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惊喜
    一直到俩人分开,现场的工作人员才从母女分别的场景中回过神,赞叹之声不绝于耳,藏族母女也很感动,眼里蓄满了泪水看着夏翎盈和滕闫。专业人员果然是专业的,表扬要比她们生动自然的多,就好像是真实发生的一样。原本她们对滕闫是有着些许的抵抗的,觉得她有些鸡蛋里挑骨头,现在看看,不过是对艺术追求穷尽而已。

     夏翎盈对着她们笑了笑,转身拍了拍滕闫的肩膀,“还是你有办法。”

     滕闫耸了耸肩,擦掉脸上的泪水,很快的从戏中抽身,“行了,咱们趁热打铁,继续!赶紧的。”正说着,阿丹不知道从哪儿钻了过来,她拿了一块手绢,递给了滕闫,“擦擦吧。”滕闫看鬼一般的看着她,眯起了眼睛,“你又干什么?我这次离你家夫人够远了吧。”

     “我心疼你。”阿丹很实诚很直接的说出了心里话,正往场地外走的滕闫脚一崴,差点坐地上。

     “慢点啊,你瞧瞧你。”阿丹连忙扶着滕闫,滕闫牙疼般一把推开阿丹,她皱着眉上上下下把阿丹看了个遍,十分认真的说:“不管你想干什么,我现在在工作,你不要打扰我。”

     “我只会默默的看着你,不会打扰你,放心吧,小可怜。”

     “……”

     滕闫古怪的看了阿丹一眼,瞅着她专注诚挚的眼神,逃一般的飞离。她以前怎么没看出阿丹这个秤砣也是个专业演员呢?了不得啊,看来萧莫言身边都是藏龙卧虎的“神人”,有时间她真想会一会这本尊。

     现场的人员马上投入状态,继续拍摄,有了指导跟参照的藏族母女也不再那么放不开,渐渐进入了意境。夏翎盈走到场外,坐在摄像机面前认真的观看,脸色总算缓和一些。看了一会,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正感觉口渴,身边的人体贴的递过一瓶矿泉水,夏翎盈结果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她头也不抬的继续盯着屏幕看。

     过了有一分钟的时间,夏翎盈觉出不对劲了,她似乎闻到了一阵熟悉的薄荷香气。夏翎盈笑着摇摇头,看来她是太惦记萧莫言了以至于产生了幻觉,可那股清香并不似幻境那般瞬间消失,而是愈发的浓烈。夏翎盈有些怔的,努力的闻了闻,薄荷清香瞬间弥漫鼻尖,似是确定什么一般,她的心猛地一跳,一下子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这突然的动作惊着现场所有人,大家齐刷刷的扭头看着夏翎盈,满脸的错愕,夏翎盈却顾不得这么多了,她似是不相信一般看着眼前的人,眼里瞬间充满了泪水。

     “嗨。”

     萧莫言皮笑肉不笑的打着招呼,目光不自觉的飘到了滕闫的身上,带着一丝丝冰冷与警告的意味。滕闫也是惊讶的看着萧莫言,眼前的女人似乎比她在电视及平面媒体上看着的都要美丽妖娆,咖啡色的长发披肩衬着如雪肌肤,狭长的美眸中尽是勾魂摄魄之光,米色的风衣,西裤显得双腿修长,脸上架着有型的墨镜,整个人秒杀在场的名角,当所有人目光射/过去时,她就像是一颗高傲的黑珍珠,整个房间都被瞬间照亮。

     几乎是第一反应,夏翎盈上前一步,一把抱住了萧莫言,将脑袋扎进了她的怀里,颤着声音叫了一声:“萧。”

     这情不自禁的反应让当场的人看得下巴都快掉了,要知道夏翎盈平时在她们面前可是进退有度,无论片场出了什么事,多大的事她都能保持淡定,有不少人私低下称呼她为淡定女王,可眼前夏导这小鸟依人的模样是闹哪样?

