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观音禅院
    话说这玄裝因为那猎户一家的遭遇,想起了自家的伤心事,不由的震怒,对佛祖生了怨意,一怒之下口称不再念经。可这师徒二人又行了两天的路程,和尚心里总不是这滋味,嘴里总感觉少了些许的事物。这日傍晚,实在是憋不住了,又开口念起了经文。悟空听了,便问道:“师傅,您不是说不再念这佛经,不再诵这佛了么?怎的今日又开口了,莫不是违了心,要做个小人不成?”

     玄裝听了,先停了下来,回头与他解释:“我从会开口讲话,便诵念经文至今,早已成了习惯,虽说我对这佛失望透顶,可既然他能成佛,便还是有可敬之处,只不过成佛后或许忘了初心,弃了众生。为师改不了这个习惯,便继续念经,心中不再信仰他便是了。”

     猴子听了嘻嘻笑了两声,两手在面前摆了摆,表示不信,讽道:“您这只不过是找了个借口,偏的还是这佛,若您真真的下定决心不再敬他,便肯定会忘了诵经这件事。看俺老孙,便从不记得念经这事。”

     玄裝正打算继续念诵,听了此话,忍不住严肃起来:“你这猴子,为师并不是为了找借口,而是此生在世,定要有些敬畏才是,不然无所敬畏,便会骄横跋扈,忘乎所以,失了本心。这经文不是他如来一人所写,就当是他一人所写,也自有经文中蕴含的道理,我念这经文只为其中的道理,并非一定是颂他。再者,让你这猴子不再食桃子,你可习惯?”

     猴子想了想,自己不吃桃子也的确是不习惯,但还是不服气:“为何在世定要有敬畏,俺老孙就从未有敬畏。”

     “你刚诞世之时,法力皆无,初遇老虎之类的猛兽,可有畏惧?你与菩提修道之时,可有敬他?你刚修习筋斗之术之时,站立云端,可有对天地的敬畏?你之所以被困五百年,并不仅仅是他仙家之人欺你,也是你以为自己已无所不能,失了敬畏之心,才会遭此劫难。你可还记得你刚定修道之心时心中所想么?”

     “俺从没忘过,俺只为了使俺的族群不再遭受欺凌,是了,是弟子错了。谢师傅教诲。”悟空若有所思,当即双手合十,向玄裝拜了一拜。

     玄裝笑着点了点头,暗暗称好,便又闭眼开始念诵起来。悟空在一旁仔细思索刚刚玄裝的教训,心中这几百年所集聚的怨恨之气也略有消散,不由的点点头,对玄裝的道行感到敬佩。但再仔细一想,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猴子猛地一惊,叫出声来:“你怎的知道俺师祖名讳?”玄裝也不由得暗道失误,不小心说漏了嘴,但表面却装作未听到猴子所说之话。

     猴子大急,又连声发问,吵得玄裝无奈之下开口回他:“猴儿听错了,我并不知道你师祖名讳。”

     “休得骗俺,俺耳目聪明,断断不会听错。你到底是何人,怎的知道俺的过往。”猴子表示不要侮辱他的智商。

     玄裝看无法敷衍过去,只好劝道:“此事事关重大,为师日后再细细与你讲解,我既然救你出山,又劝你扔掉金箍,肯定无害你之心。”看猴子不依不饶,他只好威胁道:“不然我就念那紧箍之术,你也知道这箍的强硬之处,万一把你勒出个好歹,也别怪为师。”猴子想到刚戴上之时,自己尝试着撬动,却引来金箍反制,勒的他疼痛难忍,也就只好妥协,但约定日后一定要告知自己,玄裝表示不会坑骗于他,他便罢休了。于是师徒二人重归和睦,这一夜也相安无事。

     …………………………

     师徒二人已经走了半个多月,。这些日子路上碰到不少野兽和强人,玄裝也没难为他们,只教猴子教训一番便放他们走了,不过兽类直接放走,强人还得罚诵一篇佛经才能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固然龙马行的快,也禁不住这样耽误工夫。说来这个法子也不只是玄裝所想,玄裝只想这让这些人沾染些善意,化解下戾气,而猴子听了直直的摇头,玄裝问他有什么意见,他便俯首在玄裝耳边如此这般:“俺想着让他们也跟着师傅做个行脚和尚,一路上也给咱们解解闷。”

     玄裝正色称道:“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当和尚,固然他们犯了错,但好在我们直接制止,诵些佛经也就罢了。再说咱们路上行的快,带上他们也是拖累。”

     猴子听了嘻嘻直笑:“恐怕后几句才是您的想法,别的看面相都觉得您是个慈悲为怀的大和尚,谁能想到您滑溜的很呢。”

     “你这猴儿怎的能这般开师傅的玩笑,正经些。”

     “那怎么着也得背诵上几篇,只是读诵,怎么能记到心里?”玄裝听了,觉得这个主意实在是好,于是一路来,抓到贼人便逼着背佛经,也算是功德一件。

     这日,玄裝正在马背上闭目养神,听得猴子喊叫,说前方有座寺庙,问师傅要不要去投宿一晚。玄裝想,这半月都是风餐露宿的,好容易遇到一间寺庙,去歇息一下也好。便唤得悟空回来,嘱咐他挡着些脸,不要吓到了寺庙中的僧人。猴子咧咧嘴:“俺可是美猴王,怎的你们这些凡人都称俺长得丑,想不通,想不通。”嘴上这般说道,但也略微施了些变化,把五官化了出来,只是毛发并未变去。玄裝看了便建议道:“既然能变化,不如直接变作一个小沙弥?”猴子呲了呲牙:“俺不乐意与你个凡人一个德行,还是俺猴样好看。”玄裝听了也不强迫他,驱马朝着寺院行去。

     远看还不觉得什么,走上前来才看到寺庙的壮观,隔着寺门便见到寰宇阁楼,琉璃瓦顶闪闪发光,再看那钟楼奇大无比,看着那口大钟便觉得耳膜发震,使得玄裝不住的赞叹。悟空见状便问道:“师傅觉得这寺庙可是雄伟?怎的如此没见过世面,这等小破庙比起天宫来,实在是差远了。”玄裝瞪他了一瞪:“是呀,大圣爷的世面可不是我等凡人可比的,这寺庙比起我金山寺,那可是大了去了。”猴子哧哧的笑:“你这老和尚散起醋意也甚是可笑。”

     玄裝也不管他,翻身下了马,朝着门前走去。只见寺门上面龙飞凤舞写着四个大字“观音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