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日伪偷袭骑兵驻地
        1939年冬,科左中旗八路军骑兵大队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随着抗日战争的形势发展变得更加严峻为了适应这场全民族解放的战争,中共绥蒙工委决定把大部队化整为零,保存实力分散活动

         小林他们商量的事情,中国人不知道,时隔不久日本满洲关东军发出了灭绝性的屠杀命令,要杀掉全部野蛮的科尔沁草原上的蒙古人日本满洲关东军哲里木驻军总部,调集了一个大队和四个步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和一个炮小队二千五百多人,向蒙古族八路军骑兵大队发起了蓄谋已久的进攻在内奸的指引下他们偷偷的摸进科左中旗八路军骑兵大队驻地,科左中旗八路军骑兵大队并没有觉察到大战将至

         骑兵的流动哨兵见一群穿着黄军装的日本人猫着腰向他们摸上来了,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哨兵本能的意识到有敌人袭击,高声惊叫:“偷袭”,然而,他只来得及发出这一声警报,因为,一只蒙古箭射穿了他喉管不过,有这一声,已足够惊醒同伴了

         几个警惕性高的蒙古骑兵战士已是手提马刀冲出毡包了他们一出毡包,便看见大队敌军正猛烈地挥砍着木栅栏,其中一个高大威猛的人只两刀便干净利索地砍开了栅栏,冲了进来

         “偷袭”的惊叫声瞬间便充斥了整个营地日本大佐率队冲杀了一阵,见目的已达,而且,大批的日军已赶来了便撤了下来,让伪军上来打了

         敌人虽然在人数上占着绝对优势,却并没有主动出击而是日本翻译官用蒙语向骑兵队开始喊话,喊了一阵后就躲在土堆后用炮轰击骑兵队的人马在机动性上占着优势,但是骑兵变成步兵,骑兵的优势就无法发挥出来,在敌人一阵阵密集的枪林弹雨,还是损失了十四,五个人

         战斗刚一打响,桑昆就想到这样被动会被打得一个都不剩,要尽快的冲出去,他手挥马刀,高声叫着“兄弟们,杀敌立功的时候到了,为了蒙古人的自由和生存冲啊,杀啊!”

         巴特伸手去取马鞍上的马刀,抽刀的同时搀入了冷酷无情的杀意感觉有一股冷意他立即反应过来,他刚坐稳身姿,就见一只三八大盖向自己当头劈来,他却不避不让,右手挥出马刀,顺势斜向上划出一道弧线,马刀一拔跟着就是一刀他这一拔敌人枪跟着一刀的刀法,是蒙古人特有的招势,拔刀的同时又劈出了一刀制敌于死地

         这一拔刀法配合他们的弧形马刀简直是天衣无缝,也只有他们这样的马刀才能使出这样的拔刀法日军人一个漂亮的动作敏捷躲过这一刀巴特一个倒地翻滚,左手顺手就把三八大盖上的刺刀卸下来,几秒钟就已经削向那矮胖小子的大腿

         一个日本兵喊着,日本话是告诉他的同伴小心,他话未说完,却忽然听到他伙伴一声惨叫,一蓬鲜血溅起,倒了下去热呼呼的血溅了巴特一脸,烫得他眼睛都睁不开

         日本关东军肉搏拚刺面对着人血的喷射没有丝毫的恐惧心理他们面对面的敌手,是个还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新参军的蒙古八路军骑兵队的士兵,那士兵持马刀的手还在哆嗦的时候,他的刺刀已经送入了对手的心窝他们没有躲闪喷来的鲜血,甚至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就那么看着血喷到自己的脸上,有的日本兵用舌尖tian了tian脸上的血,觉得血腥味香甜无比

         对于的翻译官虽然叫的响亮,心里却怕死得要命偷袭的目标他不知道,只是知道有个内蒙古人送来了一件旧羊皮袄,他被从热呼呼的被窝里叫醒了就来了,一看是骑兵在冲锋的时候,他有意地落在了后面而他的那些伪军兄弟们却一无反顾地扑了上去,一阵阵喷着火舌的子弹猛烈地射向骑兵的营房他一勒缰绳,远远地躲了开去座下的马也忍不住“呼呼”的叫了几声

         伪军有日本军人督战时战斗力还是可以,但是一进攻和面对面的白刃战就差的很多伪军一般都是配属日军战斗,起凑数作用关键是没有那本钱,一见八路军骑兵军人那个狠,不计伤亡的杀上来,伪军们就会谁也不干,日本的部队一吃不住伪军差不多就跑没了

         他们的骑的战马却有几匹被子弹射中,前冲的势头不停,马向前倒下,有的人借势向前一跃,稳稳的落在地上,骑兵改为步兵继续向前方冲去有的就不那么幸运了,一头载到在地,后面的马上来踏在头上的就受重伤,其他部位的是轻伤倒地,爬不起来了

