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霸道总裁塔
        “我这个人……”

         在梦呓般的低语后,谢岐突然语气一变,声音陡然间变得灵动欢快起来。

         “——就是喜欢与众不同的事物呢!”

         直到谢岐说完话收回手,崔胜玄还是满脸呆滞,好像根本没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反应过来一样。

         谢岐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忍俊不禁的笑颜。

         “你还好吗,崔大明星?”

         “一个吻而已,至于露出这样备受惊吓的样子吗?”

         直到这会儿,崔胜玄才仿若从梦中惊醒般哆嗦了一下,神态中也透着几分羞赧。

         “不,我只是——”

         男人说道这里顿了一下,他突然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等再睁开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不一样了。

         或者说,在这一刻,他从“崔胜玄”变成了“top”,浑身上下都透着属于超级偶像的那种傲慢与俾睨天下的狂妄。

         他冲谢岐微微颔首,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极为标准的、霸道总裁式的邪魅笑容。

         “女人,你这是——”

         话留三分才够味,在慢悠悠地吐出这几个字后,崔胜玄上前一步,伸手虚扶住谢岐的肩。

         然后反手用力,一把就将女人推向了他们左侧的墙壁。

         一个向前一个后退,几步之后,崔胜玄终于成功地将谢岐压上了墙壁。

         唔,这个壁咚勉强算得上合格了。

         男人右手撑墙,将谢岐圈在半臂的范围之内。他们两人之间的身高差并不是很多,但托这一刻谢岐稍稍屈膝的福,崔胜玄才能顺利的营造出一个微微低头,深情凝望着谢岐的姿势。

         男人将脸凑得更近了些,一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谢岐。

         两人之间的姿势、距离,哪怕是男人低头的弧度和凝视的眼神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最爱自称为“演员崔”的崔胜玄在一刻简直影帝上身,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壁咚”,举手投足间也气场十足。

         为了加强那种“禁锢”的强势感,崔胜玄干脆将左手也撑上了墙壁。

         谢岐没有抬头,以这个居高临下的视角看去,她整个人都透着点羞怯的意味,欲说还休、欲拒还迎。

         男人的眼神在她白皙的脸孔上游移着,她的睫毛很长,微微下垂着,在脸上投下了一小片浅浅的阴影。

         ……就算武力值超max的女人,在这样的场景下,也显得有几分小鸟依人嘛。

         崔胜玄不免又几分洋洋得意。

         “既然你这么主动,那我也要——”

         男人还准备多说两句霸道总裁常用的台词,房间内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

         oh*!

         “关键时刻响起的手机铃”——这大概是平凡世界中最常见的诅咒了!

         好歹不是刚刚谢岐吻上来的时候来的电话,崔胜玄默默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只能这般自我安慰。

         但下一秒,他那好不容易摆出来的霸道总裁范儿就碎得一干二净。谢岐好像只是随手一拨,就从男人的桎梏中轻而易举地脱身,动作灵敏得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本来男人还在为他的“霸道”洋洋得意呢,在意识到方才的一切只是他的自以为是后,崔胜玄顿时有些种欲哭无泪。

         ——妈哒,这个说好的不一样啊!

         这边厢崔胜玄还在对着墙壁暗自神伤,那边的谢岐已经接起了电话。

         “有什么事?”

         “好的,我知道了,等会儿见。”

         “还有事?”

         “哦?那家伙要回来了?”

         “陆军庆典?看来你们军方终于憋不住了啊。”

         “他要见我?”

         “见我没有问题,别的免谈,我可没空跟他胡闹。”

         “是是是好好好,你怎么这么吧嗦,活该找不到老婆!”

         ——最后这句话真的好吗?

         谢岐接电话的风格倒是跟她平日里的画风很像,简洁明了,一句话都不会多说。就连语气中那种毫不掩饰的嫌弃也是……分外的让人熟悉。

         看来电话那头的人是姜允修了。

         不过,那个“他”是谁?听起来好像跟他们很熟的样子?

         而且还有陆军典礼……

         “姜允修的电话?”

         “没错,恭喜你看出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

         颇有些受挫的崔胜玄很快又找到了别的问题:

         “你要去见姜允修了?你们刚刚说的人又是谁?”

         “……你的废话怎么跟他一眼多,小心你也找不到老婆。”

         “我可不担心这个,”崔胜玄立刻嬉皮笑脸地冲谢岐wink了一下,慢悠悠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仿佛示威般的洋洋得意,“我现在感觉很好。”

         他这种毫无节操的得瑟自然没有得到谢岐的回应,不过男人旮自高兴着,直接将这种“无视”替换成了“不好意思”。

         暗自得意了一会儿之后,崔胜玄又锲而不舍的迎难而上了。

         “你都嫌我啰嗦了,好歹回答下我的问题啊。”

         “我是要跟姜允修见面,如果你闲得没事的话,也可以一起过去——是跟‘虐待事件’有关的。”

         崔胜玄立刻举双手表示他没事。

         “至于那个他……”

         谢岐说着,眼神在崔胜玄身上晃了两圈,她还什么事都没说呢,男人就嗅到了一丝不安好心的气息。

         “这大概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嗯?”崔胜玄短暂地应了一声,连忙催促谢岐有话快说,不要卖关子。

         “你们是不是都很钦慕《太阳的后裔》中的柳时镇么?”

