但是现在……只能说对方不知道天高地厚。

         “猪头豪?你想怎么处置他们?那个红毛随便你搞,其他的没什么事儿就随便教训一下怎样?”邢虎不管怎么说都是奉安区地下世界独一份的老大,对于这些小少爷或多或少也认识,放开曾亮不说,那个夏家的小姑娘他就认识,跟她老爸还挺熟络,关系能不太僵就不要太僵。

         还有那个吴氏武馆的小公主,吴氏武馆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每年他们武馆毕业的武者都是不错的打手,可以招揽过来在他手下工作,所以能不得罪,他邢虎也不会刻意去找麻烦。

         “嘿嘿,小子,你他妈打搅了老子的好事,把你旁边那女的借我睡一晚,你留下两根手指头,这事儿我也就不计较了。”猪头豪一双眼睛泛着贼光,瞄着红毛旁边的暴露女。

         那女的被吓的瑟瑟发抖,藏在红毛后面。

         红毛虽然一边道歉一边求饶,但却并没有把女人推出来的打算,第一这个女人并不是什么夜店找来的,她确确实实就是自己的女朋友,只是穿的暴露点,像是陪酒女罢了,第二对方要他两根手指,这让他怎么也无法接受,他家虽然比不上曾亮家有钱,但好歹千万资产,他也是名副其实的小少爷,怎能受的了别人切他手指?想想心中就发颤。

         “这种女的你也能看得上眼?猪头豪,你的品味也很一般啊。”邢虎打趣说道。

         “那行吧,你,留下两根手指,你,今晚留下来陪陪我朋友。”邢虎指着红毛跟他旁边那女人,不容置疑的说道。

         旋即两名黑衣壮汉直接从后面压住了红毛跟他女朋友,红毛直接被带到了邢虎面前,看着那桌子上摆着的一把水果刀,红毛吓的双腿一软直接哭了出来,下身湿巴巴的,一股骚味儿窜了出来。

         “草!真他娘晦气!”邢虎一脚踹在红毛身上,红毛被踹出了三米远,而红毛女朋友则是面带哭腔的被带到了猪头豪身边。

         “虎爷,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夏清梦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站了出来。

         “夏家的小丫头,这儿没你什么事,你可以离开,我邢虎做事还轮不到一个小丫头插嘴。”邢虎呵呵笑道。

         往年邢虎跟夏清梦老爸有点交情,所以也不太想为难这个漂亮的丫头,不然以他的个性,早就将对方纳为禁脔了。

         “小云,把其他人清理出去,这两个人让猪头豪陪他们好好玩玩。”邢虎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说着那些黑衣壮汉就欲驱走吴芊芊、夏清梦、曾亮等人。

         “你们不能这样做,私自扣押是犯法的!”吴芊芊下意识的说道,她没见过多少世面,天不怕地不怕,心中仗义使然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句话。

         话刚出口,曾亮他们心中就暗叫不妙,邢虎是什么人?也是你能威胁的?

         果不其然,对方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说我犯法?”

         “好,我改变主意了,吴氏武馆小公主是吧?你也留下来,陪我好好喝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