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交给你了
         “恩人——你放开我!我要跟他拼命——”

         安陵儿正愁没人拉着她,下不了台呢!这会儿高焱来拉着她,她就挣扎着要跟魏楚煊玩命。

         高焱哪敢听她的放开?扣押她的手非但没有松开,反倒越发加重了力道:

         “不得无理——”

         “恩人,你放开、你——”

         安陵儿用力的挣扎着,可她还没有挣扎两下,就两眼一黑,全身瘫软的要朝地上倒去。

         “呃?”

         高焱眼疾手快,搀扶着要倒下的安陵儿,才令她没有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

         魏楚煊看着闹腾的安陵儿突然倒下,眼眸淡淡一瞥:“装死?”

         咕噜噜——

         安陵儿的五脏庙在主人都晕倒的情况下,还会发出抗议的声音。

         “王爷,她似乎……饿晕了!”高焱苦笑。

         在高焱领安陵儿来见王爷的路上,她曾问过高焱,身上有没有吃的,她说她两天就只啃一个馒头,前胸都要贴后背了……

         “你在何处遇见她的?”魏楚煊问。

         “在老尼姑床底下的一个暗室里。”

         高焱回答着,并把暗室中藏有十几具风干女尸的事一同禀报给了魏楚煊。

         “证据确凿!”

         魏楚煊点了点头,瞥眼又看见高焱将昏倒的安陵儿靠在自己的身上,问道:“她叫你恩人?”

         “呃……”

         高焱一脸的尴尬:“大概、是因为属下把她从密室中带出来吧!”

         “那好——”魏楚煊点点头,道:“她就交给你了!”

         “啊?交给我了?”

         高焱一愣,立刻像是接了什么烫手的山芋一样,有些不知所措:“王爷!王爷、这、这……”

         “找个与她交情好的小妮子照顾,待她醒来后,让她做人证。”

         魏楚煊说完就走到床边坐下,摆摆手直接下拉逐客令:“退下吧,本王乏了。”

         “是……”

         高焱硬着头皮领命,直接像扛一袋大米似的,弯腰把安陵儿扛上了肩膀,然后退出了魏楚煊的房间。

         *

         高焱回到自己住的厢房,把安陵儿平放到了床上,替她掖好被子,很自然的多看了她一眼。

         不得不说,这女子不咋咋呼呼的的时候,还是挺楚楚动人的。

         高焱的唇边荡起了一丝笑纹,可是马上,他就觉得这样不对!

         脑中的念头一闪而过,却也不是他该想的!

         起身大步走出门去,高焱直接来到了厨房,掀开锅盖,锅内空空如也。

         正准备离开,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匆匆赶来,紧接着就听‘砰——’的一声,厨房的门被人给踹到了一边。

         “呃!”

         高焱蹙眉,盯着厨房的入口。

         就见师太和慧音两人款款而来,那架势,似乎逮着了谁,要给她好看似的。

         “高侍卫……”

         师太一见到高焱,脸上那尴尬的神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原本想着,安陵儿偷走她衣服之后,又下不了山,一定是在庙中的什么地方躲着。

         既然在山上躲着,安陵儿就一定会想办法找东西吃!

         所以,师太和慧音两人,几乎是整日的在厨房外蹲守着。

         直到她们刚才看见有一个身影,匆匆忙忙的走进了厨房,便猜测一定是安陵儿忍不住饥饿,跑来偷东西吃了。这才大摇大摆的,盛气凌人的踹开门,准备出来逮人!

         没有想到……居然会是高焱在厨房里。

         “师太身为一个出家人,对待一扇门都充满了戾气,似乎不太好吧?”

         高焱蹙着眉,一看到这老尼姑师太,他就想起了那暗室中风干的十几具尸体,态度便也好不起来。

         “阿尼陀佛——”

         师太扯着一丝尴尬的笑意,对高焱行了一个佛家礼,然后回过头去对慧音说教道:“慧音,出家人戾气如此重,还不快去佛堂前忏悔!”

