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幸福
    一刀割心是什么感觉,此时此刻,滕闫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她咬着唇,垂下了头,长发挡住了脆弱泛红的双眼。

     夏翎盈使劲捏了一把美人的脸颊,“别乱说。”

     美人嘟着嘴扭头看萧莫言,萧莫言连忙把美人接了过去抱,忍不住埋怨:“你说孩子干什么?我们美人说的可都是实话。”

     不得不说,随着年龄的增长,美人是越来越像萧莫言了,不管是从性格还是补刀的功力,这让夏翎盈多少有些头疼,如果是是完全的和萧莫言一样还好,毕竟是有了这么多年的经验知道如何应对。美人偏偏还自己开辟了卖萌神功,能够用那种充满天真浪漫的语气说出让人心碎的话,这能力,怕是打娘胎里自带的,让人恨也不是疼也不是。

     萧莫言看着滕闫叹了口气:“行了,你也别难过了,阿丹的性子你不知道吗?她疼你宝贝你跟什么似的,人家就不能耍点小性子么?这不都回来了吗,慢慢来吧。”

     她怀里的美人笑的门牙都露出来了,学话:“慢慢来吧,蛋蛋阿姨最爱美人了。”

     “你给我老实点。”萧莫言也忍不住了,瞪美人,屁大点的孩子知道争风吃醋了。阿丹就那么好?张口闭口蛋蛋阿姨的,把她这个亲娘摆在什么位置上了?

     滕闫抬起了头,淡淡的说:“我知道她。”

     滕闫怎么会不明白阿丹。她这次回来之前已经做过了最坏的打算,毕竟没有一句承诺甚至没有一句温馨话就这么离开,无论面对什么她都会坦然接受。阿丹刚才的眼神是不会错的,她对自己的确还有爱。确定这一点,还有什么不满的吧?不过是时日的关系,滕闫有这个自信也确信阿丹一定是她的。

     ******

     就像是滕闫的突然回来,谁都没料想阿丹会用这样一副态度对待滕闫。

     俩人的关系缓和是缓和了,阿丹还会笑呵呵的和滕闫开玩笑,像是朋友一般聊天,但俩人之间就好像是有一道看不到的隔阂横在那里,无论滕闫怎么努力都跨不进去,梗的浑身难受。

     夏翎盈是有点着急,有心想要帮忙和解,毕竟这幸福来得得之不易,为什么还要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小别扭而痛苦难受。萧莫言则不是,她巴不得看好戏,这风水轮流转,好不容易等到她的人虐滕闫了,为什么就这么算了?而且爱情的神圣之处不就在于折腾么?年轻的时候不折腾,难不成要等岁数大了精力跟不上再得瑟?

     但出乎萧莫言预料的,阿丹这折腾的时间持续的似乎有些长,经历了三个月,她对滕闫都是那一副不痛不痒的模样。虽然在工作上,萧莫言对阿丹再温和,俩人也存在上下级的关系,但在生活上,萧莫言是个会看人的人,阿丹就是典型的那种平日里温和,但绝对有自己的小性子和小脾气在,除非她们俩人自己解开这个疙瘩,不然阿丹是怎么都不会过去这一关的。

     晴朗的一日,阿丹来找萧莫言请假了,说是要回家。

     萧莫言诧异的看着她,“回家?”不是吧,她不会就想这么凶残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阿丹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我家大白去世了,我得回去看看。”

     “你别着急,这是怎么了,这么突然?”经历了徐奶的离别,萧莫言明白也懂得家里有人去世是多么的痛苦。

     阿丹看起来情绪的确不大好,她摇了摇头说:“估计上了岁数吧,也不怎么吃饭,妹妹给我电话说昨天刚不行的。”

     “票买好了么,需要我帮你么?”

