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貂禅
    玄裝轻抚龙马的耳朵,出言哄他:“你只当他是你的师弟,人前你称他为师兄,私下里他还是你的师弟,切莫又小心眼了。”

     龙马打了个响鼻:“我这模样,哪里还有什么人前,私下之分,这样也罢,也省的我吃那亏,公子我不现人身便是,你总不能让一匹白马唤你师兄吧?”

     朱悟能听了白马斗气的话,也急忙表自己的心意:“白师兄,你别听那猴子说的,咱俩还是按照拜师的顺序来算,你是老二,我是老三。”

     白马听了更气了:“你才是老二,你全家都是老二,这个二师兄还是你来做吧,我可不想得个这般的称号。”

     朱悟能翻翻白眼:“也好,我倒不嫌这虚名上的好坏。”说罢想起自己还并未正是拜师,便与孙悟空商量。

     孙悟空听了回忆起自己也并未真施过拜师礼,便拿起包袱,四下翻寻起来。要说这观音禅院的和尚们想的也是特别的周到,不光是禅杖,袈裟,日常用的香炉也一并给装了起来,还是用金子特别制作的,闪闪发着金光。

     朱悟能一看,吓了一跳:“师傅你还是个富贵人家啊,连上香用的香炉都是金子打的,这也太过奢侈了吧?”

     别说朱悟能吓了一跳,连玄裝也是眼皮抖了一抖,忙让悟空是个障眼法把那炉子变作普通的香炉。师兄弟两个朝着西方摆了香炉,点上了三炷香,就要跪下。玄裝上前两步,站在香炉的面前:“你们两个拜就拜我,何必要朝着西方拜呢?这是拜其他神佛还是要拜我呢?”

     朱悟能解释道:“这佛家弟子拜师,不总是要先拜佛祖、菩萨,再拜师傅的么?”

     孙悟空拍打他一下:“咱师傅与这平常的僧人可不一样。”

     朱悟能一拍脑袋,是了,眼前站的这位可是金蝉子转世,怎能与那凡僧相提并论?于是随着孙猴子一同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头,双手合十拜了一拜,又齐齐的叫了声“师傅”,这简单的拜师仪式便成了。玄裝站在那儿也是心花怒放,想到路上除了猴子,终于又有人陪自己聊天解闷,还能一同欺负猴子,不由得笑出了声。

     孙悟空也不知道这和尚心里在想什么,扭头对着白马说:“这下也说得通了,俺兄弟俩先拜师,你喊个师兄不为过吧?”

     龙马不屑道:“就一个仪式而已,公子我被骑了这么久了,还比不上你们那几个头么?你们愿怎么想怎么想,这排行我是不参与了。”

     玄裝拍他一下屁股,翻身上马:“你这小龙还生闷气了,之前不是与你说好了,不可小心眼,使小性子么?”

     说时迟,那时快,玄裝话还未说完,就见那龙马“嗖”地一下冲了出去,险些把那和尚摔下来。玄裝在马背上大喊:“慢些,慢些,我快要吐了。”龙马也不理他,自顾自的跑着,心里痛快地想着:那两个我欺负不了,我还欺负不了你么?你不是说我小心眼,耍性子么?那我耍给你看不就是了嘛。

     朱悟能在后面看的是大呼过瘾,搂着猴子的肩膀:“我说哥哥,师傅这一路都是这么骑过来的?不得不说,这马的速度,嘿,真是绝了。”

     悟空看这手上的包袱,后悔刚刚没提前放在马背上,看着肩膀上的手,眼睛转了一圈,也反手搂住朱悟能的肩膀:“哪儿能啊,这是为了庆祝你来了,才来了场跑马大赛,俺可没那面子。再说了,那是条龙,哪儿的马有他这速度。来来来,带上包袱,咱俩麻溜追上去。”

