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进城
    阿丹本名苏丹,因为从小就大家嘲笑成某种绝顶□□,所以,阿丹抹着眼泪从此不再提自己的名字,简单的两个字——阿丹。

     阿丹妈听到女儿自作主张的要改名倒也不以为意,她织着阿丹妹妹的毛衣,笑眯眯的说:“挺好的,名字简单点好养活,你看咱家隔壁的小黑狗,不是叫阿旺吗?赵大妈她家生崽的大母猪不是叫阿花吗?孙大爷他家的猫不是叫阿咪吗?一个个都健健康康的茁壮成长。”

     阿丹:……

     阿丹出生在一个村落里,淳朴却落后,村里的壮劳动力基本上都去城外打工了,而阿丹也算是村子里最高学历的女娃了,高中生,在那个村子并不常见。

     高三毕业,阿丹回到家,去地里找正在干农活的妈妈。阿丹的爸爸得了肺痨,死得早,妈妈支撑起一个家,看着妈妈弯腰在地里松土,阳光折射着额头两鬓的白发在汗水的侵染下让人心酸,阿丹小声说:“妈,我不念了。”

     能明显的看到阿丹妈的身子一抖,她转身看着阿丹,像是不敢相信一般:“你说什么?”

     “我不念了。”

     阿丹重复着,这次有了些底气。阿丹妈阴沉着脸看着她,“为什么?你是担心钱?不是一直有人资助你吗?妈把这片地翻了,开春中好了,能有一千多块钱的收益,学费你不要担心。”

     “我的成绩不好,考不上什么好的大学,而且我想出去赚钱,贴补家用。”

     “家里有我,不需要你!”

     阿丹妈气的涨红了脸,她一辈子没文化被人嘲笑,最想要的就是自己的孩子能够上大学,她就算拼了老命也要供出阿丹。阿丹摇了摇头,咬唇:“我不读了。”

     好好的田地里,周边种田的亲友全都冲阿丹家的田奔了过来,阿丹妈举着铁锹两眼通红:“我打死你这个不争气的。”

     阿丹正是青少年时期,一米七四的大个躲她妈简直是易如反掌,等邻居把她妈按住的时候,她还跟个兔子似的跳来跳去,要躲着挨打又要怕踩着别人家的苗儿,很是辛苦。在妈妈责备失望的目光中,她低下了头。她的成绩不是不好,乡里第一,起码考一个本科没问题,可是就算有学费资助,她又怎么能看逐渐老去的妈妈为了她的学费而奔波,妹妹才十岁,正是用钱的年龄,妈妈腰肌劳损她并不是不知道,一个十八岁的孩子在生活的大山前蹉跎无奈。

     晚上,阿丹妈抱着阿丹的妹妹,两眼红红的看着阿丹,“阿丹,是妈没用,对不起你们姐俩,我一向放心你,知道你能吃苦去哪儿都差不了,可是城里的人都什么样?妈一辈子都没接触过,只从电视里看过,我怕你去了被人欺负。”

     阿丹掳着袖子正在洗衣服,手上全是老茧,她下午跟着妈妈把地基本上都翻完了,在走之前,她想把家里所有脏衣服都洗了,她用胳膊蹭了一下额头的汗,笑着说:“妈你放心,我到那就少说话。我想先去找一个餐馆打工,刷刷盘子什么的,然后再一步一步看看。”

     阿丹的妈妈不再说话,阿丹从小就有主意,打定的事儿谁都改变不了。

     “对了,妈,我打工之前想先去北京看看资助我那个好人。”

     “你是说什么圣的那位?”

     阿丹笑了,“那是人家公司的名字,她没有留名字,但我知道是个女的,还是那个公司的老板,到时候我去找找。”

     “也好。”阿丹妈给妹妹盖上被子,“做人得知道感恩,以后你真赚了钱,记得把人家的钱还上,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

     “好,知道了。”

     ******

     阿丹走那天,愣是不让家里人送,她兜里踹了八百块钱,这差不多是全家人半年的生活费,阿丹妈把钱给她缝在了内兜里,怕上车人多让人偷去。

     第一次拿这么多钱,阿丹很不习惯,上了过车,坐在硬座上,她总是习惯性的摸一摸兜,怕让人偷走。午饭时间,车辆里都是方便面的香味,阿丹咽了口口水,她不舍得买,从包里掏出妈妈给她装的馍馍就着热水泡开吃。

     整整折腾了两天,阿丹总算到了北京,下了车,她扛着兜子,手里捏着地址,站在西客站,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一脸的迷茫。

     到最后,阿丹还是奉行了有困难找警察这一不变的宗旨,她拿着地址,到了巡逻岗亭,“您知道这里怎么走吗?”

     “圣皇娱乐总公司?”

     值班的警察诧异的看着阿丹,阿丹有点窘迫的拽了拽衣角,警察看出她的尴尬,连忙说:“嗯,你打车……坐公交车也可以,就前面那车,到终点站再做一趟387,上车问一下就知道了。”

     “哦。”

     阿丹点头应了,她扛着自己的大行李上了车,到了车上,她投了一块钱上去,看见别人都刷卡,她凑到卖票员身边问:“这个卡一刷多少钱?”

