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翻译官施毒计锄异己
    翻译官偷偷的派了几个人到财主的小老婆那里捣了几回乱,财主的小老婆顿时就感到一个女人是撑不起这样的的家业的,同时又感到翻译官的安全可靠兵荒马乱的时候,找这样的一个男人也是不错了还管他二房,三房的这么一想,财主的小老婆心里到是觉得宽松了许多正中了当十人们说的‘不当土匪做不了当官,不下窑子当不了官太太

     财主的小老婆从翻译官的眼里看出了他“心痒痒”有一次翻译官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胸口摸了一把,她不但没有吱声,反而抛了一个眉眼羞怯的低下了头后来她就自己向他轻佻的微笑娇态动人,把个翻译官弄得是心里就象装了一个小鹿,喉结发干过了几日,翻译官借口来查杀死财主的凶手,便一把将财主的小老婆抱住拉进房中,挂上了门帘,财主的小女人半推半就挣扎着欲擒故从,经过一翻拉扯之后,终于让翻译官如愿已尝的成就好事财主的小女人叫翻译官回味无穷这时财主被土匪所杀已经一个月

     过了几天,财主的小女人告诉翻译官她愿意嫁给他做小,财主家已经没有什么主事的人了,财主的儿子不知道跑那去了,什么事只有自己说得算财主的小女人和她的下人说自己就是一个做小老婆的命

     翻译官的老婆是他的表妹,长得象一个夜叉,但是极其的风流,翻译官不在家的时候也没少给他戴绿帽子

     翻译官现在一听这美貌的财主的小女人要嫁给他,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快乐而且这个尤物比起自己的老婆确实让他觉得味道非凡,一身旗袍勾勒出财主小女人优美的曲线旗袍开叉到大腿,让男人一看就倾倒,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妇女根本就看不见这样的打扮,正中下怀更何况她对自己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猫,极尽所能曲意奉承,那怕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不会吱一声,以取他的欢心如此的有过了一个月,翻译官就把她娶回了家,尽管大老婆大闹了一阵,但还是娶了,因为小女人告诉他,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这时他真的觉得这个小女人要比自己的老婆好多少倍过了半个月,翻译官把自己的积蓄陆陆续续的存放在小女人那里了

     这一天,翻译官离开日伪公署时红光满面,得意非常回到家就于他的心腹姐夫那日松到内室,屏退左右,关上门,高兴得一拍他姐夫的肩膀说:“八路军的骑兵队就要完了”哈哈的笑了几声

     翻译官派的几人到财主的小老婆那里捣乱一招就把女人给摆平了派的几人可是一分钱的好处也没有捞到,时间一长,可就有人就不满了,把事就捅了出来事情就传到了刘海生的耳朵里,气得刘海生一脚把报信的伪军踹出去挺远叫着这事我和他没有完

     正是这天,桑昆和巴特觉得应该将骑兵队拉到烟灯吐一带较好,那里是草原的深处交通不便利,日伪军很少到那里,衙门台附近交通太方便,对骑兵队很危险日本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来剿灭骑兵队,就土匪来说,小股的到是没有什么,大股的土匪一来袭击那样大家就呜呼哀哉了

     桑昆和巴特带着队伍往烟灯吐一带转移,一路上大家留心观察情况,一直到架玛吐平安无事,快出架玛吐时将近下午三点,突然从骑兵部队的左前方三来一队人马,大家看见人马,他们的枪就向骑兵队开了火桑昆手快,一拉巴特,二人算是没有中枪桑昆大叫“冲”一拨马拔枪就向来的人马射击,来的人马的枪声响过之后,骑兵队的战士有七八个中弹牺牲右边的红格珠和斯日古楞两人较机警,桑昆一叫两人同时跳下马来,拔枪就还击最前面的一个战士替桑昆挨了一枪被击中倒在马背上那申左肩中弹,也拔枪还击草原上顿时枪声大做,战马嘶鸣巴特组织几挺机关枪向对方扫射一下就把来的人马给打乱了,他们一下就往西北逃了去巴特看了看替桑昆挨了一枪的那顺,一脸鲜血倒在马背上,双手垂下,血流如拄,人已经死了厚葬牺牲的同志们

     到了烟灯吐大家都在想,谁敢袭击我们的骑兵队,死的人穿的全是伪军的服装,但是人全都不认识这些人全他妈的活腻歪了不是伪军,是韩舍旺的人马桑昆沉声的说没有错巴特一拳砸在桌子上的地图上,你们看,这是韩舍旺的老家宝力昭韩舍旺虽然投了日本人当了司令,他和我们是井水不犯河水,为什么要打我们是什么道理侥幸他没有继续追我们打,要不然我们就会吃亏了