     “我准备做火车回去,然后再转汽车,经过家里还得转驴车。”

     “是不是太慢了?这家里人是不是等着你回去再出殡呢?要不我给你配一个司机开车回去吧。”

     萧莫言善解人意的说,这么长时间,她早把阿丹当做萧家的一员。阿丹抬头看着她,诧异的问:“出殡?不用啊,我妹妹和妈妈昨天在后院直接挖了一个坑埋了。”

     萧莫言愣了一下:“不会太草率么?”虽然知道阿丹家在农村,可就这么在后院挖坑入土,是不是有点太轻率了?

     阿丹看着萧莫言呲牙笑了:“萧总,大白,我家看院子的狗,你想什么呢?”

     “……”

     萧莫言沉默了半响,面无表情的看着阿丹,可以啊,跟她这么久会耍人了?

     ******

     阿丹就这么匆忙的回去给大白办理“后事”去了,走之前匆忙,她特意告诉萧总别忘了跟大家都说一声。

     萧莫言表面上点头应了,心里却留了一手,谁都没告诉,就连夏翎盈都守口如瓶,一个字都没说。

     等滕闫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找人时,萧总正在悠闲的喝下午茶。不得不说,对于萧总的形容,就只能用妖娆了。这么久了,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娘了,可人家的身材依然保持的那么好。她依旧热爱蔻丹的指甲,涂着艳色勾人的唇,一身黑色的长裙裹着傲人的身材,她就那么靠在藤椅上,雪白修长的腿显露无疑,就连那蹬在高跟鞋里的脚都如羊脂一般光滑惹人怜爱,微风吹乱她额头的一缕长发。萧莫言不经意的勾一下长发,风姿卓越,甩当红的小明星几条街绰绰有余。

     滕闫声音都急的变声了,嘴唇干裂,发丝杂乱,眼里都是血丝。

     萧莫言喝了一口咖啡,味道怪怪的,她皱眉:“真是不如阿丹弄得好喝。”

     “你——她到底去哪儿了!”滕闫气息不稳,她怒视萧莫言。萧莫言瞥了她一眼,“有你这么问人的么?”

     “她去哪儿了?”滕闫快哭了,这几天看不到阿丹,那日日纠缠的想念让她深刻的体会到阿丹这一年来的痛苦,想过会有惩罚,可没想到惩罚是如此的痛苦……阿丹真的不要她了吗?

     萧莫言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真不知道阿丹去哪儿了。”

     那声音漠不关心带着一丝冰冷,滕闫敏感的察觉到了,她一向是骄傲的,尤其是对着萧莫言,永远是倔强不屈的,甚至一度俩人的关系硬邦邦的。可为了找到阿丹,滕闫几乎是忍气吞声:“萧总,你一定知道阿丹去哪儿了。”

     “你自己的人你不知道去哪儿了,还来问我?我跟阿丹可是清清白白的。”

     萧莫言漫不经心的缕了一下裙子角,滕闫看着她,咬了下嘴唇,想了想,滕闫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萧莫言皱眉,“还找救兵?”虽然这么说,可萧总明显没有刚才的淡定看笑话的模样,屁股扭来扭去,像是坐了钉子一般开始不安了。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夏翎盈回来了,一进屋她就看到滕闫红彤彤委屈的双眼和一副心虚模样的萧莫言。

     不经思考的,夏翎盈上前就揪住了萧莫言的耳朵:“萧,你怎么这么没良心?”

     萧莫言呲牙:“就冲你这份在意我也不让她如愿!”

     夏翎盈气急了,手拧了一个圈:“阿丹到底去哪儿了?你起码告诉我们一声,别让我们着急。”

     正说着,屋里睡醒觉的美人滚滚的走了出来,一看到萧莫言被捏耳朵,立马用两只小胖手遮住了眼睛,惊呼:“家庭暴力了!请拨打110!”

