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苏雨的痛
         楚明眉头深深皱在了一起。

         说实话,苏雨是他在地球上的第一个徒弟,也是唯一的徒弟,对于这个徒弟他还是比较在意的,毕竟他从不会把这种传道授业当成马虎的事情,这是他前世就形成的一个原则性观念。

         徒弟,便是自己的传承者,虽然苏雨永远没机会达到自己的高度,但身份不会改变。

         一日为徒,终生为徒!

         “傻丫头,你的仇,师傅帮你报又如何?”楚明摇头摇头。

         他知道有些仇恨必须自己亲自动手,但是鲁莽只会让敌人快意啊。

         楚明拨通了夏正国的电话。

         “楚大师?有什么吩咐?”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

         “你在海东混了十几年,我想问问海东十年前有没有一个苏姓家族?”

         楚明沿着蔓黑林一路走了出去,一路上别说是异兽了,连蛙叫声都停了下来。

         “十年前?苏姓家族?”那边沉默了一会,“这个貌似还真没有,毕竟十年前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而且那个时候我也是刚到海东不长时间,还没有站稳脚跟,对于很多事情并不清楚。”

         挂了电话,楚明连续打了三个,都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没有消息,就等于是盲人摸象,偌大的海东,楚明用什么去找?

         他现在若是突破神海,到达先天境界,一道神念就能笼罩整个海东,但是现在,他连神念都没有延伸出来,想找一个人,太难了。

         “到了海东之后,就觉察到那丫头有些不对劲,想必是突破内劲后就在等待着这么一天,倒是难为她了。”

         楚明微微一叹,若真是背负着血海深仇,隐忍十年可以想象每天过的都是什么日子?

         楚明知道这种滋味,因为他现在就恨不得将高家与孙家彻底毁灭,缺的只是个契机罢了,所以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提升自己力量,提升自己的影响力。

         想在世俗中彻底毁灭一个家族,可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他至少要拥有独自面对大国的能力。

         在娄底镇打听了一圈,还是没有任何关于苏家的消息,正在楚明有些苦恼之时,夏正国的电话又打回来了。

         “楚大师,我想起来了,那个时候我刚来海东没几年,偶然间似乎听人提起过,海东最南边有个苏家,并不是大家族,但是却在一夜之间被人灭族,最可怕的是第二天那种大事竟然被上面镇压了下来,据说动手之人能量大到不可想象,连上面都想息事宁人!”

         夏正国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本来他都已经快忘了,直到楚明提到苏家,他刚刚回想之下才猛然记起,这在当时地下世界可是震惊了不少人,到底谁有这么大能耐?

         “是吗?可知道动手之人究竟是什么势力?现在大概在什么位置?”楚明平静问道。

         听到楚明问这个,夏正国吓了一跳。

         “楚大师,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对方并不仅仅是武道界的力量啊!”

         世界力量构成中,武道界现在只占很少的一个部分,毕竟大国当世,科技武器镇压,根本轮不到武者出来猖狂。

         “我没有开玩笑,我要你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楚明这一世重生归来,本就是为了弥补遗憾,使得道心圆满,若是还保护不了身边之人,岂不是遭人笑话?他这杀神楚相玉之名还留着何用?

         “楚大师,说实话对于那幕后之人我也是不清不楚,应该不是咱们华国之人,不知道您还记得之前说过的印国佛陀么?”

         “当年事件后面便有印国佛陀的影子,那是印国地下势力的一支尖端,非常厉害,可以说是渗透到了咱们华国很多角落,其中以西北边境最为猖獗,但是咱们海东这边由于远离政府管制,也遭到了佛陀的渗透,海东市跟佛陀有联系的,便是海东南岸的石家!”

         “如果楚大师想找出十年前苏氏惨案的罪魁祸首,去石家肯定会有所收获。”

         夏正国说完还不忘劝告了楚明几句,但是楚明已经挂断了电话。

         海东南岸,石家!

