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拒绝
    阿丹多少有些急切,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书里所写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感。这几天,阿丹觉得自己的脑袋就像是中了毒一般全都是滕闫的身影,充斥着她的一颦一笑,像是过电影一般循环播放。阿丹是个实诚孩子,在这里,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萧莫言,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她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都告诉萧莫言了。

     萧莫言有点啧啧称奇,看来夫人选定滕闫为合作对象也是有原因的,居然这么快就搞定阿丹这奇葩,还真是□□绿豆看上眼了。以她多年老狐狸的眼睛来看,萧总觉得这事靠谱。只是滕闫那的故事萧莫言也听说过,的的确确是个工作狂人,这样的女人怕是最难搞定了。

     “萧总,你倒是帮我想一想啊,为什么滕闫她总是躲着我,当初你和夫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也躲着你吗?”阿丹的表情很热切,她是看到过夫人对萧总的感情的,那绝对是没的说。萧总来之前,夫人是个杠杠的工作狂,可自从萧总来了之后,她都能感觉出夫人的心不在焉,已经全身心的扑在了萧莫言的身上,俩人在剧场那眼神交流的啊,简直是“呲啦、呲啦”放电。

     萧莫言认真的点了点头,“是啊,她也躲着我。没办法,像是咱们这种发光发热的强大能量源,一般人总是会害怕的。”

     萧莫言也没好意思跟阿丹说她当年死活要潜规则夫人的光辉岁月,阿丹一直认为萧总魅力无边,她的话肯定没错,“那后来你是怎么追到夫人的?”

     “我还用追?她自己靠过来的。”萧总咧嘴笑,阿丹特别严肃的看着她:“萧总,请您说实话。”

     “……”

     萧莫言咳了一下,挥了挥手,“好说,阿丹啊,这感情的事儿,无外乎一个躲一个追,你对人家滕闫是一见钟情,但人家对你很有可能会日久生情。这俗话说得好,一见钟情往往不如日久生情来的靠谱。你就脸皮厚点,往上贴呗。”

     “可是她总躲我。”

     “你不会脸皮厚一点,当年夫人还总躲我呢,现在不照样黏我黏的不行。阿丹,这脸皮不能当饭吃,笑到最后的才是胜者,再说了,等你辛勤完了,这回报也是大大的好的。”

     萧莫言娇滴滴的笑了起来,有一种老狐狸带小狐狸的感觉。阿丹直愣愣的看着她:“什么大大的好?”

     萧莫言挑眉:“这你得自己去品尝了,我告诉你就没意思了。”

     “哦,萧总,这是经验之谈吗?”阿丹笑眯眯的看着萧莫言,萧莫言翻了个白眼:“行了啊你,要不是看你把夫人给我伺候的白白胖胖的,我哪儿有时间出来跟你胡侃。我看今天月色就挺好,你干脆去找滕姑娘聊聊的了。”

     萧总还想回去跟夫人继续“打牌”,压根没时间打理阿丹。阿丹看着萧莫言点了点头,“好。”

     萧莫言在她的脸上捏了一把就想走,阿丹突然叫住了她,眼神带着一丝恳求的问:“萧总,你说我一定会成功吧?”

     萧莫言多少有些诧异,她还没看见过阿丹这样真挚火热的样子,看样子这姑娘是陷进去了,有滕闫受的了,嘿,这叫什么,这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活该!

     “一定可以的!”

     萧总的表情要多真诚就真诚,肚子里的坏水蹭蹭往外冒。阿丹感动的点了点头,萧总是她的贵人,她说成就一定成。

     挥别萧总,没有丝毫犹豫的,阿丹从屋里拎了一瓶红酒就去敲滕闫的门去了。

     屋内,滕闫正在做枣泥面膜,她皱了皱眉,这点谁会找她。没有犹豫的,滕闫打开了门,就看见阿丹一脸喜气的看着她。

     阿丹:……

     滕闫感觉自己脸上的泥都凝固了,她没有表情也无法做出任何表情的看着阿丹:“干什么?”

     阿丹看了看面前的大黑脸,觉得有点煞风情,赶紧进了屋:“你快去把面膜洗了,好吓人,都裂了。”

     “裂了?”滕闫赶紧去浴室洗脸,她记得她时间记得挺好的。阿丹趁着这功夫,进屋找了两个杯子,利索的把红酒倒好。

     等滕闫洗完脸出来时,阿丹又看傻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美?滕闫做完面膜的皮肤非常的好,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般,红里透着白,看着滑溜溜的,让阿丹想要抚摸的冲动。滕闫看出阿丹眼神不对了,她后退一步,警觉的看着她:“你又干什么?”

