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未卜先知?
         “如果真的跟芊芊说的那样,那么吴叔叔确实做错了,生活质量差距太大了,以后即便是在一起也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久而久之还是会不欢而散,对你对他都不好,芊芊你可以跟吴叔叔说清楚呀。”

         坐在芊芊左手边一直没有开口的优雅女神难得说了一句比较中肯的,没有褒贬楚明的话来。

         确实,这个社会金钱至上,物质至上,所谓的爱情已经成了淘汰过气的产品。

         甚至有女孩子总结出了她们所认为的人生‘谏言’。

         ‘找男朋友是睡,被包养也是睡,若是遇到渣男被白白睡了几个月到头来除了伤口啥都没有,而被包养好歹手里握着一笔巨款,可以肆意挥霍,甚至买房买车,找个不错的男人嫁了。’

         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理论,确确实实的被无数人奉行着,这就是物质的魅力!

         “清梦,我爸那固执劲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所谓的同学情把我卖了估计都行,不过我有我的选择,那小子不会有一丁点机会的。”吴芊芊掐着手指头眼色坚定说道。

         这是她第三个闺蜜,也是最后一个闺蜜,夏清梦,身材在四个人之中是绝对的扛把子,纤腰细腿,足足一米七的个头却不到一百斤,偏偏还长着一对36C的凶器,穿着白色无袖短T恤,露出平坦小腹,下身一件束腿牛仔裤,愣是把平常的衣服穿出了超模范,模样清纯,脸蛋精致,画中人似的,绝对的校花级别,比周芊芊她们三个都要美上一个层次。

         “你有自己的打算就好,毕竟我们只能给你把把关。”夏清梦点了点头。

         “哼,那是当然,张景现在还在我的考验中呢,那小子压根没戏,想都不要想。”吴芊芊骄傲的仰起头颅,宛如小天鹅一般。

         在她心中楚明就是个屁都没有偏偏口气大上天的青年,俗话说就是屌丝青年。

         在不知不觉的谈话之中半个小时很快过去,楚明打的从奉安区吴氏武馆到这城南的热火酒吧也就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2011年,酒吧这种消费服务行业比较火爆,而且老板几乎都得是当地人,与地下世界某些人物有着不一般的交情才能做的起来,这种地方就叫场子,许许多多见不得光的东西,在场子里都能做的起来。

         当然前提是你的能量足够庞大才行。

         而且酒吧这种地方是极其受到青年群体、三十岁左右的社会工作阶层追捧的,男人猎艳、女人在里面寻找刺激,感受青春的火热,释放压力,都是不错的选择。

         而像吴芊芊、沈贝贝、汤莹、夏清梦这些人,则是喜欢三五成群躲在角落小聚一下,并不参与到那种混乱的场合中去。

         楚明下了车过了条马路,从酒吧外面的玻璃墙就看到了吴芊芊,同时还有坐在一张桌子上的三位大美女,若是以前的楚明,见到这一幕心中定然会产生退却之意,毕竟都是百里挑一的超级美女,他一个县城来的小子难免会产生自惭形秽的感觉,甚至是隐隐的自卑……

         但是这一世,他以纵横天玄大陆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所谓的学霸、富二代、校花美女不过都是蝼蚁一般的人物。

         蝼蚁,会让人怯弱、自卑么?明显不会。

         楚明大步走进酒吧之中,吴芊芊她们这一桌全都是青春靓丽的美少女,这种情况在酒吧中是很少见的,你看看但凡是有点姿色的哪一个身边不是群簇环拥?被捧的像个公主似的?

         唯独她们,四个人喝酒聊天到现在,虽然隐隐是整个酒吧目光聚集的中心,却没有一个男的敢过来寻滋找事。

         她们都是这家酒吧的老顾客了,酒吧老板知道她们后台多硬,所以对于那些经常喜欢在这里泡妞、搞女人的老油条自然是多番提点警告过,这才没有人骚扰她们。

         见到楚明过来吴芊芊不着痕迹的朝着三人使了个眼色。

         夏清梦端着酒杯头偏向一边,望着窗外,面无表情。

         沈贝贝眼中藏着笑意,一副看好戏的姿态。

         汤莹一张脸就像女王,带着审视,见到楚明走到跟前,阴阳怪气道:“你就是要追求我们家芊芊的那个小子?你有什么资本?”

         看着对方那一身二百块钱就能凑起来的衣服,汤莹心中鄙夷更甚,她全身上下加起来足足十几万,两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汤莹话刚说完吴芊芊面色微微变了变,心想这丫头嘴也太快了,人家都没坐上,你就不待缓冲的给说了出来,这不是纯粹要人难堪吗?

