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余痛
    原本欢声笑语气氛活跃的萧家,此时像极了一座死气沉沉的活死人墓。

     萧莫言从墓地回来后就不吃不喝的一直躺在徐奶生前的大床上,睡得昏天黑地。萧家没有人敢劝她,她脸上那骇人的表情让所有人畏惧。此时此刻,没有别的想法,她只想再看看徐奶,哪怕是不切实际的梦境也可以。只要,再见她一面……

     第二天深夜,也许真的是连心,在萧莫言身体和精神都到了崩溃的极点之际,她终于如愿以偿的梦到了徐奶。

     梦里的徐奶依旧是那样的容光焕发,银白的头发梳理的一丝不乱,她用萧莫言最习惯的狡黠的笑看着她,“小姐,我可算把你等回来了。”

     梦里的萧莫言像是丧失了一切能力,她眼睛发直的盯着徐奶,生怕一眨眼徐奶就会消失不见。

     轻轻的笑了笑,徐奶上前抱住了萧莫言,萧莫言仍旧能感觉那暖心的温度,她将头靠在那熟悉的怀抱中,手紧紧的揪着裤腿,压抑着心中奔涌而来的悲伤。

     “我老了,总不能照顾你一辈子,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闹小孩脾气,嗯?傻孩子,你这样不是存心让我放心不下你么?”

     徐奶习惯性的絮叨着,以前听起来烦恼聒噪的声音此刻却像是天堂之音,萧莫言紧紧抱着徐奶,拼命的忍着眼泪,“别走,别走……”她很清楚这不过是个梦境,徐奶已经走了,人世间做大的悲哀,莫过于生与死的分别。

     “还哭呢?都三十好几了,不嫌丢人了?”

     徐奶擦着萧莫言的眼泪,脸上也有泪流下,她坚强了一辈子,除了萧莫言,她没有为别人流过眼泪。徐奶细细的看着萧莫言,视线从她的脸上缓缓移动,像是要把她的样子记下来一般,眼中都是眷恋与不舍。这是她一辈子放在心尖的人,虽然已经长大成人了,可这倔强的脾气,除了她又有谁能忍受的了,她不放心,

     “能看到你,我就知足了。”

     随着这句话,萧莫言的怀抱骤然变空,那给她温暖的人像是空气一般消失,萧莫言使劲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梦境的最后,她跌坐在地上,低声抽泣。那抽心的痛与深深的无力的席卷而来,真实的割痛感,彻底击溃了这个一直坚强的女人。

     人生最大的离别,莫过于生与死。昨日种种难忘,今日回忆难应,明日忧伤难舍。

     从梦中哭醒,萧莫言看向空荡的四周,她将徐奶用的被子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双臂还抱双腿,静静的坐着。脑袋中反复播放的都是曾经的画面,还记得年幼时,没有母亲的关爱,父亲的性子冷清古怪,家里的气氛低沉,她无数次躲起来偷偷的哭泣,都是徐奶找到她把她抱在怀里安慰。童年的记忆中,徐奶那温暖的怀抱永远的镌刻在萧莫言的脑海中,如今翻滚而来,却带着淋漓的伤痛。再后来,她大了,野心勃勃的扑在事业上,非要跟父亲挣出个一二,到最后,她成功了,彻底的失去了亲情,却在失望与希望之间徘徊却意外的收获了爱情,即使是想象当时的痛都会觉得难以呼吸,可在萧莫言始终明白,无论是多么的迷茫与痛苦,哪怕是对未来失去希望,她的心里总会有一片净土。萧家,总会有人点亮一盏灯,等她回家。

     有了爱情的她,似乎一心扑在夏翎盈的身上忘乎所有,甚至已经忘了那个叫徐奶的人,那个唯一心心盼盼等她回家始终给她光亮的人。

     她爱徐奶,很爱很爱。在她内心深处,徐奶像是母亲,像是父亲,又像是自己心中的依靠。而如今,这强大的依靠轰然崩塌,那突如其来的痛席卷周身,萧莫言整个人都麻木了,浑浑噩噩不知所措,一直坐到第二天天亮。

     一直在客厅守候着同样一宿未眠的阿森站起来,向来精神的他胡子未刮,双眼充血赤红,额头皱成川字。

     “小姐……”

     萧莫言看了阿森一眼,浑身上下透出一股疏离的冷意。

     “夫人她……”

