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算计
    夏翎盈的到来让原本得意洋洋的萧总如同坐了云霄车一般瞬间从高处掉下瑟瑟不安,她甚至时不时的用眼神偷偷瞄肖导和风总,企图传递暗号。哪儿还有往常的任性霸道,那一点点带着丝小无助的神色让小草看的都有些不忍心了,她偷偷跟风总嚼耳根,“风,我看萧总好可怜,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她一把,别再落井下石了?”

     风总脸上还保持着笑,拉着小草小声嘀咕:“你这个笨孩子,咱们都觉得可怜了,人家夫人能感觉不出来?”

     “啊,你说她是……”小草惊讶的看着风总,风总挑了挑眉,对着她的耳朵吹气,“萧总可是个老狐狸,你以为她就这么甘心被咱们宰杀,我告诉你,她这是借坡下驴呢,这么大张旗鼓的把咱们都叫来,肯定早就算计好了。”

     小草被那暖香的气体弄得脸红红,她忍不住瞪萧莫言一眼,这个坏女人,怎么长得这么漂亮心眼还这么多!

     “风总和肖导这次携家带口的来圣皇,怕不是简单的聊一聊天吧。”夏翎盈笑着问,神色与平时无异,就好像是老友间的聊天。风总和肖导对视一眼,再看萧莫言,萧莫言抿着嘴可怜兮兮的冲俩人摇了摇头,风总抿了抿唇低下了头,看来这是没跟夫人报备,肖导是干脆假装没听见喂夜凝吃饭。

     夏翎盈眯起了眼睛瞥了萧莫言一眼,不错,还真是革命情谊,革命队伍纪律果然严明,萧莫言连忙低头喝汤。

     夏翎盈想了想,目光落在了小草身上,小草一看夏翎盈看她,眼睛一亮,、灵魂立马出窍,她美滋滋的叫着:“夏夏~”

     得,不用人家勾搭,自己先巴巴的过去了。

     风总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故意的,居然也就任小草被勾搭过去,微笑的看着一言不发。

     萧总深吸一口气,说实话,每次遇到小草她都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这就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出。

     “乖了~”夏翎盈摸了摸小草的头发,看着她肉嫩的脸颊和闪烁的眼睛,心里那隐隐的想法再一次浮出水面。

     “什么时候来的啊?怎么不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夏翎盈说着扒了个虾给小草吃,小草吃的感动极了,她真心觉得除了风总之外,最喜欢的就是夏夏,人长得好看又温柔,太暖人心了。

     “没有,我一来就想给你打电话,可是萧总说什么也不让,说你忙,而且我们来的好匆忙,昨天风接到萧总的电话,今天就飞来了,都说是谈工作的事,我也不敢多嘴就跟过来了。”

     “是么?”夏翎盈轻轻一笑,若有似无的扫了萧莫言一眼,正喝汤的萧总握着勺都手抖了一下,狰狞着脸对着一碗汤。小草这小王八,不报此仇她萧莫言非君子!

     “好了,小草。”风总一把把自己家的孩子捞了回来,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你看看你几句话都把萧总的老底给掀了,萧总那表情,看样子是正在琢磨着怎么把你扒皮抽筋报仇呢。”

     风总这么一说,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萧莫言的身上,萧莫言僵硬的直起了身子,干笑:“哪儿能,哪儿能。”是她忘记这么个小王八羔敢如此嚣张背后那支撑她的女人也不是吃干饭的主,萧莫言擦了下额头的汗,突然觉得当初一厢情愿的成双成对把她们叫来,以为能安心的想法简直太失算了。

     酒席到了最后到也算开心,夜凝和小草本来就喜欢夏翎盈,拉着她说个没完,肖导和风总也明显是惯孩子的主,不管怎么闹,只要自己家娃儿开心,她们乐意奉陪,所有人都欢声笑语,萧莫言一个人跟那吃瘪,心里憋闷极了。

     按照事先的安排,早就有司机来接几个人到萧莫言钦点的住所下榻,小草到最后还依依不舍的抱了抱夏翎盈,使劲闻了闻她身上好闻的香气,风总看着倒也不生气,在她看来,夏翎盈这个人,除了萧总这辈子不会有别人,自家娃愿意意/淫一下就淫一下吧,不伤大雅。

     人都走光了,原本熙攘热闹的饭桌就剩萧莫言和夏翎盈两个人。

     萧莫言正在琢磨着这次是装头疼还是胃疼,夏翎盈倒是出乎意料的,举起了酒杯,“萧总,我敬你一杯。”

     “夏夏……”

     被夏翎盈上一次那句“自重”给伤着了,萧总也不敢在俩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乱叫了,谁知道她不叫夏夏还好,一叫自己家女人的脸更冷的跟南极的冰块似的了。萧莫言几乎要抓狂,她怎么从来没感觉自家女人有这么难对付。

     “呵,我今儿来是想跟萧总谈正事的,不说别的,我先喝一杯。”夏翎盈仰头一杯白酒就下去了,还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萧莫言看的直皱眉,刚刚夏翎盈就喝了不少,如今又这么灌,不是明摆了让她心疼么。

     “圣皇有什么事?”