         “不好意思啊楚明,莹莹说的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你别误会了。”吴芊芊笑着说道。

         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

         楚明心中暗笑,已经这么明显的意思除非是傻子才会相信对方的话,不过他本来就对吴芊芊没有任何意思,也不在意。

         “问你话呢?咋跟个愣头青似的?咱们芊芊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追得,你最好掂量掂量你自己的分量,最后闹出不愉快的事情别怪大家没有提醒你。”汤莹继续说道,丝毫没有顾忌对方感受。

         对于汤莹继续说的这话,吴芊芊这回只是瞪了她一眼,显然是默许了。

         这一幕幕都被楚明暗暗看在眼里,他自顾自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点了杯威士忌,一边饮酒一边说道:“我想你是搞错了,我并没有追求过芊芊,只是吴叔担心芊芊安全,让我来陪着她。”

         “呵,芊芊跟我们在一起能出什么事情?再说了,即便是出了事情,是你这样的愣头青能解决的吗?有我男朋友在,这个奉安区比家里还安全,你还真是闲吃萝卜淡操心。”汤莹听到对方不愿意否认,脸上表情更是不屑,这种连承认都不敢承认的懦夫,真让人看不起。

         不过她这话显然是连芊芊爸爸吴叔叔也一起骂了,毕竟楚明是吴叔叔叫来的……,吴芊芊瞪了她一眼,汤莹立马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最后一句话说错了。

         但是紧接着她又恢复了那骄傲如公主般的神色,居高临下般神气的望向楚明,只是她那骄傲的眼神在对上楚明的刹那,如同坠进万丈寒渊,后背顷刻间被汗水浸湿,整个人就像是面对着血淋淋的尸山血海,一种渺小之感油然而生,吓的她将酒杯一下子扔在了地上,惊叫一声。

         “莹莹你怎么了?”

         见到这一幕几人惊讶的望着她,这好好的发什么疯呢?连杯子都扔了。

         “我,我,我……”

         “我没事了……”莹莹皱着眉头,用力摇了摇头,这才清醒过来,她目光定定的望向楚明,这一次倒是没有刚刚那种感觉。

         “怎么回事?刚刚那家伙对我做了什么?”汤莹心中有些疑惑,又有些不确定到底是别人搞的鬼还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见到对方终于有所收敛,楚明这才继续饮酒,刚刚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让对方长长记性,否则那一下就足以把对方吓成神经病。

         楚明身上沾染的血腥岂是开玩笑的?虽然转世重生弱了不少,但也绝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这件事过后汤莹不再说话了,脑中还是一片混沌,需要时间去缓冲。

         “曾亮他们怎么还没来啊?不是说好了今天要带我们去见识见识的吗?”吴芊芊见场面有些尴尬,不禁打开话题。

         “已经在路上了,估计还有十几分钟的样子。”汤莹看了看手机说道。

         曾亮?楚明眉头一挑,这可是前世一个非常针对他的老对手啊,有事没事就喜欢踩他一脚来显示自己多么多么牛逼,楚明没少受对方的气,没想到这一世如此之快就要遇上,‘缘分’还真是难以说尽。

         楚明嘴角勾出一抹笑容,随即目光有放在了他身旁不远处的女子,夏清梦,对于这个女子楚明有很深的印象。

         前世在校园中因为种种原因两人交集比较多,最后自己在悲痛欲绝,伤心欲死的时候,这位美女还出来安慰过自己,那时候两人真像男女朋友一样,一时间绯闻四起,不过当时楚明一心都在另一个女孩身上,忽视了夏清梦的情义,对于这个女子她心中始终有愧。

         “你认识我?”

         夏清梦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感受到了楚明的目光。

         楚明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可以说认识也可以说不认识。”

         “嗯?什么意思?”夏清梦眉头一挑,有些好奇。

         盯着这个熟悉的容颜,楚明忽然一时之间玩心大起,嘴角微不可查的勾出一道笑容,侃侃而谈。

         “是这样的,我这个人比较懂面相,还有点预知未来的能力,就像现在,我虽然跟你从未见过,但却知道你姓夏,名清梦。”

         “你怎么知道的?”夏清梦蓦然长大了嘴巴,她很确定跟这个男子从未见过,也没有过任何接触。

         “噗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夏大小姐,你可真是容易骗啊,要是没有我们在这里,你估计要被人骗的裤衩子都不剩了。”坐在夏清梦左边的沈贝贝笑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咱们整个临水高中,包括这一片的同龄人,哪一个不知道你夏清梦夏大美女的名头?这种事随便打听打听就能知道一堆,你居然真的相信对方能看面相,还还还未卜先知……”

         “还有啊,你小子泡妞能不能用好一点的手段?知道芊芊美女追不上了现在要对咱们夏大美女动手?你既然打听到了夏美女的名字,难道你不知道夏美女比芊芊美女更难追吗?”沈贝贝眉眼带笑,虽然没有刻意嘲讽的意思,但是那种不屑还是很明显的。

         “呵呵,你叫沈贝贝,你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你妈妈怀孕的时候最喜欢吃贝类,而你爸爸最喜欢收藏贝壳等装饰物,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在外面打听的?”楚明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沈贝贝唰的一下脸变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楚明,两人大眼瞪小眼。

         “你怎么知道的?”关于她自己名字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她可是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