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我一定会走的
        苏叶静静地看着安城天认真的脸,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她微微叹口气,眉头紧皱,撑着下巴嘟喃:“我说,你堂堂的天影阁阁主,怎么学会说情话的?不过呢,你情话说错了对象。”

         言罢,苏叶起身拉开房门,脸上是疏远的笑。她对安城天说:“请吧阁主,您该回后阁了。”

         “你……为什么要疏远我?”安城天用一双落寞的眼问她,坐在那没有动,好似这样就能多待一会。

         “不为什么。”苏叶回答冷淡,倚在门边目光看向远处,有藏不住的哀伤。

         安城天沉默了一会起身,走至门口,在离开前似有似无地说:“若为朋友,有何要求我照样会满足。”

         苏叶轻松一笑:“好啊,我不会客气。”她与安城天之间纷乱暧昧的关系终于理清了,或许会伤他的心,请原谅她的做法,安城天的爱应该给原主而不是她……

         日子一晃而过,苏叶测试后的成绩出来了,第二名,拿不到出阁令牌。林悦第一,她正拿着刻有自己名字的令牌万般欣喜。苏叶浅笑着回院子,心情如天气般好得出奇,惹得槿儿和左右护法不解担心。

         “槿儿,今天的午餐我亲自操刀,你不准插手。”苏叶兴致冲冲的把槿儿从厨房里推出去,不容劝说亲自下厨做午餐。

         槿儿站在厨房外看着苏叶忙活,只觉得不对劲,太不对劲了!为此,她问了宫墨白炽苏叶成绩如何,得知一切后她轻叹口气,喃喃自语:“小姐这是在跟自己怄气啊……”

         正思索着如何安慰苏叶,槿儿忽然记起今早皇宫派了信鸽来,她猛得一拍手,叫道:“有了!”

         “什么有了?”白炽问她。

         “当然是安慰小姐的方法啊!”槿儿说,“今天早上皇宫派来信鸽说,后日小姐的及笄礼上皇上要乔装而来,小姐知道后一定会高兴的!”

         白炽宫墨听后愁容舒展,觉得这是现下最好的安慰了。

         菜上院内石桌,苏叶招呼仨人坐下一起吃。仨人犹豫推脱间,安城天一袭玄色长袍从院外缓步而来。恍惚间似天神下凡,不可亵渎。

         “哟,来蹭饭啊?坐吧。”苏叶像对待老朋友一样,语气轻松自然。

         安城天半掩眸子,挡住里面的失落,不像往常在苏叶身边坐下,而是对面坐着。

         在此之后两个人没有多余的话语,槿儿等人自觉退下,只留俩人静静吃着午饭。饭后撤掉碗筷盘子摆上茶水点心,槿儿在一旁看得欲言又止。

         “槿儿,你有什么事直说无妨。”苏叶品着香茗,对槿儿说道。

         “小姐,后日你的生辰及笄礼上,皇上会乔装而来。”槿儿说完,偷偷瞄了眼苏叶,却未曾见她脸上有何欣喜之情。

         苏叶淡定自若:“后日?我知道了。”哥哥这一来,让她本打算明日逃出天影阁的计划要推迟了。

         “你有什么愿望需要我帮你在生辰当天实现吗?”安城天喝着茶漫不经心地问她,眼角余光却不肯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神色。

         “不要锦衣华服,不要珠宝首饰,更不要你来订婚。如此,足矣。”说完,苏叶拈起一块糕点往嘴边送去。

         “是吗?我还以你会想要出阁的令牌。”安城天说完,眼里染上了一抹忧郁。

         苏叶回答:“我想要,你会给吗?你会让我走吗?你不会。”

         她的话像根刺,无情地扎进安城天的心。是的,他不会给,也不会让她走,可与不能向她提亲订婚比起来,又算什么?

         “我会给你令牌,也会让你走,但你及笄礼时得让我有资格向你订亲。”安城天看着苏叶,他认为,只要订了亲,无论苏叶去到天涯海角她都是他的未来夫人。

         苏叶浅笑着,面对这两难的问题倒是从容不迫回答:“我一定会走的,除了与你是朋友外没有任何羁绊的离开这里。”

         “既然如此,我会看你用什么样的方法离开。”

         “那好,请拭目以待。”

         苏叶生辰傍晚,整个天影阁被布置得喜气洋洋。苏叶身穿绯色长裙,坐于院内呆望着天边落霞,盘算着今夜逃出这的可能性。

         院外有人提着食盒进来,轻轻叫了一声:“姐姐。”苏叶闻声看去,只见亭亭玉立的林悦走过来,她扯出一抹笑招待着:“妹妹请坐。”

         林悦将食盒放在石桌上坐了下来,一旁的槿儿见此沏了杯茶放过去。

         “姐姐,今天是你生辰,我亲自做了点一口酥,还请姐姐赏脸尝尝。”林悦说着,自顾自地打开食盒,将里面的一口酥端出来。

         苏叶轻嗅着空中一口酥淡淡的香味,拿起一块轻咬一口品尝,过后称赞道:“妹妹真是好手艺。”

         “谢姐姐夸奖,若日后姐姐还想吃,知会妹妹一声,妹妹给姐姐做好送来。”林悦笑着,脸颊上的梨涡很醉人。

         “不用了,我迟早会离——”

         “小叶!”

         苏叶话未说完就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打断,她朝院口看去,一男子正翩翩而来,笑容明朗。她欣喜说:“哥哥,快来坐!”

         林悦见此,识时务地告辞,走前看了眼俊逸非凡的苏天,恰好与苏天的眼睛对上,她慌忙错开匆匆离去。这人的眼,好似能窥探内心……

         苏天收回目光,觉得林悦眼里的慌忙害怕很奇怪。坐在苏叶身边后他问道:“那个姑娘是谁?”

         “我朋友林悦,她为我特地做了糕点送来。”苏叶喝着茶,淡淡回答。

         “就是这桌上的一口酥?”苏天问,见苏叶点头,他轻轻皱眉,又道:“以后离她远点,我见她神色不太正常。槿儿,过来验验这一口酥有没有下毒。”

         “是。”

         苏叶笑了,天边的落霞映在她脸上极美。她说:“你这话怎么跟安城天以前说得一样?算了,跟你说件正事。”

         “哦?”苏天一挑眉,嘴角玩味的上翘,“是不是与姓安的私定终身了?这事你不必跟我说,我都知道。”

         见苏天一脸自信的模样,苏叶好笑道:“你知道什么啊,我说的正事是今晚让你带我离开这里。”

         “不行。”苏天果断拒绝。

         苏叶风中凌乱,为神马啊!你该不会与安城天是一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