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暂避
    这一刻,萧莫言真的有一种孤家寡人的感觉。

     敢怒不敢言的滋味难受至极,理亏就理亏在这一切还是她一手造成的,她又能怪谁?眼见夏翎盈在气头上,萧莫言就算有天大的不满也不敢说出口,毕竟,夫人这次的脾气跟以往可不一样,那是下狠手动了刀子的。夏翎盈现在身体又那么虚弱,如果她强行去理论,怕是又会弄个两败俱伤。经历了这一次,萧莫言真是怕夏翎盈了。人都说岁数越大脾气越柔和,可她的夫人却越来越刚烈了呢。

     阿丹手脚很快,帮着夏翎盈把行李整理好后又麻利的拿着滕闫的车钥匙去开车,萧莫言在旁边瞪着眼看着阿丹,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养虎为患。

     夏翎盈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动作,垂着头谁也不看谁也不理,虽然伤口没大碍了,可晶莹的手腕上却留下了永远的伤疤,她呆呆的看着那道伤疤,滕闫扶了扶她的肩,夏翎盈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萧莫言心里不是滋味的看了一会,她出门往车库走,刚走到车库口,阿丹开着滕闫的车出来了。

     “萧总……”

     阿丹到底还有点心虚,萧莫言一瞪眼,指着车说:“阿丹,我没看出来啊,这么快就打入敌人内部了,这车都给你开了?”

     阿丹笑着挠了挠头,“还好,我比较会珍惜,而且从来不气滕闫。”

     “……”

     萧莫言看着阿丹眯起了眼睛,很好,已经知道含沙射影了。

     一看萧莫言眯眼,阿丹心里一惊,连忙从车上下来,立正站好。

     “萧总,我并不是数落您!”

     “那你是干什么?”

     萧莫言有些烦躁,虽说她希望夏翎盈的娘家军能够给力强大一些,为她提供臂膀养伤,可真就把人带走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这些年,除了家里,夏翎盈去哪儿住过,她们能伺候好夫人么?这也是她活该,偏偏说那些话去激怒夏翎盈,那些话的意思不就是让她离开么?这一刻又开始担心,萧莫言都想扇自己一嘴巴,真的是鬼迷心窍了。

     “萧总,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萧莫言烦躁的挥手,“那就别说。”

     “可是一定要说的!”阿丹的倔脾气上来了,从当兵之后她就一直从来看不过有人欺负人,以前同期的老兵欺负新兵蛋子,她可没少急眼,弄得老乡那对她都有意见,可阿丹却不在意,本来了,干嘛要欺负人?

     “萧总,这件事的确是您做的不对。”

     阿丹又开始部队首长式分析报告了,看都不看萧莫言的那变了色的脸,“首先,从政治的高度上讲,以前可是您亲口教育我的,虽然在圣皇您挂着名,可是实际上无论是家里还是公司,都是夫人是一把,您也就是个打杂的,可这一次,您居然逼的一把动刀子,实在是无组织无纪律。”

     “嗯,对无组织无纪律。”阿丹咧嘴笑了,对于自己越来越顺溜的措辞很满意。萧莫言握了握拳,压住心里的气。

     “其次,从家庭和谐的角度来讲,虽然这次没有万恶的第三者介入,但您的表现实在比第三者还可恶。这么好的夫人居然说不要就不要,无论是什么原因,按照家法都可以拉出去五马分尸了。”

     五马分尸?萧莫言脸色铁青,不错,看来夫人驭人的技术有长进,把阿丹安排在她身边真的是最正确的选择。

     “最后。”阿丹深吸一口气作总结了,“您明明知道夫人现在情绪不稳定,干嘛还要强拦着她?就这样跟您回去,先不提夫人,您心里能没有疙瘩么?”

     这话倒是说的萧莫言一怔,她有些愣的看着阿丹,她一心想要夏翎盈跟自己回去好好哄,却忘记了这次并不同于以往,不是一两句就能哄得回的。脑海中又重现那一日满地的鲜血和夏翎盈悲痛欲绝的模样,萧莫言叹了口气。

     “不过,萧总,您放心,我一定会继续潜入她们的内部,帮您好好看好夫人!”

     阿丹忠心耿耿的说着,萧莫言抬起头,看着她似笑非笑,“不错,看你这番话从内部到外部,阿丹,你可真是个人才。帮助我打入敌人内部?呵呵,这借口跟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拼,你啊,真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

     阿丹抖了一下,不知道怎么着,虽然萧莫言在夸她,可她却看到她眼里闪过的一丝冰冷。

     “去吧。”

     萧莫言皱了皱眉赶人,既然这一刀是她亲手在夏翎盈身上划下的,那么就一定要她亲自化解。

     ******

     滕闫的家是一个上下两层复式小楼,阿丹本来想欣赏一番的,可一推门进去,被那满屋满地对着的衣服、鞋子各类杂志零食给弄得眼晕。

     滕闫扶着夏翎盈,有点不好意思,“夏夏,你也知道我,家里就一个人,有点乱哈,你别在意。”

     夏翎盈摇了摇头,眼神依然有些空。滕闫看着有些心疼,这些天,夏翎盈总会露出这种落寞的眼神,看来这一次萧莫言伤她伤的真是不轻。

     “唉,阿丹,你干嘛?”