     朋斯格一听桑昆和巴特被韩舍旺袭击了,夜里马上就来见他们两人报告了白天有人看见翻译官来韩舍旺那里了翻译官是借刀杀人啊!坐收渔利,解除我们对他的威胁“队长,那死胖子,借谁的刀,杀谁”

     “借我们的刀杀三田大佐,借韩舍旺的刀杀我们他知道我们的骑兵队要打三田大佐,我们一打三田大佐,他就可以调集更多的人来打我们,我们被大队的日本军队攻打,不是全军覆灭,也会元气大伤,他就可以坐收渔利了几个月来,我们打下了架玛吐,衙门台,乌斯吐这可都是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也是他为我们提供的情报,他感到我们对他的威胁了他这次暗中行动即是想除掉我们,又可以嫁祸旗保安大队,同时削弱旗保安大队的势力一箭三雕,次人可是真毒”

     队长你打算怎么办?

     桑昆沉思了一会,将计就计,就当我们被打败了,跑得那嘎达都是我们要迅速的打掉韩舍旺的余党,不让消息泄露出去

     桑昆和巴特将开会的情况告诉了朋斯格,“今天夜里我们就出发去打韩舍旺的余党”朋斯格点点头说:“翻译官那里怎么办*****”先不用管他,我们还得利用他巴特拍了拍朋斯格的肩膀说:“翻译官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直到我们动手时你这个苏联老大哥(当时朋斯格是苏联***员)可得保护好自己”

     “我来时和李洪范,乌力图商量了,问一问你们要不要我们现在就过来参加骑兵队的行动,伪军和警察我们有三十多个弟兄,你们的队伍正需要人手”朋斯格暂钉结铁的说

     “不能因小失大你留在伪军当中是我们的一笔财富,将来有大用途,你不能暴露,我们要你这个张帮统做的事还很多将来在巴彦塔拉成立内蒙古自治军二师你们是骨干力量,现在不是时候到时候不迟”

     格柱跳到一块石灰石上眺望,不一会儿,他便听到洪格柱欢悦地叫道:阿尔那,是我们的骑兵,一定是达王派出来寻找我们的骑兵队东南方向忽然马蹄声如雷动,刹时间草原上尘土飞扬光从那有如暴风骤雨般擂动的马蹄声,便可知道这时大队骑兵在纵马奔弛

     朋斯格,我和白音布鲁格都取得了联系,他们已经做好了官兵的思想工作,随时随地都会接受中国***的领导现在是粮食和枪支弹药等军饷问题,他们先吃日本人的饭,干中国人的事,尽量从日本人那里多领些军饷,特别是枪支弹药实际一到,我们就里应外合,全歼日本人

     日本人现在也怀疑我们了,弹药多一点都不给我们不如早点把队伍拉出来弟兄们早就想回到八路军的队伍里了,打鬼子了日本鬼子的气,大家是受够了

     我们老内蒙古,心眼实,办事不会拐弯,我们给日本人当兵,不是志愿的不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日本人根本就把我们当人看待,他们对我们不是打就是骂,无缘无故的就杀死我们的弟兄我们早就想当八路军了,可是就是找不着你们

     翻译官的汉奸队有一个行动,我看是和鬼子的军火有关系翻译官在偷着卖军火我们是不是打他一个回

     日本人的仇我们早晚要报的桑昆一拍桌子说

     烟灯吐的东北方向有一个曹道的人,手下有二十几个人,人称曹大王老百姓说得好,东宝龙水帘洞曹大王杀人活剥皮,我们是不是把他消灭掉

     不了,对那些小股有良心的地方抗日武装,我们暂时先不要打他们

     地方的同志在搞土地运动,满金敖的大牧主一听说我们来了,给我们四十匹马,二十张羊皮,一千斤的粮食,说是慰劳我们

     “好哇,看来我们走对了”

     伪军小队长双宝这几天可到是整天耷拉着哭丧脸心里老在想:狗日的翻译官肯定发现自己中饱私囊,凭借当翻译一定会向日本人揭发自己要是那样,自己辛辛苦苦扫荡得来之物全部上缴还会受到一顿毒打,弄不好还要掉脑袋金良来找了自己几次,要和他去投奔艾彦的队伍,他想多弄点物质再去,也好来个一官半职

