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不舍
    对于萧总变态的占有欲,年慕言是彻彻底底的感受了一把。

     还真真是耳听是虚,眼见为实。

     年慕言在心底感叹着,也只有跟夏翎盈在一起,她才能看见一个充满女性柔弱不那么强势的萧莫言。萧莫言皱眉看着她,“喂喂喂,你那小眼睛转什么呢?你可不许打夏夏的主意。”

     年慕言一脸黑线,小眼睛?生了这么多年她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评价她。用她娘的话来说,她的眼睛已经快占满了整张脸,赶上葫芦娃里的蛇妖了好吗?挑了挑眉,年慕言看着萧莫言那一脸不爽的样子,想了想,笑了:“怎么着,看这样,夏夏是还要走?”

     “哼。”萧莫言重重的哼了一声,说实话,她有时候还挺讨厌年慕言的直白,每次说话都正中别人的脊梁骨。

     年慕言瞅着萧莫言笑了,拿起茶杯,吹了口茶叶,调侃着:“不是我说你萧总,看你这大姨妈刚来的模样,肯定是在夫人那吃瘪了吧。”

     敞亮,真是敞亮,能看到萧莫言这抓狂的样子真是难得,其实年慕言还是希望夏翎盈能够多来圣皇走走,时常视察一下工作。要不她每天看着萧莫言在人堆里谈笑风生笑成一朵喇叭花的模样,真是恨不得上去把她脸上的面具撕掉。每天都这么装,累不累?

     “少废话,你找我什么事?”萧莫言懒得跟年慕言打哈哈,直接步入正轨,她才不信年慕言闲的来她这喝茶。年慕言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萧莫言,迟疑了片刻,说:“萧,南头的分公司你是不是该没事去转转?”

     “你听到了什么?”萧莫言看着年慕言眯起了眼睛,年慕言摇摇头,说:“我知道你这几年清理圣皇内部差不多了,虽说这些分公司没有总部这么根基深厚,但是在某些时刻,也总会有些关键性人物会起到那么一定的作用。”

     “呵,例如?”萧莫言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年慕言,她听懂了年慕言的意思,也明白她这趟来的目的,看来有些人真的是看她这些年逍遥神仙自由惯了,居然在她眼皮底下搞小动作。对于南部那些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强压去管,毕竟这些年才刚刚把总部的不同声音压制下去,如果在这根基刚稳的时候,又去处理南部,多少会让人难以接受这种高压态势,无论是对于效益还是整个公司的团结,都不起到什么好的作用,丢西瓜捡芝麻的事儿精明的萧总不会干,这也是她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

     伴君如伴虎,点到为止的自觉性年慕言还是有的,她放下手里的茶杯,笑了笑:“行了,我也该回去喂我家猫儿子和狗闺女了,比不上萧总两口子那么恩爱,但咱也有个依靠不是?”

     年慕言笑呵呵的清爽的挥手走人了,萧莫言也不挽留,她坐在老板椅上,两手交叉,沉默了许久,她拿起内线电话,拨了过去。

     不一会的功夫,人事部的总管来了,她看着萧莫言的脸色,小心的问:“萧总是有人选了?”

     萧莫言点点头,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颜思思。”

     “思思?”总管惊愕的看着萧莫言,萧莫言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问:“怎么,你们很熟?”看着总管的表情,萧莫言的心底的想法更是坚定,连她身边的人都开始渗透上了,颜生他的胃口真是不小。

     “不是、不是!”总管连忙摇头,脸有些热的,跟了萧莫言这么久也逐渐了解她的脾气,虽然其他事,萧莫言基本上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可越是身边的人,她越加的小心谨慎,而如今这么千里迢迢的从南部调把颜思思调来,怕是别有意图。她再说下去,怕是也会被怀疑了。

     萧莫言盯着总管看了半响,说:“你去告诉颜生,叫他女儿来是我的意思。”

     “哦,好。”总管哪儿还敢说什么,她暗自琢磨,看来萧总这是要开始着手给南部洗牌了?这思思要是真来这不就是另一种人质的意思么?看来颜生是招摇过头了。

     ******

     甭管公司有多少事,到点下班还是萧总的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更何况夏夏在家,她更是脚上擦了油,准时准点的到了家。

     一进屋,家中就弥漫着饭菜的香味,萧莫言刚打开门,夏翎盈就迎了上去。

     “回来了?”

     夏翎盈一身居家服,头发随意的扎起,白皙的脸颊有着淡淡的粉红,额头也有些汗珠,萧莫言伸手擦掉她的香汗,问:“跟着徐奶做饭来着?”

