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白马白马
    。这是正中午,阳光稀稀落落的从叶子之间的缝隙中落下,洒在流淌正欢的河面上,水很清,一眼就能看到河底的小石子,顺着水流的方向飘飘荡荡。再向前走一段,河面慢慢地变宽,水流也慢慢变的急了起来,再往前就是一个小瀑布,瀑布下面就是一个小小的水涧,人们叫它鹰愁涧。因为有人说,看到过苍鹰从这里经过,会慢慢的在水涧上方盘旋,哀鸣,最后扑向涧底。所以他就感觉这个水涧有股力量,会把愁绪与哀怨勾起,并且为了纪念那头鹰,所为称之为鹰愁涧。好了,反正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我就记得有天我在下面水涧,然后突然就跳下来一只鹰,别问我鹰怎么跳的,我哪里知道它怎么就跳下来了,后来就开始有人这样称呼这里了。不管别的,但是这个和尚是真的勾起了我的怨念了。从半个月前,五行山那只猴子逃走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这个和尚,我也不知道这和尚哪儿来这么大法力把如来的山给劈了。反正我过去的时候那山就噼里啪啦的变成两半了,猴子当时正在往外爬,所以你说这是猴子劈开的拿我是断断不能信的,唯一的解释就是躺在地上的这个和尚了。本来想等他醒了,跟在他屁股后面看看到底是什么大尊,谁知道刚醒没一会这丫又躺了。我等得也不耐烦,就回家了,结果傍晚时分这家伙就走到了我家上面,唧唧歪歪的。刚开始我以为在念经,我就飞到涯边想沾一些佛气,没成想这家伙还在念叨那个猴子,嘟嘟囔囔的,“你说这猴子是不是家里有事啊,我这也找不到猴子窝在哪儿啊。怎么还不回来,我这走远了他会不会找不到?要不咱回去?可是走了这么远了,和尚我也累了,还是歇一会吧。成,你也是这么想的吧。咱就歇一会。”我以为他还有个同伴,偷偷一看,这家伙在跟一匹马说话,我就想啊,这马是不是也是匹天马,得了道了?再看看,不能够啊,这跟普通的凡马也差不到哪儿去啊,就是雪白雪白的,看着不错。和尚也不说话了,找了棵老树,绑了马就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居然睡着了!或许是他冥想的方式太过特殊,公子我看不出来吧。看了会我觉得没意思就回去了。

     第二天他开始往回走,沿路还在找猴子窝,而且嘴碎的不行。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没再跟着他。傍晚时刻他又回来了,还是在跟白马说话,“小白啊,这猴儿是不是跑了啊,要不是我看错了?那是个狒狒?不能啊。咱今天找了一天就看见个兔子,这哪儿来的猴子窝啊。你说他家是不是离得远,要不再等他几天?行,就听你的。”我翻翻白眼,白马根本没搭理他,看来是公子我是看走眼了。不再听他碎嘴子,我开始盯着天空发呆。

     之后的每一天,他都是从鹰愁涧走回五行山,又从五行山回到鹰愁涧,然后在同一棵老树下睡一觉,周而复始。我猜过他是发现我了,不然每天都在我头顶上的那棵树下说话干嘛,我猜他不是跟白马说话,而是跟我说话。于是我也偷偷的在水底回应他。可是他话太多了,每次我应不了几句就睡着了。睡醒的时候他又离开了。我有时就想,就让他一直这样呆着吧,也挺好。

     可是今天太阳已经要落下一半了,他还没有回来。他是走了么?应该不是,这都半个月了,猴子也没回来。就算他走了,也应该从这儿过啊,这儿是西去的必经之路。其实我知道他是谁,也知道猴子姓孙,观音之前也跟我说过有这么个和尚要来。可是我就是不愿意跟着他,他没孙猴子法力高,也没我的法力高,为什么要我跟着他。我也没有从他身上找到我需要的东西,我想,肯定是观音忽悠了我。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月亮在慢慢地上爬,他还是没有过来。没有听到马蹄声,也没听到他的碎嘴子。我要去找找他,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没良心的跑了,也不跟我说声。

     我顺着他之前的道路找着,找了两遍都没找到,他这次应该跑的很远,再找找,找不到我就回去了,我恨恨的想。我又慢慢地飞着,我突然发现在断山处有一群狼,在朝着一个山洞嚎叫。是了,他什么都不会,肯定是躲在山洞里了。等会我救了他我要向他提什么条件呢?就让他以后话少点吧,不对,他话少不少跟我有关么。让他不许强制带我走就好了。对,就这样。

     我轻轻的吼了声,把狼群赶跑,偷偷的顺着石缝往里眯。他坐在地上,袈裟一片狼藉,包袱都放在火堆旁,仔细看上面还有些许的血迹。他受伤了么,我在想。我轻轻的把石头移动了一下,他吓得捂住了胸口,向洞口探视,好半天确认了没事才低下头,松开了手。我捂住了嘴巴。

     原来他不是捂胸口,他在捂白马的眼睛。白马的腿部和腹部血迹斑斑,卧倒在地,他把马头轻轻地抱在胸口,不时地用手抚摸着它的毛发,嘴里轻轻地说着一些话。

     “没事了哈,那些狼进不来。就算进来了我也不会让他们吃你的。啊?好,呸呸呸,我说错话了。”

     “都怪我,要不是我要在这里等猴子,这些狼也不会来,你也不会受伤,是不是。哎,等咱出去了,我给你拔好多草好多草给你吃,好不好?”

     “你说咱还能出去么,猴子还不回来。猴子来了咱们就得救了,那天你也看到了吧,他那么厉害,山他都能劈开。咱以后就跟在猴子后面,没狼敢欺负咱。”

     “你说,猴子回来了,会不会找不到咱的尸体?找到了的话,他会不会哭?应该不会,我那么损他。”

     “我给你唱首曲儿吧。难听不难听也就这一首了,将就着吧。”

     “白马,白马。你不要睡着了,再给我看看你受伤的腿吧,我不想看到你再为我倒下,我只想和你一起出发。白马,白马,你快回到你的家,让我为你照亮回家的路啊,你的家里没有一个人让你受伤啊,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白马,白马,你不要迷路了,我只是个匆忙的旅人啊,白马,白马,你睡吧睡吧,我要离开我的寺庙,浪迹天涯。”

     他的音调很怪,我从来没有听过,但是我又深陷其中,仿佛又看到了父王轻轻地抱着我,轻轻地给我讲故事,讲他跃龙门,讲他和母后相遇。

     我走进山洞,站在他面前:“我治好它,你放它走,我陪你去西天。不过,你得给我唱白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