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称霸锦州
         不过这时陈守道的身影已经腾空数丈,速度十分快。

         “异想天开!”

         “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武学,什么,才是宗师!”

         楚明笑笑,真武破空决无尽招式在脑中流转,浩如烟海。

         被称为天玄大陆武技第一宗门,真武神宗,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一招一式都是契合天地大道,乃是万年流转筛选传承下来。

         而真武破空决被称为真武神宗核心武技,威力自然不会凡俗。

         楚明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并拢,朝着虚空一按,刹那间空气就像被抽空了一样,在场众人无不感觉呼吸凝滞,仿佛天空都随着楚明这一掌暗了下来。

         “虚空震!”

         楚明右手猛然一滞,空间宛如停顿,已经触摸到顶端洞口的陈守道身形顿在了那里,就像被一道门夹住了一样。

         “噗……”

         陈守道口中狂喷鲜血,他感觉自己就像撞上了一块铁板,整个身体都麻了,随着空间中压力越发恐怖他已然支撑不住,整个身体猛然砸在地面,溅起无数灰尘。

         “这这这……”

         陈守道就砸在方士德面前,方士德到现在仿佛还活在梦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从陈守道第一招被对方捏灭之后,他感觉一切就像是假的。

         这个少年,力抗他们西山的大宗师?

         他有二十岁吗?

         二十岁的时候,他们都还在明劲挣扎啊……

         “滚!”

         陈守道怒斥一声,一掌扫开方士德,朝着阶梯方向狂奔而去,身形渐飞,一个飞掠就是十数米,无数人被冲散开,鸡飞狗跳,急忙躲避宗师锋芒。

         “我只出三招,你能活下来就是你的运气。”

         楚明双手一抓,抓住了风,五指凝成爪状,侧拉而下,那十根手指仿佛能抓破虚空。

         “风卷残云!”

         真元涌出,整片空间空气暴乱起来。

         不知是谁喊了句趴下,无数人双手抱着头,蹲在地面上,一阵乱流在空中窜动,就像刀刃一般锋利,没有人怀疑,现在冲出去会被风刃直接凌迟。

         “唰唰唰”

         肉眼可见的白色劲风直接撞在陈守道身上,他就像风雨中大江里一叶飘摇扁舟,随时都有倾覆可能,他只能尽力防守。

         可惜久守必失这个道理在哪里都适用,无数凌厉劲风几乎没有死角的朝着陈守道狂袭过去,他挡得住一片两片三片,挡不住四片五片六片,不一会他全身衣衫都被划出口子,身上遍布血痕。

         若不是他有护体罡气,现在已经被风刃分尸了。

         终于挣扎着冲到了阶梯口,脚尖一踏地面,朝着上面冲去。

         “还有第三招。”

         陈守道的身影已经快从擂台这个角度的视线中消失,楚明伸出一指。

         这招名曰“囚龙指”。

         巅峰境界一指可囚神龙。

         可惜所谓的巅峰,并未有人达到,即便是仙王也不行。

         但楚明现在的境界,一指可灭低级宗师。

         一指点出,就像将空间游离的所有力量都聚集起来了一样,凝成一点,随着这一指直接穿破空间,激射出去。

         没有轨迹,自然也无法躲避,用一句话说就是“囚龙指”指哪打哪,简直作弊。

         想要抗衡只有极限速度或者是掌握空间类武技,将攻击转移,亦或者是拥有相匹敌的力量,直接硬怼回来。

         当然,防御力无敌也是可以免疫这种攻击的,只不过何种防御力才能堪称为无敌呢?

         “噗嗤”一声,陈守道身形刚冲上了一半,便再也不能移动半分,他的胸口被一个窟窿穿透,鲜血从里面淌了出来。

         陈守道眼中尽是不甘,他为什么会死在这里?他的人生才进行了一半,后面只应该会更加辉煌才对,为什么就这么荒唐的死了?他应该无敌于锦州才对。

         可这就是现实,他被一个少年杀死了。

         “噗通……”

         尸体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气。

         随着这一道声音,人们的力气仿佛被全部抽干。

         场面恢复平静,可是没有多少人有勇气站起来。

         “陈……陈宗师死了?”三爷朝着后面望了望那具已经不可能站起来的尸体,倒抽了一口冷气,瞳孔不停放大缩小。

         陈守道纵横锦州几十年,谁能想到今日之劫?谁能想到这个少年就是楚大师?谁能想到楚大师竟然有这种力量?