     夏翎盈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唇。萧莫言眨眼看着她,她爱死了夏翎盈这害羞的小模样,俩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肌肤之亲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可每一次触碰,夏翎盈还是会一副小女人娇羞的模样,尤其是在每次分离后,这种感觉会愈发的明显。

     “看看小姐这是狗鼻子,多好使。”徐奶和萧莫言有一个共同的缺点,就是夸人从来不会好好夸,让人听着哭笑不得。

     “老太太你咋说话呢?我媳妇刚回来你就欺负她跟你下厨?”

     每天和徐奶臭贫是萧莫言独特的解压途径,徐奶笑的脸上褶子生花,“是我欺负她?也不知道谁走的时候还撅着臭脸躲公司去了,不知道是谁欺负人?”

     “徐奶!”萧莫言愤怒了,这老太太到底向着谁,怎么每次都这么一针见血的挖苦她?

     夏翎盈笑着抱住萧莫言,“好了,别闹了,快去洗手,一会饭凉了。”

     被自家媳妇抱住的萧莫言不死心的冲徐奶挥了挥拳头,徐奶翻了个白眼,把汤摆好,当做没看见。

     “夏夏,你太惯着她了。”

     徐奶趁着萧莫言洗手的功夫数落人,夏翎盈笑着帮徐奶摆菜,“我要是不对她好,她更不知道哪儿是家了。”

     “……”

     徐奶被夏翎盈一句话给堵回去了接下来的话,她转着眼瞅着夏翎盈,琢磨着自己家的娃儿也挺厉害,几年的时间生生的把一朵白莲花给锻炼成犀利白玫瑰,这简直是——你不碰我,我不刺你,你若犯我,我必弄死你的节奏。

     萧莫言了解徐奶,就怕趁她洗手的功夫给她穿小鞋,火急火燎的洗完手出来了,她看着一桌饭菜,眉开眼笑的。

     “一看就是我家夏夏做的。”

     “唉唉唉,怎么说话呢?”徐奶不乐意了,萧莫言美滋滋的笑了笑,起身,捧着她的老脸亲了一口,“好了,这么老还吃醋,不难受啊?”

     徐奶被萧莫言亲的心情大好,便也不去跟她计较,夏翎盈看着徐奶脸上的口红印有些好笑,可偏偏又恶作剧的不想提醒她擦下去。

     “说说吧,你怎么又心情好了?”

     徐奶好奇的看着萧莫言,其实她是不敢问夏翎盈,虽然跟夏翎盈在一起也住了很久了,但从她的心理上,还是有一种婆婆的感觉,这婆媳关系一向是难以调和的问题,虽然她喜欢夏夏这孩子,但到底比不上自己家的崽儿,怎么说都没问题。

     萧莫言扫了夏翎盈一眼,夹了个虾仁给徐奶,“吃你的,管太多老得快。你还嫌不够老?”

     ……

     “呵呵。”夏翎盈看着闷不吭声的徐奶笑了,她很喜欢家里这种气氛,她和萧莫言基本上都是独立长大的,父母的关怀少的可怜,是徐奶让她们感受到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亲情。

     “什么时候走?”

     徐奶看着夏翎盈问,其实她算是替萧莫言问,果然一提这个话题,气氛瞬间沉了下去,夏翎盈看了萧莫言一眼,萧莫言低头看着菜色,夏翎盈是一个星期后的飞机,她早就查好了。

     “嗯,一个星期吧。”

     夏翎盈艰难的说着,徐奶点了点头,瞥了萧莫言一眼,看她没什么变化的脸色,便也知道她心里有准备。

     吃完饭,徐奶不让夏翎盈收拾碗筷,直接把她和萧莫言轰了出去。

     “都别跟家里坐着了,出去溜达溜达,健康养生。着我收拾就行。”

     夏翎盈笑着帮徐奶把碗筷都端出去,洗了洗手,拉着坐在沙发上不吭声的萧莫言出门了。

     天气逐渐变冷了,夜晚的风割人一般的凉,路上的人零零落落的并不多,夏翎盈和萧莫言并肩走着。原本还因为夏翎盈一个星期就走使性子的萧莫言感受到了身边人的颤抖,她停下脚步,把缩着脖子的夏翎盈拉进了怀里抱紧。夏翎盈笑呵呵的靠着萧莫言温暖的身子,抓住她的手十指相扣,一起放在了口袋里,随即仰着头看着萧莫言。那童真的表情让萧莫言忍不住动容,萧莫言盯着夏翎盈看了一会,目光一寸寸不舍的划过她的五官,低头啄了啄她的红唇,叹了口气,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呢喃的低语。

     “夏夏,你这样,我怎么舍得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