     萧莫言问的有些心虚,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夏翎盈,似是被酒气熏染,夏翎盈的脸颊泛起了粉红,一缕长发顺着耳边擦过,眼中眸光点点,带着一丝妩媚妖娆。

     夏翎盈放下杯子,看着萧莫言一副公事公办的样,“萧总,圣皇有我百分十三十的股份,要是算起来占股,我是圣皇第一大股东了吧?”

     萧莫言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她似乎明白夏翎盈的不开心源自何处。

     夏翎盈自嘲式的笑了笑,透过酒杯,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萧莫言。萧,萧莫言,萧总,既然你一直不肯把心里的话说给这个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夫人听,那么,作为你的合作伙伴,你总会说了吧?

     萧莫言的眉头锁的紧紧的,她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第一次,毫无避讳的当着夏翎盈的面点起,抽了起来。

     就这样两人沉默了许久,萧莫言看着夏翎盈说:“夫人,对不起。”

     夏翎盈没说话,身子却不可察觉的颤了一下。让萧莫言这种比驴还倔的人说赔礼的话简直比登天还难。

     吞吐了一口烟雾,萧莫言看着夏翎盈,瞅着她愈发瘦弱的身影,胸口有些闷。

     “我并不是真的不想要你,只是……我是个不祥的人,从小到大,在我身边的人,都因为各种借口离开。我的爸妈,徐奶……我想过要放弃手里的一切,可人一旦架在那个位置下来就会比上去要难得多,可以说是骑虎难下吧。”

     夏翎盈的面色也凝重起来,心有些疼,毕竟,圣皇上上下下几万人的希望全背负在萧莫言的身上。

     “圣皇的事儿,我从不跟家人说。不为什么,只是想要不去玷污那最后一片净土,让我可以休息放松享受的家。”萧莫言捏灭手中的烟,有些疲倦的揉了揉额头,这一次并不是装的,连日以来的高压让她有些偏头疼。

     “你有没有想过我?”夏翎盈看着萧莫言,目光冷冽,问出心底一直想问的话。让萧莫言无法回避,“我并不是你养的金丝雀,你开心了来逗逗我,难过了,把我扔在一边,绝望了,干脆打开笼子以给我自由的名义放手。”

     “我没有……”萧莫言辩解,夏翎盈的眼里涌上一层水雾,她起身,看着萧莫言一步一步走到她身边。萧莫言的心随着夏翎盈脚步的临近剧烈的跳动着,她眼睁睁的看着夏翎盈双手环住了她靠着的椅子两边,将她锁在了自己的怀里。

     萧莫言咽了口口水,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夏翎盈这种霸气的女王样了。

     夏翎盈直勾勾的盯着萧莫言,眼神里带着无尽的幽怨与疼惜,萧莫言被刺得生疼,别扭的转过头不敢去看她,却冷不丁的,让夏翎盈捏着下巴给转了回来,“还要躲么?”

     萧莫言醉了,这会她已经脑袋轰轰的完全醉了,她甚至能感觉到夫人的腿就这么的跨坐在她的身上,感受着那久违的肌肤之亲,萧莫言的心几乎跳出了胸口。

     “不敢了。”

     很直接的一句话,反正也没人,萧总认怂认的顺嘴极了,这段时间她也想通了,面子算什么,能当饭吃吗?不能!夫人是什么?那是能暖被窝的,这样一分析面子和夫人哪个重要,当然是第一夫人重要!

     夏翎盈笑了,在萧莫言错愕的注视下,身子前倾,稳住了那片想念已久的红唇。肌肤相处之间,萧莫言居然很没有骨气的低/吟了一声,夏翎盈勾了勾唇角,很快很短暂的拉开了与萧莫言的距离。

     “干嘛?!”

     萧总彻底暴躁了,她觉得夏翎盈这个女人实在有点坏,先是在精神上折磨她,给她充足的时间让她内疚自责,现在又在肉/体上鞭打她,你要不就别给亲,给亲了就这么一下算什么?

