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无耻
    做了这么电影制作的滕闫最擅长的就是在一瞬间捕捉并解读人的面部表情,很不凑巧的,萧总那多多少少带着些猥/琐与得意气息的笑让滕闫看了个正着,滕闫的身子有些僵硬,她顺着萧总的视线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似无意一般看了看萧总的手指,一口烟憋在胸口差点呛的眼泪直流。

     说句良心话,滕闫的手指还算好看,纤细指节分明,肤色润滑,指如葱白。可跟萧总的比起来明显的大巫见小巫逊色了很多,萧总的手保养的很好,粉雕玉琢般犹如艺术品,甚至隐隐泛着晶莹的光芒,可见日常极其爱护保养,滕闫曾经见过手模,萧莫言的手绝对可以媲美专业级别的手模。

     对比之间,萧总倒地是什么个下/流的心思滕闫也明白了,那颗自尊心与她的面部表情一般瞬间裂了个粉碎,她麻利的熄灭手中的烟,双手背后,咳了一声,改成一副领导样子的跟萧莫言聊了起来。

     “萧总怎么突然过来了?也没打声招呼,我们也好做准备。”

     很东道主很客气的一句话,滕闫很快的调整状态,脸上堆着职业的微笑,萧莫言轻轻一笑,偏头看着她的眼睛说,朱唇微启:“我是来看夫人的,滕监制要做什么准备?”

     “……”

     滕闫的笑容还没褪去就那么生生的僵硬在脸上,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无/耻的人她见多了,可萧总真真算是极品无耻,多少有一种谈笑间纯洁灰飞烟灭的感觉,这话暗藏什么意思?难不成她要弯腰接一句:“是啊,萧总,您早说来看夫人啊,这样我们就不让夏夏这么劳累洗白白在床上等着您了?”

     滕闫也看出来了,这位萧总明显是带着火药味来的,而导火线的源头也很清楚明了直白——你们这群无/耻的人占着我夫人,还好意思跟我这说别的?

     萧莫言笑的云淡风轻,表情也十分的自然,没有一丝一毫难为情的感觉,仿佛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一般。滕闫定了定神,浅笑:“萧总还真是如传闻中的一般潇洒。”

     萧莫言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是么?那滕监制说说都怎么传闻我了?”

     “……”滕闫被嗝的脸红了,萧莫言的眼神十分执着认真的落在她的身上,丝毫不顾及人家滕简直根本就是一句过奖之词,本来么,除了夫人之外,萧总最大的爱好就是听别人夸奖自己,本来她这趟来就没想给滕闫留颜面,夏夏此行受了滕闫多少蛊惑她心知肚明,有必要跟滕闫客气么?

     别扭的偏了偏头,躲开萧莫言的目光,滕闫看着夏翎盈,说:“萧总这一趟来,怕是要放下手头很多工作,说放就放,这还不算潇洒?”

     “呵,没办法,夫人在。”

     萧莫言的目光再次落在夏翎盈身上,不得不说,自家夫人在认真工作时那专注的眼神,还有微撅起性感的薄唇,真是将性感与专注演绎的无与伦比。哎呦,这小脸蛋还是那么水灵,看来是在意她的话没少加以呵护,她就知道夏翎盈爱她已经爱的无法自拔,把她的每一句话都放在心理。

     “这一趟,怕是没少折腾吧?萧总这金贵的身子能受得了么?”

     “呵,夫人在再金贵也得过来。”

     “安排住处了么?我们这小山小村的萧总怕是住不习惯。”

     “呵,和夫人住一起没什么习惯不习惯。”

     “……”

     滕闫觉得这天是没办法聊下去了,她这次是终于明白阿丹为什么那么忌讳她和夏翎盈有所交流,每次都跟拦路虎似的突兀的出现在俩人之间。滕闫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萧总实在的敌意,这一句一个“夫人”的不离口,她就不怕闪了舌头?怎么说也是堂堂圣皇的总裁,这样到处秀恩爱真的好吗?