         楚明默念了一句,便动身搭了辆车直往。

         而此刻的石家,却是另一番场景。

         从大门口到庄园之内,皆是被鲜血染红,在庄园之外围了不少人,但是出奇的并没有一个人报警。

         因为石家这个位置很特殊,并不是居民区,能在这里出现的也多是海东地下世界的某些人物,他们跟警察本就不感冒。

         再说了,这也是石家的要求,他们不需要警察,他们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解决。

         “撕拉~”

         一名女子扯下自己袖口上的布条,简单的系在胳膊伤口上,手上不知从哪夺来的砍刀已经缺了好几道口子。

         她双目通红,混杂着鲜血和热泪。

         一刀斩在一名保镖的肩膀上,鲜血飞溅,蒙住了双眼,但她仿佛不知疲倦。

         “石厚雄,滚出来!”女子扯着嗓子!一刀将眼前之人斩成两半,人头滚滚。

         在石家大宅内,聚集了不少人,有些淡定,目光平静的望着外面,有些则是惊慌失措。

         “这当年的漏网之鱼竟然还活着?”

         “不但如此,这他妈几十个保镖都挡不住她一个,强的有点过分啊!”

         “不急,我已经打电话通知周明生跟朱老他们,不出十分钟就能赶到,还有地下虎牙佣兵团,我要她以最惨的状态死去!”石厚雄脸上闪过一抹淫光,盯着窗外那道已经发育成熟的身体。

         “砰!”

         苏雨一刀斩开铁门,但是里面空无一人,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外面全部被封死,她今天即便是大仇得报,也注定死在这里。

         “噗~”一口鲜血从口中狂喷出来,苏雨迅速转头看去。

         一名老者双手插在袖口,穿着宽松唐装,正站在石家大门之前。

         “哦?中了我一记阴风爪,居然只是吐了口血?”老者诧异了一下,“不过没关系,阴风会留在你体内,即便是你从现在开始没有受到任何伤势,一个时辰后也会冻毙而亡。”

         老者随意笑道,在他身后跟着不少人,皆是不弱的修法真人。

         “哈哈哈,朱老,你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今天小命要交代在这里了。”

         见到这名老者,石家一大批人从一间屋子中涌出,朝着这边走来。

         苏雨见到这些人的时候双目几乎喷火,体内伤势控制不住,又是狂喷一口鲜血。

         “石厚雄!你这个畜生!”苏雨嘶吼,嗓子干到几乎发不出声音。

         “嘿嘿,苏家小姑娘,是不是很气?我当年可是当着你的面杀了你一家老小,我记得那个时候你还不到十岁吧?啧啧,岁月不饶人啊……”

         石厚雄走到了朱老身边,以确保一万分安全。

         “枪拿来!”

         石厚雄从旁边保镖身上将一把黑色手枪给夺了过来,对准了苏雨。

         “砰!”子弹穿透了苏雨肩膀,带起一串血花。

         “你倒是报仇啊?我能杀了你苏家全家,就能再杀了你!”

         随之又是两道枪声,一枪打在苏雨左手,一枪打在她的小腹。

         她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站在后方的一名保镖狞笑一声,趁着机会一刀斩了上去,直接砍掉了她的左手。

         石厚雄脸色一变,对着那保镖胸口就是一枪。

         “谁让你动手的?你他妈把她砍成了残废老子怎么玩?”

         他还准备好好玩玩这小丫头呢,现在兴致大失,他对断手的可没兴趣,免得晚上做噩梦。

         “啪嗒~”

         苏雨趴在了地上,鲜血流成了水潭,视线开始模糊,死亡之前无数场景在脑中划过,十年前苏家大屠杀还历历在目,她的父母、兄妹、包括各个支脉的亲系一共六十九口,全部死在她的面前,只有她一个人,侥幸活了下来。

         十年后的今天,她也逃不过厄运。

         脑中最后一幕景象从吴连傅的影子上掠过,定格在一名年轻男子身上,那是一个少年,不过二十岁的年纪,但是肩膀已如山岳般宽厚,那是最后一个给她亲人般感受的男人。

         楚明。

         “抱歉了师傅,幸好没有糟蹋您的宝剑!”

         嘴边喃喃,她模糊的视线隐约间看到一双渐渐走近的脚,似乎是有些熟悉。

         但是她连抬眼的力气都没了,只觉得一只温热的大手覆盖在自己头上。

         “傻丫头,杀人为何不叫上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