     夏翎盈看着萧莫言那暴躁的模样轻笑,她看着萧莫言,朱唇轻启,一字一吐的说:“萧莫言,比起你做的那些混蛋事,我这根本不算什么。”

     原本还气鼓鼓的萧总被夫人一句话给戳破了,她垂头丧气的看着夏翎盈,撇嘴装可怜,一副吃饱奶的娃儿模样。夏翎盈到底不忍心,她拍了拍萧莫言的脸颊,“好了,赶紧起来回家吧,你这一身烟味酒味的,臭死了。”

     “回家?!”萧莫言眼中一亮,夫人肯跟她回家了?夏翎盈看着她,挑眉:“怎么,你不愿意?”

     “愿意愿意!”萧莫言激动的起身一把抱住夏翎盈,开心的转着圈,夏翎盈的脸一下子红了,她拍着萧莫言的胳膊,“你闹什么?”

     “不闹了,咱再也不闹了。”萧莫言已经美的冒泡泡了,她没想到夫人就这么原谅她了,心里感动加上愧疚,她发誓,这样的事绝对不发生第二次,看着夏翎盈温柔的面容,萧莫言深吸一口气,拉着她就往外走。

     一路上,萧莫言催促阿森把车子开得飞快,进了屋,不顾萧家人惊讶的目光,她以火速冲进浴室洗澡去了,夏翎盈笑着看她的背影摇了摇头,进隔壁的屋去洗澡去了。

     等夏翎盈洗完澡出来,就看见萧莫言趴在被窝里瞪着她,两眼冒出狼一般的亮光,

     假装看不见,夏翎盈坐在床边吹头发,却冷不丁的被萧莫言一把抱住了,“我给你吹吧。”

     夏翎盈点了点头,萧莫言接过吹风机,细心的一缕一缕吹着夏翎盈的头发。满室都是萧莫言身上浓郁的薄荷香,似乎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夏翎盈卸掉连日以来的甲胄,靠向了萧莫言。萧莫言感受到夏翎盈的依偎,鼻子有些酸,“夫人,这次是我昏头了,对不起。”

     “嗯,知道就好。”夏翎盈的声音带着些鼻音,像是小猫一样柔弱的让人怜惜。萧莫言的手愈发的温柔,“徐奶刚走那会,我是冲昏头了,她走了,我没叫你回来,我……我还把你退走。”

     “好了。”夏翎盈转过身,从萧莫言手里拿走吹风机,静静的看了她一会,看着萧莫言憔悴的面容,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萧,过去的就过去了,人的眼睛不能总往以前看,我们的岁数也不小了,人生总共才多少年,要学会珍惜。我不跟你再闹,并不是不生气,只是不希望因为这无谓的别扭再去浪费时间。”

     “嗯。”萧莫言用情的抱住了夏翎盈,怎么都觉得在夫人浩瀚的爱面前她一直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表面上是她一直守护着夏翎盈,其实都是夏翎盈用宽容一次次包涵她。

     静静的抱了一会,闻着夏翎盈身上的香气,萧莫言又开始心猿意马了,毕竟已经快半年没有亲密了,她能够听到自己血液沸腾的声音,嬉笑着,萧莫言将夏翎盈按倒在床上,亲了过去,“夫人夫人,既然以前的事儿不谈了,那当下的事儿咱也别耽误了。”

     夏翎盈轻笑着躲开萧莫言的吻,一手按住了她的脸,不让她动弹。

     “干什么?”萧莫言被憋得浑身难受,跟个泥鳅似的扭来扭去,夏翎盈被她压在身下,轻轻的笑,用两手捧着萧莫言的脸颊,柔声说:“萧,在你要享受当下之际,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未来的愿望?”

     “答应答应!”都这会了,萧莫言简直快沸腾了,别说一个愿望就算是十个愿望她都答应。

     “真的?”夏翎盈浅笑,眼睑带着一抹难以捉摸的弧度。萧莫言使劲点着头,“说话算话!不然随你处置!”她再也控制不住了,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

     人说小别胜新婚,还有人说虐虐更健康,萧莫言徜徉在花瓣一样柔软的海洋中,是真的深刻体会了这话的深意。

     一直折腾到天快亮,俩人才相拥着睡去。在难过悲痛与懊悔中辗转了这么久的萧莫言一朝放纵,好梦不醒,甚至在梦里都在笑。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她从睡梦中醒来,她似乎看到夏翎盈正坐在床边看着她,萧莫言揉了揉惺忪的眼,问:“干嘛呢?”

     夏翎盈没说话,出神的看着她,萧莫言被夏翎盈的反常给的有些迷糊,她奇怪的盯着夏翎盈看了一会,看见夏翎盈的目光始终落在她的肚子上,时不时还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肚子。一瞬间,萧莫言心中警钟大响,像是被冷水迎面浇下,她一下子清醒了,猛地扯过被子盖住了肚子,紧张的看着夏翎盈。干什么?这是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