     朱悟能也挺实在,接过包袱,也不背在身上,不知嘴里又念叨着什么,这许多包袱竟变成一粒枣那般大小。他又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把包袱放了进去,向着悟空说道:“走吧,别让他俩跑远了,乖乖,这队伍太强大了,连龙都能当坐骑。”

     悟空被这一手惊呆了,问道:“这般法术,从何而来?俺老孙看得是羡慕得不得了。”

     朱悟能看着他笑了笑,拉着他驾了朵云,向龙马的方向飞去:“羡慕什么,不过是小打小闹的法术,哥哥你又用不上,我是因为书籍太多,没地方放,才到处寻访,得了个这样的法术。你要看的眼馋,日后我说与你听便是。”

     悟空重重拍了下他的后背:“这才是好兄弟,走着,走着。”

     两人在云上不时地说着话,朱悟能无意间看到了悟空头上的金箍,便好奇地伸手摸了摸,问道:“哥哥,你这头饰是从何而来的?甚是好看,给我也来上一个行不行?”

     悟空与他翻了翻白眼:“若是好看,哪日俺再遇到那观音,就与你讨上一顶。”

     朱悟能又伸手去拿猴子头上的金箍:“你这顶先取下让我试试。”却怎么也拿不下,朱悟能当悟空与他开玩笑,手上又加了不少的劲道,悟空只感到头上一阵刺痛,那箍却是又往里缩了一缩,疼的他大叫:“呆子住手,住手。”

     朱悟能看猴子这般痛苦不像是装出来的,连忙住了手,看猴子疼的差点从云上掉下去,赶忙过去扶住。好一会儿悟空才缓过劲来,揉揉头,瞥了书生一眼:“你这呆子,看就看,薅它作甚,刚才差点没把俺疼死。”

     朱悟能连声抱歉,问道:“这究竟是什么玩意,竟然让你这金刚不坏的脑袋这般疼痛。”

     悟空这才跟他解释,朱悟能听了之后当即表示不要了,这玩意实在是太吓人了。说起观音菩萨,两人又猜起了玄裝她俩的关系,还没说两句,便看到玄裝骑着龙马慢悠悠的在路上晃荡了,想必是玄裝又与那小白龙达成了什么协议,才使他慢了下来。兄弟两个相视一笑,降了下去,跟上了玄裝。

     龙马这一撒泼,跑了就是几十里的路,师徒三人也开始慢悠悠的逛了,原因是玄裝说,修行最重要的就是过程,若是只为了见如来,那不如让猴子直接背着他去。

     就这样,时慢时快的走了三四天,三人一龙又来到了一座山前。这山高耸入云,青松矗立,果树漫山,还有各种鸟类兽类在林中追逐嬉闹,好似一片仙家之境。

     玄裝赞道:“好洞府,好洞府,这山上必有得道之人居住啊。”

     朱悟能也称道:“师傅果然好眼力,这山叫做浮屠山,山中有为乌巢禅师,也是位高人,我初来之时,也曾拜访讨书。”

     “甚好,甚好,那我们也前去拜访一下吧。”说着,下了马,步行朝山上去了。

     走了许久,恰巧遇到一位穿着袈裟的人在树下不知道干些什么。玄裝想到,这定是那位得道的高人了,便颂了声佛,向那人问好。结果那人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连忙提起裤子,然后一本正经的转身,也回了个礼说道:“贫僧回礼了,我乃乌巢禅师,不知高僧有何贵干。”

     玄裝正待说话,一阵刺鼻的尿骚之气突然传来,使得玄裝只好用手先捏住了鼻子,只见那乌巢禅师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悟空在一旁却开口了:“什么乌巢禅师,明明是一直貂鼠精而已,呆子,你说的高人,便是一只貂鼠精么。”

     朱悟能摇摇头:“我说的高人定不是眼前这个。”

     那乌巢禅师只好承认:“各位慧眼如炬,我的确不是乌巢禅师,禅师乃是我家尊师,各位叫我貂禅就好。”

     朱悟能笑道:“你个小老鼠,你若是貂蝉,那我就是吕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