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归来前奏(二)
        看着那堆衣服,卫娓眼睛转了转。“嬷嬷嬷嬷,我不要这件嘛,都没有花!恩,我要自己看看,就要这件吧!有花有蝴蝶!”卫娓起身窜到陈嬷嬷身边,将那月白色的衣服夺过来往地上一扔,还故意跺了一脚以示嫌弃。又拿起另外一件淡粉色绣着蝴蝶戏花图案的裙衫欢喜的捧着。

         陈嬷嬷惊了下,狐疑的看着卫娓,这位主子今日如何竟然有主见了?然而听到卫娓的话心下就又放松了,原不过是小孩子喜欢热闹罢了。心下不由的有了主意。

         陈嬷嬷皱了皱眉,故意做出痛心的表情:“大小姐,这件衣衫花团锦簇、蝶戏缤纷,自然是极好的,若平日里这般穿着倒也没事。只是今日老夫人回来,怕只怕老夫人见到,定不会欢喜。大小姐还是换了吧。”说着,便去拽卫娓手中的那件衣服。

         “嬷嬷,祖母为何见我穿好看的衣衫会不欢喜?”卫娓仰头清脆的问道。

         看着卫娓清澈的眸子,陈嬷嬷心下涌上一抹愧疚,然而转瞬便又消散了下去。若非夫人,自己怎么可能有现在的好日子?从前那般卑微小心的日子她却是再不想过。况且即便没有自己,也会有她人的。眼前这位主子,从她出生那刻起,就是个错。

         “因为我们大小姐是庶出,您怎会嫡出的二小姐那边得老夫人欢喜?何况老夫人久病归来,若是穿的这般姹紫嫣红,岂不是告诉老夫人您一点都不担心她?怎么能显出您的恭敬孝顺之意?”陈嬷嬷硬了心肠说道。

         “什么是庶出?什么是嫡出?为何母亲对我从来便与二妹妹一般?”卫娓好奇的问道。确实,这些年卫娓在这府中,吃穿用度从来都是同嫡出的二小姐一般无二的。梁氏待她虽不亲近,却也从未让人在这些上面刻薄了她,不得不说梁氏的面上功夫是做的极好的。

         “那时因为夫人慈爱。老夫人是皇家出身,最重规矩,对这嫡庶之别十分在意。”陈嬷嬷眼镜也不眨的说道。一边手还不停,继续在那堆衣服里面挑拣素净的。方才那间已经被踩上了印子,不能穿了。

         慈爱么?恐怕不是吧。卫娓听了这话心下冷笑。

         “那穿那件就会显得恭敬吗?”

         “自然。大小姐因为惦记老夫人,都无心穿好看的衣服,怎么会不恭敬?哪里又不孝顺了?”

         巧言令色!卫娓不禁愤然。

         “大小姐,您今日这是怎么了?陈嬷嬷做事自然是为了您好啊!您可别听了其她什么小蹄子的挑唆。”伫立一旁的清音此刻不甘示弱的跳了出来,明火烛仗的把矛头引向了不远处桶样静立了许久的清月。话里话外都是清月挑拨卫娓于陈嬷嬷做对的意思。

         清月抬了抬头,刚才那一幕总让她心里觉得怪怪的。就算老夫人久病归府,可毕竟也已经养了三载,打扮素净些是没错,可有必要到那般素净的道理?但是陈嬷嬷口口声声的却也不能说不对,她心下也是十分纠结。此刻清音将矛头引到她的头上,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

         卫娓心中也是一跳。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清音说这话,想来有故意挑拨陈嬷嬷与清月的缘由,怕也少不了觉得自己有些反常的原因。若是再这般争执,让陈嬷嬷起了疑心就不好办了。

         陈嬷嬷听了清音的话也是一愣,莫非真是清月这个小蹄子动了什么手段?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没有可能,毕竟她们向来防范的紧,清月素来几乎从无时间可以单独与卫娓相处的,何况清月从来安分守己,看起来是个谨慎懂事知道进退的。应该是清音那小蹄子的无心之言吧。

         于是斥道:“清音闭嘴!在主子面前不干不净的说什么?”

         见陈嬷嬷斥的严重,清音只好闭了嘴。心下却是更恨,陈嬷嬷居然还袒护清月那个贱人!该死的!

         见此,卫娓故意问道:“嬷嬷,小蹄子是什么啊?”也是希望借此拉开陈嬷嬷的注意力。

         “大小姐别听清音丫头胡说,那个是浑话,您不要听就是了。”陈嬷嬷的注意力果然引开了。

         又东拉西扯了会儿子,陈嬷嬷见卫娓也忘了衣服的事,便暗暗忖度该如何让卫娓换上新挑好的这件素色衣服。

         转头间见清音对她轻轻招了招手,本不想理,只是清音频频招手,便忍着不耐烦对着卫娓嘱咐了声,带了清音避了出去。

         “叫我出来有何事?”陈嬷嬷没好气的问道。

         “姨母,你是不是在发愁如何让大小姐换上那件衣服?我有办法。”清音看着陈嬷嬷的脸色,心下怯了怯,鼓起勇气说道。

         “你能有什么好办法?”瞥了清音一眼,陈嬷嬷实在没对这个没轻没重的侄女抱什么希望。

         本来还想卖卖关子,不过见着陈嬷嬷的表情便知不是时候,清音便利落的把自己想说的话吐了出来。

         “嬷嬷何必跟大小姐商量?这整个西跨院都是您来做主的,大小姐年幼,她的性子您还不知道?只要不给她选择的机会便行了。您只管选好了衣服让人给大小姐换!”

         陈嬷嬷眼前一亮,是啊,自己这是钻了死胡同。抬头看看清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没想到你这丫头也有这样伶俐的时候!”

         “姨母取笑我!”见陈嬷嬷脸上有了喜色,清音提着的心就放了下来。她虽是陈嬷嬷的侄女,成日里打着陈嬷嬷亲侄女的幌子招摇,却其实也不过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刚才还担心万一惹得陈嬷嬷厌弃······

         “不过你这丫头也是,怎地总与那清月过不去?”想到方才,陈嬷嬷又数落道,不过此刻话语里却没一点责怪之意。

         “那我不是生气吗!她总占着我的位子不走,我虽说如今也是一等,可是······”清音气道。

         “注意分寸!我是会护着你,可是你也莫做的太出格了。毕竟她是当初老夫人那边指派过来的。”

         “老夫人指派的又怎么样?当初来的又不是她一个!现在不也成了姨母您的地界儿!”清音冷笑。

         陈嬷嬷脸色变了变,“闭嘴!”

         清音顿时吓得收了声。

         “这种话以后不许再说!小心祸从口出!”陈嬷嬷心下虽气,但是也念着清音刚才给自己出了主意,又是自己的侄女,总归比外人来的放心些。便也轻轻放过,只小心叮嘱她不许乱说话。

         当年的事,她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却也为着前程策应了许多。心中想想便罢了,若真说出来,只怕祸事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