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校园文三
    “澹台泽来我办公室一下。”下课前,马涛这样说道。

     “泽学长,他找你干嘛啊?”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我也不知道。”戚少泽摊手。

     “进来。”戚少泽才敲了几下门,里面就有人应道。

     马涛看到戚少泽才摘下眼镜,揉了揉眉心才说道:“澹台同学,你有意向进娱乐圈吗?”

     “怎么说?”

     “我刚才看了你的表演,感觉你是一个很有灵气的苗子,我同学是一个导演,最近在找人演男主,感觉你挺符合人设的,如果有意向的话,我可以把你推荐给他。”

     “老师,能让我考虑考虑吗?”

     “好,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了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联系电话。”

     “嗯。”

     结果戚少泽刚走出来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

     “你好,请问是澹台泽先生吗?”

     “嗯,我是。”

     “你朋友在super酒吧醉了,能来接下他吗?”

     “哦,好。”

     戚少泽不由扶了扶额,果然男主都是高危事发人群,才一会没见就闯祸了。

     路上车有点堵,本来这会就是人流高峰期,等到的时候,天都黑了。

     “泽…啊…”某醉鬼一见到他就扑了过来。

     “当然。”戚少泽没好气地说道。

     “原来是你啊…嘿嘿…”

     “别动了,信不信我把你办了?”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家伙扑在他身上扭来扭去的,戚少泽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某醉鬼抬起头来一脸懵懂地看着他,戚少泽呼吸一窒。

     千夜枫这家伙长的挺不错的,浓密而卷翘的睫毛,挺直的鼻梁,深邃的五官,现在还含着酒后的雾气,诱人的锁骨在灯光下若隐若现。

     戚少泽还真的有一刻想把他给办了,反正他的任务就是拆散男女主,虽然不做任务也没事,但他总觉得积分应该会有用。

     “泽,枫。”野椿在看到戚少泽一手扶着千夜枫的腰,一手托着他的屁股的时候浑身简直要冒煞气了。

     一旁酒吧的小哥战战兢兢地跟在后面,怎么那么像捉奸的现场呢。

     千夜枫的手机里总共也就几个号码,结果就凑巧只有戚少泽和野椿来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如你所见,椿,我打算把这家伙给拖回房办了啊。”戚少泽又开始鬼畜了,笑的一脸不怀好意。

     戚小攻表示,他有兴趣了,谁都拦不住他。

     “泽,这可是你兄弟。”野椿简直无奈,澹台泽这一年不知道要说多少句开玩笑的话,无时无刻不在挑逗别人,你都不知道他是真的假的。

     他不就是这么被这个人引诱了吗,而且他很怀疑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真正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我可没开玩笑。”戚少泽拖着人打算付诸行动给他看。

     “等等,泽,你今天晚上来我家里好不好。”

     “行啊。”其实戚少泽早看出野椿对他有意思了,比起千夜枫这种纨绔少爷型的,还是野椿这种一看就没多少经验,而且还很闷骚的合他胃口一点。

     戚少泽多年的经验,闷骚的,一般床上都很yd,生涩又yd的受才是极品呢。

     两人很没有兄弟情地给慕容晓打了个电话,又叫出租车司机把人送到慕容晓家里就完了。

     “唔…”才一进门,野椿就被蛮力的某人按在墙上吻住了,他只能抽了个空眼疾手快地把门关了。

     他这个是公寓,楼上楼下可还是有邻居的,让人看见就不好了。

     “去房里…”

     “好。”妖孽的少年轻轻一笑,野椿差点没被迷了心智,因此被打横抱起的一瞬间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

     “泽…”野椿连忙抱住戚少泽的脖子,声音有些尴尬,一个大男人却被公主抱,怎么都是一件没面子的事情。

     “怎么,害羞了?等会你就不害羞了。”把人扔进床里,戚少泽在他耳边轻笑。

     河蟹…………………河蟹…………………………爬过…………………我是可爱其实并不想出来的分割线qaq…………小天使别打窝……………………

     戚少泽从一边的桌子上抽了一根烟点上,野椿还在里面清洗,他说要帮忙还不让,明明刚才表现挺开放的。

     “泽,我们应该是在一起了吧?”虽然知道澹台泽从没有收心过,和自己多半是玩玩,野椿却忍不住确认一下。

     “行啊。”看着眼前美男围着浴巾,要露不露的样子,戚少泽舔了舔半干的唇,熄了烟说道。

     “真的?”野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虽然自己和这家伙是多年的兄弟,却也不可能成为泽收心的理由,听到这句话,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听错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人了?”戚少泽没好气地说道。

     野椿想了想也是,这家伙虽然滥情,却也不会像别的渣男那样信口雌黄,说的一套,做的一套。

     “有功夫想别的,还不如再来一次吧。”

     “我才刚刚洗干净……”

     “没事,等会我帮你洗。”

     夜还很长……

     翌日——

     “你们两个渣,听晓说,昨天晚上你们居然半路把我扔了。”刚一进学生会长室,千夜枫就气势汹汹地跑出来质问了。

     “枫…”野椿忍不住皱了皱眉,他可记得,昨天要不是自己及时,今天和泽一起来的就是千夜枫了。

     “笑话,不知道昨天是谁喝的酩酊大醉,还有脸责怪我们两个啊。”戚少泽似笑非笑地说道。

     “椿,怎么感觉你和泽两个怪怪的。”慕容晓躲在千夜枫后面,很敏感地发现了俩人的不对劲。

     “我和椿在一起了。”戚少泽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很淡定地扔出了一个炸弹。

     “怎么可能,泽,你开玩笑吧。”千夜枫不可置信地问道,他们都是知道澹台泽没节操的,可和野椿搞在一起也太夸张了。

     “我是那种随便开玩笑的人吗?”戚少泽简直黑线,他明明那么正直。

     “泽说的是真的。”野椿都开口了,由不得他们两个不相信了。

     消化了半天,千夜枫才梦幻般地问道:“所以昨天你们两个把我丢了,就是去约/炮了?”

     “这干你啥事啊,不然你也可以找个男的试试,不然我可以帮忙。”戚少泽在一旁嗤笑。

     “泽…”野椿不干了。

     “好好,媳妇我错了。”

     “受不了,好羞耻,以后还能好好玩耍吗,俩哥们居然搞基了。”慕容晓简直被肉麻的直掉鸡皮疙瘩。

     “好了,该干嘛干嘛。”

     上了一节课,戚少泽觉得也挺没意思的,所以他决定,逃课。

     嗯,今天万里无云,太阳正好,适合睡觉,他好像也瞅到学院里有一个适合睡觉的地方,就去那吧。

     “等会中午我再来找你吃饭。”

     “好。”不同于戚少泽的悠闲,野椿报的是管理专业,要学的东西很多,而且他还是学生会长,另外三个都不管事,也只有他管了。

     “别把自己累着了,有事其实可以扔给手下的。”戚少泽摸了摸媳妇的头,不同于表面的冷漠,野椿的头发很软。

     都说头发软的人性子也软,大概是真的,至少到现在,戚少泽觉得野椿其实内在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好。”野椿淡定地点了点头,耳根却忍不住悄悄红了,有种反差萌的感觉。

     大概是大多数人都在上课,戚少泽在路上并没有碰到其他人,学院很大,中心甚至还有一个巨大的喷泉,朦朦的水雾在阳光下染了一层金色,很漂亮。

     喷泉下面还有不少硬币,都是一些爱做梦的女生扔的,据说把硬币丢进去然后许愿就会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