     售票员诧异的看着她,外来打工的她见了很多,一般人如果没卡直接交钱的话都是出于自尊心不会去问这些,像这姑娘这样的还真少,“四毛。”

     “哦,谢谢。”阿丹挪了挪行李站在一边,她盘算着等找到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办个卡。

     颠簸了又是大半天阿丹才到了圣皇总部,她下了车,半张着嘴,看着这高耸入云的二十层大楼,蹭了蹭手心上的汗。

     虽然有些胆怯,但这恩人是一定要见的,阿丹继续扛着行李前行,可刚到门口就被保安给拦下来,“唉,你干嘛的?”

     “我……我找萧总。”阿丹被这凶神恶煞的保安给唬住了,保安上下打量着她,皱眉:“找萧总?你有预约吗?”

     “预约?”阿丹疑惑的看着保安,保安一看她这样明白了,挥了挥手:“你要是应征群众演员就去旁边那个矮楼。”

     阿丹看保安的表情就知道他应该是看不上自己,她抿了抿唇,并不气馁,把行李往地上一放,坐在了圣皇门口。

     “唉,你这是干嘛?”

     保安的眉头拧的紧紧的,阿丹从包里掏出一个茶叶蛋,看着他:“你吃吗?”

     额头青筋一跳,保安摇头。阿丹冲他淳朴一笑,“大哥,我第一次进城,又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帅的人,我想坐在门口,再看看这些电视上才能瞅见的大明星,你不要赶我好吗?”

     “这……”保安有些犯难,看阿丹的样子的确不像是骗子,而且她的话又着实的受用,可这么坐着要是让队长看见不得骂死他。阿丹咬了一口鸡蛋,笑着说:“要是有人骂你,你就说我非赖在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看一会。”

     “那好吧,要是你看见有胳膊上带着□□标的人来就赶紧走啊。”

     “好。”

     看着保安回到了门卫,阿丹舒了一口气,果然啊,妈妈没说错,这万恶的城里人就是觉得她们农村人缺心眼,一个美人计就搞定了。

     阿丹刚开始等的还挺有精神,瞪着大眼睛一眨也不眨,脑袋中幻想着萧莫言的模样,想着俩人见面她该说什么,可一直等到太阳都下山了也不见人,折腾了好几天的阿丹有些受不了了,她把行李往门口挪了挪,坐在行李上靠着门昏昏欲睡。

     正半睡半醒之间,阿丹感觉有人在推她,好像还挺着急,阿丹错觉的以为自己还在火车的硬座上,往旁边挪了挪,想要给对方留出点地。

     “呵呵~”

     悦耳的女低音传入耳中,带着一股好闻的薄荷清香,阿丹一下子惊醒了,她猛地站起来看着周围。刚才中了美人计的保安也在,他黑着一张脸看着阿丹,身边占了一个胳膊上有□□标的人,那人身后还跟了几个高个的大汉,而她的正对面,俏生生的占了一个美人。

     阿丹呆呆的看着她,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仙境,她……她才知道自己刚才的美人计有多么的失败,眼前的美人才是真正的绝色美女。

     这个女人似乎是从哪个盛典刚回来一般,万千目光全落在她的身上。她穿了一袭黑色长裙,脖子上带了条薄薄的铂金项链,高贵典雅,紫色的眼影魅惑勾人,头发盘起露出光洁的额头,一双高跟鞋踩在脚上基本上跟阿丹一般高,□□,身材傲人,她媚笑着看着阿丹,眼睛里闪着光,似乎看到了什么有意思一般的事物一般。

     “你、你好……”

     阿丹不知道怎么称呼眼前的人,有些局促的打着招呼。那女人点了点头,和颜悦色,“你好。”

     呃……

     接下来该怎么办?阿丹看着旁边的保安直冲她眨眼,脸有点抽,阿丹琢磨着这人应该是个头,她的思维一向简单,她的终极目的是找萧莫言,难得遇到一个头,她看着那美女,问:“麻烦问您一下,您认识萧总吗?”

     “萧总?”那女人盯着阿丹笑了起来,阿丹被她笑的腿有点软,心都酥了。

     “我认识啊,你找她干什么?”

     那女人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会盯着自己的眼睛看,那勾人的样子每一下都像是在释放电流,阿丹往后退了退,她觉得这女人的气场又怪又诡异,脸不自觉的烫了起来,阿丹不敢看那女人的眼睛,低着头小声说:“她是我的恩人,我从家里出来要去打工,打工之前我想看看她。”

     “恩人?”那女人又笑,笑的阿丹的脸更烫了,“恩人可不是看一眼就能报恩哦。”

     “啊?”阿丹抬起头看着那女人,那女人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她,勾了勾唇。

     阿丹从小就善于观察人,她觉得这女人似乎在打她的注意,可她又不想失去找到萧莫言的机会,她十分真诚的看着那女人,“那要怎么报答?您能帮我找到她吗?”

     “看过白素贞报恩的故事吗?”那女人不提怎么找萧总,而是一双狐媚眼盯着阿丹看,她被阿丹警觉的表情给逗乐了。阿丹点头,她觉得这个女人虽然有点邪魅,但比她刚来时遇见的那些人聪明体贴,专挑一些她懂得话来说,不会让她难堪。

     “你看看人家白素贞是怎么报恩的。”

     那女人抿唇笑了起来,阿丹一脸的惊恐,以身相许吗?她用双手护住了胸部,惊讶至极:“啊?原来……原来萧总是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