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五行山下
    本来我是一个人上路的,对,我还有一匹马。直到后来,我碰到了一座山,和它脚下的一只猴子。

     在此之前我并没有听到过猴子讲话,当然,它们讲的都是我听不懂的话。但当我驻马停歇的时候,我听到了有声音在叫我。他说,光头和尚,光头和尚。我四处张望,并不能看到任何一个人影。可能是由于赶路太累,出现了幻听。于是我念起清心咒,试图消除幻觉,消解疲劳。他却又突然叫起来,给俺闭嘴,秃驴。这次我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山下压着,周围长满了杂草。脑袋上只露出两只明亮的眼睛,其他部位被长长的毛发全部盖住。这是只猴子,但是谁没事把猴子压在这里呢?我心里想。这不是只猴子,因为猴子的眼睛不可能那么亮,它射出的光芒险些刺伤我的眼睛。只是由于好奇,我强忍着不适,注视着他,猴子,你怎么会说人话呢?你怎么知道光头的就是和尚呢?谁告诉你的?他直视着我,默了一会,眼中的炽热褪了下去,俺以前拜师学艺时知道的。而且,谁说俺说的的就是人话了,鬼话俺也会说。和尚,你快救俺出去。我抬头看看,山只有几丈高,凹凸不平,有几处深深的凹进去,又有几处高高的凸出来,细细看好似一只放大了无数倍的手掌。

     我低头跟猴子说话,猴子,你告诉我你师傅是谁?他怎么教会你说人话的?那他一定有大神通吧。你引给我认识认识行不行?猴子愣了一下,俺本来就会说话。你快救俺出去。

     “你先告诉我你师傅是谁,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我能救你,这么高的山,又没有锄头,我怎么把你挖出来?”

     “俺被压着的时候就有人告诉俺,你能救俺,你快点放俺出去。“

     “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师傅是谁,你说了我就救你出去。”

     “俺不知道。”

     “授艺恩师的名字你也能忘,和尚我不信。你装傻充楞的不愿意说,让我猜猜,一定是有什么原因让你不能说对不对?”

     “俺不知道,你快点救俺出去。”

     “你告诉我,我肯定不跟第三个人说。真的,出家人不打诳语的。”

     “你是俺师傅,行了吧。”

     “你我第一次见面,怎么就能随便说我是你师傅呢?你师傅知道了肯定会很难过的。”

     “你别说了,你救俺出去,你就是俺师傅了,行吧。”

     “我是要去西天见真佛的,你要是拜我为师就得一路上跟着我,侍候我,还要告诉我你师傅的名字。”

     “师傅住嘴吧,你是俺师傅,你叫啥俺师傅就叫啥。”

     “嘿,你这猴子还挺机灵,那行,先救你出来,你告诉我怎么能救你出去吧。”

     “俺不知道,你们这些和尚不是念几个咒就能掌控别人的生死么?“

     “念咒没有那么大威力的,又是你师傅告诉你的吧。念咒就能救你么,我看看,法华经行么?”

     …………

     “没效果,换个楞伽经。”

     …………

     “金刚经总行了吧。”

     ……………

     “你别念了,俺听得头都炸了,”

     “拜我为师,以后可是要整天听的,不只要听,你也要跟着念。”

     正当我跟猴子说话的时候,一道金光闪到了我的眼睛,我用袖子掩着,想看清是什么东西。只见山的正中,就是中指的位置贴着一张金箔,上面写的不知道什么东西。我跟猴子交待了一下,便准备爬上去看看。山并不太陡,只是没有多少落脚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滑落,即便有少时在寺中下山挑水练过的气力,我爬起这座山也不禁的气喘吁吁,猴子在山脚下不时的提醒让我心中稍暖,这猴子也算是比较有良心。

     爬到金箔之处时,已经过了半个多时辰,由于是正午时刻,光照正强,金箔看起来闪闪发光,好不威严。我定睛去看,只见上面写了五个字,五行镇妖处。不知为何,从少时起,我就对“妖”这个字眼感到反感,而金箔上的妖字入眼更是让我感到心烦不止,当即用力把它从山石之上撕了下来。还没等我细看手中的字符,只觉得脚下不稳,一个趔趄便从山上栽了下去,然后双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了。

     醒来时我已躺在离山稍远之处,白马在一旁嚼着青草,嘴里不时地发出咀嚼的声音,听着十分惬意。而那座山哪儿还有山的样子,似是被一把巨斧从当中劈开了一般,中间裂开了一条恐怖的缝隙,山体向两侧倾倒。而山下的猴子也是不见了踪影。既然被神佛称之为妖,应该不会被砸死吧,我嘴里嘟囔着,而且从这山的惨象来看,那猴子的厉害之处也就不言而喻了。想到此处,我稍微安心,笑了笑,却又感觉不妙,既然他已经得救了,不应该守在我身旁么?难不成,背信弃义的逃走了不成?不由得叹了口气,那猴子应该还没吃些什么呢,就走了,饿着怎么办。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太傻,他既然有劈山的本领,自然不会饿着肚子。我准备起身拿些干粮饱腹,低头间看到了一行歪歪扭扭的符号,仔细辨认了许久才发现是“俺先回家一趟”。想必是那猴子料我醒来之后寻不到他,必会诽谤他一番,特立下字据。

     不再想猴子的事,站起身来到白马身旁,却看到绑马的树上贴着原本被我从山上撕下的金箔,不过上面的字却让我险些笑出声,变成了”八卦锁马树“,想来定是那猴子看到金箔上原本的字后弄出来的。看不到那妖字,我心情也是极为舒畅,想来我还没一直猴子看得开,妖也好,马也罢,不过一个称呼罢了。我正笑着要把金箔从树上揭下来,手指碰到金箔的那刻却又突然脑中一片混沌,失去了知觉。

     半梦半醒间,好像听到了有人在我耳边颂一句法语:鸿蒙初辟原无姓,打破冥顽须悟空。哦,原来你叫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