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开学了
         赵梦婉竖起了耳朵,这还是爷爷第一次跟她说军队中的事情,爷爷从军几十年,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混到将军的位置,还好大儿子比较争气,现在才三四十岁,就混到了大校,未来有望成为他们赵家第一位将军,光宗耀祖。

         “你听过军中神话秦之阳的故事吗?”

         “秦之阳?秦将军?那个华北军区最年轻的少将?”赵梦婉闻言一惊,这是人人广为流传的年轻将军,少女心中偶像,她怎能不知道?

         “呵呵,人家现在已经晋升中将了!”赵老爷子笑了笑。

         “天!他才三十几岁吧?已经中将了?还让不让人别人活了?”赵梦婉吃惊的合不上嘴。

         “你只看到了他的光环,却没看到他立下的赫赫战功,我们华国从来不聘无用之人,秦之阳可以说是华国当前最厉害的将军,否则他凭什么以一己之力压的整个华国其他七大军区抬不起头来?”赵老爷子理所当然的说道,丝毫不觉得秦之阳当上中将有什么奇怪。

         “不可能吧……一人压七大军区……”赵梦婉觉得有点像听天书。

         “呵呵,因为秦之阳就是一位武道宗师,子弹可以让一名内劲强者瞬间毙命,但是到了武道宗师这种境界,内劲外放,形成护体罡气,子弹打在上面没有任何作用,你自己想想吧!”赵老爷子目光中露出极致的火热,那种境界确实是每一名武者梦寐以求的。

         赵梦婉怔住了,子弹都打不穿?武者还能这样?这明显超出了她曾经对于武者的认知。

         见到梦婉的样子,赵老爷子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看来自己的话取得了想象中的效果。

         “现代科技本就发达,秦之阳这样的人物若是再穿上一身全副武装的防弹衣,拿着先进武器,冲进敌阵就是收割机一般的存在,2009年对边境毒枭的清扫行动中秦之阳一人直接冲进了对方老巢,剿灭了一千三百余毒贩,恐怖吗?”

         “这还不是最恐怖,关键是这种人物来去无踪,杀人无形,普通部队根本控制不住,若是让一个对华国充满敌意的宗师冲进大都市之中,造成的灾难将是毁灭性的!”

         “这就是为什么华国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宗师人物笼络为自己所用的原因。”

         一口气说完,赵老爷子才缓了缓神。

         赵梦婉傻了似的点点头,赵老爷子也没再管她了,这种信息量需要一点时间去消化,他独自离开了书房,将赵梦婉留在这里。

         “楚明也是这样的人物吗?应该不可能吧……一定是假的,他自己都说了他不是宗师,而是一个修道的,对,那个混蛋是修道的!肯定是!”赵梦婉只能用这种方式麻痹自己。

         没办法,如若楚明年纪大一点她也就没有这种攀比的心思了,可是楚明这么年轻……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这让她怎么受得了?

         ……

         这边已经离开的楚明走在半路上不禁打了个喷嚏。

         “奇怪?谁会想我?”

         回到吴氏武馆已经是夜里,今天的吴氏武馆恢复了平静,而且早早的学员们都离开了,许多房门都紧闭着,这个点应该是睡觉了,楚明早早的洗过澡便开始了一夜的修炼,修炼是一种提高精神力与真元的过程,第二天醒来之后精神会满状态回复,比睡一觉更加有效。

         自从赵家事情处理完之后楚明一直沉浸在修炼之中,房门一天到晚紧紧关着,在吴连傅的吩咐下没有一个人去打搅他,每天到了饭点都会有人将饭菜送到门前,这种生活很安静也很枯燥。

         直到两天之后吴芊芊的电话将楚明唤醒。

         “喂,大圣人,你一天到晚待在屋里是准备修炼成仙了吗?今天开学季你都忘了?”

         “今天开学?”楚明有些发懵,旋即才猛然想起来,他是提前几天从家中出发到临水市这边来的,算算今天也差不多开学了。

         “你快来学校吧,我们就在大门口!”吴芊芊有些无奈的说道,她实在不知道楚明这两天都在干嘛,难不成是一个人出去打工兼职去了?

         想想也差不多,他一个县城来的小子身上估计也没什么钱,而开学季花销比较大,男生又比较好面子,难免的。

         而吴芊芊之所以关心一下对方,完全是因为上次在凤凰山那件事,总觉得应该当面跟楚明道个谢,不然岂不是没有礼貌?