         “我是不是看错了?那少年应该不是那个楚明吧?”夏正国坐在人群中,他并不是这次锦州比武的参与者,只是凑个热闹,本来他根本不打算来,只是不想错过这次盛会,这才进来一看,哪知道这一看,便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夏先生……那个人就是楚明!上次您在湖畔谈话的那个少年。”夏正国身边的老者全身筛糠般抖个不停。

         之前在湖畔前他还差点对楚明出手……现在想想就是一阵后怕,对一位宗师出手,这得需要多么恐怖的勇气?

         “真的……是他……”

         “怪不得……怪不得,原来这就是你的自信。”夏正国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错的多么离谱,一位宗师当面,他竟然只是把对方当成一名普通学生。

         更可笑的是当时他还调查清楚了对方的家世、背景、在学校的表现,还大言不惭的说依靠自身能力永远不可能有出路,背景才是一个人的根本,甚至狂妄的说对方眼界多么狭隘,自己眼界多么宽广。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最好笑的笑话,就像一记最狠的巴掌无情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一位宗师可以说本身就达到了国际水准,就足够与国家重型机器一对一对话,就拥有了无敌于世的资本,别说是娶他夏正国的女儿,就是小国公主都能带回家里当成小妾。

         “楚大师……”三爷讪讪的笑着,“我就知道那个狗屁陈守道不是您的对手,您才是咱们锦州第一人啊……”

         赵老爷子翻了个白眼,他们赵家一世英名全都丢在这一个赵老三身上,不过他也是由衷为楚明感到高兴,他终于证明了自己。

         “楚大师,恭喜,登顶锦州。”赵老爷子拱了拱手,微微弓腰。

         武道一途,达者为先,楚明就是他们的前辈。

         “楚明,恭喜你。”赵梦婉抿了抿嘴,目光一眨不眨的定在楚明身上。

         这个男人,真的好有魅力,这或许就是强者吧。

         最关键的是,他还这么的年轻,谁知道他的未来能走到哪一步呢?

         “楚……楚大师……”陶老爷子哆哆嗦嗦。

         “噗~”

         楚明并指一划,陶河脖颈间出现一道血痕,整个人不可置信的朝着后面倒去。

         “勿谓言之不预也。”

         “噗~”再一指,刘辉身死。

         第三指,罗文眉心被贯穿。

         “楚大师,不要杀我,我有宝物奉上!”方士德吓的匍匐在地,生怕杀戮降临自己头上。

         楚明扫了他一眼,并未动手,方家与自己说不上矛盾激烈。

         杀戮不止,在场众人无不战战兢兢,生怕这种诡异的死亡方式降临到自己身上。

         “我不希望关于我的身份,被到处泄露,谁敢为之,我必上门取他人头。”楚明平静的声音传进众人耳朵。

         见到楚明停手,他们才松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与震撼。

         “嘿嘿,楚大师,从今往后您就是锦州第一人,谁敢不听您的话,我光头林远第一个不答应。”光头凑上来谄媚说道。

         “就是,楚大师一句话我大胡子雷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高阳镇本土大佬大胡子也是急忙表态,有他们两个带头,那些阿猫阿狗全都凑上来了。

         “楚大师,从今以后我们文津市方家唯命是从。”方士德叹了口气,躬身说道。

         夏正国犹豫了再三,终于还是站了起来。

         “楚大师,在下之前多有不敬,还请多多包涵,至于您与小女的事,正国百倍支持。”

         他现在心中愿意还来不及,怎么会反对楚明跟自己女儿?

         “这个狡猾的老狐狸!”三爷暗骂一声,连忙道:“楚大师,梦婉武学天赋也很不错,我觉得楚大师可以考虑一下。”

         “楚大师,我膝下还有个女儿已经读初中了……”光头林远嘿嘿直笑,眉眼中满是精明。

         “我也有个女儿,虽然还是小学,但生的貌美,几年后也是个美人胚子……”

         楚明满头黑线……

         “从此整个锦州,全凭先生调遣!”顾川、赵老爷子、等人齐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