     好多的事理不顺,不免心里就窝着一股火***娘的狗翻译,躲在日本人的宪兵队里不敢出来么?这算什么爷们?老子好歹也是皇协军的队长,大不了老子早点到八路军那里报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呸!给日本人当狗的是你翻译官就这么办,我就说让八路军伏击了,钱全让八路军抢去了,你们怕八路军,老子也怕八路军八路军抢去了谁他妈的也不敢去要,这样老子才能够躲过杀身之祸,不行就牺牲几个伪军弟兄,想到这,他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心都是肉长得他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弟兄死在自己的枪口下但是现在不得不

     翻译官和他表弟说,你给我挑选十几个最可靠的好兄弟,让他们在马家店埋伏就说有一队八路军游击队的残兵败将从这路过,见到穿八路军衣服的给我狠很的打,一活口不留

     你去叫几个兄弟来,告诉他们去执行特殊任务,天黑时穿上八路军衣服进村,就说八路军来了对了把老爷子留下的那些破枪拿出来发给他们用,告诉弟兄们从马家店里穿过去喊八路军来了,让老百姓知道八路军来了就行,每人赏十个大洋事成之后还有重赏

     翻译官部署好了,就回到小老婆那去了

     两伙人按照他说的去办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翻译官已经将他们引向死亡之路

     当天夜里有一股八路军的小部队一偷袭了伪军的驻地,打死打伤伪军十几人抢走物资和钱财若干,剩下的伪军往日本军队驻地败退

     一个伪军趁着黑夜在死了的伪军和“八路军”身上不断的搜翻钱财一个“八路军”的战士的身上会有银圆,真是发财了他差一点高兴的叫出声来,但是他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了悄悄的爬了回去,跟着伪军们往后退了小林太君听完翻译官派来的人报告说八路军来抢扫荡物资,翻译官去追了,跟着来报信的人就往马家店来了

     对面来了一队军人,伪军心一慌,对放已经用日语喊话了,伪军还没有开口回答,日本军队已经到跟前了,伪军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打量着身边的队伍,看见是皇军,一颗心终于安下来了,哭着对他们说我们被游击队偷袭了,有的伪军竟然呜,呜,呜的大哭起来天啊!我差一点就要死在他们的手里了东洋大战马被活活炸死,马血马肉溅洒得到处都是

     那日松在暗处朝上来的小林的人打了一梭子子弹,几个日本人一上来就让八路军给干掉了三个没等日本人回过神来,那日松打完枪骑马就跑

     看着蜂拥而上的皇军,皇协军特别害怕中八路军的埋伏,拉过来翻译,快速跟上小林,一边跑一边让翻译对小林说道:太君,太君,您不必这么亲自冲锋陷阵,鄙人愿意效劳一边快马加鞭

     他仔细的看着地面上的死尸,越看越觉得有点不对头,虽然他们游击队穿的乱七八糟,但是游击队竟然有这么好的装备,全部都是三八大盖,难道是,他没有敢往下想

     翻译官的一个心腹伪军发现‘土八路’军官醒过来了,急忙将双宝的脑袋死死的按在泥地里面企图闷死他,如果这个家伙不小心活过来了那可就不好办了

     有一个皇协军闷不作声的骑在敌人的身上,日本人好奇的走过来问道:怎么回事?有一个没有死的吗?翻译官的心腹伪军倒也机灵:“死了,他看看身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是一帮有钱的家伙”

     小队长双宝万万没有想到翻译官会想使出这样歹毒的手段,为了自己的性命牺牲这么多自己的兄弟的性命,在日本人跟前说牺牲的兄弟是八路军,抢他们是八路军干的尽管他是如此的以成相代,他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算计他

     天啊!这个八路也太有钱了?每人身上有十来块大洋,我发财了,我发财了,我发财了,哈哈哈哈!好!这老怀手表金光闪闪我扯不下来?我再用力的扯他的怀表,哎哟,双宝痛醒了,刚才的手榴弹没有给双宝任何的伤害,他只是受到惊吓跌下马而昏迷过去了

     原来双宝身边突然落下一枚榴弹,他“啊”的一声尖叫吓得从马上跌下来,接着“轰”的一声巨响,震得他头一歪晕了过去可是声音往往招来无数死亡的子弹马将他摔出几米远,子弹没有达到他他后悔没有听金良的,投奔艾彦

     日本驻军小林少佐这个长得非常标准的日本男人,瘦高的个子平日里换上西服,往大街上一走,别人以为是谁家的少爷现在失去了平时的和气面孔,露出了凶残的野性他看了看双宝,认出了他,就问是怎么回事双宝要开口时翻译官跑来说西面有八路军骑兵活动翻译官算是救了自己也算是救了双宝一条命

     双宝是有苦说不出来,带着自己剩下的十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