     萧莫言:……

     夏翎盈松开了手,她气急败坏的看着萧莫言:“萧,你别闹了,以前家里有事的时候,剧组那边都是滕闫一个人再忙,你不能恩将仇报。”

     萧莫言哼唧了几声,对于在美人面前丢面子很不满意,“帮怎么了?我帮过多少白眼狼?还不是她自己的错,再说了,人家阿丹不打招呼的走怎么了,当初她走打招呼了么?”

     萧莫言还真是阿丹的好领导好上司,几乎把阿丹一直藏在心里埋怨的话都说了出来。滕闫听得心里揪着难受,她抬头看着萧莫言,带着一丝恳求的说:“萧总,就当我求你好不好?你告诉我,阿丹去哪儿了?”

     萧莫言被滕闫看的抖了一下,这美女就是美女,那委屈着泛红的双眼真是太美丽了,冷不丁的,耳朵又被夏翎盈揪住了,夏翎盈带着一丝恼怒的看着萧莫言,老毛病又犯了?

     美人偷偷看了俩人一眼,又捂住了眼睛,学着警笛的声音:“嗡嗡嗡,前面的人让一让,前面的人让一让,不许动!”

     夏翎盈:……

     萧莫言:……

     滕闫都这么说了,萧总也不好再端着架子,她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脸色有些沉重。

     滕闫和夏翎盈看她这样都有些着急,紧张的看着萧莫言。萧莫言看向滕闫,清了清嗓子,轻声说:“她家里有去世的……”

     “什么?!”

     这回答让滕闫和夏翎盈都粗手不及,萧莫言扶额,很伤心的样子:“是的,具体是谁阿丹没跟我说,就知道跟她关系挺好的,阿丹很难受,她的性子,你们也知道。要强着呢,不告诉我,说不麻烦别人,我要让司机送她回去都不肯,一个人回去了,准备办理一下后事。哎,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跟我当年似的,想不开,你说呢,滕导?”

     萧莫言的目光落在了滕闫的身上,滕闫的心早就乱成了粥,当年萧莫言和夏翎盈因为徐奶去世的事儿差点分手,这可是她亲自见证的。到现在,她还能清晰的想起萧莫言那会的灰色与夏翎盈的绝望,如果阿丹真的想不开……

     “萧总,您能不能把阿丹家地址给我……”

     滕闫恳切的看着萧莫言,萧莫言心里都快笑开花了,怎么着,知道着急了?知道担心阿丹了?早干嘛去了?居然还用上了敬语,萧莫言一挑眉,有些得意忘形:“你求我啊。”

     这下还不等夏翎盈有反应,美人又捂住了眼睛:“警车到了!都别动!”

     夏翎盈:……

     滕闫:……

     ******

     自从跟了萧莫言之后,因为工作原因,也因为交通不便,阿丹很少回家了,多是电话和书信来往。

     到了家之后,阿丹简单的休息调整,就和妹妹去后院拜祭了一下大白。

     阿丹的表情很沉重,喃喃低语:“大白,你怎么不等等我就走了?你也太没福气享受了,我还特意给你带了城里的牛肉干。”

     阿丹的妹妹叫阿华,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长发飘飘,优雅有气质,已经在上大学。

     “姐,回家吧,大白后来牙不好了,只能喝粥,吃不了牛肉干,听你这么说得气的刨土出来。”

     阿华跟姐姐的性子不一样,略微有些冷清。阿丹曾经不止一次说她薄情,阿华都鄙视一笑不与她一般见识。何为薄情?这不过是想的开的标志。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屋,阿丹的妈妈正盘腿坐在炕上愣神,看到俩人进来,点点头:“看完了?”

     阿丹的眼睛有些红,“嗯。”

     阿丹妈笑了,“去城里这么多年也没看到你有什么长进。”

     阿丹吸了吸鼻子,“妈,您别那么腐朽,怎么总城里城里的,其实城里也有好人,真的。”

     “嗯,也是,对了,萧总的钱你还她了吗?”

