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前因
    “你这是法力全无了么?怎在人间受这种罪。”悟空与朱天一同进了屋内,坐了下来。

     “兄长你是不知,我在这下界也有许多年了。刚开始的时候仗着自己有着些许法力,便落草为妖王,欺负些凡民与小妖,起先感觉还不错,那是比天上的生活还滋润,只是久而久之也没什么意思了,那些女妖我也看不上,凡人看见我就害怕,本来长的还不错的面容,居然被传成了猪妖。后来也巧,我正打算着散伙不干,去寻个野林隐居一段时日,恰好遇到了观音菩萨,她与我指点迷津,我才决心隐了这一身的本领,化作凡人隐于世间。”朱天又去沏了茶,边忙边与悟空解释。

     “哈哈,你这面容被讹传成猪妖,那可见你做了多少坏事,被人记恨成何种模样了。”悟空只在一旁寻着他感兴趣的说。

     “可不是么,后来到了人间,我先是学着经商,本来力气也足,先跟着学徒。后来又自己出去做生意,但我这性子太直,做生意做的都是赔本的买卖,时不时还被人家骗上一次。于是我就学着看书,结果越看越着迷,看了也不知道多少年。前些日子菩萨又找了我,说让我在此地等一场造化,我便搬着书柜来到这儿了。”

     “结果你这造化没等来,却被一群莽夫整天欺负来欺负去的,俺看了都替你着急。”

     “多年没动过手,也习惯了整天与书为伴的日子了。这件事说来也怪我,本来答应着菩萨来此地等着你二人前来一道西去,但刚来没多久,那高老太爷的女儿不知从谁那里打听到我是个书痴,便前来借书,探讨。我也从未与女子如此接近过,久而久之就产生了情愫。”

     “产生情愫就去提亲便是了,身为男儿就得有些个胆魄。这茶好香,元帅倒一杯与贫僧尝尝。”玄裝扶着帽子从客房走了出来。

     “玄裝长老还叫我朱天就好,什么元帅都是过去的事了,与现在都豪无关系了。”朱天站起来又与玄裝冲泡了一杯热茶。

     “对,这才是真正的好心态,悟空,你以后也不要总是遇到个妖怪就跟人家说你是齐天大圣,显得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一般,也不想想,就你那模样,能找得出来第二个?”玄裝轻抿一口,斜眼看着悟空说道。

     “也对,俺这脸就是招牌,不像天蓬你一样,必须要自报家门。”悟空一口就把茶喝完了,把杯子盖子乱放在桌子上。

     朱天刚喝了一口,就喷了出来,边擦边笑:“你这猴子,真是分不清楚好赖话,玄裝长老那是再讽刺你呢。”

     玄裝也撇撇嘴:“有时候也不用与他说透,说不定他美几天自己就反应过来了。跟猴子说这些隐晦的话真没意思,不如你也跟着我去游历各国吧。”

     “人家本来就是要跟着咱们走的,可惜如今有了意中人喽,怕是不舍得咧。”悟空不知道又从哪儿摸出一个桃子,三两口就入了肚。

     “长老,如今真是走不开,我若这样走了,翠兰姑娘怕是要寻死觅活了要。”朱天收起了笑脸,皱着眉,摇着头。

     “既然你二人都互相中意,为何还不结姻呢?空害得人家姑娘白白在这与你耗费光阴。”

     朱天叹了口气,眼中甚是无奈:“还不是那高老太爷嫌我家贫,说我练个秀才都不是,怎能把女儿交于我呢?”

     悟空闲不住,跳下椅子来回走动:“俺说天蓬,你这看书看了也有几百年了吧,哪儿连个秀才都考不上嘞。”

     “能考是能考,可我现在喜欢自由,若我考了秀才,他还会说考举人、考进士,到那时万一给我安插个官职,我还如何自由呢?不如自由自在的在家,想干嘛就干嘛。”

     “那想必那群人是来让你远离高姑娘的吧?既然成不了事,就不要耽误人家。”玄裝放下杯子正视着朱天。

     “他们是怕翠兰做什么傻事,让我做个负心人,劝她死了心。可我还是心有不甘啊,之前我就想了,若他们实在不允,我就与翠兰私奔,去个深山老林隐居一生就好。”朱天愤愤不平,捏着拳头。

     “就你现在这个固执的模样,不用法力能与他私奔么?即便是私奔了,隐居山林是她想要的生活么?一看你就不老实,取个名字还诛天诛天的,怎么不去诛地呢。”

     “诛地不就成了庄稼汉了么?那高老头还看不上咧。天蓬别听这老和尚的,明日俺陪你去他府上走一遭,若他不允就把他那府邸都拆了。”

     朱天赶忙摆摆手:“猴子别说笑,万万不可。细想来长老说的确有道理,明日我就去问问翠兰,愿不愿与我隐居。若是愿,我说什么也要带她走,若不愿,老朱我就随你们一同上路。”

     “这之中的道理并无那么简单,元帅还要再三思量啊。”

     “长老不必劝我了,明日就有分晓了。天色快亮了,咱们还是回去再睡会儿吧。”朱天说着便站起来,与师徒二人示意了一下,回了主房。

     玄裝也叹了口气,站起来回去睡觉。悟空跟在身后问道:“师傅您怎的这么想与天蓬一路?人家郎情妾意,为何不成全了呢,而且这厮脑袋是一根筋,怕是劝不回来喽。”

     玄裝走到床旁,脱帽解衣:“这娶亲并不是只看两人愿好,还要考虑父母亲人,那高小姐被她父母养育大,即便真与元帅私奔了,过后也会思念家中父老的,那时你让她如何才好?希望元帅这许多年的积累沉淀可以领会到这一点啊。”

     悟空直接跳到床上,胡乱的盖了被子,嘟囔着:“凡人真麻烦,睡觉睡觉。”

     玄裝看看他,摇摇头笑道:“真是个野猴子。”说罢也躺下睡了。

     翌日辰时刚过,几人都醒了。洗刷一番,朱天又去灶房炒了两个青菜,几人吃了后结伴出了门。

     “你这手艺还不错咧,俺才知道青菜也能如此可口。”猴子还是走在最前面,一副疯癫的样子。

     朱天换了身白袍,与玄裝并排而行,白龙则留在家中睡觉。朱天道:“这百年孤独了,又没人伺候,只得自己动手来了。你若学会自己煮食,说不定比我做的更好呢。”

     玄裝也吧唧吧唧的回味:“换作这猴子是肯定做不出此等美味的。”

     朱天扭头与玄裝笑道:“若是今日这老太爷能留我们做客吃饭,长老才能吃到称得上美味的饭菜呢。”

     玄裝擦擦嘴巴,点着头:“贫僧正拭口以待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