     “滕监制演技真是不错。”

     正在尴尬之际,萧莫言冷不丁的抛出一句赞美之花,既然人家都主动跟她亮剑话里话外的挤兑她也就不用再顾及夫人的面子委屈自己了吧?滕闫被说得莫名其妙,她盯着萧莫言看了看,说:“我主攻的还是制作,演员这部分并不是专业。”

     “呵呵。”萧莫言笑着看入滕闫的眼,不知怎么的,虽然这眼神在旁人看来会觉得含笑礼貌,但滕闫却读出了一丝冰冷与怒气。

     “刚才孙女演的不错。”

     “……”

     萧总就是这样从不积口德,她平时虽然跟谁都面容如花,可那只是没有侵犯她自身的权益,所谓无奸不成商,更何况是她这么一个顶级商人,自己的夫人都被侵占了,她要是再不反击,那还是萧莫言么?更何况滕闫可是当着她的面钻进了夏翎盈的怀里,自家女人那边,她会另算,可滕闫这边,她也不会就这么不了了之。

     简单不动声色的几句话算是彻彻底底激怒了隐忍的滕闫,她冷冷的看着萧莫言,嘴唇闭的紧紧的,心里虽然有着滔天的怒火,但忌惮于萧莫言的身份地位到底还是压抑下去了。

     一直站在一边忐忑围观的阿丹看着滕闫的模样有些不忍心的,可她更不敢与萧莫言对着干,她想着缓和的办法,走到萧莫言身边,叫了一声:“萧总。”

     “嗯!不容易,还知道我是谁。”

     萧总扯着脸皮笑了笑,要是现在问问周边人吃/醋的萧莫言像什么?怕是大家嘴里都没有好话,可偏偏人家就能这么私底下悄无声息的过招,要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几个人聊得正欢。

     阿丹低着头,很是惭愧,她知道这次自己是有辱使命,对不起萧总一直以来对她的栽培与恩惠,阿丹向来有话直说,她惭愧的说:“对不起,萧总,我辜负了您的期望。”

     萧莫言板着脸看着阿丹,她的确辜负了自己的希望,居然离谱到分不清哪边是敌我战场,正琢磨着怎么处理这个“叛徒”,一边滕闫投来的注视性目光引起了萧莫言的注意。萧莫言用余光能够清楚的看到滕闫眼里的好奇还有一丝轻微不易察觉的上心,心理微微有些诧异的,萧莫言的大脑飞速运转,看了看阿丹,又偏着头看了看滕闫,勾了勾唇角。行啊,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魅力可见一斑啊。

     一看萧莫言勾唇,阿丹额头的汗都快掉下来了,她了解萧莫言,她宁愿萧莫言骂她责备她,也不愿意看萧莫言这样坏笑,只要萧总这样坏笑了,那绝对是肚子里憋着坏水准没好事,阿丹可是见识过萧莫言那些“非人类”的手腕。

     果不其然,萧莫言对阿丹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弯,她看着阿丹突然就笑了起来,笑的阿丹和一边的滕闫毛骨悚然。

     “怎么说呢,阿丹,你萧总是那种人吗?”

     萧莫言十分和蔼可亲的拍了拍阿丹的肩膀,阿丹默默流汗不敢吭声,没错,在她心里萧莫言就是那种人。

     “我看你最近也挺辛苦的,既然我也来了,夫人这就暂时不需要你了。”

     萧莫言的眼神愈发的柔和,阿丹却着急了,紧张的看着萧莫言,急切的问:“萧总是要辞退我吗?”

     看着阿丹紧张的模样,萧莫言非常“惊讶”的笑了笑,她微踮起脚尖,捏了捏阿丹的脸,宠溺的笑:“说什么呢,你萧总是那种人吗?”

     滕闫好奇的注视着俩人,在她看来阿丹绝对算是一个忠诚的榆木疙瘩,虽然有时比较固执,但某些地方还有些呆萌的。仿佛是感觉到了滕闫的注视,萧莫言一转身,看向滕闫,眼波中流动着诡谲的笑:“我看滕监制也不容易,事事亲力亲为的脸都熬黄了,身子也瘦的拖垮无形,下巴的棱角跟锥子似的,我看着都心疼,这么着,你最近就陪陪滕总监,帮着她打打下手。你说呢,滕监制?”

     搞什么?还问她?滕闫黑着脸看着萧莫言,锥子下巴大黄脸垮身子?这让她一形容自己还是人吗?岂不是洞里爬出的丑陋妖怪?正气愤着,滕闫斜眼看了眼身边的阿丹,就看见阿丹的目光火热的落在她的身上,眸中的那被理解的喜悦与庆幸就那么赤/裸/裸毫无隐藏暴漏在光天化日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