         所有的骑兵战士们全都把枪背在肩上,拿出了近战的武器------又宽又厚的蒙古马刀,在白雪的映衬下,雪亮的马刀反射出刺眼的白光他们的武器马刀并不比刚才与他们交手的日本鬼子的三八步枪差,在灵活的砍杀着

         正当日本鬼子准备再次发起进攻的时候,政委身边的另几名骑兵战士一起出刀,竟然封死了日本鬼子所有冲锋的角度,接着两旁的四名骑兵战士在同时抡起马刀分别砍向日本军曹和他身下的战马,日本军曹无论如何招架都无法同时应对一同砍向他的四把马刀日本军曹的伙伴眼看着军曹和他的战马被对方的四柄马刀砍倒,人头落在地上看到其余十几名日本军官,甚至包括指挥官在内,也都像没事人一样,继续他们的进攻,有的骑兵战士的马被刺中而被迫下马,而对方的日本军官骑在马上指挥他的士兵冲杀,没有因为一个人受伤或死亡而后退,他们虽然只不过是是二百多人,竟也不好对付,他们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再向东退了,漫天的火光中东面和南面都是密密麻麻的敌人,只有北面空旷无人,成了唯一可以逃生的方向

         蒙旗保安总队在这里路过,见骑兵队被围攻,队长马上下命令去解救

         蒙古族八路军骑兵战士举着马刀大喊着冲向日本军队,马蹄卷起的黄土弥漫在空中,显得遮天盖地,增大了骑兵冲锋的阵势当他们举起锋利的马刀向黑压压的日本兵斩砍下来时,日本兵挥舞着手中锋利的武器,借着人数上的优势攻势凌厉虽然日本兵损失了一部分的人马,一批不行换一批再战!相当于几个人轮流攻打一个人,就在车轮战的轮番的进攻下,再强大也会被累死

         骑兵战士马刀一过敌人落马,一阵勇猛的砍杀后,敌人的死尸遍地,骑兵战士已经是死伤过半,队长桑昆和政委巴特看着他们两人亲手组建了这只出色的蒙古族队伍,面对几倍与自己的敌人的进攻,他们没有让日本人再前进一步

         这时八路军内蒙古骑兵战士已经杀红眼了,马刀砍、抹、削、剁、撩……马刀上下飞舞,敌人纷纷倒地但是来的日本人太多了,日伪军有两千多人,倒在地上越来越多的是穿着蒙古袍,戴八路军军帽的八路军骑兵战士,他们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属,他们每牺牲一人就牵动整个骑兵队员的心他们遇到的毕竟是日本军队中王牌部队,他们都是些杀人不砸眼的杀人魔鬼,几天不打仗心里就痒痒遇到这些日本军人凭打,骑兵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无论上武器装备还是徒手三个人不如人家一个人伪军有一部分是兴安盟骑兵大队,他们的人虽少战斗力强

         巴特一看就剩下十几个完整八路军骑兵战士了,他们身体疲惫,眼睛被敌人的鲜血粘住睁不开他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果断的下命令,把受伤的战士全都扶上战马,绑好马鞍撤十几骑兵战士带着十七个轻重伤的八路军骑兵战士在蒙旗保安总队的掩护下向西撤退了

         要不是蒙旗保安总队接应我们一下,要不我们就彻底完了感谢中共绥蒙工委的同志们救了我们

         斯日古冷拐着一条腿说“那个日本大佐太劣害了,我根本就打不过他,你们看这都是他给我砍的,我要是不开枪,他非把我砍死不可”

         队长桑昆对朝鲁巴根说“我们还有多少大洋了清点一下,马上发给牺牲的弟兄们的家属”

         “队长,我们就剩下二十几个弟兄了,骑兵大队差点全完了百十来个弟兄,转眼间就被日本人消灭了我们对不起他们的亲人啊”

         “队长,政委我们的弹药快没有了伤员怎么办”桑昆和巴特两人的身上全是血,也看不出他们受伤没有

         斯日古冷拖着一条受伤的腿走来说:“队长,政委,土匪大院里还藏着不少枪支弹药呢,上回你让我炸了,我没舍得现在是不是去取来补充一下我们的弹药”斯日古冷的头上被鬼子砸了一枪托,腿上被刺刀扎了一刺刀,浑身是血

         “要不是蒙旗保安总队的同志经过这,我们骑兵大队差点就报销了这群鬼子可他妈的真能打仗啊,我们的情况他们也摸的太准了来了就拼命的往死里打”