     回过神,阿丹的脸有些热,她掩饰性的笑了笑说:“没事,如此良辰美景,我想找你喝杯小酒。”

     记得萧总跟她说过,最重要的就是要营造浪漫的环境。

     “良辰美景?”滕闫走到窗户前扒着窗户往外看了看,天空阴的乌云密密麻麻的,正好还有一只乌鸦从窗户前飞过叫了几声。

     ……

     “你到底要干什么?”滕闫有点不耐烦了,她不知道这傻大个哪儿跟筋不对了,最近总缠着她。阿丹被她的态度给伤着了,她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滕闫:“你烦我是吗?”

     其实隐藏在傻大个外表下的阿丹的五官非常的女孩子,很清秀,她蹙眉泪眼汪汪的看着滕闫时,滕闫还真有一些自己欺负人的感觉。滕闫歪了一下头,不去看阿丹,“没有,就是觉得你最近有点不对劲,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们萧总也来了,我也不会缠着你夫人了,现在跟她说话都隔着几米,你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我没有什么不愿意的。”阿丹的表情十分的含情,“但是如果你可以把那远离夫人的十几米改为贴近我的话,我会非常的乐意。”

     “我靠……你麻溜的给我滚出去!”

     滕闫愤怒了,感情阿丹又跟她这扮猪吃老虎呢。阿丹撇嘴,“女人总是生气容易老的,来吧,喝点红酒缓解一下一天紧绷的神经。我看你也没什么朋友,一个人总待着更容易老。”

     阿丹每一句话都戳在滕闫的痛点上,没错,她是性格孤僻没有朋友,她是怕老,可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大傻个是怎么知道的?

     “行了,别瞅了,过来喝两口吧,我从萧总那要来的,绝对是美酒。”

     阿丹俨然一副主人招待客人的模样,滕闫挑了挑眉,她本来就好酒,难得今天有时间,罢了,喝两杯就喝两杯吧,不拧巴了。

     阿丹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递给滕闫到好的酒,滕闫瞪了她一眼,“我就不明白了,我天天都这么凶你,你怎么还总来找我?”

     阿丹笑得开心,“我就喜欢你凶我。”

     凶巴巴的滕闫别有一番味道,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阿丹觉得她就这么一身居家服,不施粉黛却已经胜过无数美女了。

     “你少来,正经点。”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被阿丹的话熏染的缘故,滕闫的脸颊微微泛起了红。阿丹呆呆的看了一会,说:“你真美。”

     滕闫不说话了,眼睛也看向别处。阿丹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笑了笑,说:“从理论的角度上来讲,一般一个外表坚强又强势的女人,尤其是在工作上雷厉风行一手遮天的女强人,往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总是会很孤单。内心与外表的极端反差让她们把很多人都拒之门外。”

     “哎呦,没看出来,你还研究心理学的。”滕闫品着酒斜眼看着阿丹,不得不说这酒还真是好酒,萧莫言的嘴够刁。

     “呵,这是为了你,最近百度的女强人的内心世界。”

     “……”

     对于这样一个直爽又洒脱的阿丹,滕闫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多少也知道阿丹的背景,看着阿丹那认真为她倒酒的模样,她叹了口气,说:“阿丹,我劝你省省力,别往我身上花费心血了。”

     “为什么?”

     阿丹手上的动作有些凝固,这些天来,滕闫还是第一次跟她这样说话。滕闫看着她那明显受伤的眼神,心有些疼,她咬着唇硬是狠着心说:“我从小家庭不幸福,没有感受过父爱。我是我妈一手带大的,以后我会回澳洲,我不可能把我妈一个人留在那,而且我是单身主义者,我已经打算好了,这一辈子就自己一个人。”

     阿丹沉默了很久,两地分居的日子她没有经历过,可光是看看萧总和夫人分开几天那抓耳挠腮的模样就能想象到。何况她们这都是跨国了,可就这么放弃,阿丹又不甘心,她看着滕闫缓缓的说:“我知道单亲家庭的感觉,我父亲在我不大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也是母亲一个人带大的。可是,滕闫,这都不是让自己不幸福的借口,就是因为母亲一个人把我们带大了不容易,我们才更应该好好的去追求幸福不让她失望不是吗?”

     从来没有人对滕闫说过这样的话,每次听到她的家世大多朋友都是惋惜感叹,还有一部分是安慰她,只有阿丹一个人正视问题迎刃而上。

     “做母亲的没有一个不想让子女开心的,你这样,她也不会好受。”

     阿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声音有点哑。滕闫盯着她看了半响,苦笑着摇了摇头:“总之,我会一直单身的,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责任,有麻烦,我不想去沾染。所以——”

     滕闫看着阿丹,眼神中透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漠然:“你也别来沾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