         慧音抬头与师太对视了一眼,见师太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看来……这黑锅,她是背定了。

         “是……”

         慧音低头做出一副认作的模样,然后默默的退出了厨房,去佛堂忏悔了。

         高焱简直,嗤之以鼻的笑了笑。

         都说,人心隔肚皮,这师太一副虔诚的样子,还真挺难与暗室中的干尸联系在一起呢!

         “高侍卫见笑了!”

         打发走了慧音,师太这才缓缓的走进了厨房,对高焱解释道:“适才听见屋内有动静,还以为又是那刺客前来偷东西,所以……慧音才如此粗暴的。”

         “无妨!”

         高焱摆摆手,表示他并不介意,反正嘴巴长在老尼姑的身上,爱怎么说都是她的事,死马都能被她说活了。

         “我也是夜里巡夜饿了,所以想来看看有什么吃的。”

         高焱摊开双手,表示很无奈:“看来,是要白跑一趟了。”

         “高侍卫乃习武之人,这寺庙中的粗茶淡饭确实容易生饿!”

         师太为了挽回刚才给高焱带来的不好印象,主动的提议道:“不如这样,贫尼叫个小妮子来你们做些馒头,也让值夜的侍卫们,都填填肚子。”

         “这怎么好意思呢?”

         高焱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心里却想着,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

         约过了半个时辰,热腾腾的馒头出锅,高焱拿了两个进屋,其他的就都分给值夜的官兵们了。

         夜色愈发深沉。

         寺庙中除了巡夜的还在走动,其他的,也都进入了睡眠。

         高焱一路摸索到了小尼姑们睡觉的房间,三两下翻身上瓦,轻轻的挪开了几块瓦片,透过皎洁的月光,他观察着大床板上一排排入睡的小尼姑们。

         很快,高焱的目光锁定了睡在中间的徐莹莹的脸上。

         在安陵儿还被关在柴房里的时候,高焱奉命去撤掉看守的人,之后就躲在暗处观察。

         他看到了徐莹莹来给安陵儿送馒头吃,所以,他猜测,徐莹莹应该就是与安陵儿关系较好的小妮子。

         飞身下地,高焱缓缓的推开窗门,动作小心翼翼,尽量做到不发出任何的声响。

         他悄悄地来到了徐莹莹的跟前,轻轻的拍了拍徐莹莹的肩膀。

         徐莹莹缓缓的睁开双眼,突然看到自己的面前竟然站着一个陌生的身影,来不及看清对方是谁,立马就惊恐的要跳起来。

         “唔——”

         徐莹莹的惊叫声都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来,就被高焱用手给捂住了嘴巴。

         “不要出声,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高焱压低了声音,厉声威胁着。

         徐莹莹开始还挣扎着,一听到高焱说要对她不客气,立马老老实实的,瞪圆了双眼,身体伸的笔直,一动都不敢动。

         “我无意伤害你!”高焱道:“跟我走,去见你的朋友!”

         徐莹莹眨巴眨巴双眼,满脸的困惑,不明白他说的朋友是谁。

         “就是昨日关在柴房的那位!”高焱看出了她的困惑,解释道。

         徐莹莹顿了顿,随意想到了是谁,便点了点头。

         高焱缓缓的松开了捂住徐莹莹嘴巴的手,确定徐莹莹不再叫唤,便直接收回了手。

         徐莹莹看了看左右睡着的小尼姑们,见她们都还睡着,并未被惊醒,便小心翼翼的挪着身子,下了床。

         夜色朦胧。

         徐莹莹一路跟着高焱,避开了夜里的巡夜人员,毫无阻碍的来到了高焱的厢房。

         推开房门,高焱大步的走了进去。

         徐莹莹站在门外,内心突然有了一丝疑虑。

         这深更半天的,她就这么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进屋,会不会有所不妥?

         “还愣着干嘛?进来啊!”高焱回头催促。

         “噢——”

         徐莹莹咬了咬下唇,鼓起勇气,大步的迈进了高焱的房间。

         可是,当他们走到床边时,发现安陵儿并没有躺在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