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猎户
    悟空戴上箍子已经有七、八天的光景了,玄裝总是担心着指不定那一下这箍会突然把他徒弟勒的疼痛难忍,或者观音哪天施个咒就让这猴子一命呜呼了,但是看着这些日子他还是活蹦乱跳的,没有一点不适的样子,也就慢慢地把提着的心放回肚子里了。别看这光头和尚替父报仇的时候说下刀就下刀,眼睛眨都不眨,却没人能想到事后他可是背着旁人连吐了两个晚上才缓过了那股恶心。所以说和尚心善始终是心善,并不是杀了个人就变得铁石心肠,已有了师徒情分,自然不知不觉的就会为这徒弟担心一番。

     这几日休息之时,白龙总会不自觉的化作人形,与师徒二人插科打诨的逗上一会儿。头些天玄裝还没觉得什么,后来白天骑马之时总感觉怪怪的,直到晚上看到白龙时才发觉哪里不妥了。

     “你这猴子寻桃子的时候就没想过给公子我摘上两个?只顾着你那倒霉师傅和自己的口舌了。这几日吃草料吃的本公子恶心的不行。”白龙从地上捡起不知道悟空从哪儿猜回来的桃子,狠狠地咬了一口。

     “你这厮既然决定了给人家当坐骑,就老老实实的做好坐骑的本分,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牢骚。看看俺,头上无缘无故顶了这么个破玩意儿也没抱怨,你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悟空躺在树上没好气的回应。

     “就算是坐骑,也要受到尊重吧。每天吃不好睡不好的,坐骑也要翻脸的。”

     “你见过谁家的马吃桃儿的?你见谁家的马没事跟主人抢被褥的,坐骑就该有个坐骑的样儿。”

     “和尚,你给评评理儿,没这么欺负龙的吧?”白龙气的一口把桃子塞进嘴里,朝着坐在一旁的玄裝说。

     “咳咳,”玄裝表情古怪,装模作样地咳了两下,“其实吧,悟空说的也不是没道理,你这整天人啊,马啊的,变来变去,白天我骑着都不自在,总感觉自己忒不是东西,跟骑了个人一样。“

     “你说啥?”白龙目瞪口呆,一不小心把桃儿连核带肉一起咽了下去。

     “和尚说的也是实话,你这整天变来变去的,我不适应。你委屈几天,等和尚适应了,随你怎么变。”看着白龙要发飙,玄裝又赶快补充道,“这几天你想吃啥都给你弄来,我弄不来的,让悟空给你弄。”

     “这还差不多,既然如此,公子我就委屈几天,别的我也不要,就要那猴子摘来的桃子。得了,您个自己适应去吧,本公子睡去喽。”白龙一副算你识相的样子,慢悠悠的走到一旁,变回了白马的样子。

     孙悟空捂着脸,没好气的说道:“师傅说话,徒弟受累呦。俺也不跟你们唠了,睡觉。”

     留下玄裝自己一脸尴尬的坐在蒲团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想了半天,干脆也不想了,把袈裟往身上一盖,身子一歪,也直接睡去了。

     ………………………………

     这日正午,玄裝大老远就看见山坡上立着几间草屋,烟囱上冒着白烟,随着风慢慢地飘散。玄裝心想,这几日走得也乏了,不如去讨个住处,在这里歇上一晚也好,便叫住猴子,跟他商量。

     “悟空啊,为师看这几天你也走得乏了,咱们去那户人家讨个住处,歇上一天吧。”

     “没事儿,师傅,俺不累,犯不着耽误功夫。”猴子眨巴眨巴眼,像是不知道和尚怎么想的。

     “你不累,白龙也累了。就听我的,在这里歇息一日。”说罢,一拍马屁股,便朝着草屋飞快地奔了过去。

     孙悟空在背后一脸嫌弃,眯着眼看着马上的身影,嘟囔着:“自己累了直说不就得了,拐弯抹角的。”

     这是一户猎户人家,家里只有3个人,老猎户和他的妻儿。朴素的老太太也是信佛之人,看到玄裝的装扮也是热情好客,没等玄裝开口就拉着要他进屋做客。猴子慢悠悠的走到草屋前时,玄裝已经坐在门口和老猎人聊天了。猎人看到猴子模样如临大敌,把玄裝护在身后,嚷着:“哪里来的猴精,师傅快进屋躲躲,林儿快拿刀出来。”玄裝赶忙拉住猎人解释:“老施主不要误会,这是我徒弟,虽然长得吓人点,但心肠不坏。”猎人哪里肯信,推搡着玄裝进屋躲避。在猴子听着玄裝一大堆侮辱这自己美猴王的言语中,猎户慢慢地才相信这猴子真的是玄裝的弟子。

     为了证明悟空不会随意伤人,玄裝拉着悟空,非要让猎人摸摸他那毛茸茸的手。悟空终于受不了了,挣开玄裝,转身就走:“还没完了,俺老孙自己出去耍耍,不在你这儿受气了。”

     玄裝扔一脸抱歉的对着猎户解释:“施主不必介意,这猴子脾气不太好,还望多担待。”

     “不妨事,不妨事”

     吃了夫妇俩热情招待的素斋之后,老猎人要带着儿子上山砍柴,玄裝立即表示自己也去帮忙,老太太拉着不让去,非得留他在家跟自己说话。玄裝说自己不能白白接受老人家的招待,一定要帮帮忙才好。老人家拗不过他,也就让他一块去了。

     下午的太阳并没有正午的那么热辣,但还是晒得三人汗流浃背,玄裝出来时换上的练功服也已经被汗浸湿了。三人背上也背满了木柴,正要下山回家。老猎人一路都在夸赞玄裝的身体硬实,不像其他见过的长老,弱不禁风。玄裝笑笑,说自己自小除了念经诵佛之外就是打拳,做体力活。猎人听了不住的点头,说这才是真正的修行,其他那些和尚都是念经念傻了,自己身子骨都不行了,念经念的再好也是白搭。

     三人说走着,不知不觉得已经能看到草屋了。老猎户刚提议休息一下,却忽然听到附近树灌中有股大的动静,紧接着就是一声虎咆声。猎人表情凝重,招呼着儿子一起拿起了猎刀,摆好了架势,把玄裝挡在背后。只见一只黑色的猛虎从树林中慢步走来,不时地发出低吼。猎人提醒玄裝离远点,便与儿子慢慢地围住那头猛虎,渐渐形成一个包夹之势。这黑虎也算机灵,没等年轻猎人挪到他的身后便猛地扑向了老猎人,只见那老猎人身子往侧旁一挪,反手朝着黑虎腹部就是一刀。老虎猝不及防,腹部被划破一个小口,落地后又是发出一声更大的怒吼,后肢慢慢蓄势,又是猛地一扑,这次老猎人没能再躲过去,被黑虎压在身下,艰难的用刀抵着黑虎的尖牙。年轻猎人见状,连忙跑上前去,一刀朝着老虎背上斜砍而去。那黑虎不慌不忙,踩着老猎人轻轻一跃便躲过了,嘴里还衔着一把猎刀。年轻的猎人护着父亲站起,和那猛虎又形成对峙之势。

     正当局势危急之时,玄裝只听身后一声大喊:“师傅别急,俺老孙来了。”接着一个影子从身边略过,再看那猛虎已被一根细棒穿身而过,发出最后一声低吼,便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