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当真这般认为
    “那好,你们帮我防着他,说白了就是别让他接近我,能打岔就打岔,回头再报答你们,我算是怕了安城天。”苏叶小脸上写着哀求,再不找点同伴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吃干抹净,猪队友……咳,小伙伴们,替姐弄他!

     仨人听后哭笑不得,打岔是吗?阁主对不住了……

     转眼到了中午,苏叶让槿儿把饭菜端上院内石桌。槿儿问她为什么,苏叶淡笑不语。

     安城天这厮正坐在院内悠闲品茶,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苏叶就不一样了,她处处小心提防,就怕安城天突然兽性大发。

     菜齐了,苏叶去石桌前坐下,安城天也放茶杯过来挨着她坐下。苏叶又换了个位置,安城天不动声色又凑过来。苏叶暗自扶额,用眼神示意槿儿过来帮忙,槿儿立即过来站在俩人中间的空地处,成功隔挡住安城天。

     苏叶浅浅一笑,眼神夸奖:槿儿你干得漂亮!

     安城天轻挑眉梢,看来小东西被自己吓得不轻啊,想着法躲他。算了,自己还是暂时不过于亲密她,否则以后连面都难见。

     平安渡过用餐时间,苏叶稍稍松了口气,下午她只要去学堂就行了。算算啊,后天就是测试的日子,再过几天就是及笄日,时间不多了,得赶紧拿到令牌趁夜色逃跑啊!

     “宫墨白炽,过来过来。”等安城天去她的房间喝茶后,苏叶赶紧招招手把俩人叫过来,声音压得很低,生怕被安城天听见。

     “苏小姐有何吩咐?”俩人也不由得压低声音询问。

     “下午我去学堂的时候,你们俩弄点事拖住他,千万别让他去学堂找我,最好能让他回后阁去。我就不信他身为阁主就整日闲得没事干,还过来骚扰我!”

     “苏小姐,您这么一说,属下确实想起来近日阁主闭关积压了不少事等着处理呢。”白炽回答。

     “那就交给你俩了,改日送幅画给你们,不会再让你们摆姿势了。对了,槿儿也有份。”

     “多谢小姐。”

     下午,宫墨白炽还真把安城天弄回了后阁,苏叶笑得嘴都合不拢,去了学堂上课。

     进教室后,有不少人的目光投向她,各式各样。苏叶觉得奇怪,姐什么时候有这么大魅力了,都看姐呢?

     坐下后,林悦靠过来关心询问:“苏叶,你的病没事了吧?”

     “没事了,多谢关心。”苏叶笑得安然。

     这时,林悦长舒一口气,眼里带着憧憬,口无遮拦道:“要是我病时,阁主能看我一眼就好了……”

     “你说什么?”苏叶问她,她是怎么知道安城天照看自己的?

     林悦听后连忙磕头认错,十分惊慌:“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只是一时口快,并非想和您争阁主!”

     “停!你把话说清楚点。”苏叶阻止,皱眉询问。这都什么情况啊?她才一天没来好吗?怎么弄得她糊涂了!

     林悦不敢抬头看她,楚楚可怜道:“我知道阁主很宠爱你,在你生病时都寸步不离,但我绝对不会破坏你和阁主之间的感情!我对阁主只是爱慕之心,还请苏小姐你恕罪!”

     我和那家伙之间有个屁感情啊!妹纸你脑洞也太大了吧?

     “你是怎么知道我生病是他照顾的?”苏叶不禁问她,自己分明没说这件事。

     林悦眼里溢满了泪,就怕苏叶责怪她刚才一时没控制住说的话。见苏叶又问她,她如实回答:“是别人无意间听见左右护法的谈话知道的,现在天影阁上下都知道阁主亲自照顾您的事。”

     怪不得进来时那么多人朝自己行“注目礼”,原来是这么回事!

     “好了好了,别哭,我又不会怪你。”苏叶伸手拭掉林悦眼角的泪,语气温柔:“不管你是爱慕还是喜欢阁主,我都没有资格去责怪你。我对他没有什么感情,你要是喜欢他就尽情喜欢,跟我可没关系,我也不会去管。”

     林悦听后一脸不敢相信,怔怔开口:“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林悦听后心下凛然,她是装的还是事实?如果是事实,那她岂不有机可趁?

     没错,她林悦从一开始就是报有目的接近苏叶的,只因为初见那般绝世风华的人动了芳心,所以她接近苏叶,只为了更接近那个人。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也要试试才行,万一有如果呢?要不是今天无意间表露了心迹,她或许会隐藏得更久。

     俩人的谈话周围自然有人听见,一下子就传开了。

     下午的课苏叶听得无比认真,为了后天的测试,更为了出阁的令牌,她拼了!必须在及笄前离开,只要出了这天影阁什么都好办。

     散学,苏叶在众人的目光下离去,身后是不变的那俩个人。一路上苏叶都在回想着所学的东西,并没注意到宫墨白炽脸上与往常不同的神色。

     在快到院子时,白炽终于忍不住开口问苏叶:“苏小姐,你真的对阁主没任何感情而且也不介意别的女子爱慕和喜欢阁主?”

     “咦?你是如何知晓的?”苏叶转身看向他,微微皱起好看的眉。怎么她的事别人都会知道啊?

     宫墨回答她:“苏小姐,你在教室那么人多口杂的地方与朋友谈论这种关于阁主的话题,我们想不知道都难,而且不止我们,天影阁上下,包括阁主也……”

     “他也知道了?”苏叶似乎并不惊讶,这天影阁是安城天的地盘,谈论他定会众人皆知。于是苏叶落落大方地回答了原先白炽的问题:“是,我对他没什么感情,别的女子爱慕或喜欢他都与我无关,因为他不是我的,我也不是他的,所以我没什么好隐瞒,说清楚反而轻松一点。”

     “你当真这么认为?”安城天不知何时出现,声音一改往常的温柔,阴蛰可怕。

     宫墨白炽俩人连忙行礼,在心中为苏叶捏了把汗。犹其是白炽,十分后悔问苏叶这个问题,还偏偏被阁主听见。

     苏叶听到他的声音只是微微一愣,随即转身面带浅笑,朝他行礼并说道:“回阁主,小女子当真这般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