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玩笑开大了
        男子的舌头已经撬开苏叶的贝齿,与她的香舌交缠。这个吻火热又温柔,让人不知不觉沉迷,浑身酥软。

         空气中充斥着暧昧的因子,苏叶不会换气,拼命用手捶他让他放开。男子忘我地吻着,享受这份只能属于他的美好。在苏叶缺氧前一刻,男子方才离开让她呼吸,笑得魅惑至极。

         “我叫安城天,你唤我城天可好?”

         苏叶深呼吸了一口便听见男子说出自己的名字,她也礼貌地报出名字:“我是苏叶。”

         “小叶。”

         “不是小叶,是苏叶。安公子你不要乱叫,现在能不能别抱着我了?我饿了,要回去吃东西。”

         “唤我城天,不许叫我安公子。”

         “安公子,咱们先别纠结这件事,你松开我再说,况且你只穿了件单衣,会着凉的。”

         “小叶,叫我城天,不准叫安公子!”

         “安公子,我也再说一次,我叫苏叶不是小叶!”

         两人小小争执了一会,谁也不让谁。她苏叶头一次遇见这么不讲理还幼稚的人,这人是怎么留在天影阁的?

         安城天不说话了,俊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一双深邃好看的眼睛盯着苏叶,苏叶觉得自己危险了。安城天薄凉的唇轻启,声音磁性又隐隐压抑着怒气。

         “唤我,城天。”

         苏叶也有点生气,朝他叫道:“你凭什么要求我?我跟你又不熟!行了,给我放手,我不陪你玩了!”

         “凭你是我要一生厮守的人,凭你是我熟识十几年的人,我绝对不会放手让你离开!”安城天听了苏叶的话差点没压住自己的怒气,这小东西太不乖了。想他安城天向来喜怒不言于色,偏生在她面前控制不住。

         苏叶面色微讶,但很快恢复,美目带怒说:“我不管你凭什么,立刻给我松手!我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没心情和你闹,去找喜欢你的女人玩,别再来找我!”她用膝盖用力冲向安城天的小腹,不料他松手一侧身,快速躲开。苏叶顿时失去平衡向地面倒去。本以为要玩蛋了,结果又落入某人的怀抱。

         此人速度太快了,不是她能惹的。硬来不行,得换个方式才能逃掉。

         想着,苏叶露出了一个倾城倾国的笑,语气嫣然动听:“城天。”

         安城天浑身一怔,看着苏叶眼里带着欣喜。

         “再叫我一次。”

         见安城天中招,苏叶十分配合地再叫他一次。安城天笑得风华绝代,天地间都黯然失色。苏叶在心中骂他死妖孽,然后伸手用力把他推进池子里,溅起一片水花。

         苏叶在旁边笑得欢乐:“哈哈,你活该!我走了,再也不见。”她抬步欲走,不知是倒了什么血霉滑了一跤,身体后倾也跌入池中。不过她溅起的水花没那么大,因为她被安城天接住了。她算是明白什么叫“乐极生悲”!

         “安大哥,那啥我就开个玩笑,别介意哈。我马上从你面前消失,在你生气之前圆润的离开!”苏叶讪笑着,看向扬起嘴角的安城天往后退,退一步,他便进一步。最后她靠在光滑的池壁上无路可退,安城天就弯腰笑得邪肆。他说:“那我也开个玩笑,你别介意。”说着,安城天就擒住苏叶柔软美好的两瓣芳唇。

         “不要!唔……”

         苏叶的反抗被无视,喉间的声音含糊不清。她被安城天抵在池壁,双手被他右手禁锢动不了,吻得更加狂热。他的左手开始在苏叶身上游走,使她娇躯轻颤。

         这个玩笑开大了吧?你眼里的欲火是怎么回事!

         苏叶在心里把安城天骂了无数遍,觉得她上辈子加这辈子的贞洁要不保了。

         安城天离开她被吻得略微红肿的芳唇,转而吻向她的玉颈,吻出一个个痕迹。苏叶的脸早已羞红,在嘴得到自由后她不停叫唤,想让他清醒点。

         “安城天你不能这样!”

         “安城天你这样不仅会毁了我还会毁了你自己!”

         安城天没有听进去,一路往下亲吻,左手开始解苏叶的衣服。

         苏叶害怕极了,朝他的脖子狠狠咬一口。安城天吃痛动作微顿,然后直接胡乱扯掉苏叶的衣服,失去理智。

         “安城天我恨你……”苏叶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绝望得哭了。这个陌生的人为什么要屡次三番对自己这样?为什么……

         苏叶的哭声唤醒安城天的理智,他把苏叶紧紧抱住,让她靠着自己的胸膛哭泣。哭声如刀,一次又一次剜心,让他心疼,后悔不已。

         “对不起,是我冲动了,我不该对你这样……”安城天声音低沉,带着浓浓的自责与后悔。

         “我不应该好奇进来这里,更不应该遇见你。安公子,玩我玩够了吧?我走了,没玩够也请你找别的女人。你长得如此俊俏,想必有很多女子愿意被你一亲芳泽吧?呵呵。”苏叶的一字一句,都在诛安城天的心。

         安城天把头埋在她颈间,痛苦地说:“别这样好不好?我只许你接近我,其余女人靠近一步我全都杀了。原谅我,以后你不愿意我不再强迫。”他伤害了她,他一时冲动伤害了这个他在暗处默默守护的人。在得知她被北雪公主害了之后,他扔下所有事去见她,责罚所有失职的手下。北雪国他也安排好了人手,只要苏叶说一声,他就可下令屠国。

         “我带你去房间换衣。”安城天把苏叶打横抱起,拿过自己的黑色金丝刺绣外袍盖在她的娇躯上,出了水池往右边的暗门走去。

         通过暗门就是主屋,里面的每一件摆设都是精品,古韵极浓。

         安城天把苏叶放在自己的大床上坐好,顾不得同样湿透的自己,取来毛巾走到床前递给她。苏叶怔怔的,紧紧搂着他的外袍,不理他。

         “擦一下吧,这样不好。”安城天极尽温柔地劝她,可苏叶没有反应。他眸光一暗,亲自动手。

         轻轻拆散苏叶凌乱不堪的湿发,任其披于后背。安城天用毛巾拭干她脸上的水珠后,坐在她旁边拢过她后背的长发包上毛巾轻轻揉搓。

         他的玩笑开大了,他也差点毁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