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阿啾阿啾
        洗完澡后苏叶饱餐一顿,坐在院子里吹晚风等头发干,顺便思考下人生。

         得空后的槿儿被苏叶拉到院中石凳上坐下,聊起了天。苏叶聊着聊着就想起了快被她忘记的某件事,便问槿儿:“槿儿,原先在天启书院的时候,我跟那个北雪公主冷莹玉有多大过节?”

         槿儿听后没好气道:“小姐与她不曾有过节,只是那冷莹玉处处与小姐作对罢了,真可恶!”

         “哦,等我拿到出阁令牌,就去报仇如何?”苏叶闭上眼晴淡然道,这是她欠原主的,必须还上,否则良心难安。

         “好啊,可是小姐……”槿儿犹豫了一会,不知该不该说。

         苏叶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槿儿这才说完:“小姐的生辰快到了,正好也是小姐的及笄日,能不能在这过了才走?”

         “等等,也就是说我才十四岁?”

         “是的。”

         “那……离我及笄还有多长时间?”

         “小姐你是十七生日,现在算来还有十天。”

         纳尼?!只有十天?完了完了,怎么办!

         苏叶起身来回走着,很是焦虑。槿儿关心询问:“小姐你怎么了?”

         “槿儿,你小姐我要完了啊!”苏叶一声哀嚎,猛地抱住槿儿道:“我要是及笄了,你想安城天那家伙会干些什么?”

         “订亲?”

         “对啊!所以我完了啊,不行,我得赶紧学习,在测试的时候拿第一得到出阁令牌,趁现在还来得及!”你妹的,这里女子及笄就要订亲是谁规定的?滚粗来,我保证一板砖不拍死你!

         苏叶一阵慌乱,槿儿赶紧稳住她说:“小姐,其实阁主不一定会向你订亲的。”

         “你信吗?”

         “我……”

         “看!你犹豫了!我就知道你在安慰我,什么也别说了,我要挑灯夜读……啊啾!”

         说着,苏叶打了个喷嚏。槿儿送她回房,催她上床睡觉,头发也干得差不多了,千万别着凉。苏叶哪里肯听?非得折腾好一会,才被逼上床睡觉。睡前,苏叶朝槿儿吐吐舌,说道:“你太能管了,槿儿。”

         “小姐,这样下去你真的会生病,早睡一点好。”槿儿十分周到地为她盖上被子,掖好被角,但是有种老妈的即视感,虽然她不过十八岁。

         苏叶不服,道:“我哪有那么容易生病?”

         “小姐你刚才都打喷嚏了!”

         “我现在不是没打么?别大惊小怪。”

         “小姐你确定吗?”

         “我确……啊,啊啾!啊啾!”

         苏叶:“……好吧,我睡觉。”

         槿儿这才为她熄了蜡烛关门出去,苏叶自个郁闷了会,很快睡了。

         第二天

         苏叶精神气爽地去学堂,一切正常。除了……呃,打那么几个喷嚏。

         “啊啾!”苏叶揉揉自己的鼻子,怎么今天早上尽打喷嚏了?

         上课后,苏叶出奇的认真听讲,上课的老先生点点头,道:“孺子可教也。”然后继续讲各国的文化习俗。本以为这节课会风平浪静,没想总有异声响起,还极有规律。

         “南蛮国的服装是窄袖的,”

         “啊啾!”

         “而且便于劳作与骑射。”

         “啊啾!”

         “南蛮国皇帝极喜爱紫色,”

         “啊啾!”

         “若无圣令他人不允许穿紫色服装。”

         “啊啾!”

         “你给我滚出去!”

         “啊啾!啊啾!”

         老先生:……

         课堂外,苏叶晒着太阳无语问天。几个意思啊?从早上到现在几次了?嘿,我就不信了,这一天上课我都打喷嚏不成!?

         下一节课。

         “啊啾!啊啾!”

         “滚!”

         再下一节课。

         “啊啾!”

         “出去!”

         再再下一节课。

         “啊……”

         “你滚!”

         “那什么,先生我没打喷嚏,只是打呵欠。”

         “……滚。”

         “……”

         老子信了你滴邪!我打喷嚏出去也就认了,这回没打把我赶出去干啥子?