         “钦慕”这个词说得有些过,但崔胜玄还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实际上,这个角色是有参考原型的。”

         “欸?”

         崔胜玄顿时一惊,继而满面狐疑。

         “之前也有媒体讨论过这个角色的原型,还列了好几个选项呢,不过最后也没个结果啊,你怎么这么肯定?”

         “其实媒体当时列出来的原型中就有那家伙了,不过因为当时他还在执行任务,就算陆军想要艹热度,也不能这么丧心病狂啊。”

         这会儿谢岐看向崔胜玄的眼神充满了慈爱,整一个大写的【妈的智障.jpg】

         “不过,现在他已经结束任务回国了。今年的陆军庆典,想必他和宋仲基会是最热门的人物吧,柳时镇的原型和柳时镇的扮演者,啧啧,估计你们这些明星的风头要被抢光了。”

         “我们是在乎这点人气的人吗?”崔胜玄立刻反驳道,不过转瞬后他就神色一变,“等等,你说他会来找姜允修和——你?!”

         “他认识韩孝贞?”

         “哦不,他认识的是谢岐。”谢岐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个非常微妙的笑容,“这就是那个坏消息了,那家伙确实是你们陆军中数一数二的特种兵,专业素质及其过硬,在国际比赛上也是拿过奖的,不过……”

         “他不仅是姜允修的同门师兄,也跟姜允修是一类人。”

         稍微品味了一下谢岐话里话外的意思,崔胜玄才终于明白她口中的坏消息到底是什么——不就是说,那个原型之所以那么厉害,是因为他本来就异于常人吗!

         “难道你们部队中没有像你一样的人?”崔胜玄有些愤愤不平。

         “当然有,比如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兵王’就是,”谢岐承认地倒是很爽快,“不过更多的还是普通人。”

         崔胜玄听到这里,只觉得有些心累。

         “话又说回来,那家伙虽然比不上宋仲基帅,当然也没有宋仲基白,不过也算英俊了。那种油嘴滑舌喜欢撩妹的性格更是跟柳时镇一模一样,”谢岐说到这里直接嫌弃地撇了撇嘴,“到时候你要是见到了,可不要……”

         女人故意拉长了声音,半天不说后文,摆明了就是要吊崔胜玄胃口。

         “可不要什么?”

         男人只好忍气吞声地捧了个场。

         “可不要感到自惭形秽哦!”

         谢岐的总结仿佛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崔胜玄立刻炸毛了,当即就用他广负盛名充满磁性略带沙哑的性感嗓音开始了rap版……吐槽。

         “我堂堂鬼神大人干嘛要对着他自惭形秽啊谢岐你到底是多嫌弃我啊说好的喜欢与众不同的我呢像你这样不给我面子你是很容易失去我的喂喂喂你别走啊谢岐!”

         -

         男人简直是怨气满点,比这更让人怨念的是,这种反应似乎戳中了谢岐的迷之笑点。

         女人旮自笑了半天,等他们快见到姜允修了,才终于勉强停了下来。

         崔胜玄只觉得心塞得无以复加。

         ——他怎么就跟这么个脑回路清奇的妹子搅和在一起了呢?!

         ——宝宝心里苦啊!

         姜允修约见谢岐见面的地方是生活馆之后的一片小树林。如果这里不是军队而是大学的话,倒是个“人约黄昏后”的好地方。

         可惜这地方的妹子就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崔胜玄实在不想看到“没有鸳鸯只有基”的画面。

         好在,姜允修堂堂少校,敢约在这里,当然提前做了清场。

         男人看到崔胜玄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但他扫过来的眼神还是充满了锐利而危险的气息。

         接着更是没头没脑地冲谢岐叹了一句。

         “你这样……算了,我说什么也没用。”

         “那就什么都别说,大家都开心,”谢岐一句话就呛了回去,“说正事吧,在哪?”

         “这边走。”

         姜允修说完后就往树林深处走去。崔胜玄一头雾水,但还是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三人很快停在了一棵树的面前,或者说,是一棵已经折断了的树。

         那种已经被虫蛀空了的树木,在暴风雨中倒是会以这种姿态折断。

         但这棵树看起来很是健康,最近也没有狂风暴雨的天气。

         很是……古怪啊。

         定睛凝视了片刻后,崔胜玄突然发现,他能在树干的断口处看到类似于“爪痕”的黑影。

         ——欸?

         ——这跟上次发生在宋智媛身上的事一样吗?

         男人还在默默思索着,谢岐和姜允修已经围着断口研究起来,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你们的部队……简直是能养蛊啊!”

         谢岐轻轻地叹了一句,言语中透着十成十的嘲讽。

         “这个情况,必须叫那个家伙早点过来了。”

         谢岐说到这里突然一回头,目光直直地看向崔胜玄。

         “至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