     夏翎盈的反应也让萧莫言有些始料未及,看着怀里的颤抖的人,她那颗原本苦涩郁闷的心瞬间像是漫天的烟花绽放,美的发胀。萧莫言连忙伸手抱住夏翎盈,吻了吻她的脸颊:“好了,是我。”

     从惊喜中反应过来的夏翎盈感受到周围人错愕惊叹的目光,脸刹那间被火舌烧红一般,她后退一步,快速从萧莫言怀里脱离开,她低着头努力平复着剧烈的心跳,身子因为刚才的激动变得酥软无力,整个人的情绪也被带动起来不再那么死气沉沉。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萧莫言很是老江湖的冲剧组的人挥了挥手,那娇媚的笑将所有人从意境中拉回,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对视,很是默契的继续干活,心里都明白了,这……大概就是夏导传说中圣皇的总裁的萧莫言了吧?

     这戏,夏翎盈基本上是没法安心拍下去了,有萧莫言在身边,她根本管不住自己的心与思绪,她有很多话想问萧莫言,她什么时候来的?刚才和滕闫的对戏有没有看到?为什么来之前不告诉她?她穿那么少这里的气候受的了么?这人怎么总是这么可恶又可爱?

     而萧莫言似乎故意一般,就那么紧紧的贴着夏翎盈看她拍戏,鼻翼间充斥的全都是薄荷清香,萧莫言的目光满满的落在了夏翎盈的身上,满是粘稠的爱意,心里被那种柔柔软软的暧昧充斥,夏翎盈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悸动的心跳感,说话的声音也不似以前,在不自觉之中就那么柔弱了下来,原本冰冷的气息也因为萧莫言的到来而融化,现场的工作人员全都沉醉的看着俩人,好美啊,俩人站在一起就像是画一般。夏导怎么命这么好,不仅人长得美有才,还有这么个貌美气质逼人多金的爱人。

     在一边看着萧莫言忍不住的勾起了唇角,顽皮的将呼吸喷在了夏翎盈的耳边,“夫人,哪儿有你这样拍戏的,不怕这么说话说的大家骨头都酥了么?”

     萧莫言喷来的呼吸才是真的让夏翎盈浑身发软,她恨死了这个狐狸精,明明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却还是如蔓藤一般缠绕在她的身上,让她无法安心。

     “你、你……你能不能去别处待一会。”

     “你不要我了?”萧莫言可不乐意,她费劲力气找到这儿的,怎么可能离开夏翎盈,要不是一直强压着心底翻滚的情绪,她现在恨不得把夏翎盈马上拽走。萧莫言装无辜的看着夏翎盈,微微撅起红唇,夏翎盈看着那性感翘起的唇瓣,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嗓子有些干。

     “萧总,久仰大名,过来聊几句?”

     滕闫笑着大方冲萧莫言打着招呼,她当然能够感觉到萧莫言来了后夏翎盈的变化,再这么下去,今天下午这场戏怕是泡汤了。要是别人叫她,萧总可能会不去理会,可经历了刚才那一幕,这个长得乱七八糟的滕闫显然更让萧莫言糟心,她挑了挑眉,用手按了按夏翎盈的肩膀,走向滕闫。路过立正站好明显心虚不敢看她的阿丹身边时,萧莫言冷哼一声,微微眯起了眼睛。很好,我是让你帮我看着夫人的,你居然先给我来了一个美人心计,泡起妞来了?阿丹胆怯的低下了头,不敢看萧莫言,心却紧张的要命。

     这一按也让夏翎盈的心悬了起来,俩人在一起这么久了,虽然这种肌肤之亲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可这种似有深意的按压明显预示着萧总不爽的心情,她的脾气夏翎盈最了解,要是立刻让她发出来还好,这么憋着一直到晚上……

     “抽烟么?”

     滕闫客套的问着萧莫言,萧莫言淡淡一笑,“夫人在,不好抽。”

     “……”

     感情还是个气管炎,滕闫琢磨着,自己点燃了一颗烟,夹在手指间,萧莫言瞥了滕闫一眼,看看她那纤细的手指,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嘴角扬起一抹难以捉摸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