     阿丹妈一直惦记着这事,阿丹点了点头,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她。

     “还了,萧总没要,让我拿回来,直接给家里的小学买些课本什么的。”

     “还真是个好人呢。”

     阿丹妈感慨,阿华在一边瞅着姐姐说:“姐,你谈恋爱了吗?怎么还精神状态这么不好,跟个欧巴桑似的。”

     “你个小屁孩,羞不羞!”被戳到痛处的阿丹扭头看阿华,咬牙切齿。阿华抱着胳膊看着她笑:“被我说中了?”

     “你懂什么你!”

     “我怎么不懂,倒是你,姐,你懂吗?”

     “……”

     阿丹妈皱眉:“行了,阿丹,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还跟妹妹吵架。”

     阿丹郁闷了,“妈,这二丫头嘴越来越毒了。”

     阿华挑眉:“姐,你从小不就抱着我说最喜欢我这样毒舌脾气倔的吗?对了,你找到我这样的了吗?”

     阿丹额头青筋一跳,阴沉着脸:“咱俩切磋几下?”

     阿华冷清的站在那,淡淡的说:“好啊,我刚再到大学考的跆拳道黑带。对了,姐,我今年拿到学校女子拳击的第一名,一会给你看看奖状。”

     “哦,呵呵,好说好说,内什么,妈,您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着吃。”

     阿丹妈憋着笑看着阿丹,的确,阿华这两年越来越成熟了,倒是阿丹还是那么耿直的性子。其实阿丹妈很感激萧莫言,阿丹的性子虽然有变化,但主旨没变,用脚想也知道身边肯定遇到赏识她又可以保护她的上司了。

     做饭的时候,阿丹好久没有生大锅灶的火了,半天才点好。阿华在一边看着阿丹,轻声说:“姐,你喜欢上女的了?”

     阿丹一哆嗦,猛地回头看阿华。阿华似笑非笑的说:“你别紧张,刚才你用手机看点的时候,我看见你手机的封面了,好漂亮的女孩。”

     阿丹的脸有点红,她盯着阿华看了一会,皱眉。

     阿华撇了撇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干嘛那么腐朽,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好吧,我承认,像是我这种结合力量与美貌一身的才女,确被不少少女喜爱,但目前本人还没有那个爱好。”

     阿丹深吸一口气,“你们现在的小屁孩都这么开放,知道什么叫矜持么?”

     阿华不屑的皱眉:“矜持?你跟我提矜持?行了,姐,别扯那没用了,说说你跟嫂子怎么样吧。”

     “什么嫂子?”阿丹有点烦躁,她走之前特意把滕闫拉黑名单了,就怕一个忍不住给她打电话。

     阿华惊讶的看着阿丹:“不叫嫂子叫什么,难不成叫姐夫,姐,你别告诉我你长这么大一块头,好意思让人家一个娇滴滴的混血压你?”

     “你可以滚了。”

     阿丹涨红了脸转身就去替阿华,阿华皎洁的闪开了,两个姐妹嬉笑成一团,阿丹的心里多多少少有点安慰了。她看着妹妹,几年不再身边,阿华长大多了,尤其是胸前那两点,记得以前阿丹没少担心阿华那营养不良的小身子,还真是有苗不愁种。阿华已经变成了那种可以让萧总垂涎的美人了。

     回家的几天时间里,阿丹基本上都在休息,她喜欢家里这种无拘无束的氛围,还有乡亲之间犹如一家人的亲昵。只是今天一早上起来,阿丹就有点心神不宁的,干什么都不集中。阿华看姐姐这幅模样,拉着她往乡里走。

     “姐,咱去乡里看秧歌吧,我在大学好久没看到了。你骑自行车载我去。”

     阿丹瞥了她一眼,“你都几岁了?”

     阿华娇滴滴的抱着阿丹撒娇,“哎呦,人家几岁不都是你的宝贝妹妹吗?”