         “安葬好我们的弟兄,这些大洋,马上通过地下党转交给牺牲弟兄的家属,安排好他们的后事我们往王爷庙的方向靠近,云泽同志接应我们,部队要休整,兵源要补充,伤员要安置”“队长,政委我们垮了”爆破手洪格珠从昏迷中醒来大声的哭了起来“我们的弟兄让日本人给害惨了报仇啊!队长”

         “我们不能垮,那样会叫日本人笑掉我们蒙古人的大牙,让咱蒙古牧民寒心的丢了咱们祖宗的脸”

         “枪支弹药没了,我们向日本人借粮食没有了我们可以向日本人取,打他的狗日的鬼子”

         “好,弟兄这样有决心,我们一定会打赢日本人的”爆破手洪格珠双眼一黑,再次昏厥

         “洪格珠,洪格珠,洪格珠”双手紧握着他的两臂,一个劲地摇晃着,又伤心又焦急地叫着,眼中泪光闪闪看他样,简直比自己受伤得要痛

         洪格珠本已晕死过去,被人这么一摇晃,扯动了伤口,痛得他忍不住“啊唷”了一声,醒了过来看着大家眼含热泪的样子,洪格珠很勉强地笑了笑,说:“我没事”

         大家边撤退边商量对策队长和政委从马背上扶好受伤的战士损失怎么会这么严重俯看着营地的惨状,表情严峻无比

         “我在北京蒙藏学校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时和我一起的同志在国民党部队里当军需官,他给我们一些军需品我们的后援基本就解决了”

         “王爷庙那给我们补了军装,眼下斯日古冷藏的枪支弹药,三十来只步枪,几千发子弹,够我们二十个人应急用的了斯日古冷可立了大功,他救了我们骑兵队”

         “下回要是再打败仗,我就出家当喇嘛去”

         “当喇嘛去,那个庙里的喇嘛不都是咱们的”

         “要不你们就枪毙了我”

         “我们去保康休整”那里的日本驻军小林不在那里,在架玛吐住,那里住的全是伪军,他们是咱们的人顺便就把他们收编了,扩大骑兵队伍来补充一下兵员

         “巴特,你忘了,有一个人我们得防着他‘  不等桑昆说完,巴特就接过话说:“队长,你是说那个刘海生的小老婆”

         桑昆带着强调的语气说:“不是小老婆,是他霸占的女人”

         1942年的保康还不叫保康,叫衙门台,是一个奴克图,虽然不大,有二百来户人家,可也是很兴隆了,刚刚有一个城镇的雏形,也是很繁华了一些蒙古人在那一聚居就是一千来人,衙门台,东西南北都是坨子,一看就象一个小盆地,风水先生说这里是聚宝盆衙门台东街有一个八角楼饭馆,说是八角楼,并没有八角,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二层小楼,在当时那是鹤立鸡群,饭馆的主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人,因为当年王爷和张大帅在这里会过亲家,他们共国家大事,使这家饭馆被科尔沁草原上的王公贵族们频频光顾东面的一条火车线,连接齐齐哈尔和沈阳那里的人还有几个坐着火车到过沈阳城如此重要的地理位置,日本人在这里有十个关东军,和二十个伪军日本人的军队主要驻扎在郑家屯,巴彦塔拉一带,衙门台有什么事,日本驻军一个电话,这两地的日本军队马上就来增援

         当年的“东北王”张作霖不惜将他的女儿嫁给我们哲里木盟科左中旗的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那个有先天痴傻的儿子,作拉拢就可看出我们哲里木盟科左中旗的达尔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势力之大他们会亲家就在衙门台(保康)的八角楼上喝的酒别看那里小,离着巴彦塔拉王府远,那可是一个小世界国民党的书记长、宪兵团长、军统特务、中统特务、恶霸地主、伪保长、汉奸、蒙古王公贵族都在那来往,进行一些不可告人的事

         那里可是“三不管”,一出事,兴安盟的中村少佐都会派人来增援,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到那休整是最安全的了这回不能出错了,那样咱们的战友就会白白的送死,不能牺牲咱们弟兄的性命了

         日本人见有救兵到了,以为是八路军的大部队来了,加上部队也损失惨重,自然也就没有继续追击

         骑兵队在衙门台(保康)休整了半个月,他们加强了警戒

         骑兵队把日本人的电话线一掐,轻轻松松的就把衙门台占领了半个月后,郑家屯,巴彦塔拉的日本驻军才发现那里的军队被消灭了,派出讨伐的日本军队一进衙门台(保康)放了一阵枪,冲进去连一个骑兵的影子都没有看见,气得最高长官大叫

         达尔罕草原地域广阔,是一个地广人稀的旗有的努克图,嘎查日本人的手根本就伸不到那里,住的人烟少,又是草原的深处,日本人无法到达,这些努克图,嘎