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早起风波
        正院正房这边崔姨娘的目的达到了,又殷勤侍候夫人梁氏用完早膳,这才带着一旁起了大早连口水都还没喝、饿的前胸贴后背还得强忍着站直的卫三小姐卫媛退了出去。

         此时的西跨院里,卫娓方才起了身。她前世当了那么多年白骨精,早就养成了早期锻炼的好习惯,一到时间就自动醒了。

         反倒是一帮小丫鬟们,对于自家主子居然能起的这么早反而觉得十分稀奇。

         身前身后这么多丫鬟围着,屋里院内那么多视线盯着,卫娓方觉得太不自在。这要是锻炼锻炼,不得让她们当成西洋景儿?也就只能在院子里走动走动罢了。心中暗想:就这么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这能培养出什么身体素质···古代菟丝花怕就是这么炼成的吧······

         因今日卫娓起得早了,清音并陈嬷嬷都还未过来。二等三等的丫鬟芸香芸雪、汐风汐雨几个素知陈嬷嬷和清音不喜她们近身服侍大小姐,忌惮陈嬷嬷在这院中的权威,又未见大小姐召唤她们,故而只是离了些距离观望着。

         倒是清月,素来起得早,只是今日因琐事迟了些过来,一进院子便见卫娓披散着头发走来走去,大惊。

         “小蹄子们,大小姐都起来了,你们还偷懒作甚?还不伺候大小姐梳洗?”清月看了一眼门口立着的正在窃窃私语的丫头们,气不打一处来。

         “清月姐姐,奴婢们没有偷懒呢!您看看,我们都正忙着呢!”芸香一向奉承清音惯了,并不怎么将清月放在眼中。

         芸雪比较稳重,暗暗扯了扯芸香的袖子,笑的脆生生:“姐姐莫怪,大小姐素来都是陈嬷嬷和清音姐姐服侍惯了的,奴婢们笨手笨脚的,恐怕伺候不周呢。”潜意思是从来没让我们近身伺候过,我们怕出错···

         “是呗,我们怎么比得上清月姐姐这样公主府调教出来的伶俐人儿!”又怎么样?不也一样跟她们似得基本近不了大小姐的身么?芸香心中讽刺,却又被芸雪使劲掐了一把,遂悻悻的闭了嘴。

         碰了这么个软钉子,清音实在气急。然而她们说的也是实情,况且芸香那张狂的性子,也不好跟她们较真下去,便甩了袖子奔着卫娓走了过去。

         “我呸!跟这儿摆什么主子的谱儿!”芸香对着清音的背影唾了一声。

         “行了,你收敛着吧!差不多就得了,她好歹是那边府里出来的,总得留些脸面。你怎么就知道没在那边主子那儿挂了号?风水还轮流转呢!”芸雪扯着芸香,芸香这得理不饶人的性子也是让她很无奈。

         卫娓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却也懒得多说。这些年陈嬷嬷的经营不是白弄得,她现在就是呵斥几句,人家也不过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终究现在在这院子甚至满府的下人眼中,自己这院子做主是陈嬷嬷而并非自己。

         清月快步迎了上来,着急道:“大小姐,都怪奴婢来得迟,咱们先去屋里梳洗吧。”到底没失了分寸说出“这样不合规矩”之类的话。

         卫娓点头应了,心下倒是有些感动清月的忠心,也暗悔自己做事不谨慎,这样的举动只怕不合规矩···

         屋内,清月利落的给卫娓输好了双丫髻,选了最能衬托小姑娘活泼天性的珍珠头饰插好。而后抿了抿唇,犹豫了下:“大小姐是这两天就要搬到公主府那边吧?”

         “是啊,父亲让我去陪祖母。”卫娓自然的回答,刚要起身出去,却在转身时注意到了清月脸上的犹豫神情:“怎么了?”

         清月低头思索了下:“刚才奴婢听到下人们传话,说是今早夫人请示了侯爷,怕您一个人太过孤单,提议让三小姐随您一同过去呢。侯爷已经答应了。”说完了清音就沉默了下去。

         卫娓“哦”了一声,继续起身向外走去。她虽然有些小惊讶,到底也不算太意外。梁氏能看着她轻轻松松的去那边悠闲才怪呢,不使些绊子倒奇怪了。何况这理由很是充分,哪怕是老夫人,都不见得会拒绝。

         她现在没必要也没心思烦恼这些。最晚明天就会搬去祖母那边,一会儿要告知陈嬷嬷让她收拾一下···

         卫娓今日起的实在是早,清月服侍她梳洗完了,厨房那边的早膳都还没有送过来。卫娓也不着急,继续在屋里屋外转悠着锻炼身体。

         这边的做派、规矩也不是一两日说改就能改了,慢慢来。

         总有滴水穿石的那一日。

         何况最重要的历史性突破已经完成···

         自昨日卫娓回来后,陈嬷嬷就一直心惊肉跳的。席间的发展让她目不暇接,怎么突然间老夫人那样尊贵的人就注意到大小姐了呢?怎么居然侯爷让大小姐去陪长公主了呢?这变化太快,她都没反应过来。回来了想要拉着大小姐说些什么吧,大小姐该是年纪太小全没注意到,早早的就歇下了,整的她一晚上不停的做梦,一忽儿梦着大小姐对着她喊“刁奴”,一忽儿梦着老夫人要打她板子,来来回回不断的惊醒,起夜都不知起了多少次!好容易睡着了,刚刚睁了睁眼便见着天已经大亮了,这才迷迷瞪瞪的起身。

         先去正房跟夫人请了安,跪了半个时辰,听了满耳朵的敲打,嘱咐她到了那边谨慎做事,这才退了出来转向西跨院。

         刚进西跨院,便见到卫娓正在院子中走动,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的揉了揉眼,这才确定真的是大小姐。

         堆出一脸和蔼慈爱的笑容,陈嬷嬷喊道:“大小姐今日怎么起的这般早?早膳可用了?”刚要埋怨清音没派个丫鬟跟她通报声,却打量出跟在卫娓身边的不是清音而是清月那丫头,不由得又咽了下去。

         “陈嬷嬷来啦。”卫娓直接回答后一句:“还没用。”

         “一帮子不长心的死丫头们,大小姐起了怎么还不赶紧催着厨房安排早膳,饿着小姐你们赔得起么!”陈嬷嬷凶神恶煞的对着院子里喊了一句:“清音没在,你们一个个都净想着偷懒儿!”

         又快步走上前掐了芸雪一把低声吩咐了句:“赶紧去把清音那死丫头叫出来!让她赶紧去厨房拿了小姐的早膳过来!”她就知道清音八成是还没起来!

         出了芸雪如蒙大赦快步退了出去,其余一众的丫鬟婆子们都是大气也不敢出,看得出来陈嬷嬷积威甚重。

         “好了,她们不也都在做自己的活计?嬷嬷发这么大火做什么?”卫娓心中厌烦,但还是耐着性子:“这两天就要去祖母那边,嬷嬷还是快些过来帮我看看怎么收拾、收拾些什么为好。”

         陈嬷嬷讪讪的笑了笑:“奴婢这就来,这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