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陪伴
    “呵呵,那你就好好陪徐奶看电视吧,我也要休息了。”

     “赶紧的睡觉去吧。”萧莫言长舒了一口气,看来这关是过了。夏翎盈能够听出她声音里的急促,淡淡一笑,缓缓的说:“记得看“电视”时,把衣服披上,今天天气冷。”

     “……”

     挂了电话,夏翎盈想象电话那边萧莫言炸毛的情景,忍不住笑。一边收拾行李的阿丹瞅着夏翎盈微笑的样子,琢磨了一下,觉得她应该是给萧总打得电话。虽然刚刚和夏翎盈接触一天,但阿丹真心觉得夫人和萧总在某些方面很像。就好比萧莫言对谁都乐呵呵,夏翎盈也一直把微笑挂在脸上,可就是在温柔的不动声色之间拉开了一段微妙的距离,而俩人也都只在谈论到对方时,脸上才会放出那种异样的光彩。

     感觉到阿丹的注视,夏翎盈扬了扬握着的手机,说:“你的萧总简直是把人品当零食喂狗吃了。”

     “什么意思?”阿丹愣住了,对于夫人这跳跃的问答一时难以接受。而且来圣皇这么久,她可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这么毫不留情的奚落萧总。

     夏翎盈笑着摇摇头,她要不是给家里打电话徐奶告状说她刚走第一天萧莫言就美哉美哉的出去花天酒地去了,她会这么恰巧的查岗么?这人啊,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看电视?亏她想的出来。

     夏翎盈并不是不知道萧莫言的一些难以推去的应付,这个时候打电话,她只是想告诉萧莫言,有一个人还在很在意她,惦念她,就算是为了自己,她也必须要保重身体。因为年轻时的过于放纵,萧莫言这些年的身子是一年不如一年,夏翎盈为此很是担忧,有些高压政策完全是被萧莫言给逼出来的。

     看着阿丹仍旧站在那一副等待翻译的认真模样,夏翎盈简单明了的解释:“她在外面喝酒,骗我说在家陪徐奶看电视。”

     “哦。”阿丹弄明白后的第一件事不是谴责萧莫言,而是直接问夏翎盈:“那夫人怎么回复萧总的?”

     “我让她好好看。”夏翎盈含着笑说,阿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诧异的问:“夫人,您难道不是应该让萧总少喝一点,关心一下她的身体才正常吗?您怎么又调皮了?”

     ……

     夏翎盈被阿丹逗的哭笑不得,此时此刻,她不得不佩服自家女人的强大号召力,似乎只要是在她身边待过的人,无论时间长短,或多或少都会被她熏染一些萧氏风格呢。夏翎盈盯着阿丹看了一会,阿丹脸上的紧张与执着让她一扫旅途的疲劳,她起身,走到桌前拿起房卡,递给了阿丹,“好了,累了一天了,你也去睡吧。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明天我自己收拾就好。”

     “可是……”阿丹有些为难,出门前萧总可是交代过她的,一定要亲力亲为的把夫人的一切打点妥当。夏翎盈微微一笑,明白阿丹在顾虑什么,柔声说:“没事的,萧不会怪你。她这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行为,平日我们出去旅游什么的,她的行李都是我一人打点,你也见过你们萧总的行李,光是衣服就能装几大箱子,这些根本是小菜一碟,去吧。”

     “呃……那好吧。”

     接过房卡的阿丹有些脸红,对于这个又温柔又犀利的夫人,她相处起来实在是有些小害羞。

     眼看着阿丹离开,夏翎盈幽幽的盯着手机看了一会,指尖轻划,发了条信息出去。

     ——小宝宝,想你。

     而不远千里外的北京,被阿森和颜思思合力扶上车醉的“不轻“的萧莫言看到这条短信时,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怎么着,坏女人,终于肯说心理话了吧?

     到了家门口,阿森扶着萧莫言下车,他告诉颜思思在车里看车。颜思思听话的坐在车里,眼巴巴的看着阿森扶着萧莫言往屋里走。

     “小姐,你这是为了什么?”

     阿森怎么会不知道萧莫言的酒量,他当然明白萧莫言装醉炫演技一定是有所安排。萧莫言笑呵呵的看着他,“上一代的恩怨,我不想扯到下一代来。颜生再怎么不是东西,我要颜思思来也只是想让他适可而止,没有想把她怎么样的意思。况且,阿森,你没觉得她这倔强的小模样跟我家夏夏当年有点像吗?哎呦,尤其是用那冰冷的小眼神儿看着我,我这心啊,简直受不了了。”

     “……”

     阿森一本正经的目视前方,嘴闭的紧紧的。像?哪里像?他早已习惯了萧莫言能够把任何美女身上的优点都往夏翎盈身上靠的习惯。

     秀恩爱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全写在萧莫言脸上。

     “啧啧,这简直是日后冉冉升起的一枚气质御姐。我可不能毁了人家小姑娘的前程不是么?”

