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渡魔入佛
    玄裝正步走到禅院的门前,用力的叩了叩门上的门环。远处看来这门环只是黄铜之色,但当玄裝触碰到把手之时才意识到自己想的还是太过简单,细看之下,这门环却是表面镀了一层黄金,看着金灿灿的好不闪眼。正当玄裝思量这到底是镀金还是实金的时候,门吱扭地慢慢从里面被拉开,往里一看,好家伙,有五六个和尚才拉动了这扇门,门的重量也可想而知。

     那领头的和尚低头颂了声佛,施了一礼,才看向玄裝:“不知长老从何而来?”玄裝急忙还了个礼,口称:“长老不敢当,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那领头的和尚侧身撤了一步,让出一条道路:“还请长老入寺歇息。”玄裝谢过那小师傅,回头唤孙悟空牵马过来。

     那和尚和玄裝并步而行,不时的聊着。和尚询问道:“长老千里迢迢而来,是为了去往何处?”玄裝想了想,回道:“贫僧是为了去西天求见真佛的。”和尚听后肃然起敬,敬佩道:“长老志向实为远大,小僧佩服。”话音刚落,只听得猴子在后面又笑出了声。玄裝瞪他了一眼,那和尚也闻声看去,吓了一跳,回头低声朝玄裝问道:“这毛脸和尚不知是您什么人?”玄裝笑道:“这毛脸乃是我的徒儿,法号悟空,你叫他悟空便是。”和尚听了不禁摇了摇头:“您怎的收了个如此丑陋的徒弟,看着也不觉得害怕么?”

     “你这和尚怎能背后这样辱人相貌?俺可是吓到你了么?昂!”猴子在后面听得清楚,张口训斥。和尚赶忙低头谢罪,玄裝仍拉着他往前走:“小师傅不必如此,他本就生的丑陋,又怎算辱他。”又回头看看猴子,继续说:“只不过有些个,还认为自己长得挺美咧。”听的那和尚“噗”的笑出了声。猴子在后面嚷嚷道:“师傅你忒是不公平,合着外人来欺俺老孙,也不怕哪天欺的俺不与你做这受气徒弟了!”玄奘也不理他,和那和尚边说边走,引得旁边众人直笑这师徒有意思。猴子见玄裝不理他,也不再喊叫,拉着旁边的和尚也唠了起来。

     这寺院实在是大,众人穿了三道门却还未到客房,迎面的却是一座大殿,殿里立着一尊菩萨,由纯金铸造,手上所托净瓶却是由汉白玉所刻,而其中的柳枝也是翡翠雕出来的,引得玄裝直呼奢华,浪费。那和尚与玄裝说明:“我家老祖定下过规矩,凡进寺便首先要朝拜菩萨,之后我寺内众人才可接待。”玄裝点头称是:“便改如此,出家人又怎能见了菩萨而不拜呢?尽听小师傅安排。”这话说出又是引得猴子一阵白眼,玄裝看了便道:“悟空,你力气足,便由你去敲钟。”猴子也不恼,正是新奇,便绑了白龙马,跳着去那高大的钟楼去了。

     准备完毕,玄裝便随着那和尚的鼓声开始朝拜,鼓声刚响几下,便听得那钟也嗡嗡作响,声势浩大,惊得众人直呼这毛脸好力道。玄裝心中也在想,这猴子敲起钟来还真像那么回事。稍过不久,朝拜毕了,和尚也住了鼓,悟空听着没人与他相和,也慢慢停了下来,跳着喊着回到了大殿,直呼过瘾:“俺老孙当初与拜师学艺之时也时常听这钟响,只是打钟这事都是师兄们操劳,由不得俺,今日才觉得这敲钟真真的过瘾,怪不得那些个师兄不舍得让位与俺。”和尚们苦笑,都说道受不了:“孙长老是过瘾了,可苦了我们些个和尚们,耳朵都要被震得聋了。”悟空嘿嘿直笑,嘴上却还谢着罪:“俺老孙没忍住,得罪了得罪了。”

     玄裝在一旁与和尚交谈:“贵寺的建筑和佛像怎的都如此奢华,佛家讲究的是清净,这满是铜臭味的装饰,不怕佛祖怪罪么?”那和尚解释道:“原先我也有过疑问,可师祖说敬佛是要尽心去敬的,我等心意不够,便必须用自己所能尽的最大能力去敬佛,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我们别的也没有,只有些个闲钱,就用来修缮了寺庙,也算尽了心了。”玄裝想这个理由也并非不能接受的,便点点头,敬佩道:“善哉,善哉,小师傅本有万贯家财,却肯拿来全部修缮寺庙,贫僧佩服。”和尚表示不敢当。正在此时,一个小沙弥过来与他一番耳语。和尚点点头,让其下去,转身与玄裝歉意道:“师祖昨日云游去了,今日还未归,请长老先稍作休息,待师祖回来,小僧再去请长老,招待不周,还望见谅。”玄裝摆摆手,表示无妨,便和悟空跟着小和尚去了客房。

     师徒二人刚收拾妥当,悟空便嚷道:“师傅好没原则,前些日子说了不敬佛,不拜佛,只讲佛理,今儿个怎又拜了观音?”玄裝无可奈何道:“若我说我不拜佛,不敬佛,只怕那些僧人早就棍棒把我们赶了出去,再者说,我若不拜,被佛祖知道,随手降下个天谴,这还未见到真佛却白白丧命,岂不是太亏了么?所以做做样子也是应该的。”猴子笑道:“若让俺来说,师傅是最狡猾不过了,比俺见过的所有人都狡猾。况且现如今有俺来保着您,还害怕他搞什么天谴不成?”玄裝只称道:“不可不小心啊。”猴子无奈道:“依俺看,您就是舍不得那些佛,还抱着些念想咧。”

     玄裝不与他讨论这些,只说道:“这观音寺的僧人可见其诚心,万贯家财都修了这座寺庙,实乃是视钱财为粪土啊。”猴子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个桃儿,啃着说着:“在俺看来这都是一群傻子,对那所谓的师祖崇拜的发了疯。俺看就是那师祖不知道用啥法子把这些富家子都忽悠的迷了心窍,才会扔下家业不管来当什么劳什子和尚。”玄裝不悦道:“未见证据切不可胡说八道,若那师祖真是个道行高深之人,你平白的污人家,倒是个什么说法。”

     猴子翻翻白眼:“您就瞧着吧,俺老孙可是火眼金睛。”

     正说着,就听到寺院内噪杂一片,猴子跑出去一看,原来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和尚带着两个中年人到了寺庙,身后跟着一帮抬箱子物件的佣人。只见那老和尚朝寺内喊道:“广智,快出来迎你师弟,广慧,带着师弟们出来收拾物件,过几日把那柴房修缮一遍。”猴子听了,不由的撇撇嘴,心想,又不知从哪儿骗来两个傻蛋。再看那两个傻蛋,甚是可笑,一个白的好似从面缸中滚过,一个又黑的如同煤炭一般。猴子乐不可支地回屋告知了玄裝这个消息,刚说两句,猴子脸色突然一变,又窜了出去,引得玄裝在后面直呼叫他稳重点。

     猴子盯着那两个傻蛋,眼睛冒出了金光,此刻再看那二位,竟变成了一头黑熊与一直苍狼。猴子嘴里念叨着:“好个高深的道行,俺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渡魔入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