     阿森不知如何开口,他知道萧莫言现在什么都听不下去。也知道萧莫言恨他一直隐瞒徐奶的病情,现在这个时候,所有辩解的话语都是如此的苍白,突兀的解释怕是会更加激发萧莫言心底蠢蠢的火山。可是夏翎盈已经找萧莫言找的发疯,没有萧莫言的允许,他又不敢告诉夏翎盈实情。

     一提到夏翎盈,萧莫言忍不住的皱紧了眉头,她恨自己,同样恨夏翎盈,就是因为这该死的爱情,她居然将自己最爱的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一个人丢在家中。她无法想象,徐奶是如何一个人孤单的被病痛折磨,压抑着心中的不舍与想念,硬生生的将所有的苦与痛全部咽下,到最后都在期盼,期盼她能够回来,期盼能够见自己最后一面。萧莫言握紧了拳头,她对不起徐奶,她不是人。

     童年的阴影铸造了极端的性子,萧莫言本就不是一个真正开朗的人,她的骨子里仍旧有着悲情的因素作祟,虽然平日里她看起来笑呵呵的热情妩媚,但那不着痕迹的屏障却将很多人拒之门外,只有徐奶和夏翎盈懂得她内心一直徘徊的孤单与阴影。

     萧莫言没有理会阿森,她抱着双臂,静静的看着这个家。

     这家里,似乎都有徐奶的身影呢。

     如果往常,她如果不起,徐奶怕是已经做好早饭气急败坏的去被窝里往外掏她了吧。

     如果看到她一宿没睡的样子,怕是又要气急败坏的训斥她不爱惜身体了吧。

     再也没有了……

     那用全部心思熬煮的暖粥,夜晚细心的叮嘱,还有那心疼痛惜的眼神,温暖如母的怀抱,时不时吃醋又不好意思尴尬的模样……

     萧家的每个角落里,似乎都充斥着徐奶的身影,萦绕着她的味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萧莫言觉得她再待下去自己真的会疯,她沉默了片刻,泛红着眼眶看着阿森,“我要出去一趟,这边交给你了。”

     “小姐……”阿森皱眉,他很怕萧莫言陷入极端,徐奶进医院前也嘱咐过他,说萧莫言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思比谁都重,如果她真的去了,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不能让她一个人钻牛角尖。

     萧莫言直接走了,连行李都不用收拾,从西藏回来的一切还没来的及整理,直接拉着行李箱又走了。这一次离开,萧莫言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去哪儿,取足了现金,不用卡,不想任何人查到她的踪迹。

     此时此刻,她只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自己静一静,舔舐伤口。

     ******

     夏翎盈坐班机从飞回北京时,整个人憔悴的可怕,她没有回家,直接奔着圣皇而去。

     进了总裁室,正在收拾桌上杂物的颜思思看到夏翎盈一惊。

     凌乱的长发,充血的双眼,苍白的脸色,夏翎盈喘着气,急切的问:“萧总呢?”

     “她……她一直没来公司。”

     夏翎盈深吸一口气,咬了下唇,转身又往楼下走,在路上,她拨通了阿森的电话。

     “喂,夫人。”

     阿森的声音依旧低沉,夏翎盈却已经没心思再跟他周旋,直接问:“她呢?”

     “小姐在公司。”

     “我现在就在圣皇!”

     夏翎盈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她知道,家里一定出事了,不然萧莫言不会这么无端的躲着她,就连阿森也开始不说实话。

     阿森沉默了片刻,说:“我在家等着您,回来,您就都明白了。”

     挂了电话,夏翎盈的呼吸有些急促,她紧紧的握着手机,努力压抑着心中的不安。在夏翎盈的催促下,阿丹把车子开的飞快,很快的到了萧家,夏翎盈打开车门下下车,她快步往屋里走,想问问阿森萧莫言到底怎么了,更想问问徐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可是,迎接她的只有萧家满目额萧瑟。

     夏翎盈的身子一僵,她抬起脚,似是不相信一般,看了看地上的纸钱,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了一般,钉在了原地。

     在后面跟上来的阿丹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她看了看地下镂空的纸钱,挪动了一下脚,她转身飞速往家里跑。

     屋内,萧瑟的声音犹在,空荡荡的客厅正中,摆放着徐奶的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徐奶面带微笑,像是以往那样,和蔼可亲,就像以前每一次迎接夏翎盈和萧莫言回来一般,永远的等待与守候。

     阿丹看着相框摇了摇头,喃喃低语:“这不是真的。”

     而屋外,夏翎盈拖着沉重的步伐,她直勾勾的盯着徐奶的照片,眼泪顺着瘦削的脸颊成行的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