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惨败
    “一群天真的蠢货。”灵吉看着无动于衷的师徒几人,细眼轻眯,说道:“既然你们愿意祈求,那就随便你们,反正也没什么用,只不过这时辰可不多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四周一片寂静,连一只鸟,一条虫都没有,只剩下几人在漫天的风沙里等待,可是观音似乎并没有要来救场的意思。很快的,便过了灵吉所许的一个时辰。眼看着要得手,灵吉也是满眼的笑容,但说出的话却是尽带嘲讽之意:“好了,各位,如同玄裝长老所言,若世人虔诚祈祷,观音师姐便可听得他的声音。但如今并未见我师姐前来。一呢,可能是你们并不虔诚,嘴上说着要观音菩萨作证,心里却怕得要死,为什么呢?因为这只老鼠犯了死罪,你们怕师姐来了之后再无丝毫办法!”

     “你胡说,我们全都是真心实意的在诵愿,怎么会不希望菩萨过来呢?”沙悟净虽然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但还是和众人一起默默的祈祷,听到灵吉这般污蔑,又是开口反驳,“小老鼠也并没有犯下什么死罪,都是你污蔑的!”

     灵吉又随手一挥,悟净以为又是什么厉害的法术,又要打得自己痛不欲生,连忙伸手去挡,结果扯动了震伤的内脏,痛的浑身发抖也没看到什么法术打过来。灵吉嗤笑一声,收回了手:“瞧你那没用的样子,挥挥手也能把你吓到,把胆子练大再来逞英雄吧。”

     灵吉不再理会悟净,转身与玄裝说话:“金蝉,我念在往日情分叫你一声师兄,你要时间祈求,我便给你希望,面子给足你了。可现在你也看到了,二师姐丝毫没有过来的意思,这小妖我便带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玄裝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不明的笑容看着灵吉:“这么说来,我还得谢谢灵吉尊者的恩德了?”

     灵吉笑笑,挥手把貂禅吸到身边,说道:“谢就不必了,只希望你日后多明些事理,少让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为难就好。”说罢,脚下生出一朵祥云,载着貂禅就要离开。

     玄裝脸色一变,狠狠地朝他啐了一口痰,指着灵吉骂道:“就你也配和妙善相提并论?也配说关心我?什么玩意儿!有妙善护着老子,老子用得着你给面子?你还是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物件吧。”

     这一番话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他们知道,眼前的师傅虽然有些许的癫狂,但无论何时,从他嘴里说出的话,无论是挖苦还是别的,都是一股文质彬彬的味道。而刚刚那番粗鄙的词句,放在平日,绝不可能从玄裝口中吐出。

     朱悟能还在吃惊,悟空却早就反应过来,哈哈一笑,用力的吵着四周的屏障挥出了一棒,却只能让它晃了一晃,连丝毫的裂缝都没出现。悟空见状,也不用蛮力了,只是单手拿着金箍棒,指着灵吉说道:“往日里,西天俺只认识如来,现如今,俺也只服气俺师傅,观音与俺关系好,欺负欺负俺们也就罢了,但哪个混蛋不小心脱了裤子把你给露了出来,也敢在这儿与爷爷们叫嚣?呸。”

     听到众人这番话,灵吉表情变的十分不自然,回头看向一脸愤怒的众人,抿着嘴默不做声。猴子还在那儿大声嚷叫,灵吉的脸色一会发白一会变红,一副快要发作的样子。好半天才忍着怒气笑了,他伸出一根手指点着玄裝:“我不生气,因为我比你们这些凡胎有风度,我宽容。知道为什么么?因为只有弱小无能的人才会在口头上占便宜。”然后他把手指一甩,又指向了悟空,只见站的笔直的孙猴子像被一枚无形的暗器击中了膝盖,身子一趔,跪了下去。

     灵吉目光凌厉地盯着他,又缓缓说道:“你说你不识得我,未听说过我。很巧,我也从未把你放在眼里。哼,一只傻兮兮猴子胡乱的闹腾了一番,便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么?”

     悟空吃力地用棒子撑起身子,嘴上仍是不依不饶:“你算什么东西,俺当初与如来斗法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偷摸的看呢吧?今天倒是在俺老孙面前得瑟起来了。”

     灵吉眉头一挑,挥手又是一下,悟空被一股力量压在了地上,动弹不得。灵吉飞到他面前,用脚轻轻的踩到他的头上:“啧啧,孙大圣好的的威风啊,今日总算是领教了大圣的本领。来,猴子,我站在这儿不动,你来打我一棒。”

     悟空脸被踩的变了形,嘴巴挨着黄沙,呜呜嚷嚷的说不出话。灵吉又用力的拧了拧脚尖:“大圣连话也不愿意跟小仙说了,哎呦喂,我好尴尬啊。”

     灵吉正低头嘲笑着悟空,突然一股劲风从一旁袭来,灵吉一个没注意,脸上挨了一下。扭头一看,原来是一直不出声的朱悟能手持钉耙打了过来。灵吉怒瞪着悟能,用手轻轻的擦了擦嘴里流出来的血,恨声道:“原以为你是唯一一个明白事理的,我不招惹你,没想到你也是这么的不识时务。”

     悟能笑了笑,没说话,抽身又是攻了上去,势如疾风,一招接着一招的往灵吉身上招呼。灵吉也没想到这书生模样的这么凶狠,不吭声直接上来开打,猝不及防被朱悟净占了个上风。但菩萨始终是菩萨,被悟能又一次打脸之后,灵吉真的发怒了,口念金刚咒,手捏大明王印,金光大作,把原本气势汹汹的悟能瞬间弹开,一道道亮闪闪的“卐”字印不断朝着悟能打去。悟能把九齿钉耙挡在身前,左右挥打来阻挡灵吉的法术,但是灵吉的明王印太过密集,悟能的双手被贞德麻木不已,渐渐的要握不住钉耙。灵吉之前被悟能偷袭得手,使得原本庄重威严的仪表变的凌乱不堪,头发披散在肩上。要看悟能要支撑不住,他眼神越发的凶狠,手势一变,一团青色的气波以超越之前的速度飞了过去。悟能疲于应付,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被轰了出去,灵吉却不依不饶,又挪移到了他身边,单用右脚一遍一遍的踢打,似乎要把心里的恨意全部发泄出来。

     悟能伤的比其他两人都很,眼睛都被血污糊住了,但还是一脸嘲讽的仰着头看着灵吉。灵吉看到他这般顽固,脚上的力量又加大了一分,边打边说:“他金蝉子是佛祖贬下的,我不方便去动。你们这些蝼蚁也太过放肆,看我不理会他就以为我好欺负了是吧?你知不知道像你们这种程度的货色我杀了多少个?笑,我让你笑。”

     灵吉之前踩踏悟空只是为了羞辱他,并没有用太大的力道,而现在却是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本来就伤势颇重的朱悟能几下就被打的昏迷了过去。灵吉还是站在那儿不依不饶的殴打:“笑啊,你不是很会笑么?起来再笑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