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回忆
    近秋的夏夜,人的燥意虽然消减了不少,但晚风却变得狂躁起来,白日的温柔早已消失不见,这时正对着山谷、丛林发出阵阵咆哮,浩大的声势把林间的树叶吓得瑟瑟发抖,不时地发出“簌簌”的声音,像是幼小的孩童受了惊下,哭着喊着寻找母亲。

     洞里沉默了许久,朱悟能放下手中的书,想着玄裝方才说的话,在脑海里寻找着合适的词句去安慰师傅,心里却嘀咕着,这好好的师傅怎么就开始散发这种悲凉的情绪了呢。玄裝把注意力从树林里收了回来,看向皱着眉头思考的朱悟能,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慢慢地开口:“我从记事起,开口的第一句话不是爹,不是娘,也不是师傅,而是阿弥陀佛。”

     朱悟能听着,点着头,心里却想的是别的,怪不得都说你是佛祖座下弟子转世,只不过,你只记得这一世,谁晓得前九世的身世是什么样呢。朱悟能这样想着,眼里的味道也跟着变了,玄裝仍是看着他自己说自己的,但说的话却像是回答他心中的疑问:“不只是这一世,从如来把我贬入轮回后,我每一世都是孤儿,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一生都在寺庙渡过,挑水砍柴,吃斋念佛,然后逐渐成长,参与各式各样的人的人生,最终溺亡在那流沙河里。”

     朱悟能听了之后吃惊不已,还以为师傅只是心血来潮,为了这一世的事情自怨自艾,现在才明白原来师傅早已知晓了前世今生。可平日里朱悟能却一点都没有发现,他表现的仍像是一个看穿世故,心肠却千缠百转的老好人,虽然与寻常人不太一样,但也并不是众仙口中那个七窍玲珑,相面万千的金蝉子。朱悟能正诧异于玄裝为何这一世能通晓前后,张大了嘴,就要发问,玄裝却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直说了下去:“悟空不知道我到底是谁,有些事也不便与他去讲。你心思多,许多事也看得透,而十三更是见证了我前九次的生死,所以我不想瞒你俩,也不想每天看着你们的面孔,心里想的却是别的事情,那样过着太难受,憋的难受。憋了这么久,我总该往外吐吐,你也别问,就听我慢慢说。”

     玄裝停了停,歇口气,朱悟能心里却是波澜大做,早已被这不可思议的事情给打懵了,听到玄裝要倾诉,也收拾了心情,老老实实的抬着头听着。玄裝看着他的样子,像极了当初教授的一个弟子,每次讲课授业的时候,他就像朱悟能这般,正襟危坐,一脸正经。只是过了这许久,早已物是人非,不知下落如何了。

     玄裝思绪勾到了别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嘴里还是接着之前所讲:“这一世还在寺庙的时候,现在想来好像跟前些个时候没什么区别,不一样的地方,却是一样的过活。谁能想到这一世我竟然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当时我拿着师傅给的血书,高兴坏了,以为有了身世就不再是孤身一人了。但当我看到母亲痛哭流涕,被人强占为妻的时候,我感觉这个世界有了以前从未有过的陌生。我在佛祖面前哭泣、哀求,没有丝毫的结果。后来我想通了,我不求了,为人在世,若是只想着求人求佛,那还不如不活。我以为报了仇,就可以母子团聚,万事大吉,可是…………。或许是第一次知道,还有父母,这反应过了些。前些次都是为了朝拜,才私自西行,这一次,我却只想问问,这佛是不是还在看着他的信仰者,是不是还保佑着真和善,是不是闭眼了太久终于睡着了!”

     说着说着,玄裝愈来愈激动,语气愈来愈强烈,像是佛祖正在他面前端坐着,要把他受的不公和冤屈全部发泄出来。可是狠狠的说完,却没有想象中的解脱和畅快感,就好像用尽了全力挥出去的拳头,却打在了空气中,无处受力,心里好不难受,空荡荡的,没个着落的地方。玄裝呆呆的愣了一下,只好深深地吸口气,慢慢地吐出来,满腔的情绪只有化作脸上淡淡的苦笑,透出几丝无奈,几丝惆怅。

     “轮回前的记忆已经不太记得了,时间过的太久,这身份变得也太快,早就忘了哪个是真正的自己了,是金蝉子,还是陈玄裝,还是前面某个轮回里的身份,或许都不是,也或许都是。帮悟空揭掉五行山的封印的时候,好像也把我自己的屏障也打破了,一大堆的东西像疯了一般涌进我的脑袋,一下子就把我给打晕了。好像知道现在还没有恢复过来,我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是那个疯疯癫癫,被人称作大逆不道的佛祖弟子,还是一心向佛,满腔虔诚的苦行僧,最终还是这个不甘心被命运夺走至亲的可怜人占了上风。所以我精神饱满,蓄势待发地想找到如来,当面看看他,问问他。但我又遇到了你们,放纵不羁的齐天大圣,义薄云天的天蓬元帅,还有那个聪明伶俐却时运不佳的卷帘小将。每一个不论在哪儿都能独挡一面的豪杰,每一个所受的不公都远超于我,你们笑着,闹着,把那些过往挥挥手搅散了。除了念经打坐什么都不会,却又不虔诚的念唱做打的我,凭什么去向如来质疑。所以我迷惘了,我来这世上,是为了什么。”

     一起听讲学艺,打坐参禅的师弟师妹们,有的为了“地狱不空,永不成佛”的誓愿整日与恶鬼相伴,做了世人佩服不已的地藏菩萨;有的宁受千锤万打至死不屈,只为了感化遭受蒙蔽,冥顽不化的众人,做了众生敬畏不已的不动尊菩萨;有的不忍看世人受苦受难,予万物恩泽,解百态苦难,做了被天下人信仰供奉的观世音菩萨。只有金蝉子自己,久不立誓愿,不参悟,不受持,整日游访邻友,论断佛法,最后妄图撼动如来的立佛誓愿,这才被贬入轮回,受十世劫难,感悟佛理。但是在救悟空出山的时候,不知道何种缘故,被玄裝提前冲破了轮回的隔离,取回了记忆。一个凡胎肉身经受不住这数千年记忆的冲击,脑海里乱七八糟的记忆四处散落,通过这些日子的梳理,终于在这个晚上清晰了起来。但记忆的主人,却好像出了些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