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玩火
        院内药效还没过,苏叶赶紧进院躲到槿儿的屋内诉苦,槿儿听后唯有安慰。

         “槿儿,我现在躲出去恐怕来不及了,就在你屋内躲着,到时候你见机行事。”说着,苏叶就躲到槿儿的床上用被子盖住,好像这样就不会被发现。末了,她补充道:“人走了就进屋来叫我啊!”

         “是。”槿儿无奈笑道。

         药效时间一到,空气中的迷香味道就散了。槿儿出了屋,便听见白炽道:“哎,头不晕眼不花了,好奇怪。”

         “许是中了迷香!”宫墨最先反应过来说道,随后他问槿儿:“苏小姐可还安好?”

         槿儿面色如常回答:“小姐正在房内沐浴。”

         话音刚落,安城天便来了。一身玄色长袍加身,使他看起来大气无比。面料上绣着的金色火焰仿佛要跳动一般,在黑夜里泛着点点微光。

         仨人行礼,毕恭毕敬,直到这王者般的男人示意才敢起身。

         安城天就在院内坐着,喝着香茶等苏叶沐浴完毕。

         苏叶在槿儿的床上暗笑不已,呵呵,等他发现自己不在房中肯定会出去找人,这样她就可以睡在槿儿房内不和他一起了!哈哈,她肿么介么高明?

         时间一点点流逝,茶喝够了的安城天打算将计就计,进屋后果然没见半个人影,于是他带着左右护法找人去了。出去后,他吩咐左右护法今晚先回去休息,人也别找了,因为人就在院里。安城天自然是回后阁悠闲地等着,等苏叶熟睡才折回来。

         见人都走了,槿儿回自己屋内说道:“小姐,阁主已经带着左右护法寻你去了,现在你可回房休息。”

         “你傻呀!万一他半路回来呢?今晚我睡你这,不回屋了。”

         “啊?”

         “啊什么啊,要是你累就到床上来,我俩一起睡。”

         “不不,小姐你先睡吧,槿儿一般睡得晚。”

         “哦,那你困了就上床来睡觉。”

         “……好。”

         苏叶脱掉衣服只剩单衣单裤,盖上被子睡了。

         槿儿困了也没敢上床,等级观念很强。她只是坐在桌边,撑着头浅眠,蜡烛未熄,只是怕阁主再找回来发现她屋里熄了烛,恐怕会生疑。因为是她的小姐不见了,所以她不可能睡得着,否则会被阁主发现端倪。

         其实槿儿不知道,安城天早就看穿一切将计就计了。

         夜深人静,苏叶熟睡时,安城天来了。一向睡眠浅的槿儿很快惊醒,紧盯着房门。

         “开门。”安城天威严的嗓音响起,槿儿不得不去开门。

         安城天进来后径直走到床边,打横抱起睡得很沉的苏叶回她自己的屋子。这时槿儿才明白,他早已看穿一切。

         进屋后,安城天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又轻手轻脚关门更衣熄蜡烛,上床搂着美人入眠。

         次日,苏叶醒来后看见抱着自己的人,嗷了一声嗓子简直不敢相信。她坐起身来说:“我怎么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自然是昨晚半夜时分,从你奴婢房里抱回来的。”安城天手臂一揽,把苏叶圈回自己怀里,声音很疲惫:“再陪我躺一会吧,一会就好。”

         苏叶挣脱不开,被他抱在怀里鼻尖萦绕着独属于他的香味,迷迷糊糊闭上眼,靠着他结实的胸膛睡了。安城天睁开眼看着她宠溺一笑,满意地又眯了会。

         再次醒来,安城天发现苏叶还在睡,就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傻笑,偷偷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几秒后,苏叶睁开朦胧的睡眼推开他,然后想起了什么朝他胸口捶下去,怒道:“都是因为你,今天上午的课我没法去了!”

         “你不去,我看谁敢议论你。”安城天神色慵懒地撑起脑袋,长发肆意倾泻,露出颈前大片肌肤和完美锁骨。

         你妹啊!摆个连妹子看了都脸红的姿势干啥呀!有颜有身材了不起啊,我也有……咳,还没发育完。你丫你是男的诶,这么魅惑慵懒是要搞事情啊你!

         “耍流氓!”苏叶哼了他一声想要下床,结果被安城天起来一把压倒在床上。

         安城天邪魅一笑,慢慢把脸凑过去,移到苏叶耳边低语:“那我再耍一次,又怎样?”

         苏叶被他压在身下无力反抗,她被安城天的话给气到了,不爽道:“我还回去!”

         不能被你占便宜我吃亏啊!

         苏叶是这样想的,熟不知正中他下怀,反正他都吃不了亏。

         “好啊,我等着。”安城天说完,就擒住苏叶两瓣粉嫩的唇,开始攻城掠地。苏叶不甘心,怒瞪着美目双手开始在他身上乱摸。

         嗯,说实话,这家伙身材挺好的。腰间没有一丝赘肉不说,还有两条人鱼线和八块腹肌,身材比例也完美,长得更是惊为天人,只可惜……你丫的居然是个臭流氓!总想着姐便宜,姐怎么着也不能亏是吧?

         我摸,我摸,我摸摸摸!丫的,怎么不能摸死你呢?

         突然,苏叶的双手被一只大手按住,安城天离开她美好的唇,压制着体内的燥动,开口说话声音带了丝沙哑:“小东西,你在玩火。”

         苏叶听后浑身僵硬,她感觉得到某物已经……

         “啊!!”苏叶尖叫着推开他,慌张地下了床,离他远远的。她小脸羞红嘴上还警告着:“没解决前不准接近我!”然后,苏叶从柜子里拿了套长裙惊慌地穿上跑出去了。

         安城天坐在床上笑着摇摇头,怎么遇上小东西后他的自制力越来越差?

         院内的仨人用眼神交谈着。

         白炽:你家小姐这是怎么了?时不时地嗷一嗓子吓得我浑身一哆嗦,差点跪了!

         槿儿:你得问你家阁主对我小姐干了什么!

         宫墨:苏小姐出来了。

         槿儿还没上前,苏叶就已经自己跑到仨人面前,问道:“你们帮我还是帮安城天?”

         “槿儿自然帮小姐。”槿儿回答,不知道苏叶要干什么。

         “你们俩呢?”苏叶看向宫墨白炽,那俩人认真思考了一下,阁主喜欢阁主夫人,帮阁主夫人阁主就算生气但有夫人罩着,如果帮阁主的话,阁主夫人会生气,而夫人一生气阁主为了替夫人解气绝对会拿他们开涮。所以——

         “属下全听苏小姐吩咐!”

         左右护法俩个好基友叛变了他们阁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