         楚明直接出门打了辆的。

         临水市最出名的大学只有一座,那就是临水大学,国家一本线,但是周围林立的鸡毛大学却是数不胜数,什么临水学院、临水工程学院,临水科学技术学院等等。

         楚明去的地方也是临水大学,但是与吴芊芊她们不同的是,他所在的是临水大学校内分校,生物学院,只是个小三本,专业跟吴芊芊她们的根本比不上。

         但好歹也挂着个临水大学的名字,当初的楚明也就是奔着这头来的,否则以他的高考分数……估计就是野鸡大学了。

         临水大学校门口,这里有一家露天的奶茶店,门口是遮阳伞,下面多数坐着俊男靓女,许多入学新生在这里相识,坐在一起喝喝奶茶聊天吹牛,吴芊芊夏清梦她们四人也在这里,而且是奶茶店的焦点,四大美女各有特色,穿着清凉,简直让众狼哀嚎。

         可惜看到四人奢华的打扮加上桌子上放着的名牌包包,许多想上前搭讪的都是望而生畏,心底渐渐浮现自卑感。

         这里多数人一个月生活费只有一千块钱,而汤莹面前的LV就要七万多,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生活水准,这种女人即便是泡到手……也养不起。

         “芊芊?清梦?贝贝?汤莹?你们都在呢?”一行人走了过来,三男一女。

         “咦?张景?还真是巧。”吴芊芊眼睛一亮,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碰到熟人。

         张景是她高中同学,也是她最有力的追求者,实际上吴芊芊现在已经差不多可以答应他了,只是她还想继续考验一下,这一次是考验一下对方的耐心。

         张景老爸是奉安区副区长,有钱有势,家境没得挑,而且他本人条件也极好,高中三年都是学生会主席,一米七八的个子,穿着运动装看起来很阳光,吴芊芊现在想看的就是对方人品如何。

         “呵呵,是啊,准备去学校组织一下新生入学晚会的事情。”张景笑着说道。

         “新生入学晚会?你组织?你这……”吴芊芊面容有些惊诧。

         这时站在张景身后的一名女生站了出来,吴芊芊认识她,这女人经常跟张景在一起,叫李月月,在高中的时候也是学生会的人,长得比较性感,让吴芊芊比较羡慕的就是对方胸前那一抹沉甸甸的风景,不过却一直视对方为敌人,毕竟对方接触张景可比自己接触的多的多了,而且吴芊芊隐隐觉得对方对张景是有意思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张景同学已经被内定为咱们表演系的学生会主席了,今天的新生入学晚会,就是张景同学负责的。”李月月骄傲的说道,就宛如这个荣誉是她的一样。

         张景呵呵一笑,大方承认,虽然今天才正式开学,但是他早就利用家里关系在临水大学里面打通了路,不出意外未来四年学生会主席都会是他。

         “你们可想好要表演一个什么节目了?咱们临水高中的四大校花,现在更是临水大学表演系的四大校花,不能怯场才是啊!”张景打趣般说道。

         “放心吧张景,就算你不说,今晚我们也会把咱们表演系的气势打出来。”汤莹高傲的说道。

         四人相视一笑,很有默契,他们本就是艺术生,论才艺从不输于谁,否则以他们的成绩怎能考得上这一本院校?吴芊芊是加上艺考加分,才勉强到了五百多,实际成绩跟楚明差不了多少,也就是吴芊芊她老妈会吹,把吴芊芊都给吹上了天。

         “那就好,我期待着!”张景笑着说道,旋即就准备带着三人离开,不过他刚转身就听见吴芊芊大叫了一声。

         “楚明!这边!”吴芊芊挥舞着手,她刚好看到了从的士上下来的楚明,下意识的挥手叫道。

         楚明也看到了她们四个,旋即迈步走来,他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学校,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从她们四个这里想必能了解不少。

         而且楚明身上有个属性很是尴尬,前世八百年因为太过于依赖神念,导致现在没有了神念完全就变成了路痴,屁大地方都能迷路,还是要快点将神念修炼出来,才能避免这种尴尬。

         “这位朋友是谁?”张景眉头一挑问道。

         实际上看到楚明的穿着,张景并未将他当成竞争对手,可是吴芊芊刚刚那股激动劲,还是让他忍不住问了。

         “他叫楚明,跟芊芊可是住在一起的哦……”汤莹不知道在想什么,眼中眸光一转,直接说道。

         听到汤莹的话其他三个女孩面色微变,瞪了她一眼。

         明知道张景在追求吴芊芊,怎么能把这件事给说出来了?这不纯粹是要张景找楚明麻烦吗?张景家庭权力很大,不像邢虎那种地下世界见不得人,靠打架能解决,张景老爸一个电话就能让楚明蹲大牢,不是开玩笑的。

         明明前几天楚明才救过她们,这个汤莹就算恩将仇报也不能这么快吧,难不成就因为楚明抢了她男朋友曾亮的面子,可是当时那种情况下就凭曾亮的本事能救得了她们吗?……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张景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盯着吴芊芊问道:“是真的吗?”

         吴芊芊咬着牙,眼神左右飘忽,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解释道:“张景,楚明是住在我家,不过他是我爸爸同学的儿子,只是寄宿而已,你别误会了。”

         张景笑了一下,一股无名之火从小腹升了起来,转而就像毒蛇一般眯眼盯着楚明,不容置疑的说道:“好吧,给你一天时间,从芊芊家搬出去。”

         吴芊芊已经被张景视作禁脔,不允许任何人染指,这下子敢跟吴芊芊住一起简直是找死,即便是寄宿也不行!

         不过楚明听到他的话却是淡淡一笑,就像看着蝼蚁一般。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颐指气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