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阁主
        擦干苏叶的头发,安城天不知去哪拿了一套红色的长裙,自己也换上了干燥的衣袍。

         剪裁得体的黑色广袖长袍穿在他身上,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身材比例完美的他腰间束着同色腰带,衣袍和腰带上都用金蚕丝绣着簇簇火焰与奇异的花纹,大气神秘,衬得他尊贵犹如天下王者,令人俯首称臣。

         然而这样一位尊贵的王者,此时却卑躬屈膝,用尽一切柔情只为讨一人欢心。

         “你皇兄安排你来我这,其实有一部分是我出的主意。以前我只能暗中保护你,如今我要明面上守护你,不让你再受任何伤害。”说到这,他把红色的衣裙放在苏叶旁边,语气里是他不该有的乞求:“你所需的一切我都令人准备好了,只求你留在我身边让我护你。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不要什么,我替你毁掉。衣物、首饰、上古神物;杀人、放火、夺取天下,只需你一句话。”

         苏叶回过神,之前的气也消了大半。她不是被安城天的话感动,而是想通了。安城天所做的这一切是因为他爱着真正的苏叶,不是穿越过来的她。他愿意给予的所有是属于苏叶,不是她。所以啊,这种妖孽不接近为妙。

         “我要换衣服,你找个地方坐着不许偷看。”苏叶开口,安城天立即坐在不远的椅子上背过身去,背影依旧惊艳。

         苏叶拿起火红的长裙,手感很轻柔,绝对是昂贵的衣物。她又一次在心里感叹,这人太有钱了!

         快速穿好长裙,苏叶发现还挺合身的,简直是量身订做。她悄悄走向门边,特意避开坐着的安城天。苏叶的芊芊玉手已经放在了雕花细致的木门上,她内心暗喜,小声地拉开门。

         “在我这后阁不好吗?”

         一道独特又磁性的嗓音响起,吓得苏叶拉门的手一顿,她回头,安城天已经站在她旁边。苏叶深吸一口气,勇敢地拉开门跑出去,边跑边说:“阁主大人,你这很好,可是不属于我!拜拜,就此别过吧,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还有我不是你爱的那个人!”她挑明了说出来,只希望他以后别找她。

         苏叶哪里知道,她能轻易离开后阁是安城天没有去强迫她留下,否则她一步也逃不了。

         看着远去的人儿,安城天在心里觉得红色真的很适合苏叶。而且,只要他属于苏叶,那么这的所有都是苏叶的,不管是以前灵魂残缺的苏叶,还是现在灵魂完整的苏叶,他的爱不会变。

         “宫墨白炽,跟着苏小姐,千万不要让人带她离开天影阁。”安城天对着空气淡淡吩咐,隔空传音去了前阁某处院落。

         前阁,院内。

         苏叶急急忙忙跑进来,看着在院内焦急慌张的槿儿,她赶紧说:“槿儿快点收拾收拾跑路!”

         “啊?为什么?”槿儿不解询问,还有小姐去哪换了件长裙?

         “我回来时迷路误闯了后阁,如今之计只有逃!”苏叶进房间后解释,发现自己没什么可收拾的就坐下吃桌上摆好的饭菜。她快饿死了!

         槿儿听后欲哭无泪:“小姐你不是说不会迷路吗?在后阁有没有碰到阁主?”

         “碰见了,他刚好在洗澡。”苏叶大口吃着饭菜,还算淡定。不过她身旁的槿儿却是面色煞白,玩了,玩蛋了!

         槿儿跪下,语气如临大敌一般:“小姐,奴婢就是一死,也必定护你出去!”

         “不至于吧?你快起来。”苏叶放下碗筷扶槿儿起来,其实在第一眼见到安城天时她就猜到是阁主了。以她的接触看来,应该不会像槿儿说的那样会死人吧?

         “自建阁以来,误入后阁者杀无赦,从无例外。”槿儿冷静下来,开始安排逃跑计划。“小姐,请您乔装打扮,等天黑奴婢带您离开。”

         槿儿的话刚落,房门就被人推开,门口一左一右站着宫墨与白炽两位护法,这俩人是天影阁顶极杀手,同时也是阁主的护法兼随身侍卫。

         “下属参见两位护法!”槿儿跪下行礼,糟糕,小姐危险了,这两位护法定是阁主派来的!

         左护法宫墨抽出剑指着她,神色冷厉道:“你想带苏小姐去哪里?”

         “没有。”槿儿脸上淡然,一口否认。

         苏叶这时站到槿儿面前护着她,开口喝斥:“把剑放下!”

         “是。”宫墨闻言收了剑。

         这下苏叶懵了,呃,她只是随口一说,这人怎么这么听话?

         苏叶故作镇定,开口质问:“你们来想干什么?”

         “回苏小姐,我等只是奉命行事,不让人带你离开天影阁。”右护法白炽恭敬回答。

         “你们走吧。”

         “是。”两位护法一抱拳,离开后又隐于暗处。

         见俩人离开,苏叶出声怒道:“安城天我要是再看见你我踹死你!”

         槿儿:安城天是谁?难道是……

         白炽:妈呀,这姑奶奶找死啊敢直呼阁主名讳!

         宫墨:她应该是未来的阁主夫人。

         白炽:宫墨你特么别逗我!如果她是的话,咱们阁主可就要踏上漫漫无尽的追妻路了!我无法接受。

         宫墨:不接受也得接受。

         白炽:……

         苏叶坐回椅子上,发泄一般继续横扫桌上饭菜。

         入夜,苏叶洗完澡穿着白色单衣坐在床上苦想。即然她逃不出去,就得找点事好好打发时间。唔,也不知道能不能跟着天影阁的人去训练。想当初在21世纪时,成为画家前她可是一心想着去当兵。最后阴差阳错成了画家,解锁画画这个技能之后,画画天赋就一发不可收拾,还被喻为“天才画家”。

         想了一会,她觉得可以试试,看能不能跟着去训练,学那么一星半点的武功。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我在想明天能不能跟着去训练。”苏叶下意识就说出来了,等等,问话的人是——

         “安城天我踹死你!”苏叶朝面前的人一脚踹过去,可是被躲开了。

         安城天眨眼间坐在了她身边,玩味说:“我又哪惹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