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明智之举
    金池长老走进屋内,吩咐着众僧把几人给绑了抬到柴房中,然后快步来到玄裝身旁,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庞,感慨道:“果真是金蝉子转世,起初我还并未发现,这唐僧的皮肤可比婴儿般白嫩,本来老衲对那传言也抱着些怀疑的态度,今日看来定然不假,吃上一口即便不能长生,也能年轻许多啊。”说着便要张口咬上去,却被身旁的广智止住。广智向金池分析道:“弟子自然懂师祖定是急不可耐,但是咱这庙中僧人众多,如此吃着也忒是血腥,血液四溅的,万一吃下又忍不住吐出来,失了功效,岂不是浪费。依弟子看来,不如把这唐僧放入蒸屉中蒸了,就这样原汁原味的让他的血液浸入肉中,那功效想来定然比生食更有效。而且,也不是太过血腥,吃起来也文雅许多,师祖以为如何啊?”

     那老和尚被阻心中正是气恼,但听完仔细一想,广智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便高兴的赞称道:“还是年轻好啊,广智你想的真是周到,等开饭之时,多奖励你一块肉。”

     广智谦虚道:“都是弟子应该做的,师祖过奖了。”

     金池摸摸胡子,看着广智欣慰的点点头:“倒是块好料子,日后老衲云游之时,寺中大小事物可由你来做主了。”

     广智欣喜的跪下谢过金池,看的众人是羡慕不已。

     “你们把这唐僧抬到厨房中用蒸屉蒸上,记得不要放任何佐料,一定要保证原汁原味。谁也不可偷吃,待到快熟了,就来通知与我。”金池又使唤着一众小和尚把玄裝抬走,领着广智几人走向了柴房,处理悟空与那二妖去了。

     进了柴房,被绑的几个还睡的正香,那黑熊精甚至还打起了呼噜。广智向金池请教:“师祖,这取熊胆与狼肝得是他们在现出原形的时候吧?若是现在这般便取出,不知还有没有药力了。”金池赞赏的看着广智:“问的好,其实不论人形还是兽形,都有药效,不过在兽形时取出的药效更完美罢了。老衲这里有些当年偶从仙人之处得来的药粉,可使一切化形的妖术失效。”众人就见金池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把瓶塞取出,轻轻地在瓶口吹了口气,朝着猴子他们轻轻地扇了扇,便又立马封住瓶口,小心翼翼的放回了怀里。看来是为了今日之事而提前做的准备,也体现出了这瓶东西的宝贵之处。

     过了不到一刻钟,柴房中的众僧齐齐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原来是药粉生效了,那黑熊精与狼精是众人早有准备,而对于悟空却只知道是二妖惧怕的人物,这时看来也吓了众人一跳,七嘴八舌的说开了。

     “这是什么东西,尖嘴猴腮,是猴子么?但是熊和狼会怕一直猴子么?”

     “即便是猴子,哪有长得如此壮实的猴子,再说,也忒丑了吧。”

     “罪过罪过,你们懂什么?这可是雷公啊,我幼时有次下雨天恰巧看到了雷公和电母,这长相可是与雷公一模一样啊!”

     “对了对了,即便广坤说的是假话,你们没见过众仙的画像么,这真真的是雷公下凡啊,我们可是闯祸了。”

     “怪不得两个妖怪那么怕他,还称他做大圣,若是雷公,这便说得通了。”

     “蠢货,一群蠢货,雷公会跟在一个和尚身后么!这只是个猴类的妖怪罢了。”金池被气的直哆嗦,大声的训斥众人。

     “可是师祖,那和尚不是金蝉子转世么?会不会是雷公下凡护佑他去西天呢?”广智战战兢兢的向大怒的金池提出了疑问。

     “这,”老和尚愣了一下,随后又更大声地训道,“金蝉子,金蝉子又怎么了。即便他是雷公,与妖魔为伍,也该遭天谴,你我这是替天行道!”

     “哈哈哈,俺老孙实在是忍不住了,雷公,哈哈哈,俺可是雷公的爷爷!”众人还在争论,却听到身后一阵尖笑。原来悟空并未被他们迷倒,只是将计就计想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办法罢了。

     “就是就是,雷公算个什么。大圣爷打十个,不,打一百个雷公也不成问题。”黑熊精也醒了。

     “你这狗熊就知道打,咱大圣爷可是文武双全的,雷公算什么。”苍狼从地上也爬了起来。

     “太好了,我还以为孙长老你们不信我,真的被迷了过去呢,幸好幸好。”众僧还处于惊吓的时候。广智跑到悟空的身后,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这吃里扒外的白眼狼!气煞我也。”老和尚气急败坏的骂道,随后转身就跑,可是哪里跑的过孙猴子呢,被猴子一把就抓了回来。

     猴子正要逗他两句,却发现手中所抓的金池不见了,只剩下一根木头。悟空“咦”了一声:“没想到这老妖僧还懂些逃遁之术,老黑老白,你们跟着广智去把俺师傅救出来,倘若少了一根头发,俺活剥了你们。”说罢,便一个纵身跳了出去,追那金池去了。

     “快走快走,晚些了,我们遭殃,你也别想好受。”黑熊一听悟空撂下了狠话,急忙催着广智去厨房。

     “可是两位大王,唐长老并未长有一根头发啊。”广智也是脚下生风,走得飞快,但是嘴上还是善意的提醒了傻熊一句。

     “别废话,赶快带路。”黑熊精…………

     几人一番忙活总算是把玄裝救了出来,还好火势不算太大,要不然,再等会救出的就只剩一道菜“清蒸玄裝”了。

     玄裝也在蒸屉中被热醒了,刚出蒸笼就抱怨道:“也不知谁想到弄出个这样的传言,居然要吃我的肉,吃也就罢了,为何要这般折磨我,直接上来一口一口的咬完不就好了么?非得吃熟食,这下倒好,肉也没吃到,还要送出自己的命,哎,图什么呢。”

     广智支支吾吾的说道:“唐长老,那老妖僧原本是想直接生啃的,我为了救您而拖延时间,才想到了这个办法,还望见谅啊。”

     玄裝愣了一下,笑道:“你这小和尚,明明是你救了贫僧,却还要我见谅,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不必如此认真。贫僧在这谢过小师傅了。”说完,弯腰施了一礼。

     原来昨晚金池决定要吃玄裝之时,广智心中就有了芥蒂,后来回到房中反复思量,还是觉得吃人这件事太过血腥,老和尚太过变态。反正他也对长生没有什么想法,便在第二天佛衣会的间隙告知了师徒二人,因为广智太过胆小,所以二妖则由悟空代为通知。几人商量了一下,便决定了计策,于是也就发展到了现在的这个情形。

     “许多仙类都这样说咧,说吃了金蝉子一块肉,便可长生不老。”黑熊精在一旁说道。

     玄裝看了看黑熊精,伸出了一只手臂:“给,你咬一口看看有没有功效。”吓得黑熊精连连后退,摇手摆头:“长老饶了我吧,我要真的吃了,怕是大圣回来,把我打的连渣都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