     滕闫头疼的看着阿丹,阿丹已经撸着袖子要开始收拾了。

     “你别动,我这屋不需要你收拾,我这样待着舒服。”

     阿丹捡着地上的衣服,抬也不抬的说:“没给你收拾,我怕夫人待着难受。”

     滕闫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跟阿丹一般见识。

     “夏夏,你坐一会,我进屋去给你做饭。你想吃什么?素一点的吧,伤口还没好。”

     “别别别,夫人你做那,我去!”

     阿丹跳了起来,她可是吃过滕闫做的饭,简直是谋财害命。滕闫恼怒的嗔着阿丹,阿丹就当没看见她,四处看了看,寻着厨房进去了。

     夏翎盈坐在沙发上,看着滕闫恼羞成怒的样子,淡淡一笑:“你们相处的很好。”

     “好什么?一天到晚被她气的头疼。”

     这是滕闫的实话,夏翎盈看着滕闫,想起了萧莫言最初跟她说把阿丹放在滕闫身边捉小白兔的意图,眼底闪过一丝黯然。

     “又在想她?”

     滕闫递了一杯柠檬水给夏翎盈,夏翎盈接了过来,抿抿唇没有说话。

     “这次的确是她不对,你也别多想,顽劣的孩子么,总要教训一下。”

     滕闫打开了cd,放了些轻柔的音乐,走之前,萧莫言第一次拉下面子跟她嘱咐了一些有的没的的,虽然诧异,但不得不说,还是让滕闫动了恻隐之心。换个角度想,也许如果是她失去了至亲,或者也会牵连身边的人不说。要是怪的话,就只能怪萧总最后一步棋走的太大,激怒了夏夏。虽说夏夏平日里看着冷冷清清,有的时候又很柔和,对谁都没脾气,可俗话说得好,狗急还跳墙呢,萧莫言是真把她逼急了。

     夏翎盈摇了摇头,叹气:“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怎么会不懂她。她看着什么都不想,可心思却比谁都细腻。我离开,不是想要放弃她,只是想要给她一些时间,让她好好整理自己。”

     “她好好整理自己,那你呢?”滕闫又开始削苹果,厨房里已经传出油烟声音,莫明的,心情开始放松。

     “我……”夏翎盈顿了顿,滕闫点头,“是啊,夏夏,你别跟我说你来我这就是想避开萧莫言。你到底在想什么,别总憋在心里说出来会好一些,哎,我不得不说你哦,萧莫言的脾气有一半是你给她惯出来的。”

     被说中心事的夏翎盈有些不自在,滕闫诧异的看着她,把手里的苹果递了过去,“喏,多吃点,你现在得补充营养。干嘛那么害羞?你到底琢磨怎么收拾你家那口子。”

     从最初的敌对到现在的默认,除了友情之外,经历了这么一劫,滕闫也看明白了,夏翎盈这辈子是非萧莫言不可了,与其这样,她不如支持,毕竟萧莫言除了玩列些,脾气倔强些,有的时候孩子气一些,还是可以看过去的。

     “我……我在想,是不是应该让她收收心了。”夏翎盈咬了一口苹果,轻声说。滕闫点头,“是啊,我知道啊,你不是一直在让她收心么,这次如果不是徐奶突然离开,我觉得她还是蛮听话的。”

     夏翎盈摇了摇头,看向滕闫,“你不知道她,虽然她平日里表现的还算不错。可是萧她就是那样一个人,一旦遇到些棘手的事,她总是不会告诉我。与其说我们在一起,不如说她是把我圈养起来,我并不想要这样。”

     “嗯……”滕闫想了想萧莫言,“的确,她是有点大女子主意。”

     “而且。”夏翎盈的眼神黯淡,“经历了这么一次,我也不再想要把一切都扑在她的身上了。”

     滕闫睁大眼睛,“什么意思?”这话居然是夏翎盈说的?一个把萧莫言亲手捧着宠上天的人说的?

     夏翎盈勾了勾唇角,眼中闪过一丝灵动的光,“也许,也是时候有个人该分享我对她的爱了。”

     “分、分享?”

     滕闫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夏翎盈那笃定的表情却驳回了她的疑惑,足足盯了夏翎盈看了有一分钟,夏翎盈身上总算剥离那份孤独,取而代之的是一份说不出的气场。滕闫琢磨了一会,她似是不确定般,看着夏翎盈的眼睛,问:“夏夏,你是在说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