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天亮

         槿儿敲了敲房门,苏叶唤她进来。床上早已没了安城天的身影,只有浅浅萦绕的檀香表示着昨晚不是一场梦。不过,苏叶还是把它当成梦,醒来就忘于身后。

         “小姐,今日你真要去训练?”槿儿端着水盆进来,放在架子上,伺候苏叶梳洗。

         苏叶下床,毫无形象地一伸懒腰,走到梳妆台前坐下,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护法说的,而且劲装也已备好,是阁主的吩咐。”槿儿回答,拿起梳子正欲为苏叶梳头,却被她拉住手,说:“我自己来梳个利落的头,你把备好的劲装帮我拿来。”

         槿儿有些迟疑,苏叶拿过她手中的木梳信心十足:“放心吧,我自己会梳。”

         “是……”槿儿只好去把劲装拿来,又端过早点布在桌上。做好这些,苏叶已经弄完开始换衣,槿儿看着苏叶的发型,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小姐要梳道姑头?

         “小姐,这道姑头为什么不用簪子固定而用发带?这样很容易散。”槿儿好奇发问,苏叶内心一阵尴尬。她这是丸子头好不!虽然差别不大,但名字别搞浑啊!

         “呃,不用簪子,我已经绑得很紧了,你看。”苏叶使劲摇头发型也没松散,槿儿这才半信半疑不再深究这个问题。

         换上红色劲装,洗个脸吃早点,苏叶不停在心里腹诽:这个死妖孽喜欢红色有本事自己穿啊!干嘛给她备红色长裙红色劲装,换个颜色会死么?

         反正,不是苏叶不喜欢红色,而是她不喜欢这是安城天准备的。

         用完早膳,苏叶走到院子里就看见左右护法在等着,她礼貌道:“早啊,你们在我院子里干什么?”

         宫墨白炽听后脸色一变,跪下后语气紧张地回答:“属下不敢承苏小姐问候,请苏小姐收回。我等只是奉命在此候着,带苏小姐上山训练。”

         诶,这下属观念也太重了吧,问个早都紧张成这样?

         “得,我收回。你俩起来带路吧,槿儿别担心我受不了苦,等我回来。”

         “是,小姐。”槿儿应下,看着护法带苏叶离开,心里免不了担心。小姐自小生活在宫里养尊处优,肤若凝脂,娇嫩极了。要是被划一下出血是小事,留疤可就是大事,到时候她如何向皇上交待?小姐,千万别受伤啊……

         涧雾山山腰,某处密林空地。

         天影阁近来收养的孤儿和无家可归的人都被安排在此训练,每一个月后打擂台,生死斗。生者继续训练,死者埋入黄土。一年之后还有坚持下来的,就算正式天影阁成员,进一步培养,开始接三级任务。成为正式成员后的训练模式大体是一样的,胜,成为高一级杀手。败,沦为降一级杀手。

         从左右护法那了解到这些,苏叶咽了咽自己的口水。我滴个乖乖,怪不得安城天想让自己反悔,原来这的训练这么残酷啊!淡定淡定,自己选择的路哭着也要爬完啊。

         宫墨从一个训练小队里叫来了训练的头,那人身材很魁梧,看起来挺憨厚一人。他向宫墨和白炽行礼,听从吩咐不时点头。吩咐完了,俩人回来跟苏叶交待事宜,可话还没说完就赶紧下跪恭敬道:“参见阁主!”

         紧接着还在训练的人立即跪下,齐声道:“参见阁主!”声势震天,场面壮观。

         在一大片跪下行礼的人中只有一人胆大地站着,那就是苏叶。她就不跪了,怎么着!向这死妖孽行礼,嘿,对不起啊,她做不到!

         “姓安的你怎么来了?”苏叶没好脸色给他。

         众人听后心里万般惊恐,这女人谁啊,敢对阁主这般无礼,她不想活了?

         安城天也不生气,大大方方搂着苏叶的柳腰,惊为天人的脸上带着痞笑:“我记得你的选择里面我可以对你做任何事吧?”

         苏叶闻言,面上带怒:“那是在我空闲时,你别碰我!”说完,她就甩掉了安城天的手。

         “你现在又没训练,不是闲着又是什么?”安城天说着,继续用手搂住她。

         苏叶在心里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憋屈地骂他:“臭无赖!”

         “多谢夸奖。”

         安城天不要脸的回答让苏叶万般无语,静静地看着他挥手让众人起来继续训练,心里笑道:呵呵。

         “行了,我要训练了,慢走不送。”苏叶这次狠狠地甩掉他的手走向队伍,对那个训练头头笑着说:“我叫苏叶,现在可以入队吗?”

         “我叫石方,苏小姐请入队。”石方毕恭毕敬,他眼又不瞎,左右护法对她那么尊敬,阁主又任她无礼放肆,你敢不恭敬试试?看阁主不剁了你!

         其实石方不知道,在安城天看见苏叶对他笑的时候就吃醋打算剁了他的,可是又怕苏叶更讨厌自己,只好忍住。

         苏叶跟着众人训练得满头大汗,蹲马步、蛙跳、俯卧撑、踩桩、练招式、对打,累得快趴下了,安城天却寻了处荫凉地让人搬来桌椅,摆上水果看她训练。苏叶心里不爽极了,看她受累有意思么?本以为她训练没这家伙,不料这家伙无处不在,这特么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休息时间,苏叶和其他人一起找了处荫凉地坐着。说是一起,其实没人和她坐着,都相隔甚远没人敢接近。

         这时有个胆大的女孩过来,问她:“我叫林悦,姐姐你和阁主有什么关系啊?”

         女孩样貌清秀,年龄与苏叶相仿。苏叶见有人过来找她聊天了,很开心:“我叫苏叶,我和阁主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要相信我,千万别疏远我,我可还没一个朋友呢。”

         林悦偷偷看了眼那高高在上的人,转而又面向苏叶扬起微笑,说:“那我能有幸做你的第一个朋友吗?”

         “当然!”苏叶一口答应,俩人又聊了几句,林悦忽的脸色微变,说了声就走了。苏叶还在奇怪呢,直到听见安城天的声音才明白,林悦是被这家伙吓跑了。

         “小叶,以后离她远一点。”

         说话间安城天已经在苏叶身旁坐下,扯过自己的袖子要为她擦汗,却被她无情地打开。

         苏叶怒道:“远不远离我说了算!你算老几?”她早就不爽这家伙了,现在过来要求她凭什么啊!因为他,这些人都不敢接近自己,好不容易交个朋友,你丫过来就说远离!老娘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