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洗
        苏叶抱着那两套衣服进屋,可怜兮兮对槿儿道:“我的槿儿,要不要帮我还衣服去啊?嗯,好的小姐,槿儿这就去。”

         正在桌上摆菜的槿儿嫣然一笑,说:“小姐,你怎么自问自答起来了呢?依槿儿看,还是小姐你自己去还更合适。”

         “得,不想去直说就成,别想让我自己去。”苏叶随手把衣服放在桌上,坐下来吃饭。

         槿儿拿起衣服放回柜子里,无奈地问:“小姐你为什么不想去呢?”

         苏叶扒了口饭边嚼边回答:“我才不想碰到那个家伙。”把饭咽下去,她又继续说:“虽然他在闭关,但是万一我去时恰好他出关呢?那我一时半会估计会被他困在后阁,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谁来救我啊?”

         “呵呵,小姐你太开玩笑了。”

         “我没开玩笑。”

         晚餐在轻松的气氛下吃完了,消会食后,苏叶舒服地洗个澡去床上“躺尸”。

         一夜无事。

         苏叶早早地起来梳洗,精神不错。因为某对好基友没帮她找两套训练用的黑色劲装来,所以她只好换上万黑丛中一点红的劲装。

         到达涧雾山腰后,如往常一般训练,累了整个上午。在没有某只妖孽的情况下,苏叶很快与他人打成了一片,气氛融洽。

         不远处的树上,白炽叹了口气哀怨道:“好好的阁主闭关修炼干什么?这突如其来的‘冷战’好像对夫人一点影响也没有。”

         “也许吧。”宫墨接话道。

         下午,石方带着人去了另一处地方,初此到达的苏叶眼睛都亮了!

         这是一处有瀑布的地方,绿树成荫。白绸似的瀑布奔流而下,溅落在潭底。即使没有黄果树瀑布那般广阔壮丽,可它也足够壮观。

         好想动笔画下来,此等美景不画下来就是浪费啊……

         苏叶痴痴的想,这地方太美了!

         “今天下午我们要在瀑布下进行抗压训练,分小组来吧,每组六人进行半个时辰。”石方浑厚的声音响起,不少人就开始自己分组跃跃欲试。

         林悦走过来笑容甜美道:“我和你一组好吗?”

         “没问题!”苏叶立即答应。

         这时,又有几个苏叶刚刚熟识的人过来,人数很快齐了,三男三女。

         训练是随机安排小组进行的,苏叶看着第一组的人下到齐胸深的潭中,走到瀑布底下站着接受“水的洗礼”。嚯,这让苏叶想到了一首歌忍不住唱出来:“就这个feel倍爽!爽爽爽……”

         “苏叶你在唱什么?什么爽?”林悦看着她问着,同时组内的人也将视线投过来询问。

         苏叶轻咳了一声,尴尬道:“我瞎哼哼呢。”

         众人这才将目光收回去。

         看来自己以后唱时要小声点啊,引人注目不好,要低调,低调是姐滴一贯作风,要保持。

         很快,石方第二组就叫到苏叶那组了。六个人互相鼓励,纷纷下了水。真是不亲自上阵不知畏惧啊,苏叶站在潭中离瀑布不远处,掉落下来的水珠砸得脸生疼。

         等组内人都站好了,苏叶才紧咬牙关过去。这水的洗礼还真不是盖的,太爽了啊,爽到她想装个深沉的逼都尼玛是妄想!

         水不停的奔流下来,六人死撑着水带来的压力。不过一分钟,就陆续有人被水流冲得跌入潭水里再爬起来继续。苏叶算好的了,是倒数第二个倒下的。在灌了一大口掺杂泥土的潭水从底下起来后,她发现林悦那个看起柔不禁风的人居然还没倒下,不由得打心里佩服。

         苏叶重新站回瀑布下抗压,没多久林悦也倒下了,但她起来的速度很快,不过几秒就站回来继续抗压。

         嚯,这起来的速度比男的还快,你丫今天打鸡血了吧?

         经过“惨无人道”的半个时辰后,苏叶组内几个人互相搀扶艰难上岸,看其余几组人过去。

         在太阳底下任性一躺,苏叶看着无云的蓝天思想放空,荒诞地想让午后的烈阳将自己身上的水晒干。

         夏天快来了吧?阳光真烈。

         苏叶想着,躺了一会就爬起来和林悦坐一块。

         “林悦啊,我太佩服你了,没想到你是撑得最久的那个。”苏叶对林悦说道。林悦腼腆笑着,说哪有啊。

         下午艰苦的训练总算熬过去了,苏叶落汤鸡似的回院子,身后依旧一左一右跟着宫墨白炽。

         “来,你俩过来。”苏叶摆手,笑得一脸纯良,俩人下意识地犹豫,然后才走上前去。

         “苏小姐有何吩咐?”俩人恭敬道。

         苏叶笑着,说:“我没其它想法啊,就是想问你们怎么能得到出去的令牌。”槿儿带她进来靠的就是皇上老哥的令牌,不过那令牌已经被回收上去了。

         听着她的话,宫墨白炽心下腹诽:你丫这还叫没其它想法啊?这分明你是想出去!

         不过,俩人还是如实交待了。

         “每七天,学堂都会进行测试,排第一者会获得出阁的令牌。”白炽说道,他不大相信苏叶这个每节课都受罚的人能拿到令牌。

         果然,苏叶干咳一声,询问:“有没有其它方法?”

         “每个月的生死斗擂台赛赢了的也可以获得。”宫墨开口回答她。

         得,这希望一个比一个小。

         苏叶一脸懵逼外加绝望,要不要这样残忍地对待她啊!

         “那什么,用别人的令牌可以吗?”苏叶想到这点,问道。

         白炽摇摇头,告诉她每个人的令牌都是专属的,除非有阁主允许,不然出不去。

         你妹了个叉叉,天要亡我,我哪招惹你啦!

         这下,苏叶的心情低落了,一步步回院子去,宫墨白炽跟在其身后。

         “苏小姐,其实还有种最简单得到令牌的方法。”宫墨看着心情低落的苏叶提醒。

         苏叶头也没回,继续走着,声音从前方飘来:“得了吧,让我去找你们阁主要,我还不如学习学习测试得第一呢。”

         回了院子,趁天还稍亮,苏叶赶紧让槿儿备画具,她拿笔写意了一幅山水画,层次分明,深浅适宜,图中的景正是训练的地方。

         收起画具,槿儿备好热水与换洗衣物,推着想吃饭的苏叶去洗澡了。

         “槿儿,等我吃完饭再洗呗!”

         “不行啊小姐,本来你一回来就该洗的,你却死活要画画,这下说什么也不行,小姐你必须洗澡,不然穿着这身会生病的!”

         “好啦好啦,谢谢关心,我洗就是了。”

         没想到被水洗了一下午,回来还要洗!下午洗完冷的,回来洗热的,唉,我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