     萧莫言喋喋不休大义凛然的分析着,阿森暗自替颜思思擦了一把汗。

     “你看看今天刚来时她看我的眼神里那小仇恨,在看看现在看我时眼神里的纠结与怜惜,她已经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在颜生那估计也不会说些什么,我是一个大度的以和为贵的人,只要颜生少些小动作,我也就没必要大动干戈的整顿让南部人心惶惶,这对圣皇的整体发展没有好处。”似是想到了什么,萧莫言的眼神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她一本正经的问阿森,“你说,这以后我和夏夏要是有了孩子,我还真得从小加强教育,绝对得让她从小看我的照片经得起十足的美/色/诱/惑。是不是,阿森?”

     犹自沉浸在萧莫言的腹黑世界的阿森被问的一激灵,他怔怔的看着萧莫言,孩子?要是夫人真的跟小姐生个孩子,那这孩子还不得精的上天啊?真的还用培养吗?

     ******

     对于萧莫言一身酒气被阿森扶回家的行为,徐奶表示很生气,她进行了强烈的谴责后,递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醒酒汤。看着萧莫言微红的脸颊,徐奶还是忍不住的絮叨:“小姐,不是我说你,这夫人才刚走,你就开始这么乐不思蜀了?”

     “哪儿那么严重,我就是喝点酒,应酬一下影视那边的人,哎呀,头疼!你别絮叨了,徐奶。”对于徐奶一复一日的絮叨累了一天的萧莫言有点烦躁,她揉着头发踉踉跄跄的往浴室走。

     “水我给你放好了,别又在里面睡着了,别着凉!”

     徐奶不放心的在身后絮叨,萧莫言头也不回的应着:“知道了!”

     徐奶叹了口气,看看钟表上凌晨一点的时间,摇摇头。怪不得夏夏查岗都查到家里来了,一顿饭,小姐整整吃了四个钟头。

     被水蒸气一蒸的萧莫言洗完澡后到真的有点酒气上头,她穿着真丝睡衣,踉跄着步伐往卧室走,一头栽倒在床上。早就等在一边倒的徐奶忙上前,拿着准备好的毛巾给她擦头发。萧莫言哼哼唧唧的不肯配合,看着萧莫言眉头紧皱不舒服的模样,徐奶有些心疼,“小姐,咱是不是可以放松一些了?钱挣多少才是够,别把身体熬坏了。”

     这下老实了,萧莫言闭着眼睛,乖乖的任徐奶给她吹头发,除了夏翎盈,也只有在这个从小把她养大的亲人面前,她可以卸下防备永远都做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絮叨了。”

     萧莫言皱眉应着,老大的不耐烦。徐奶被她敷衍的态度弄得恼火,“每次都这么说,你就不听我的话吧,要不是你非这么折腾,夏夏也不用绞尽脑汁的看着你。”

     “嘁,我就喜欢被她欺负。”一提起夏翎盈,还闭着眼的萧莫言想起那个甜蜜的信息吃吃的笑了起来,徐奶看着那张得瑟的脸很想把吹风机砸拽过去。

     “小姐,都是管你,怎么我絮叨你几句你就烦,夏夏说什么你都金子似的捧着?”

     “好啦。”萧莫言总算闻到了徐奶这陈年老醋的味道,她嬉笑着钻进了徐奶的怀里,像是小时候那样靠着她撒娇:“徐奶,在我心里你就像是妈妈一样。这俗话说得好,娶了媳妇忘了娘,这俗话都是老祖宗事件出来的,可不是没道理瞎说的,我不过是走个大家都走过的路,您就别伤心了。”

     “哼,怎么都有理,我老了,说不过你。我就想你没事的时候回家陪陪我,聊会天。”

     “哎呀,我这么忙哪儿有时间,阿森和小曲不是总在么?可以找她们啊,要是还嫌无聊,想去哪儿玩你说,我找人陪你去。”

     “可是我去了谁照顾你?”

     “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把我当小姑娘,好了,我明天陪你哦。不说了,好困,我要睡了,明天还有会。”

     今日在离别上的感情透支加上一天的工作和晚上应付精力上的透支压的萧莫言早已疲惫不堪,她说完最后一句话就靠在徐奶怀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徐奶叹了口,把萧莫言的头发完全吹干,又给萧莫言抹好她平时常用的那些瓶瓶罐罐,这才把她送进被窝,关好灯,悄声退了出去。

     这一夜,萧莫言睡得很安稳,徐奶却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茶几上摆满的诊断单坐了整整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