         树上某对好基友。

         宫墨:你数喷嚏已经多少个了?

         白炽:七十八个。

         宫墨:下午可能还有。

         白炽:破百个没问题啊,不过夫人的身体没事吧?万一病了怎么向阁主交待?

         苏叶:啊啾!!

         下午的时候,打喷嚏的情况减少了,只是鼻子有点堵。浑浑噩噩熬完一下午,苏叶回自己的院子去,路上,她又打了一个喷嚏:“啊啾!”

         宫墨:多少了?

         白炽:正好一百。

         宫墨:没破一百,请喝酒。

         苏叶:啊啾!

         白炽:一百零一。

         宫墨:……

         回院子吃饭洗澡,苏叶就躺床上睡了,觉得脑袋有点沉,有点晕。槿儿很担心,问宫墨白炽:“小姐今天状况怎么样?”

         “不是很好,打了一百零一个喷嚏。”白炽回答,宫墨又补充:“十有八九病了。”

         “你们怎么不早告诉我?右护法快帮我寻副银针来,左护法去找药罐,我先去把脉!”槿儿急了,顾不上属下关系直接吩咐那俩护法。

         仨人正准备办事呢,几日不见的安城天便来了,脸色阴沉。

         “参见阁主!”仨人行礼,没想到安城天这时出关了。

         安城天一袭墨色长袍衬得他身材挺拔,不怒自威。他开口,语气极冷:“还不快去动身!”

         “是!”

         领命后,槿儿跟随安城天快步进入屋内,左右护法去找东西。

         床上的人儿似乎不舒服,眉头紧皱,脸色绯红。安城天急急走至床边,伸出修长的手去探苏叶的额头,一下又收了回来。

         “她怎么那么烫?快过来把脉!”安城天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低吼一声,这才几日,怎的就让自己生了病啊!

         槿儿把完脉,白炽已把银针寻来,槿儿接过银针烧过后开始针灸。她心下松口气,道:“只是轻微风寒,几日便好。”针灸完后,她开了个方子让宫墨去抓药,她来熬制。

         一直忙活到将近子时,药才熬好。安城天让槿儿和左右护法退下休息,他亲自来喂。

         让药放凉一点,安城天才扶起迷糊的苏叶,坐在床边让她靠着自己,一勺勺地喂,语气异常温柔。

         “小叶乖,喝药。”安城天柔声哄着,喂苏叶喝下一勺药。苏叶有些清醒了,张嘴喝下,苦涩的味道瞬间弥漫口腔,滑落胃里。

         “苦……”苏叶抱怨着,死活不肯再喝第二口。此时的她让安城天很着急,他想尽一切办法哄道:“不喝药病好不了,等你病好我带你出阁好不好?”

         “不好!”

         “小叶乖,听话把药喝了,你要什么我都给。”

         “安城天,你哄三岁小孩呢?谁信啊!”

         “我不曾骗你。”

         “我不想喝,你别管我!”

         安城天没辙了,沉默几秒,看着靠在他怀里虚弱的苏叶,他喝了一大口药,朝着苏叶的嘴就堵过去。轻松撬开她的贝齿后,安城天一下下把药渡过去,生怕她呛着。

         苦涩的味道充斥在口腔,苏叶只能被迫接受往下咽,苦得她眼泪都出来了,可是反抗却无效。

         喝完后,苏叶立即推开他,叫道:“我自己喝!”眼角的泪使她眸子更加动人,让安城天心动,却又万般疼惜。

         抢过他手中的药碗,一口气喝完,苏叶还给他后盖上被子,背对着他似乎在因为刚才的行为生气。

         安城天无奈一笑,放好药碗在床边守着,等她发一身汗。

         子时已过,苏叶发了许多汗出来,安城天这才松口气,出汗了病才好得快。取来干净的毛巾和衣物,他为苏叶擦拭完换了套干净的衣物,将被汗浸湿的衣服叠好放一旁,他自己也更衣脱鞋,上床搂着苏叶睡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几日不见,相思成疾。

         这几日闭关,他就是在想如何与她相处,好不容易有点头绪,出关想来看看她,不想她生病了。小家伙真是不乖,而且不懂得保护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