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祸从口出,恶由心生
    玄裝师徒二人睡了,那二个妖怪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上聊了起来。

     “老熊,见到真尊才知道,大圣爷也没传说中的那么凶悍,传言只道孙悟空嗜血成性,凶神恶煞,却不知道凶神也有和蔼可亲的一面。”

     “那都是山上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妖传的,他们哪儿见过大圣爷真面目,只不过从那些个天上贬下来的谪仙口中听来的,那些个没种的仙人自然是要竭尽全力去诋毁他们的仇人。说来也可惜,咱生的晚,没跟着大圣去天上闹上一闹,如今大圣跟在这金蝉子身后,日后定是要得道成佛的,咱们却只能在这荒山野岭念经拜佛,这就是没赶上时候儿啊。”

     “诶,你说,咱能不能跟大圣爷说说,也跟着去西天,沾沾佛气,日后也封个罗汉菩萨什么的。”

     “得了吧,兄弟,就你这狼性,那长生不老的肉在嘴边整天晃荡,指不定哪天就抓起来啃了,还去什么西天,把自己送到阎王那儿还差不多,就算有那个命吃肉,也没那个命过活啊。”

     “也对,不过大圣确实是大圣,这耐性咱是比不了,换做俺老狼,早就上嘴了。”

     “大圣是咱的榜样,要想皈依佛门就得有这样的耐心,恒心,以及决心。不过咱这熊样,也只能念念经,拜拜佛了。”

     “这就是命,要不然,大闹天宫的怎的不是你我?跟着金蝉子的咋地就不是你我呢?洗洗睡吧。”

     二妖齐齐的叹了声气,躺在床上歇息了,门外闪过一个黑影,苍狼起身看了看,也没在意,只当是打更的,又躺了下去。

     “师祖,不好了,不好了,那广墨广亮和那毛脸和尚都是妖怪,妖怪啊!”广智慌慌张张的闯入后殿,朝着金池和尚的房间喊道。金池却一脸淡然,让他慢慢说。

     原来猴子与二妖说话的时候刚好被路过的广智遇到,听得广智迷迷糊糊的,以为这毛脸和二妖是旧相识,广智怕几人合着伙要图谋不轨,便装作打更的悄悄跟了过来。也恰巧遇到二妖刚入寺院,放下了警惕,没发觉他,便把黑熊与苍狼的谈话全都听到了耳里,这才慌张的回来禀报于金池。

     “你是说,那两个妖怪说那唐僧是金蝉子?”

     “是,我亲耳听见他们说那毛脸和尚跟着金蝉子要得道成佛。不是,师祖,重点不是这个,那可是妖怪啊。”

     “你懂个什么,师祖我二百多年来也见过不少妖魔,但你知道金蝉子是何人么?金蝉子可是佛祖座下弟子,只因冒犯佛祖,被贬下凡尘,修行十世,传言吃上他一块肉便可长生不老。这可比妖怪什么的重要多了。”

     “师祖这又是从何处听来,我倒也听那二妖要提到过此事。”

     “我云游之时,听那些仙人讲道时所讲,仙人之言,定然不虚啊,你我长生不老的契机到了啊。”

     “那可是人肉,师祖。再者,那毛脸可是妖魔都惧怕的人物,你我招降不住啊。”

     “什么人物,我这辈子却还没见过招降不住的,等明日给他们食了迷魂药,再厉害的人物也要乖乖听话。”

     广智还要试图劝说,被金池制止了下来,只道明日听他指示,便把小和尚赶回去休息了。这夜广亮过的可谓是煎熬难耐,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了凌晨。

     第二日,玄裝二人起床洗漱罢了便要与金池告辞,继续上路。金池却要师徒再呆上一日,说是要举行什么佛衣盛会,邀请玄裝参加讲禅。玄裝几番推脱不过,只得应了他。猴子只好又把行李放了回去,与玄裝说道:“什么佛衣大会,俺看不过是为了炫耀罢了,以为自己有些个器物便自大的不行,看俺老孙也变出件名贵的袈裟,羞辱羞辱他。”

     玄裝又瞪他一眼:“那么多事干嘛,他既然邀了,我们便去走个过场,明日便走了,何必再惹事生非呢。”

     “俺就是看不惯他那小人模样,定要让他出个洋相不成。”

     “你就安稳点,过了今日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罢了罢了,俺就听师傅的。”猴子看玄裝一脸不情愿,也就收了作乱的心思,生怕惹恼了和尚,再念出紧箍咒。

     待到了巳时,和尚们一个个抬着衣柜从后殿出来,足足有十多个衣柜,每个都有八尺高,八尺宽,里面放满了各类袈裟,金光灿烂,花团锦簇,几人简直要看花了眼。而那些小和尚们一副见惯了的样子,看来这佛衣会也是寺院中的常事了。那金池和尚笑眯眯的拉着玄裝的手,一件一件的与他讲这些个袈裟的来历与寓意,也不管玄裝面色如何,只管自己不停嘴的说。

     佛衣会一直持续到了申时,金池才勉强介绍了一半的袈裟,看众人都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便吩咐广智先让后厨做斋饭,带到傍晚再继续。玄裝终于松了口气,跟悟空耳语道:“这老和尚太过热情,与昨日差别太大了。”

     悟空笑着说:“应是他昨日未听清咱们从何而来,今早才想到大唐并非是爪哇小国,便来献殷勤了。”

     玄裝赞同道:“定是这样,看来我大唐也是名声在外,我身为大唐子民还是很欣慰的。”

     刚聊几句,广慧便前来邀师徒二人去旁殿用膳了。刚进旁殿便觉得一阵清香扑鼻而来,看桌上一碟一碟的青菜,豆腐,香的猴子口水都流了下来。金池招呼着玄裝师徒入座,布菜,倒茶,玄裝再三谢过金池。猴子也把筷子扔到了一旁,直接用手抓着入口了。那广墨和广亮也好似猴子一般,不过并不像猴子一般放肆,仍保持着应有的礼仪,但是进食的速度也极快。

     茶足饭饱之后,众人都回到房里休息了,玄裝也感到了困意,便先上床休息,猴子出去转了两圈,并未发现有人在院内,觉得无趣,也就回房了,顺便等着老和尚过来喊着继续参加那炫富大会。可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过来,猴子只当那金池倦了,便也铺了床铺,睡下了。

     酉时刚过,便听得门外有人悄声唤道:“师祖,他们都昏了过去,那两只妖怪也并未醒来。”

     金池和尚喜不自禁:“正好,把那熊胆和狼肝与我摘下来炼丹吧。”说着,招呼着一众小和尚便进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