     “别恶心我!”

     阿丹推开阿华,可嘴角却忍不住上扬,心里很受用。

     就这样,姐俩骑着自行车往乡里走,阿丹的体力很好,速度赶上一般的驴车,阿华则是坐在她后面唱着山歌。阿华很有才,体育特招生不说,还是戏里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实她很心疼姐姐,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姐姐给她的,她基本上没有什么业余时间,全部用来学习和打工。学习的事儿,阿华还可以跟阿丹说说,但打工的事儿,她是一丁点都不敢告诉阿丹。阿华知道阿丹的性子,没有上大学始终是她心里的痛。阿丹一心想让妹妹上大学多学点知识,免不得老古董心理作祟,不允许她因为别的事儿耽误学习。阿华虽然对于阿丹这种“老妈子”主义很鄙视,但也懒得跟姐姐计较,心里却另有打算。

     俩人快骑到乡里的时候,远远的看着一堆孩子围着一个驴车叫着兴奋的喊着什么,阿丹皱了皱眉:“那是干什么呢?”

     闲着也是闲着,阿华扯了扯姐姐的衣服:“去看看呗。”

     把自行车锁好,阿丹和阿华向驴车走了过去,还有几步快到的时候,阿丹突然不动了,睁大了眼睛,阿华笑着说:“还真热闹,这么多人围观,是不是来表演队了。”

     阿华到底是孩子,一心要看热闹,她也没看出姐姐的异常,拨开那些小孩堆,她钻进去一看,愣了一下,马上回头去看姐姐。

     驴车上,滕闫拎着一个粉色的行李箱,窘迫的看着周围的小孩,身子缩成一团,有点紧张,一身时尚摩登的打扮在乡村里很是惹眼,难怪小孩们跟着起哄。看到阿华后,她有些愣,总觉得这人有些似曾相识。阿华扭头看了看跟木头人似的站在那的姐姐,再看看滕闫,微微一笑,伸手:“嫂子,你好!”

     一听阿华这么说,滕闫愣住了,在她愣神的功夫,阿华已经握住了她的手,对着滕闫冲阿丹的方向努了努嘴,滕闫望了过去,就看见阿丹正缓慢的转身骑着自行车要跑人。

     滕闫两眼红了起来,几天来的委屈一并的爆发,“阿丹!!!”

     一声吼声,炸开了层层的小孩群,大家都扭头去看阿丹,阿丹咧嘴,有点尴尬,滕闫扔下行李,一下子从驴车上跳了下去,几步跑到阿丹身边。阿丹有点紧张,下意识的护住了肚子,可滕闫显然比她更快,一脚踹了上去。

     “哇!”

     阿华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好劲爆!

     阿丹狼狈的向后退了一步,滕闫咬牙切齿,上前扯住她的脸,眼泪直往下流,“躲,你还敢躲?为了你,我一辈子的脸都丢光了!驴车?你就忍心我坐驴车?臭死了!”

     眼泪到底是蛊/毒,阿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伸手抱住这个还对她又咬又打的女人。

     “好了好了,这次可是你来找我的,不能再跑了吧?”

     “你混蛋!”

     滕闫咬住阿丹的脖子,阿丹疼的身子绷紧。滕闫下了狠劲,她解气后,抬起头看着阿丹,一字一吐认真的说:“从今以后,你再敢脱离我的视线,再敢把我拉黑,我就剐了你。”

     阿丹美滋滋的抱紧傲娇的可人,笑着说:“好吧好吧,不跑了,你也不跑了?一把岁数了,嗯?这样吧,你也别折腾了,做我的第一夫人吧?”

     滕闫红着眼将脑袋藏在阿丹的怀里:“谁要做你的夫人,不学好,混蛋。”

     阿丹笑,身后,阿华看着幸福的一双人,眼里也热热的。

     苦尽甘来,辛苦了这么久傻傻的姐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大家,都要幸福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